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摸扇贝的感觉,喜欢吃你下的面作品集

2021-10-12 15:43:19情感专区
乔夫人当真是变了脸色,一张脸瞬间毫无血色,如同一张白纸一般。

  大燕的贸易交付货款,依次分别是铜钱,银两,黄金。

  上万两黄金,若是根据汇率来看,这是一笔巨款。

  和乔

乔夫人当真是变了脸色,一张脸瞬间毫无血色,如同一张白纸一般。

  大燕的贸易交付货款,依次分别是铜钱,银两,黄金。

  上万两黄金,若是根据汇率来看,这是一笔巨款。

  和乔夫人慌张绝望的气息相反的是,乔清月显得异常气定神闲。

  “阿娘放心,这笔钱可不是我们出。”

  “嗯?不是咱们出,你那二叔应该也不会放过咱们的。”

  乔清月的笑容僵硬了几分,然后柔声安抚乔夫人,“您放心,这件事我早就已经处理妥当了,乔远峰和谭飞狼狈为奸,想要让我们大房家破人亡,只能是痴人说梦。”

  她如此这般的笃定,又如此的踌躇满志,乔夫人瞧着自己女儿,也因此安心了不少。

  阿拙适时开口,“母亲放心,今天的事情,月儿很早之前就预料到了,而且已经准备好了应对措施,不会让他们得逞。”

  乔夫人这才真正的将一颗悬着的心放回了自己的肚子里。

  不管怎么说,女婿都这样说了,那就有很大的可信度了。

  这点反差让乔清月意识到,乔夫人好像更愿意相信阿拙,这让她多少有些吃味。

  “阿娘偏心,明明我才是你的亲女儿,但是你更相信阿拙!”

  “傻丫头,”大概是因为乔清月的耍宝,所以乔夫人紧张的情绪也舒缓了几分,嘴角挂上了一丝笑容,然后怪嗔的瞪了一眼她,“你是亲的,女婿自然也是亲的,你惯是会报喜不报忧的,什么话都不愿意同我这个做娘的说,所以啊,阿娘只能听我这好女婿的了。”

  乔清月撇了撇嘴,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更是将乔夫人逗得哈哈大笑起来,笑骂了她两句。

  ……

  几个时辰得到时间很快便一闪即逝,月色降临,乔远峰夫妇还有那两名官差也再度来了乔府。

  乔二婶倒是冷嘲热讽了几句,但阿拙一个视线扫过去,她就马上静若寒声。

  有一官差公事公办的口气响起,“乔氏女,时间已经到了,你可愿意受罚?赔付罚款?”

  乔清月茫然的摇了摇头,十分笃定的回复道:“不愿。”

  “乔清月,你当你自己是公主郡主这样的贵女?说出口的话,才这么短的时间,连你自己都忘了不成?”

  “我说什么了?”

  “你方才说,若是到晚上你还拿不出那么多布匹,你就得付十倍的违约银两,这么重要的事情,就是你忘了,我们也都记得,你可耍不得赖。”

  乔清月和阿拙对视一眼,笑意十足的询问道:“谁说的我的订单没完成?”

  “你莫要胡说了,根本就没这个可能。”

  乔清月没再搭理乔家二房的这些个跳梁的小丑,而是将视线放在了谭飞的身上,“谭老板,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咱们所签订的订单应该是八百匹桑蚕布,锦绣缎还有凌波绸,按照订单合契所定,连上之前所交付的两千五百银,一共是一万五千银,折成金,便是六千金,对吧?”

  谭飞点了点头,她说的没错。

  当时为了诱惑乔清月签下这个订单,所以内容便是怎么夸张怎么来。

  谁又能想到,乔清月签合契会如此的迅速,早知道就不准备这么一份漏洞百出的合契了。

  “很好,既然是这样,那就请谭老板先回自家的成衣店吧。”

  谭飞愣了一下,一时间脑子没转过弯来,没明白乔清月的意思,还觉得她在耍自己,当下便冷下了一张脸,极为不满的说道:“乔老板这话就有些不对了,你还没赔银两,我凭什么回去?”

