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视频(高H啃咬花蒂np)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2 15:33:54情感专区
“母妃,反正还是那句话,您担心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这一点,儿臣可以向母妃您保证。”

  “真的?”

  “真的,不过儿臣有一事想要劝一下母妃。&

“母妃,反正还是那句话,您担心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这一点,儿臣可以向母妃您保证。”

  “真的?”

  “真的,不过儿臣有一事想要劝一下母妃。”沐飞逸的声音陡然一变,“您要是觉得无聊平日里可以约上太后或者是官家的夫人聊聊,莫要再做那些吃力且不讨好的事情了。”

  “哀家知道了,暂时先不给你纳妾,等这件事情过去了再说吧。”

  “母妃清楚这便是最好的。”沐飞逸勾起唇角,露出了一抹浅淡的笑意。

  在冷清怜一直要给他纳妾的这件事上,沐飞逸恐怕真的得多谢萧箬了,若不是萧箬今日横插一脚,在那么多人面前表达了自己喜欢人的类型,也让冷清怜感受到了一丝压迫感。

  只要是冷清怜自己有这样的意识,那就够了。

  想到此处,沐飞逸唇角的笑意变得愈发的浓郁。

  ……

  阮烟萝晨起时,发现萧箬也在园子里赏花,本来想要避开的,刚巧又被他看到了。

  萧箬还主动和阮烟萝打招呼:“娘娘,您起的可真早。”

  阮烟萝笑笑道:“你也是啊,这么早便起来了。”

  “昨日睡得可好??”萧箬又问。

  主要是萧箬说话的态度都是极好的,文质彬彬的样子,这让阮烟萝完全没有办法拒绝。

  “在自家休息,当然是睡得极好的,二皇子你呢?不知道在王府中住的如何,会不会不习惯呢?”

  “自然也是不错的。”萧箬感叹,“沐国和梁国其实离的不远,但是风景确是完全不同的,像沐国四季如春,很多地方都是平原,梁国则更加寒冷一些,倘若有时间的话,我是真的建议你过去看看,梁国的冬天特别的美,白雪皑皑的,雪山上还盛开着雪莲,那是上好的药材。”

  萧箬开始用语言诱惑,希望阮烟萝能对梁国感兴趣。

  “梁国虽然很好,但并非是烟萝土生土长的地方,偶尔去逛逛还可以,长时间居住的话,我觉得并不适合烟萝。”阮烟萝和萧挪正说话间,忽然沐飞逸出现了。

  沐飞逸出现的相当突然,就如同鬼魅一般,待阮烟萝反应过来时,他已然站在她身侧,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王爷,您不多睡会吗?”看见是沐飞逸,阮烟萝声音放缓,语调也比先前更加柔和。

  沐飞逸看了萧箬一眼,就仿佛是示威一般对他说:“二皇子,一会本王陪你出去逛逛,烟萝乃是妇道人家,和你相处多有不便。”

  “梁国没有这么多迂腐的规矩,也没有说成了婚的女子就不能同男子说话了。”

  “那是你们梁国,这里可是沐国。”沐飞逸提醒道,“我家王妃忙得很,没空相陪。”

  “这样,我去请皇帝下一道旨意,不知道沐王爷和沐王妃觉得意下如何呢??”萧箬似乎并不打算放弃和阮烟萝独处的机会,居然拿皇帝来压他们。

  “萧箬,你莫要太过分了。”男子眼中闪过一丝阴霾,随即就从身后护卫手里抽出佩剑,银色的佩剑闪过一道暗芒,像是一条蛇一般,直接扫向萧箬。

  面对沐飞逸忽然而来的攻击,萧箬也不曾露出惊慌的神色,手执折扇从容应对。

  “这是怎么回事??”春桃走过来,看见沐飞逸竟然和萧箬打起来了,不由惊慌的问。

  阮烟萝语气平静:“不必惊慌,是他们两个闲得慌,想要切磋一下武功,点到即止,是不会伤到对方分毫的。”

  “真的吗??”虽然阮烟萝这样说了,可是春桃却有些不太相信,毕竟沐飞逸的招式实在是太凌厉了,招招致命,就这样的招式阮烟萝居然说只是在切磋而已吗?

