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快手热门(闺蜜的舌头伸进我的里面)文案分享

2021-10-12 14:54:48情感专区
慕容霆推门进来的时候,桃子正吃得欢畅,看见来人惊得从凳子上蹦起来险些噎着。

  臻兮看也不看进来的人,关心地递给桃子一杯水:“小心点吃,可别噎着了。”

  少将

慕容霆推门进来的时候,桃子正吃得欢畅,看见来人惊得从凳子上蹦起来险些噎着。

  臻兮看也不看进来的人,关心地递给桃子一杯水:“小心点吃,可别噎着了。”

  少将军面前桃子可没有底气放肆,她讷讷地起身退后几步:“四夫人,我已经吃饱了,你跟少将军慢慢用。”

  慕容霆挨着臻兮坐下,看着她紧绷的小脸笑得一脸春光灿烂:“丫头,吃好了没,还想吃什么只管点,你男人今天专程过来陪你,还想吃什么想买什么只管开口,别给你男人省钱。”

  斜了一眼这张近乎贴到她脸上的面庞,臻兮恨不得一巴掌拍到一边去,再揣上两脚,好叫他清醒清醒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心里恶狠狠YY了一阵,还是认清现实,她扭头自顾吃着菜就当看不见这张讨厌的脸。

  慕容霆也不生气,坐下后陪着一起吃起来,边吃边殷勤地给她夹着菜。两人用完了饭,慕容霆征询臻兮意见还想去哪里逛他都陪着。

  臻兮白了他一眼:“我累了,回家。”

  等回到府里,车子还未停稳管家就迎了上来:“少将军,您可回来了,夫人一直在客厅等您跟四夫人呢,您看......”

  慕容霆说声“知道了”,便跟臻兮说道:“要不我们先去前院儿?放心,夫人那里一会儿我来应付,你跟着就行。”

  臻兮的脾气只针对慕容霆,她本就有些怵周靓起,这会儿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才不愿跟着过去呢。

  “我的东西都送到臻园了吗?”

  管家忙回道:“四夫人,都送过去了,只是夫人说结账的话要叫少将军亲自过去一趟才行。毕竟今天这数目......。”

  “那我就不过去了,我先回臻园,少将军自己过去看着办吧。”

  臻兮看了慕容霆一眼扬长而去。慕容霆看着她渐去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转而又有些头疼地朝前院走去。

  慕容霆很晚了才回到臻园,臻兮斜靠在床头正逗着小笨玩,看他回来也不起身。

  慕容霆走过来坐在床边陪着她一块儿逗狗,逗着逗着臻兮先撑不住笑了起来。

  慕容霆见她高兴了心里长舒一口气,凑近伸手抚着她鬓边的发丝:“终于看见你笑了,看来今天这钱没白花。

  明天我休息,明天我陪你出去再逛一天好不好?还有什么想买的想要的尽管开口,随我的丫头高兴,嗯?”

  说着从口袋掏出一个信封,里面鼓鼓的。

  臻兮以为是钱:“这么点钱能买什么呀?”

  慕容霆:“你先看看再说。”

  臻兮接过来摸了摸,拆开倒在了床上,里面原来全是照片。

  她拿起来一张张看着,都是祭祀大典上她的照片,有远处的也有近处的,其中一张近距离拍的是她的正面,清晰的连她那狭长的睫毛似乎都根根分明。

  还有几张是她跟少将军两个人在一起的,她都不知道这是在什么时候照的。

  看着这些照片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还未来得及发火,慕容霆已经上前重新收起了照片:“自家的宝贝还是藏在自家的好,这么好的丫头不小心看护着叫别人惦记上了可怎么办?

  你想想,你这些照片要是登在报纸上,什么样的男人都能拿着看个不停,这要是哪个好色之徒不要脸的添上两口,你想想,恶不恶心,嗯?”

