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一挺你一叫-老师白妇少洁高义小说全文

2021-10-12 15:39:53情感专区
京城大,能人异士居多,然而不管什么样的人,即使南疆的蛊师都不能让他窥视。

  这个女人……

  君无咎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然而此刻的秦姣姣还没有意识到

京城大,能人异士居多,然而不管什么样的人,即使南疆的蛊师都不能让他窥视。

  这个女人……

  君无咎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然而此刻的秦姣姣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关注了。

  她放下身上的背篓,轻轻揉了揉肩膀。

  慢慢开肩,让自己因为背篓轻轻扣起的肩膀回到最好的角度。

  君无咎看着秦姣姣慢慢挺直的身材,坚.挺的弧度,脸色慢慢变红。

  猛地扭头,将视线挪开。

  秦姣姣低头,眼睛里散发出危险的光芒,这年头没有bu

  .身体每一处都是自然生长的痕迹。

  这有点尴尬。

  有点儿不适应。、

  想了想她把小丫叫出来。

  “娘亲,你找我?”小丫眯眯眼里露出笑来。

  秦姣姣伸手摸了摸小孩的脸蛋,她这个身体是双眼皮,最好看的那种眼形,凝视某人时仿佛带着潋滟水光,柔情又艳丽。

  小丫这个长相,定然是遗传了她爹。

  真不知道当初跟原身发生关系的糟老头子是什么模样。

  想想胃里还有些不舒服。

  秦姣姣立马将脑子里的想法给压下去。

  继续想下去,她怕自己晚饭都吃不下去。

  “对,你去一下钱奶奶家里,让吴氏过来一趟。”

  “好呀!”小丫蹦蹦跳跳往外跑去。

  秦姣姣将锅灶点燃,随意弄了些吃的。

  很快小丫跟吴氏一起过来。

  这会儿的吴氏比初见的时候莹白了很多,明明没用什么护肤品,但是气质跟模样都好看了很多,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自信让人容颜大变。

  吴氏走到秦姣姣面前:“小丫说你找我。”

  “是的。”秦姣姣点头。

  拉着吴氏往自己木屋走去。

  翻起一些布料,说道:“帮我做些小衣!”

  秦姣姣将自己的要求说了一下。

  吴氏脸瞬间变红。

  她看一眼秦姣姣:“这东西,这东西自己做才是,你怎么可以让我做。”

  贴身的衣服,让外人做。

  吴氏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么胆大的。

  秦姣姣瞥了一眼吴氏:“做不做?”

  “做做还不行嘛,你可别跟外面说这些是我做的。”吴氏叮嘱一声。

  秦姣姣点头。

  虽然她觉得这些事情无所谓大小,但是吴氏这么看重。

  她能咋办!

  点头了!

  吴氏拿着针线,按着秦姣姣说的测量尺寸,手掌在秦姣姣身上摸了一下,脸上的红色快能够滴出血一般:“这你长得,可真好看,就跟未婚的姑娘一样,柔软有又弹性,也不知道日后谁运气这么好,能把玩起来。”

  “……”吴氏睡着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身体。,

  她就不行了。

  比起来差的远了。

  都是生过孩子的女人,自己怎么就这么差劲儿。

  想想心里还有些不舒服。

  “想要变得这个样子?”秦姣姣问道。

  吴氏点点头。

  能让自己的体态更完美,这是多少人的追求呢。

  她也是女人呢,也想把自己男人迷得睁不看眼睛。

  如果能够多迷倒几个,那是意外的收货。

  “这几个动作,你在家里经常坐,多吃猪脚黄豆,花生牛乳,就可以将身体改善的很好。”秦姣姣说着,拉住吴氏的手臂,帮着她做出一些非常艰难的举动。

  起初吴氏有些吃疼。

  这些动作跟她以往放松时候的破毛病正好相反。

  真的是在考验她。

  但是想到秦姣姣说的,经常这样做,就可以将自己身体打造的最为完美。

  为了变美这么下去似乎值得。

  吴氏帮着秦姣姣做了两套小衣服,走出小院。

  小丫立马跑到秦姣姣身边:“娘亲,吴婶婶脸蛋怎么那么红,你们说了什么呀,小丫可以听一听吗?”

  “不可以哦!”秦姣姣开口。

  小丫失落的耷拉小肩膀,走出房间。

  秦姣姣换上小衣服,低头看一眼,挺拔没有痕迹,很好,是她想要的样子。

  重新将发带拆开,看一眼镜子里浓密的头发,秦姣姣脸上洋溢着幸福。

  这可真的是重来的幸福。

  一头黑发,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

  打理好用发带重新绑起来。

  走出家门背着背篓,在山脚随意挖了一篓子药草,回到家里捣成洗发用的洗发露。

  这么好的头发得好好保养啊!