  “这里是王府,飞逸又是王爷,他自己心里清楚应该做什么,又不应该做什么的。”

  “要不还是找玄护卫过来吧。”

  “你找他有什么用,玄昱忠心耿耿,你觉得他会敢上前去阻拦吗??”

  阮烟萝这么一问,春桃直接摇头:“娘娘说的极是,都是当下人的,凡事自然是要听主子的。”

  “先看看情况再说吧。”女子双手摆在胸前,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萧箬,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算盘,本王不怕告诉你,还是死了这个念头吧。”沐飞逸长剑直刺萧箬心脏的位置,萧箬也不甘示弱,在长剑刺过来的时候,直接用扇子挡住了。

  别看折扇是纸做的,阮烟萝总觉得这兵器十分的神奇,要不然,怎么能挡下沐飞逸的重击呢?

  “沐兄,君子有成人之美,你不觉得烟萝跟着你反而不快乐吗?既然是如此,你为何就不放她自由呢?她的事情我略有耳闻,当初你们的婚事也是草率定下的,你不想娶,她也不想嫁,勉强凑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萧箬的话,就像是钉子一样,一下一下的都钉在沐飞逸的心头上,让他感觉特别的难受。

  “那又如何?”沐飞逸眸子里带着杀气,“烟萝是不会跟你走的,萧箬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你们别打了。”正在二人纠缠在一起,打的难舍难分之时,女子的声音忽然响起。

  阮烟萝步履飞快,挡在二人中间。

  沐飞逸率先发现,连忙将正准备继续刺向萧箬的长剑收回,萧箬也是一样,很快便停止了攻击。

  阮烟萝开始训斥他们:“你们两个都多大了,怎么还像个孩童一样呢?方才不是都说了只是切磋而已吗?这样下狠手的,叫切磋吗?”

  “夫人。”沐飞逸把阮烟萝拉到一边,轻声说,“你能不能给我一点面子。”

  阮烟萝想去捏他的脸,但是碍于还有外人在,就没有这样做。

  “面子是我给你的吗??”阮烟萝翻了一记白眼。“面子不该是你自己挣得??”

如果不是看着两人都要弄出人命来,阮烟萝才不想管呢。

  她拉长着脸,故作生气道:“你们两个要是在战场上拼命,我一句话都不会说,还会为你们鼓掌呐喊,可是在王府之中做出这样幼稚的行径,难道不觉得丢脸吗??”

  也亏得冷清怜不在,要不然阮烟萝肯定又要变成替罪羔羊上前去顶包了。

  “烟萝,不要生气。”看着女子那张小脸露出了有些生气的神情,沐飞逸的态度软和下来,“我不跟他计较便是。”

  萧箬也在那赔礼道歉:“抱歉,方才真的只是想要切磋一下,让王妃担心了。”

  “二皇子,您不是要出去逛逛吗?”

  “王妃可愿意一同前往?”

  如果是平日里,阮烟萝肯定是拒绝的,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如果留沐飞逸和萧箬两人在王府之中指不定还会出什么事情呢,与其这般,倒不如先将萧箬送走,等她回来之后再去安抚沐飞逸,这样应该是可行的。

  阮烟萝微微弯了弯身子,应声道:“作为东道主,自然是要陪着二皇子您去逛逛的。”

  “烟萝。”沐飞逸声音往下沉。

  阮烟萝又不动声色的走到沐飞逸身旁,用他们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王爷你放心吧,我心里的位置很小,已经装了一个人,那么其他人自然也是容不下的,萧公子乃是客人,你没事跟一个客人置气做什么呢?”

