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把肉含着吃早饭H/描写细致入微的动作的句子

2021-10-12 14:48:54情感专区
摊主说了,这药粉药性极强,掺在酒里,神魂境以下的修者,保准给他喝迷糊!

  俗话说,没有什么人是一包药粉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两包!

  次日,江羽绞尽脑汁,心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单独约

摊主说了,这药粉药性极强,掺在酒里,神魂境以下的修者,保准给他喝迷糊!

  俗话说,没有什么人是一包药粉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两包!

  次日,江羽绞尽脑汁,心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单独约到明炀去酒吧。

  毕竟有小舞在,这货装的十分‘矜持’!

  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好办法。

  这货像是狗皮膏药一样,他粘着的一直都是小舞,而非他江羽。

  中午的时候,江羽出了一趟门。

  刚走出门口,隔壁的明炀就一个箭步窜了出来。

  见小舞不在,满脸失望,二话不说转身就回别墅里去了。

  见状,江羽突然有了法子。

  晚上九点,江羽再次出门,边走边打电话。

  刷!

  隔壁的明炀又一个箭步窜出来,还是没看见小舞,又一脸失望。

  刚要回屋,就听见江羽打电话说道:“红月你快到了啊,行行,我马上过去,没想到啊你,居然喜欢酒吧的气氛,好不说了,我已经出门了,很快就到。”

  说罢,江羽挂断电话,然后挑眉看了眼明炀。

  “哟,明公子出来散步啊?”

  “红月又去酒吧了?”

  明炀狐疑的问道,今儿也没见小舞出门啊!

  江羽白了他一眼:“管得着吗你,那是我女朋友,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撂下一句话,江羽加快速度朝小区门外走去,大有一种要甩开明炀的架势。

  那明炀哪儿能让他得逞,也不多想,直接就跟了上去。

  一路跟到了昨天那个酒吧。

  接待他的还是昨天那个经理。

  “去,把你们这儿最好的酒和最能喝的姑娘都给我叫来。”

  经理满脸苦涩。

  钱都想赚,可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昨儿个跟明炀喝酒的姑娘吐了一整晚,还有两个直接被送去医院了!

  经理心说再能和也喝不过你这朋友,这货简直是把酒当水喝!

  不,喝水都没人喝得过他!

  “大哥,我只能尽量。”

  昨天有姑娘被喝进医院的事早在酒吧内部传开了,那些陪酒的姑娘都将这位喝酒猛人列入了黑名单!

  钱她们想赚,但也得有命花呀!

  江羽想了想,道:“你放心,今儿我们喝不了多少。”

  他有药粉在,还怕喝不倒明炀?

  明炀坐在沙发上东张西望,可看了半天也没看见小舞。

  他眉头紧促,不怀好意的看着江羽:“你糊弄我?”

  话音刚落,江羽就再次拿起电话。

  “喂,红月,我们到了,你人呢?什么,临时去商场买东西了?那你什么时候来,半小时是吧,没问题,那我们先喝着,等你。”

  挂断电话,他扭头问明炀:“你刚才说什么。”

  明炀撇过头去:“没什么。”

  很快,经理又安排了人过来,因为知道明炀能喝,所以这次叫了十个人来陪酒。

  酒量比不过,那就用人海战术!

  经理小心翼翼的对江羽说道:“大哥,你也知道你那哥们多能喝,我只能多叫些美女来了,你放心,今天我会给你打折的。”

  江羽摆摆手:“无妨,钱不是问题。”

  经理松了口气,生怕自己叫来太多人引得客人不高兴。

  江羽随手搂着坐在他旁边的美女,举杯对明炀说道:“明公子,嗨起来吧,趁红月不在。”

  明炀瞪眼。

  江羽道:“别瞪我,喝个酒而已,又不动真感情。”

  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可明炀依旧坐怀不乱,只是一个劲儿的喝酒。

  半小时后,明炀问道:“红月怎么还不来。”

  江羽道:“我哪儿知道,可能没逛过商场,第一次体会到购物的乐趣忘记了时间。”

  江羽搂着陪酒的美女,美女依偎在他肩膀,穿着清凉胸前一片雪白。

  明炀吞了口唾沫。

  他心说凭啥他一个有女朋友的人都敢搂搂抱抱,我一个单身还畏首畏尾?