  要不是有官差在这儿,谭飞估计都要趴在地上撒泼打滚了。

  “谭老板,你一大把年纪了,如此胡搅蛮缠就不太好了吧?订单所需的布匹,我已经差人给你送到店里去了,这么一会儿工夫,怕是已经清点完毕了,你不回去看看就在我这儿闹,我是不是也能告你一个诽谤之罪,私闯民宅之罪啊?”

  谭飞脸色明显苍白了几分,乔清月说得极慢,他明明一个字一个字的都听清楚了,但是这些字混在一起,他怎么就有点没明白过来呢?

  开什么玩笑?

  这订单怎么可能完成的了?

  她根本就没人帮啊!

  难道说,夫人说的是对的,这乔远峰当真和乔清月合谋,一起来坑他的钱财?

  想到此处,谭飞就瞪了一眼乔远峰。

  乔远峰的脸色也好看不到什么地方去,见谭飞看向自己,他也有些紧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张嘴便道:“这件事绝对没可能,她是在骗我们!”

  乔清月直接笑出了声,“是真的还是假的,谭老板不妨回家看看,免得被人家给卖了,还要替人家数钱呢。”

  这话倒是阴阳怪气,讽刺连连。

  乔远峰不傻,他自然也听得出来,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自然有些紧张。

  心中顿时百转千回,难不成乔清月真的已经完成的订单?

  这中间似乎发生了不少不为人知的内情,可惜他在大房那边安插的眼线都被乔清月给拔除了,所以导致现在,没人能做自己的眼睛。

  他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大房那边剩下的人,可不管自己开出什么样子的价格,他们也不愿意再和他有什么牵扯,更别说要做他的内应了。

  那两名官差也听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如果乔清月真的将订单都完成了,那他们今日便是白走一趟。

  而且,还要冒着被上头责怪的风险。

  若是乔清月到九城兵马司参他们一本,想来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这一切都怪乔远峰,若不是他说自己有十足的把握,他们也不想招惹像乔清月这样的人。

  一来二去,脸上都有些挂不住。

  一官差冷声询问道:“乔远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居然报假官?”

  乔远峰连忙摇头否认,“大人明鉴,小人当真没有这样的胆子,可是这个订单,这个订单是真的不可能完成的,她那边只有七名织锦娘,一个月的时间,怎么织的完这么多布?”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乔远峰这么笃定,原来是因为他提前就将效力于乔氏布庄的织锦娘都挖走了。

  乔清月笑容如同一只小狐狸,圆溜溜的眼珠子绕着转了一圈,然后笑眯眯的说道:“这件事很难猜么?当然是,机器有所不同啊,二叔,我不是早就跟你提过么?”

  乔清月的意思表达的如此明显,谭飞怎么可能再继续装傻。

  做无用功,白忙活一场,本来就令人心烦,更何况是从一开始,就被人耍的团团转?

  他咬牙切齿的询问乔远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乔远峰着急忙慌的说道:“谭兄明鉴,这件事我当真是不知情,你不要听这个贱人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呢!”

  阿拙冷冷的看向乔远峰,“我要是再从你口中听到这个称谓,我就剁掉你一根指头。”

  哪怕是当着九城兵马司的官差面,阿拙也没有一丝犹豫和忌惮。

  他这强悍的气场,不仅仅唬住了乔远峰,连这几个官差都被吓得一哆嗦,不由自主的和他拉开了距离。

  和出言威胁的阿拙有很大的不同,乔清月倒是还挺开心的。

  她歪着头看了一眼乔远峰,又看了一眼谭飞,故作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哎呀,我忘记了,原来谭老板也在啊,抱歉啊,二叔,你也知道,我也不是故意要将实情说出来的,你就看在是我长辈的份上,不要同我一般计较吧。”