  慕容霆说着,自己都快被恶心的不行:“算了算了,别想那些腌臜事了,我就是提醒你一句,好好的照片登在报纸上不是一件好事。”

  说着从中挑出一张两个人的合影:“丫头,你看这张照得多好看,把我们两个都拍的清清楚楚的,明天叫人去把这张放大,挂到房间里你说好不好?”

  臻兮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两人正要休息,臻兮忽然想起什么,她推开他下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走到梳妆台前,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小玻璃瓶,拧开盖子倒出几粒药片喝了下去。

  慕容霆坐在床上静静看着她,他知道那个写满外文的药瓶。自从第一次看见丫头在吃就问过了,丫头说是外洋进口的营养素,补充身体营养的东西。

  第二天他便找了一个外文翻译给看过了,瓶子上确实写的是营养素,这才放心下来。

  看着他的丫头放下水杯朝着床边走过来,慕容霆心头一阵悸动,迎上去伸出双臂把人紧紧抱在怀里,灯光下两个人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

  第二日慕容霆果然没有食言,特意陪了臻兮一整天,只是臻兮已经没有了大肆购物的兴致。

  春光明媚的日子,两人干脆开着车带了些吃食用具去郊外踏青。

  春季正是郊外的花卉农庄最热闹的时候,到处花红柳绿一片欣欣向荣,欣赏风景也不错。

  看着臻兮心情好转,慕容霆放下心来又恢复了往日的忙碌。最近晋城政府电报不断,都是有关各处混战局势日趋紧张的消息。没几天慕容霆就被一封电报叫到晋城瑾帅官邸去了。

  回到茉城,慕容霆与手下将士分析接到的任务。

  慕容霆:“......承军在南边的攻势实际上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若要强行北上,必先攻下淮军地界。即便拿下淮军地界,可是后方根基不稳最后也无法与我们瑾军开战。

  而与我军势力接壤的淮军却没有这么幸运,他们为摆脱对方的进攻,几次主动向我军投诚。

  瑾帅这次命我去跟淮军谈判,接受他们的结盟协议,只是要想谈成既定的目标,我们这边也要全力以赴,绝不能掉以轻心!”

  众将领纷纷附议,表示全力以赴完成此次任务。

  安县团部,连志清也在跟表弟商讨议和的事:“最近局势不稳定,这仗都快打到我们淮军家门口了。”

  方灏尘:“承军现在势头正猛,对我们淮军来说的确不是好事,目前看来也只能按照上峰的指示,暂时跟瑾军结盟。”

  连志清点点头:“上峰为了与承军抗衡也只能做出如此决定,这次结盟谈判的地点就在咱们安县。咱们这边是由谢督军出面,那边听说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少将军慕容霆。

  过几天陈师长会陪着谢督军过来咱们安县,到时你我就跟在陈师长身边听后差遣。”

  方灏尘:“表哥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想起表哥提到的瑾军人物,方灏尘说道:“慕容霆这个人我也听说过,在北地军中很有威名,虽只是而立之年却已经久经沙场战功显赫,有机会我倒是很想见识一番。”

  连志清:“这次和谈就能见上。灏尘,你还年轻前程大好,陈师长自从上回见了你以后,对你可是很满意的,这回好好表现。”

  连志清别有深意地冲方灏尘眨巴着眼睛。

  听表哥说到这里方灏尘俊眉一皱:“表哥你又来了?我跟你说过除了兮儿我不会对任何女人感兴趣!”

  连志清不理他的反应继续说下去:“当初你在渝城涉及的那个案子,虽然凶手不是你,可没几个人知道不是?那个死了的地痞叫什么来着?”他想了一会儿没想起来。方灏尘也不接他的话。

  连志清:“不管他,眼下这兵荒马乱的都死了这么长时间了,谁还有闲心追查什么凶手?