  心一横,张开双臂直接左拥右抱。

  彻底放开后的明炀,喝酒也更加主动了。

  这可苦了一个个陪酒的美女了,十个人轮番往厕所里跑。

  半小时后,经理找到江羽,满脸苦涩道:“大哥,不是说今儿不喝那么多吗,这才一小时,都快给咱们姑娘喝得不省人事了。”

  江羽淡淡道:“放心,钱给够。”

  经理:“不是钱的事儿。”

  江羽:“告诉那些姑娘,今天我出双倍的钱。”

  经理:“那没问题了!”

  趁着明炀左拥右抱正尽兴之时,江羽悄无声息的把药粉倒进了一瓶XO里。

  然后把酒递给旁边的姑娘,道:“把这瓶酒灌进他的肚子里,你的任务就算完成,可以回去休息了。”

  要灌酒必须得这些姑娘们,因为江羽过去敬酒,明炀不一定给他面子。

  姑娘有些迟疑。

  江羽道:“放心,该给你的钱一分不会少。”

  那姑娘也是拼了,拎着酒就过去了,十分豪气的说道:“帅哥,咱们喝一个!”

  明炀喝得尽兴,来者不拒,端起酒杯就要喝。

  “等等,这么喝太麻烦了!”姑娘把江羽放了药粉的酒摆在明炀面前,自己又重新开了一瓶。

  明炀大笑:“本公子就喜欢你这种豪爽的人,来干咯!”

  他完全没有想过酒里有问题,拿起酒瓶就咕噜噜喝了下去。

  姑娘硬着头皮,也喝了一瓶,喝完后就立刻奔向了厕所。

  旁桌的人看着都觉得凶残。

  “这人呀太能喝了吧!”

  “一个喝十个,刚才跑去厕所那姑娘,是第几个了?”

  “什么第几个,这十个人全都去厕所了吐了一遍了!”

  “卧槽这年轻人,这他妈是来喝酒还是来赌命的啊!”

  当明炀喝下那一瓶带有药粉的酒之后,姑娘们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不到二十分钟,明炀就有些迷糊了,眼神飘忽,说话时舌头都有些打结了。

  而且聊天的内容,也开始变味了,明炀已经在炫耀一些关于修者的事了。

  当然喝酒嘛,吹牛逼嘛,也没人当真!

  半夜十二点,十个姑娘全都被明炀喝翻,明炀自己的意识,也很不清醒。

  江羽露出会心的笑容,他挪到明炀旁边。

  接下来,就该让他酒后吐真言了!

“来,喝,咱们继续喝啊!”

  明炀拿着酒杯,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似乎完全没意识到陪他喝酒的人已经完全躺了。

  旁边的人都在关注这边的战果。

  虽说明炀自己也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可依旧让人佩服!

  “这哥们儿生猛啊,居然喝翻了十个!”

  “在夜场的姑娘,酒量那可是一个比一个好,躺那儿那姑娘看见了吗?一周前直接把我给喝翻了!”

  “牛逼啊这人,一个干翻十个!”

  江羽拍了拍明炀的肩膀,道:“来,我陪你喝一个。”

  明炀一甩手,吼道:“你谁啊你?”

  江羽一脸淡定:“我你爹!”

  “爹?”

  明炀扭头看着他,眼神十分迷离,他现在意识不轻,看江羽是模糊的,在昏暗的灯光下,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爹!”

  忽地,明炀一把抱住了江羽的胳膊,“爹你可算来了啊!”

  卧槽!

  江羽心里一声惊呼,我就随口一说,你还真把我当你爹了?

  看来这药粉果然物超所值!

  于是,江羽轻轻的拍了拍明炀的脑袋,缓缓道:“没事,爹来了,有什么委屈就跟爹说,爹给你做主。”

  “爹,江羽那小子命太大了,本来我……我想借沈家的手除掉他的,可沈家偏偏后院起火!爹你不知道,这两天江羽和红月出双入对,我,我心里不高兴啊!”

  江羽眉头一皱,轻拍明炀的手恨不得立刻爆发全力,一巴掌给他脑瓜子拍碎。

  但他忍住了,带着埋怨的语气问道:“明炀啊,江羽也是咱们天绝阁的一员,你为什么非要弄死他呢?”

  “爹?”明炀抬头,很不解的说道,“爹你不是说他是棋子吗?”

  “爹当然知道,不过棋子有棋子的作用,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爹你说过,你说阁主要利用他来让红月的眼睛产生变化,可我究竟要等多久啊,我实在不想再看到他和红月出双入对了!”

