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快穿高肉喷汁校园 两人合二为一紧密结合在一起

2021-10-12 15:33:09情感专区
一千兵马,换一个安心,也能少些愧疚?宋羡与宋启正对视:“朝廷旨意上说,让我接管兵马,宋家一千人在这其中,不过里面的副将和军头,若是有镇国将军的心腹,将军可以早些与我过文书。

一千兵马,换一个安心,也能少些愧疚?宋羡与宋启正对视:“朝廷旨意上说,让我接管兵马,宋家一千人在这其中,不过里面的副将和军头,若是有镇国将军的心腹,将军可以早些与我过文书。

  既然我接手了白马岭,军务就不由镇国将军担忧。”

  宋羡这话分明是在提点他,让他日后不要插手白马岭的事,这般的放肆、狂妄……

  宋启正刚要去取桌案上的茶碗,听得这话皱起眉头,火气上涌,开口就道:“你这脾性不知随着谁。”

  宋羡一眼看穿宋启正:“镇国将军是否怀疑过我并非你的子嗣?”

  宋启正来之前想过宋羡会说什么,或许会问及当年刺杀之事,却怎么没想到会是这一桩。

  宋启正眉头皱得更深:“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宋羡神情淡然:“镇国大将军提及弥补,可想过弥补我母亲?”

  宋启正眉宇中的怒色再也掩不住,一掌拍在桌案上:“你非要在这里与我争辩这些?不管你母亲如何,都与你无关,我也没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母亲,你不用这样质问我。”

  这次押送乔副将去京城时,他见过乔副将几次,乔副将看到他之后,脸上露出讥诮的笑容。

  那神情宋启正到现在他还记得,既然乔副将是辽人眼线,这些年定然瞒着他做过不少事,当年他遇刺时,替他审问刺客的人就是乔副将。

  就算宋启正还有别的话想要与宋羡说,现在也都没了那个心思。

  宋启正站起身冷哼一声,大步走出了衙门二堂。

  这里虽然不是宋家,但宋家父子说话,也没有人敢靠近,曲承美站在远处候着,直到瞧见镇国大将军面色铁青的离开。

  看来父子俩谈的不怎么样,曲知县叹口气,返身走回二堂。

  二堂倒是一片安静,宋羡坐在桌案前如往常一样翻看公文,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曲承美上前将衙门里的公务与宋羡说了一遍。

  两个人忙碌了一个多时辰,宋羡这才起身离开二堂。

  “大爷,”常安走上前道,“谢大小姐没有回陈家村。”

  宋羡本来幽深的眼眸,顿时明亮了几分。

  宋启正和宋羡父子两个在府衙逗留,人人都担忧,唯有常安不急不躁,就算有天大的事,大爷心情再皱巴,只要有谢大小姐在,就全能抹得平。

  宋羡道:“人在哪里?”

  常安低声禀告:“之前在衙署,老爷走的时候我怕大小姐担忧,就说大爷有事与大小姐说,请大小姐去小院子里。”

  常安心中思量,若是他没眼色的让谢大小姐在衙署里干等,明天一早他就会去白马岭陪程二爷。

  程二爷不过就是吃了一碗面条,被大爷记恨那么久,从过年到现在马不停蹄地在外面跑,不知穿烂了多少双官靴,这都是前车之鉴。

  宋羡不再耽搁,带着常安几个回到小院子里。

  小院子炊烟袅袅,香气顺着里院的灶房飘出来。

  宋羡站在院子里,看着那烟气,只觉得比一池春水还柔和似的,他一步步向前走,看到了在灶房里忙碌的人影。

  挽着袖子,露出一截纤细的手腕,将面条撒入锅中。

  氤氲的烟气吹在她脸颊上,她微微偏过脸就瞧见了他。

  谢良辰神情自然地道:“常安说你们赶路回镇州,还没有用饭,我煮了面,一会儿就好。”

  宋羡这段日子着实辛苦,既要接手赵州事务,还要接手白马岭的军营,春耕的事虽说有曲承美在,但有些事还要过他的眼,但他不觉得有什么,前世他就是如此,早就习惯了。

  可当静静地站在这里的时候,看着眼前的人,宋羡才觉得前世白白活了几十年。

  屋檐下的燕儿飞出去尚有还巢之日,而他却一直都像一支离弦的箭,从来都是有去无回。

  简简单单的一碗面,却香气扑鼻。

  和面时加了蛋清,面条色泽白洁如银,根根如丝的面条上撒着翠绿的野葱,让人看着就肚腹发空。

  宋羡拿起箸又放下,看向谢良辰:“一起用吧!”