  秦姣姣这么想着,着手将三个孩子安排在木桶边上,一个个的排着队,给他们洗头,丰富的泡沫在小脑袋上堆积,揉搓按摩,养护清洁完毕,再冲洗下来。

  三个洗干净头发的小孩立马变得清清爽爽。

  身上还带着淡淡的香味。

  君无咎视线落在秦姣姣身上:“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木槿花叶子,可以养护头发,爱美得趁早,要知道头发这玩意珍贵的很,如果哪一天开始脱发了,在想要长出来,就难了!”非常非常的难。

  不然后世那么多厉害的医生,为什么那一头的头发扎起来,拢共没有多少根。

  “你要不要试试?”秦姣姣指了指还剩下的泡沫。

  君无咎摇头,才不要试。

  幼稚!

  夜色降临,一起吃的晚饭。

  躺在床上,君无咎听着一道道胡须陷入平稳,他站起身子。

  朝着外头走去。

  看见院子里的木桶,以及里面香喷喷的泡沫。

  拎着木桶往河边走去。

  撕下脸上的面具,用河水清洗头发,俊逸如天神一般的侧颜树上麻雀看了都不再啁啾,猪圈里的八戒不知什么时候跟出来,靠在大柳树下,短腿翘起来,盯着洗头的君无咎。

  眼睛发红。

  察觉到窥视的目光,君无咎猛地回头。

  对上八戒的红眼。

  一时间没了动作。

  这头猪,不对劲!

  非常的不对劲!

  一步一步靠近八戒,八戒猛地跳起来,钻到君无咎怀里。

  露出痴汉一般的猥琐的猪笑声,哼哧哼哧……

  君无咎脸色一黑,将跳到身上的猪扔到地上。

  八戒露出哀伤来,背过身子扭着屁.股离开河边,君无咎将头发洗干净,匆匆离开河边。

  他走在路上,突然皱起眉头。

  推门一瞬间,看见站在门前的秦姣姣?

  想到自己光着的脸,如小多多一般,极为神似。

  君无咎一瞬间用袖子挡住脸。

  摸出面具,贴在脸上。

  “夜深不睡,杵在这里做甚?”君无咎冷冷开口。

  秦姣姣眼睛一晃,脑子里闪过一跳明显的下颌线,极为完美,如同日月一般,美到极致!

脑子里还回荡着莹润下颌线,耳边传来君无咎冷漠到极点的声音,恍惚回过神来。

  她盯着君无咎:“我还没问你半夜三更不休息,跑出去做什么!”

  说罢闻到空气中带着清香的味道。

  视线落在君无咎脑袋上。

  鸦青色的发丝干爽如瀑,还带着清浅的木槿花香味。

  她嘴角露出笑来:“洗个头而已,你不会大半夜的偷偷跑出去洗头了吧!”

  “胡闹,没有!”君无咎皱眉,声线压低声音更加冰冷。

  若是有旁人再此处,仅仅是听闻他的声音,都得杵在原地不敢动弹。

  也只有秦姣姣敢这般胆大。

  见君无咎敢做不敢当,她突然觉得好笑起来。

  眼前的人,也太要面子了。

  洗个头而已,用得着半夜偷偷摸摸?

  奇怪的自尊心用在不该有的地方。

  “好了好了去睡觉!”秦姣姣伸手大打个呵欠,朝着屋子走去。

  躺在床上,感觉到房间的干燥。

  她想!

  暴晒一个月,新房子也可以住人了。

  改日,选个黄道吉日,开始乔迁。

  虽然地址没有改变,但是乔迁新家还是得有仪式感。

  另一边,君无咎躺在床上,闻着发梢带来的香味,闭上眼睛,慢慢陷入睡眠。

  次日一早。

  秦姣姣正转动着磨盘,香甜的豆浆被压榨压榨出来,外头村长媳妇儿跟杨寡妇一起走到小院里。

  村长媳妇儿笑着说道:“秦丫头你给的那些擦脸油,我去了县城一会儿就卖完了!”

  说罢眼巴巴的看着秦姣姣。

  这玩意,她不会做,只是从秦姣姣这里拿货,这么一来,生意做起来就有些局限。

  想要继续做生意,那就得跟秦姣姣搞好了关系。

  这不,瞧见杨寡妇往这边走。

  她也跟着过来。

  秦姣姣挑眉,眼里带着惊讶:“这么快就卖完了?”