  听到这句话,江羽的眼神顿时变得犀利起来!

  没想到天绝阁隔绝还有这样的想法!

  他继续说道:“那你可知,阁主为什么要利用他,而非别人吗?”

  明炀含糊不清道:“爹你说,你说那个江羽,好像很久以前就和红月认识,只有越亲近的人刺激红月,红月的眼睛才更有可能产生变化。”

  听到这里,江羽心中一窒!

  冷汗顺着脖子流淌!

  天绝阁阁主,竟然知道自己曾经和小舞的关系!

  那么……

  天绝阁招自己加入,必然也是早有预谋!

  他的一切计划,其实都在天绝阁阁主的掌握之中。

  自己果然是一颗棋子!

  可是,天绝阁阁主为什么这么迫切的想要小舞的眼睛产生变化?

  他又拍了拍明炀,道:“看来的交代你的话,你一点都没放在心里。”

  明炀瞬间抬头,信誓旦旦道:“爹,我发誓,你的话我一句也没忘!”

  江羽道:“那你说说看,阁主抓来红月,目的何在?”

  明炀道:“阁主不就是想要红月的眼睛吗?”

  江羽眉色沉肃,原来这就是天绝阁阁主的目的!

  他要小舞的眼睛!

  可是天绝阁阁主需要小舞的眼睛,直接挖去便是,何必更改她的记忆,还拿自己来当棋子?

  于是他再次问道:“那你可知阁主为何迟迟不动手?”

  明炀道:“因为对于阁主来说,红月的眼睛是外物,取下来是什么样子,按在他身上就是什么样子,阁主没办法让红月的眼睛变化为终极形态,只有红月自己可以。”

  江羽恍然。

  难怪天绝阁阁主如此大费周章。

  因为小舞那一双眼睛是属于她的,在别人身上,无法蜕变。

  江羽又问:“那你可知道红月的眼睛,到底有什么来头。”

  明炀摇头:“那我不知,爹你知道吗?”

  江羽道:“爹也不知道。”

  不论如何,总算搞清楚天绝阁的意图了。

  明炀的话,让江羽惊出一身冷汗,这一刻他便下定决定,决不能再回天绝阁。

  因为他不知道天绝阁阁主会在什么时候对他下手。

  沉吟片刻,江羽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多套出一些天绝阁的秘密来。

  他问道:“明炀,爹可曾跟你说过天绝阁存在的意义?”

  明炀迷迷糊糊道:“说过,爹说,天绝阁是造福全修者的存在。”

  他意识已经很模糊了,似乎随时可能昏睡过去,声音细弱蚊蝇,完全被淹没在了浓重的音乐声中。

  除了江羽,没人能听见他的话。

  江羽道:“天绝阁如何能造福全修者?”

  明炀:“因为……因为星空大阵可以,可以开启……”

  “可以开启什么?”

  “呼,呼……”

  “说话啊你!”

  “呼,呼……”

  啪!

  江羽一巴掌甩在明炀脸上:“说话!”

  “呼,呼……”

  明炀毫无反应,彻底昏睡过去。

  江羽凝眉,看来药粉放多了!

  妈蛋!

  关键时刻掉链子!

  周围人都惊愕的看着他们。

  那些人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只能看见明炀抱着江羽的胳膊一副亲近的样子,还以为这俩是基佬!

  江羽感受到周围那些怪异的目光,直接甩开明炀,正色道:“别这么看着我,我的取向别在座的各位都要正常!”

  明炀已经完犊子了,也套不出什么话来。

  江羽去买了单,把明炀仍在酒吧,独自一人离去。

  虽然还有些秘密没问出来,但至少知道了自己和小舞的处境。

  他决不能再让小舞回到天绝阁那个危险之地,必须尽快把她弄进骨罐里!

  至于星空阵。

  黑狱也曾和江羽说过,天绝阁在做造福全修者的事,看来应该和星空阵有关。

  但他现在没心情去考虑这些。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如何把小舞弄进骨罐。

  当天夜里,江羽回去后,便带着小舞连夜离开了临州市。

  明炀在酒吧里睡了一晚,因为江羽消费了很多钱,所以酒吧工作人员还是把他照顾得很周到,一直到第二天清晨他清醒。

  当明炀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睡在酒吧,而昨晚喝酒的事,只记得前半部分,后半部分的记忆怎么也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