  谢良辰想要推拒。

  宋羡看向常安:“面够不够?让常安和厨娘也过来,你觉得不好,再让人立个屏风。”他亲眼看到她煮了许多,想来也是带了其他人的。

  若谢良辰顾及礼数,也就不会整日在人前露面,更何况宋羡在陈家村用饭时,大家也都坐在一起。

  宋羡这样一说,谢良辰就没道理拒绝了。

  厨娘不知道大爷是什么意思,胆颤心惊地坐下来,忍不住偷偷去看了看大爷的脸色。

  宋羡拿起箸,刚好翻到面条下的几颗馄饨,宋羡夹起来一颗送入嘴里,是羊肉馅儿的,他微微扬起了嘴唇。

  厨娘恰好瞧见这抹笑容,虽然不知晓缘由,却也将心踹回了肚子里。

  这顿饭吃的有些奇怪,常安和厨娘垂目,敛息,让谢良辰一度错觉,好像屋子里只有宋羡和谢良辰两个人。

  一个多月没有胃口的宋指挥使,吃了三碗面条,盛第三碗的时候,谢良辰差点忍不住要阻拦,面条就算再好消食,也架不住宋羡用的碗大。

  吃过了饭,常安端了茶进门。

  谢良辰低声道:“方才镇国将军来,是为了白马岭军营的事吧?”

  原来她是在担忧这个,宋羡微微弯起嘴唇道:“也不全是。”

  谢良辰目光明亮,眼底似是有璀璨的月光,她靠着椅背,静静地听着,神情比从前轻松了些。

  宋羡心中的欢喜,偷偷摸摸地又增加了几分:“乔副将被抓之后,宋启正该是察觉到了什么,我猜与他之前被刺杀有关,那时候他认为暗中安排一切的人是我,现在有了别的思量。”

  宋启正一开口,宋羡就知晓他是什么意思。

  事先有所表示,免得等查清一切时,发现错怪了他,宋启正这个父亲面上太过难堪。

  宋羡停顿片刻接着道:“他也提及了白马岭,看出我有意西北,劝说我不要急着行事。”

  谢良辰与宋羡四目相对:“眼下的确不是好时机。”

  宋羡知晓谢良辰在担忧些什么,他嘴唇上扬笑意更深了些:“前世我也没猜到西北会突然内乱,但早就写了奏折准备剿灭前朝余孽,就算没有内乱这一遭,我照样能将西北握在手中。

  今生如果有一日我要调动兵马,也一定会大胜而归。”

  谢良辰听着宋羡这话,话语中隐约透着些桀骜和跋扈。

  她第一次觉得这两个词不让她反感,反而觉得有些许心安。

宋羡书房中掌了灯,两个人影被照在轩窗上,守在外面的常安更不敢靠近了,生怕听到一言半语,从此之后就变成了聋子、哑巴。

  谢良辰和宋羡还在说话。

  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但是总有轻重缓急,可以一件件的来。

  按照前世推算,西北这两年都不太平,第一次战乱在今年秋天,第二次战乱是明年,宋羡是在第二次战乱带兵攻入忻州,活捉了前朝伪王。

  第二次战乱几乎毁了西北四州之地。

  宋羡将舆图展开给谢良辰看。

  那是一张完完整整的广阳王属地舆图。

  宋羡道:“从南边向北是沁州、隆州、忻州、代州,照狗子说的,张老将军在代州聚集人手,第二次战乱时,前朝的伪王出兵代州,张老将军带着人杀出了忻县,伪王前胸中了一箭,可惜稍偏了些,否则那时候就能要了他的命。”

  谢良辰道:“所以前世代州死伤最为严重。”前朝余孽恨死了张老将军。

  宋羡点头接着将那一战的经过讲给谢良辰听。

  宋羡道:“这些内情你都不知晓。”

  谢良辰望着那张舆图颔首:“前世我不知晓自己的身世,那时候也离开了镇州。”

  谢良辰离开镇州嫁给了苏怀清。

  宋羡心头无端又烧起一把火,恨不得立即与苏怀清在校场上搏一场,好不容易才将这样的情绪压下,苏怀清还算懂得分寸,自从上次送年礼去陈家村后,就再也没有别的消息。

  谢良辰不知晓宋羡的思量,目光依旧在那舆图上,重活一世,所有一切都不同了。

  宋羡道:“等到春耕过了,我带你去白马岭。”

  从白马岭往西是忻州,往北是代州。

  谢良辰心头一跳,目光应该迎向宋羡,她却没有从舆图上挪开,停顿了半晌,仿佛才回过神:“谢谢大爷。”

  宋羡拂了拂身上的长袍,那舆图是他带着人才做出来的,眼下不能带谢良辰去广阳王属地,不能亲眼看属地,就让她看看舆图。

  知晓她看到舆图会欢喜,却没料到她眼睛黏在舆图上。

  难不成他这个人还不如舆图好看?