  “可不是,我呀就站在玉容坊对面,但凡出来一个人,我就会上去问问要不要咱们的擦脸油,还当场让他们试了试,价格不高,她们就买了!”

  村长媳妇儿说着,眼里带着光。

  卖出去是卖出去了,只是她并没有按着秦丫头说的限量。

  这会儿生意刚开始做,如果现在就限量,名头都没打出来,不好那么搞,先这么卖着,挣了钱,她也去弄一个门面。

  日后就是有钱人,生意人。

  秦姣姣听了村长媳妇的说法也没着急。

  她说道:“这东西你卖的太快了,我手里也没了存货,想要得等上一段时间,别着急!”

  村长媳妇儿立马着急了,这怎么可能不着急。

  生意那么好,一天不去就是一天的损失。

  但是她也不敢使劲儿催促秦姣姣,把人给催的烦了,她就啥也没了。

  瞧着钱婆子在猪圈忙活,福至心灵,她立马拿着扫帚打扫起院子,甚至脸茅厕都没有放过,每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秦姣姣嘴角抽搐一下。

  这么下去,以后她这小院里就没有自己做的事儿了。

  杨寡妇看看村长媳妇儿,再看看钱婆子,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大蠢蛋。

  怎么就那么没心没肺的。

  好好的机会摆在眼前,竟然长着眼睛看不见。

  将小院看了一圈,迈着小脚往菜畦子跑去,看见里面发芽了的东西,对着秦姣姣招呼:“秦丫头,你快过来看!”

  秦姣姣放下手里的活儿,走了过去。

  菜畦子里长出无数的小嫩芽。

  看样子不是野草。

  个头整齐的很。

  “这就是你种下的辣子吧,咱们这里可没有长成这样的草。”

  “辣子!!”秦姣姣抿了一下嘴唇。

  呼吸都不敢太用里。

  盯着菜畦子里这些苗苗:“你说这些东西真的是辣子吗?”

  “肯定是的,秦丫头你放心了,我会看着他们的,让他们长大!”杨寡妇说着朝着外头走去。

  村里时不时会有野猫野鸡上门。

  这些东西可不只吃肉,嫩芽苗苗照样是他们的食材。

  杨寡妇从外头折了些藤条,变成一个小网格,搭建在辣椒苗的上头跟四周,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让辣椒好好生长。

  秦姣姣推着磨盘,转的跟飞起来一样。

  有了辣子,如果再有西红柿,那人间美味就有一大半是她得到的。

  视线不知不觉落在君无咎身上。

  他的下颌线那么完美,会不会再次帮她找到西红柿。

  这么想着秦姣姣心里热乎起来。

  好好表现一下,就有获得西红柿的机会。

  院里晨练的君无咎皱起眉头。

  方才一瞬间,他感觉到不对劲。

  几个人合理,终于把小院给打扫干净,村长媳妇儿离开前看了一眼秦姣姣:“秦丫头,你做好了就跟我说一下,我过来拿!”

  “好!”秦姣姣点头。

  这都是为了生活啊!

  想了想将自己下月十五,搬到新家的消息跟三个人说了一下。

  钱婆子礼貌说道:“恭喜秦丫头了,以后住在大宅院里,那日子就稳定了。”

  “可不是稳定了!”韩寡妇挤挤眼睛,视线瞥了一下君无咎,暗含的意思让秦姣姣一阵无奈。

  这些人比她自己都操心她的终身大事。

  想到君无咎的下颌线,秦姣姣觉得,如果这个男人长得好看的话,还可以发展一下感情。

  其余的……

  成亲什么的,就甭想了。

  她可不信这个时代的男人会一心一意,一生一世一双人。

  村长媳妇儿暗示一下她多少擦脸油都卖的完。

  这让秦姣姣一阵无奈。

  不都说士农工商。

  这些人好好农民阶级,地位还算高,但是他们去做小买卖,心里竟然也不膈应。

  看着这些人离开,将早饭摆出来。

  小小盯着她:“擦脸油可以卖的贵一些,这东西很好用的!”

  “不用的。”秦姣姣摇头。

  如果是贵重的东西,她不会廉价给处理了。

  但是擦脸油这个东西,本就是民生用品,若是太贵了,只能上层人使用,或许她挣的钱会多一点儿,但是……”

  “好可惜啊!”小小叹气。

  秦姣姣笑了一声:“可惜什么,日后再做一些味道比较好,更容易吸收的,提高价格,卖个那些有钱人,是不是就双赢了!”

  “是哦!”小小点头。

  一脸敬佩的看着秦姣姣。

  君无咎视线再次落在秦姣姣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