  这要是不打仗倒可以试试登报找人,可是眼下这乱哄哄的局面,各地报业又不互通,也是难办,还不如我们就这样私下里慢慢找呢。

  只是灏尘,你务必要以军务为主,眼下这个节骨眼儿上,你可要分清轻重缓急。”

  “我知道,表哥放心吧。”方灏尘点点头,心里已盘算起来。

  双方为这次的结盟都早早做好了准备。

  慕容霆一行人抵达安县这天,淮军的最高代表谢督军,带着一大群部下早已守候在火车站盛情迎接他们的到来。

  安县地方不大,为表示诚意,谢督军专程将这些贵宾安置在周县长的府邸接待,为方便议事两军谈判的地点也设在那里。

  谈判席上,慕容霆这方一直占据上峰,以谢督军为首的淮军代表急于达成目的一开始便漏了怯。

  很快,慕容霆注意到对面一位很年轻的军官不时在陈师长耳边低语,再由陈师长转给谢督军。

  由于陈师长不时的补充打断,谢督军急于求成的心态慢慢稳定下来,谈判进入正轨。

  不过毕竟是淮军面临大军压境有求于人,因此慕容霆这方面还是掌握了主动权,整个谈判过程顺利结束,结果令双方都比较满意。

  谢督军热情地握着慕容霆的手,表达着祝愿两军亲如兄弟共同发展的美好愿望。

  慕容霆跟他寒暄之后,饶有兴趣地指着站在后面不做声的方灏尘问道:“这位小将看起来很年轻啊,看来是贵军培养的俊杰了?”

  谢督军回过头,也看到方灏尘,他乐呵呵地把人叫上前:“哦,你说他呀!小伙子的确表现不错。灏尘,过来见过慕容将军。”

  方灏尘沉稳上前,坚定有力地对着慕容霆行了个军礼。

  慕容霆仔细打量眼前这个英俊挺拔的年轻人,剑眉星目,不卑不亢,心里顿时有了好感:“看你年纪轻轻,应该从军不久吧?”

  “是,将军,不到一年。”方灏尘不卑不亢。

  “慕容将军,你别看这小子年纪不大,本事可不小啊!还是个留洋回来的高材生呢,哈哈哈......”谢督军乐呵呵在旁插话道。

  “哦?”

  慕容霆双眉一扬,果然不是普通军士,遂感兴趣地继续问道:“叫什么名字?”

慕容霆心里一突,好熟悉的名字。

  这时一旁的陈师长笑盈盈插话道:“灏尘是驻守安县的连团长的表弟,从国外留学回来的青年才俊,从军不过大半年时间。

  年轻人肚子里有洋墨水就是不一样,很多方面可比我们这些老东西强多了,因此这次和谈我特意带上他。年轻人就是要多锻炼锻炼,哈哈哈!”

  这回连慕容霆身后的路枫也不着痕迹地打量着方灏尘。

  谢督军在一旁出声道:“到底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子,哪比得上慕容将军年纪轻轻威名远播,将来前程更是不可估量啊!”

  慕容霆但笑不语,深邃的眼眸又一次投在方灏尘身上。

  晚上回到住处,路枫跟慕容霆汇报:“打听清楚了,方灏尘,今年20岁,江南渝城人,目前在淮军驻安县连志清的部队效力,去年跟未婚妻从国外留学回来,后家遭变故在渝城火车站跟未婚妻失散.....”

  慕容霆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久久不语。方灏尘,你终于出现了!

  结盟的事宜顺利谈妥,在回程前的宴席上,慕容霆跟谢督军、陈师长几人一桌坐在主位,邻桌路枫几人正好由连志清跟方灏尘几人招待。

  酒过三巡,慕容霆不自觉就把目光投向方灏尘这边。

  酒宴上方灏尘彬彬有礼中似乎总带着一丝落寞,跟大家交流也不多,有人主动找他便跟着说两句,大多数都是附和着闷头喝酒。

  过了一会儿,方灏尘起身对身旁诸人小声说了句什么,就起身离席出去了。

  这一桌的淮军将领都跟连志清相熟,一个军官瞅着他离开的背影,跟连志清八卦起来。

  “连团长,你这个表弟还真是人中龙凤,有学问,枪法也好,还生了一副好皮囊,怪不得身边儿主动追求的大家小姐不在少数,啧啧啧,真是令我们这些人羡慕死啊!”