  谢良辰终于从舆图上挪开视线。

  宋羡道:“帮林二小姐卖毛织物的史家商队有些来头,史家运送羊毛给林二小姐做成毛织物卖去大名府和京城,帮忙从中牵了这桩买卖的是嘉慧郡主。”

  嘉慧郡主在北方施粥,惦念着广阳王的属地,这次她帮林二小姐是为什么?要么是盯上了陈家村,要么是盯上了宋羡。

  宋羡道:“无论她要对付陈家村还是我,都一样。”

  若是针对广阳王属地来说,的确一样,不过从宋羡嘴里说出来,却让谢良辰觉得有些别的意味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宋羡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要多些思量。

  谢良辰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眼下说感谢宋羡,或者劝说宋羡不要提前拿回西北四州,仿佛都不妥当。

  她不愿意让一切失去控制,特别是在没有想清楚之前。

  既然宋羡有了决定,不管是对四州百姓还是张老将军来说都是一桩好事,她要做的就是尽全力帮忙,早些让宋羡掌控北方,也算是没有亏欠。

  谢良辰看向沙漏:“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宋羡也起身道:“刚好我去军营,与你一起出城。”

  常安看到大爷与谢大小姐相继出门,大爷提着灯笼往前走,他识相地向后退了几步,只等着两个人出了内院,这才靠上来听吩咐。

  “去军营。”

  听到这话常安应声,忙让人去牵马。城外军中的将领大约没料到大爷会这时候前往,最近大爷的行踪委实飘忽,将士们肯定很想弄清楚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规律。

  到了陈家村。

  谢良辰翻身下马,将手里的马匹缰绳交给常安。

  宋羡道:“最近陈家村的两匹马不够用处,你先将马带回去,春耕之后再还给我。”

  谢良辰应声,再次向宋羡行礼,牵着马向村口走去。

  “阿姐。”陈子庚的声音响起。

  不等谢良辰说话,陈子庚就发现了端倪:“阿姐这是去见宋将军了?”

  谢良辰道:“有些事要与宋将军商量。”

  陈子庚晃了晃手里的灯:“宋将军将阿姐送回来的?”

  谢良辰点头。

  “宋将军还没走呢。”陈子庚提起灯笼挥了挥手。

  谢良辰转头去,只见官路上火把摇晃,宋羡一行人才沿着官路向前驰去。

  陈子庚帮谢良辰牵马:“这匹马是宋将军给的吗?”

  谢良辰觉得阿弟今晚的话尤其多:“暂时借给我们用一用,等到春耕之后就还回去。”

  “这匹枣红马比大白高一些,”陈子庚跃跃欲试,“马鞍和马镫都是新的。”

  “阿姐,”陈子庚忽然道,“你说宋将军为啥对陈家村这么好?”

  谢良辰被问得一愣:“因为咱们村子的人好吧!宋将军就喜欢前来。”

  陈子庚思量片刻:“那阿姐觉得宋将军最喜欢村子里的谁?”今日黑蛋几个与他聚在一起,说的都是这桩事。

  从长大了去军营,说到宋将军种种。

  黑蛋说宋将军最喜欢陈子庚,定然会先带陈子庚去战场,陈家村其他的孩子都露出羡慕的神情。

  他们现在对骑马打仗充满了好奇。

  陈子庚问黑蛋,从哪里知晓宋将军最喜欢他。

  黑蛋说,喜欢谁就喜欢与谁待在一起,宋将军每次来陈家村,与子庚在一起的时间最多。

  陈子庚听得很是高兴,可就在刚才接到阿姐之后,陈子庚又仔细想了想,宋将军不是与他在一起的时间最多,而是与阿姐说话的时候最多,从开始向纸坊里卖药材时就是这样。

  照黑蛋那样说,宋将军应该最喜欢阿姐才对。

  宋将军喜欢阿姐?

  陈子庚心中一惊,好像发现了一桩了不得的事。

  “自然是……”谢良辰伸手摸了摸阿弟的头顶,“自然是你了。”

  陈子庚仰着头:“真的吗?”

  谢良辰笑着颔首:“真的。”

  陈子庚望着谢良辰的背影,用力晃了晃头,又去看了看身边漂亮的枣红马,年纪尚小的陈大爷人生中遇到了一个难解的问题。

  是黑蛋说的不对,还是他之前没有发现?

  如果宋将军喜欢阿姐,那么宋将军是不是就归陈家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