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发了狠的往里撞小说(公与熄大战小莹)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2 14:40:05情感专区
如若不然,本来没有的事情,也要被迫背上黑锅了。

  再有,若是将乔家的事情扯上了暗监阁,对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事。

  阻碍九城兵马司办案,这个罪名可大可小。

  绛中不知道

如若不然,本来没有的事情,也要被迫背上黑锅了。

  再有,若是将乔家的事情扯上了暗监阁,对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事。

  阻碍九城兵马司办案,这个罪名可大可小。

  绛中不知道这密令来自九城兵马司中的哪一环,这件事也棘手了起来。

  暗监阁到底不是官府的行当,有些人怵他们,自然也有人不怵的。

  至少,九城兵马司,这种皇城脚下的衙门,绛中也不好轻易得罪。

  当今天下,确实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但真正的结局还没真正确定下来,任何事情都不好说。

  绛中可不会自命不凡,觉得自己就怎么怎么着了,殊不知枪打出头鸟,很多事情自己都不能冒这个尖儿。

  那九城兵马司的两个官差见绛中不说话,也暗中舒了一口气。

  方才他们也正忐忑,担心搬出了九城兵马司,对方也依旧不买账,如今见他不再多说什么,也明白他心中尚有顾虑。

  那么今天的事情,还在他们哥俩的掌控之中。

  “犯事者拒不受捕,乔氏妇人胡搅蛮缠,按照律法,查封乔氏布庄,若是交不出所欠银钱,便将府上值钱之物悉数变卖。”

  乔夫人脸色聚变,“不成,你们不能这样做!”

  “乔氏,你想拒法?”

  乔二婶倒是一点也不嫌事大,“哎哟,官爷,我这位嫂嫂最是不听劝的,她若是执意拦着,阻挠了官府办案的话,不如将她抓起来,关她个一年半载的,说不定也就学的聪明些,不会和官家作对了。”

  乔夫人这么阻着,确实也不是法子。

  “来人,将她拖到一边去。”

  跟在这二人身后的打手正欲动手,人群外突然传来朗声一呵,“九城兵马司好大的官威啊?”

  在京城,鲜少有人敢当众说这样的话,对九城兵马司有什么质疑。

  这毕竟是隶属于皇宫的卫戍队伍,仅次于玉林军和骁骑营。

  即便是达官显贵,也要给他们一丝面子。

  何曾被人如乔清月这般嘲讽过?

  没错,来人正是乔清月。

  众人看向她的时候,乔清月还在阿拙怀里抱着。

  乔夫人一眼看见了自己的女儿,连忙迎了过来,瞧着他们之间的动作怪异,便猜到了一二,“月儿,你这是怎么了?”

  乔清月伸出手握了握乔夫人的手心,想要给她一点支撑的力量。

  这种情况下,她当然不能说自己的没事儿。

  她最好有事儿,最好是天大的事儿。

  乔清月悠悠的看向乔远峰夫妇二人,顿时掩面抽泣了几分,然后躲在阿拙怀里,闷声闷气的说道:“女儿之所以变成这副样子,还不是拜二叔所赐?”

  乔二婶叫嚣着就要冲上来,“你这个死丫头,还会血口喷人,我们夫妻二人什么都没做,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阿拙冷冷的看着冲上来的她,“再近一步试试?”

  他不似在开玩笑,乔二婶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了几分,然后后退了去。

  自己的手是为了什么才断的,她又不是上了年纪,全然忘记了。

  阿拙是真的说得出就一定会做得到的人,她若是还想要在人前留点脸面,自然不敢再靠近阿拙和乔清月。

  乔远峰对着那两个官差使了使眼色,他们对视一眼,立即会意了他的意思。

  这种狐假虎威的事情,本来就要靠着一鼓作气,旁人避讳才能成功实行,所托时间越久,想来就越难达成最终的目的。

  速度要快。

  “乔氏女,乔远峰同谭家布庄状告你欺诈商户,图谋不义之财,可有这么回事?”

  乔清月歪着头,一脸困惑的回答,“不知呢。”

  乔远峰见她准备耍赖,哪里能容忍她?