  “你说的有理。”沐飞逸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之人,阮烟萝好声好气的同他讲,也是听的进去的。

  要是真的妒忌心太重,是个醋坛子的话,早就把阮烟萝锁进屋子里不让她迈出大门一步了。

  沐飞逸清楚的知道,阮烟萝并不是那种终日待在深宫里,应付府中琐事还有和妾室们勾心斗角的女子。

  王府中的大小事情都是由太妃来决定,阮烟萝绝对不会插手,至于妾室侧妃,沐飞逸一个都不想要。

  “烟萝,那便由你来陪着二皇子逛逛。”

  “臣妾明白。”阮烟萝作揖道。

  萧箬望着眉目传情的二人,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

  “二皇子,请稍等片刻,我去换身衣裳。”

  “好。”

  阮烟萝身姿摇曳的和春桃一块离开,萧箬的视线也一直停留在她的背影上。

  像是打趣一般,沐飞逸忽然开口道:“二皇子对本王的王妃似乎还有些过度的关心。”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王妃生的貌美动人又医术高超,本皇子对她另眼相看这也很正常,都是正常的赞美,并没有其他的意思,王爷你不要多想。”

  “你也只能赞美赞美了,因为他是本王的。”沐飞逸忽然露出了有些傲娇的神色。

  在一旁的玄昱看的冷汗涔涔,他也不知道沐飞逸为何要处处针对萧箬,二人动动嘴皮子也就罢了,可千万不要动起手来啊。

  ……

  “沐王妃,你会觉得很无趣吗?”从王府里出来,坐在马车上,萧箬忽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怎么会无趣呢?王府里很大,而且人也很多,不管是下人还是母妃,亦或者是王爷对我都很好,我觉得在里面很快乐。”

  “倘若是真的快乐,那我会祝福你。”萧箬又说,“我总觉得,沐飞逸并非是你的良人,沐国和梁国不一样,梁国的男子都很专情,不会三妻四妾,但是沐国的就不一样了,寻常人家都会有三妻四妾,更不要说是帝王之家,走了一个侧妃还会再来一个侧妃的,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多谢二皇子关心,不过这是我的私事,就不劳烦您操心了。”

  “我对你是有些心仪,不过更多的则是欣赏,我是把你当成是朋友来看待的,也希望你能把我当做朋友。”

  “二皇子,那边有家卖墨宝的,你要去看看吗?”很显然,阮烟萝并不想继续停留在这个话题上了,而是撩开帘子看了看外头后对他说。

  听到阮烟萝这么讲,萧箬也撩开自己那边的帘子,正巧就看见马车路过一家店铺,上面写着净月轩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萧箬是文人,自然喜欢墨宝这些的东西,阮烟萝都瞧见他眼底露出了一抹欣喜之色。

  “停车。”阮烟萝就自己替萧箬做主了。

  她先下的马车,站在净月轩的前面,望着里面摆满的墨宝,感觉自己带萧箬来对了地方。

  “这字写得好。”萧箬走进去之后,就仿佛是换了一个人,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的。“阮小姐你对书法有研究吗?”

  阮烟萝又不是样样都很精通,在没有进入这具身体之前,她对医术也是一窍不通,都是用神力在那里勉强支撑,只不过现在看的例子多了,又自己钻研了一下,才对医术有些见地。

  别的琴棋书画,阮烟萝可以算是样样不通。

  “只会些粗浅的,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无妨,每个人兴趣爱好都不一样,如果你喜欢,以后有时间我可以教你。”

  “我还是喜欢待在药院子里采采药研制药丸,再看看能不能研制一些毒药出来。”

  见阮烟萝是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萧箬也没有在这上头多费唇舌,在净月轩挑选了几套墨宝还有宣纸之后,就从荷包里拿银子准备付账了。

  “你是客人,这钱怎么能让你来掏。”阮烟萝先一步掏出一锭金子递过去,“掌柜的,可还有上好的字画吗?有的话拿出来给我看看。”

  “有的有的,还有两幅是小店的镇店之宝,姑娘和公子真是好眼力啊,小的这就拿出来给二位看看。”掌柜看着那锭金子就知道阮烟萝和萧逸都是大客户,有钱的主,这便很快进里间去取名家的真迹去了。

  萧箬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在那推辞:“我堂堂一介男儿,怎可让你一个姑娘家付账呢?”

  “这有何不可,当初你不是也赠了我一块玉吗?”阮烟萝从腰间取出那块玉。

  回王府之后,阮烟萝还特意让春桃编了一根绳子系在上面,这样才能便于随身携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