  连志清闻言叹了口气:“唉,没什么好羡慕的,各人有各人的烦心事,可惜我这个表弟心有郁结,恐怕要辜负你们这份羡慕了。”

  席上有人插话道:“听说他那个未婚妻一直都没有下落?”

  “唉,要是有下落,我这个表弟怎会是这副样子?”连志清想到表弟郁郁寡欢的模样经不住连连叹气。

  “唉,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要想找到人谈何容易?要我说还是想开一些好。”军官甲跟着劝道。

  这么一说,桌上几个熟悉的同僚也都同情地跟着叹气。

  路枫给自己这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席上便有一人开口问道:“听说他们是在渝城失散的?何不在江南多找找?”

  连志清一脸无奈道:“自然是在江南找过,去年渝城那案子诸位估计也都听说过,我那小表妹,就是灏尘的未婚妻,多半就是那凶手带走的,我们在江南一带一直找着,至今没有一点消息。

  所以,还要烦请在座的各位帮忙留个心,若是有个什么线索,还请费心相告,兄弟我在这儿先谢过了。”

  连志清向大家拱手。

  “江南那么大,要想找到一个年轻小姑娘谈何容易,不知那未婚妻品貌如何?”军官乙说道

  连志清郁闷地喝下一杯酒:“不瞒各位,是个绝色的小丫头,漂亮的不像话。”

  “唉,这就更麻烦了,年轻貌美又孤身流落在外,那可真不好说了,若是被哪个达官贵人看上养在深宅内院,一辈子露不了头,上哪儿找去?”军官丙说道。

  “这还是好的,万一......唉,算我多嘴,不说了。”

  “或许人已不再江南,有没有去其他地方找过?”有人接着试探。

  连志清:“自然,天南地北的很多地方都找过,就是西南那边也托人打听过了,一丁点儿消息都没有;至于北边,一来没有熟人相托,二来估计人在北方的可能性不大,也就怎么找过。”

  “也是,估摸着多半还是在江南一带。”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感叹着,主桌上的慕容霆面上与谢督军等人谈笑生风,也始终留意着这边的动静,不忘与路枫用眼神打哑谜。

  酒宴结束,谢督军一行送慕容霆回下榻处休息。

  众人路过一处阁楼,沿着台阶正往下走,忽然听到一阵舒缓忧伤的口琴声从远处传过来,吹的正是臻兮平日里经常哼唱的歌曲《风儿吹》。只是原本欢快的旋律此刻却带着一层淡淡的忧伤,像在思念远方的亲人。

  慕容霆随着众人的视线抬头望过去,只见旁边高高的杨树上坐着一个白衫青年,手里捧着把口琴正吹得入神,黄绿色的军服搭在脚边,青年仰望天空像要把这思念的旋律送得更远。

  “这小子,会的还真多!”

  谢督军显然对这个认识没多久的年轻下属颇为欣赏。

  安县火车站,慕容霆面对送行的淮军将领一一别过,最后目光转向沉默站在后面的方灏尘,笔挺的军装衬得他俊逸挺拔,清澈的双眸始终渲染着一层淡淡的落寞。

  见慕容霆注视过来,方灏尘沉稳地冲他抿嘴一笑,不知为什么,见面不过聊聊数次,这位慕容将军看向他的目光,总让他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慕容霆则深深看了方灏尘一眼,转身上了火车。

  一路疾行,专列很快回到茉城,慕容霆此刻很想马上见到他的丫头,跟她诉说自己的思念之情。

  当他风尘仆仆出现在臻园门外时,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呜咽的勋声,仔细聆听,丫头吹奏的不正是那首《风儿吹》?