  这最后一句话似曾相识,乔二婶脸色难看,这是她方才说过的话,不过被乔清月改了,用在了他们夫妇身上。

  听到这里,众人也就大概听了明白。

  绛中倒是看得出来乔清月应该是在挑拨离间谭飞和乔远峰的关系。

  他不得不感叹,这乔家的小姐当真是聪慧过人,她知道怎么样,能让他们尽快认罪。

  这样看起来,她是这样的品性和能力,也难怪能找到阿拙这样的贵人做夫婿了。

  一切看起来似乎更加的有理有据了。

  顿了顿,绛中笑了笑,“这位乔长辈还真是用心良苦,原来你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你怎么能不早说呢?若非如此,也闹不出别的误会了。”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什么身在曹营心在汉,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东西。”

  不管怎么说,谭飞倒是相信了乔清月的说辞。

  方才回了一趟家,自家夫人便同自己说,那乔远峰和乔清月合谋的事儿,可笑他那时还不知道内情,觉得这种可能比较小,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结果现在就被活生生打脸了,当真是惨不忍睹。

  不多时,谭氏成衣店的管事便寻来了,见自家老板就在乔家,连忙将订单的事情同他说了。

  八百匹,订单上所有的数量,一一对应,毫无偏差。

  这件事当着一众人一起查验,做不得半点虚假。

  听到这里,谭飞已经真正死心了。

  乔清月莞尔一笑,语气大好的同他说道:“多谢谭老板照顾我们家的生意,希望你千万不要忘了订单上的三倍货款,也不劳烦谭老板再算,除却定金,一共是六千金。”

  “六,六千?”

  谭飞艰难的吞噎了一口口水。

  六千这个数值确实不太大。

  但这不是六千银,而是六千金,他们谭家怎么拿得出这么多流动的钱财来?

  总不能真的为了这些钱,然后就不要自家的产业了。

  说到底,这些钱,不能他们谭家拿。

  想到此处,他毫不避讳的看向乔远峰,沉声说道:“乔远峰,对付乔老板可是你出的注意,如今订单完成了,这货款的钱,只能你出。”

  乔远峰脸色大变,谭飞都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更别说他了。

  “这,这……”

  他是真的很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哎呀,原来是二叔在照顾我们生意呀,如此用心良苦,当真是感动到侄女了呢。”

  阿拙看着乔清月眉飞色舞的样子,突然低笑了一声。

  乔清月确实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加的沉稳坚定,这样棘手的事情,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这么快的达到了她想要的目的。

  这让阿拙在冥冥之中,竟然也对她生出一丝敬佩之情来。

  这世上还有人能如同她这样么?

  阿拙自顾自的摇了摇头,不,没有了。

  她就是这世上的独一份。

  那两名官差对视一眼,这件事在这么快的时间里直接扭转了方向。

  他们现在最不能得罪的人已经不是出钱的乔远峰他们,而是乔清月。

  “绕了半天,原来欺诈商户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们两个?”

  这乔远峰犯了事,量他们也不敢再去上报,说他们收了钱之类的。

  这两名官差决定先下手为强。

  “不仅欺诈商户,还妄图栽赃嫁祸,坑害良民,简直是罪恶大极,按律当抓进大牢!”

  “不,不要将我家老爷抓进大牢啊!”

  乔二婶如此激动倒也不是全然担心乔远峰会受苦。

  而是因为担心他入狱会影响自家儿子的仕途。

  对于她来说,自然还是儿子更加重要。

  乔二婶连忙求到了乔夫人的腿边,乔夫人脸皮薄,禁不住她胡搅蛮缠。

  乔清月皱了皱眉,“别着急,他们不仁,我不能不义,这件事我还是要管的,这牢可以不坐,但是这货款,三日之内必须到账,不然,二叔和谭老板,都得坐牢啊。”

  他们二人连忙看向官差,官差点了点头。

  律法中确实有这么一条。

  二人原本想着大闹一场,但是眼下,他们还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谁也不能嫌弃谁。

  这钱是白纸黑字由他们写下的,之前当真官差的面,乔清月也多次重复询问过了,他们那会儿可是信誓旦旦。

  现在要是再反悔,那岂不是连乔清月这么一个小女人都不如了?

  这以后,他们在这京城里,怕是都抬不起头来了。

  他们家中都有子嗣,自然也不能因为自己给子嗣蒙羞。

  这一点,乔远峰他们夫妻更是在意的不得了。

  所以说,这钱是不给也得给,容不得半点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