  勋的音色本就低沉略显悲伤,这会儿听到慕容霆耳中,不禁想起在安县听到的口琴声,其中包含的思念之情简直如出一辙,慕容霆胸中不禁一股无名火起。

  早有下人进去禀报少将军回来的消息,臻兮闻言放下手里正在吹奏的勋下楼去迎接,慕容霆已从外面大步迈了进来。

  “少将军回来了,比你说的日子可早了一天呢。”

  臻兮调整情绪笑着上前,却发现慕容霆面色不虞,幽深的双眸冷冷看了她一眼便自顾上楼去了。

  臻兮被他这一眼弄得莫名其妙,盯着他的背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张妈在一旁提醒她,才急忙跟上去伺候了。

  进了卧室,慕容霆一声不吭冷冷打量着眼前伺候他更衣的臻兮。臻兮被他盯得心里直发毛,想要问出口的话也不知该如何问起。

  等到慕容霆去了浴室,臻兮才出门叫来桃子,在她耳边低语几声,桃子应声出去了。

  片刻回来后,悄悄跟臻兮说:“四夫人,我去路副官的院子问了,路副官说没什么大事,叫咱们小心伺候着,别惹少将军不高兴。”

  臻兮听了不禁皱眉,问了跟没问一个样。

  半天想不明白,臻兮只得转身回房了。

  整个晚上臻兮被慕容霆幽幽的目光盯得心里发毛,越来越不安,她理了理睡衣上的丝带,试探着问道:“少将军这趟差事办的不顺吗?”

  慕容霆并不回答,依旧锁眉冷瞧着她。

  臻兮又没话找话问了几句,始终得不到一句回应,索性不再出声了。

  看着他冷着脸上了床,臻兮也忐忑地掀开被子。上床后臻兮尽量把身子缩在床角背对着他,唯恐触碰到这个危险的男人。

  谁知慕容霆到了床上却一改之前拒人于千里的样子,从背后一把扯过她三两下扒掉衣裳冲动起来。臻兮被懵的一脑袋浆糊,只能被动地应付着。

  接连几天,慕容霆早出晚归变得异常沉默,回来就如死了娘舅一样盯着臻兮一言不发,臻兮从路枫几个跟去的人那里打听了几次,却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面对这样的慕容霆,臻兮一筹莫展,温香软玉也罢,撒娇卖萌也好似乎都不起什么作用,这家伙该享受时一点儿也不客气,完事后还是那副死人脸对着她。

  几番下来,臻兮也有了脾气,也拿出一副冷脸相对不再迎合,就当看不见这个人一样。

  慕容霆却在背后抛过来一句:“那天回来你在吹曲子,你心里想的那个人,是我吗?”

  臻兮听了只觉背后一阵发凉。

  少将军的脾气越来越怪,府里上下的人都知道两个人有了矛盾,看着他们一直冷战,伺候的下人们先坐不住了,着急上火盼着两人赶紧和好。

  张妈背地里没少劝臻兮,可是臻兮心里的苦没法说出去,她哪儿知道少将军在外面是中了什么邪术?所以对张妈的话一点都听不进去。

  张妈人微言轻不敢再说什么,只能暗地里逮着桃子发发牢骚。

  你说这叫什么事儿?以往少将军出差,回来后一准儿猴急地先要见到四夫人。

  上回从晋城回来才走到院子里,当着咱们的面儿就把四夫人抱起来怎么都不肯放下,那么大个人了非要四夫人亲他一口才肯放下。那时候俩人儿好的呀!咱们看着都觉得甜的不得了。

  这回到底是招惹啥了,咋就一个不待见一个了呢?唉,弄得咱们这些人都不知道该咋整了。

  身边人为难,慕容霆自己这段时间也不好过,一想到那个意气风发的方灏尘心里就憋闷得难受。下午结束后不想早早回去,拉着路枫陪他喝酒解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