  “哼,月姐儿,看在你是我大哥的遗孤份上,所以给你提个醒,你一月前同谭老板所签的订单定然是完不成的,这就是欺诈,那合契上清清楚楚的写着,若是完不成的话,你要赔付给谭老板七倍的违约银钱。”

  单子的事情,乔夫人其实并不知道这么多内情,如同听见乔远峰这样说,还以为女儿是少不更事,所以直接被人给骗了。

  “月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她有些焦急,但是这种局面,她还是想要尽快冷静下来,然后解决眼前的麻烦。

  “生意哪里有这么做的,户部的规矩,最高赔付不得超过双倍,哪里有七倍的道理?”

  乔远峰愣了一下,然后不满的叫嚣道:“七倍怎么了?七倍难道不是你女儿白纸黑字写下的名字,盖下的印章?少废话,直接将违约的钱吐出来吧!”

  乔二婶在一旁帮腔,“就是就是,知道你们娘两辛苦,不如将乔氏布庄转手卖了,兴许才有这么多钱赔呢。”

  乔清月拽了拽阿拙的袖子,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先放我下来。”

  阿拙没有立马行动,目光径直落在了不远处的一把椅子上。

  张瑶很有眼力价,在阿拙还没有行动之前,就已经将椅子搬了过来。

  她刚想上前扶着乔清月,却被阿拙婉拒。

  他小心翼翼的将乔清月放在了椅子上,然后如同一尊煞神守在她正后方。

  乔清月看向那两个官差,然后轻声询问道:“两位官爷,谭飞这张订单所定七倍款项,可都能作数?”

  这原本是不能作数的,但是他们收了钱,自然也不能承认,只能模棱两可的回答道:“这并不是这件事的重点,重点在于你并没有暗示完成订单,白纸黑字,赖不得账,姑娘最好直接认了,免得还要承受一些牢狱之灾。”

  他们故意将话说的严重,就是为了吓唬乔清月。

  一般人若是听到还要坐牢的事情就已经吓得说不出话,连声求饶了。

  但是乔清月却笑出了声。

  两名官差愣了一下,一时间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既然作数,那就好办了,这单子上也提了,一匹布按照市场价的三倍交付货款,如果赔付七倍款项成立,那么三倍的交付货款,应该也是没问题的吧

那二人没想那么多,还是点了点头,“这是自然。”

  反正,现在乔远峰透露给他们的信息是,乔清月这份订单是绝对完不成的,那他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他们能多加操心的。

  拿多少钱办多少事情,他们这些人心里也很是有数。

  乔清月看向谭飞,“官爷既然都这样说了,谭老板是否同意?”

  谭飞自然和官爷是同一个想法,也跟着点了点头。

  乔清月环顾四周,然后拍了拍手,叫了几声好。

  紧接着,乔清月又道:“正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相信众位一定都是君子,说出口的话也一定能信几分。”

  乔远峰有几分不耐,“你少废话了,我知道你想拖延时间,已经没用了,快点赔钱才是正经事,不然就抓你去坐牢!”

  “今日是什么日子?”

  “十月初一,交付订单的日子,绝对错不了。”

  “几时?”

  “辰时。”

  “是啊,尚且没到晚上,时间也能叫到了?”

  周围人群大约觉得这些大老爷儿合起伙来欺负乔家母女两个人,都觉得气不过,所以都顺着乔清月的意思说,还没到晚上,就不能说时间到了。

  那两名官差皱了皱眉,乔远峰还在给他们使眼色,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自然也清楚。

  不等他们开口拒绝,乔清月又道:“对了,两位官爷来自九城兵马司,对么?”

  “怎么?我九城兵马司还不配管你们家这档子小事儿?”

  乔清月笑了笑,“官爷误会了,”她顿了顿,然后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们能听到的声音悄然说道:“民女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民女只是有些好奇,听闻这京城内务俗事皆归京兆府管辖,至于九城兵马司,手握兵权,如今还要参与俗事管辖,是否,有染指京兆府权利的用意?”

  那两名官差闻言变了脸色。

  这种说法,他们以前从来没听过。

  但是没人说过,不代表他们听不懂。

  乔清月说的这件事,若是被有心之人听到了,九城兵马司肯定没什么风险,而他们哥俩,绝对危险了。

  他们惊奇的目光看向乔清月,眼神之中也充满了忌惮。

  有些事情,他们说不清楚,也说不明白。

  但是他们能感觉得出来,乔清月并非一般人。

  转念一想,这绛中身为暗监阁的大人,那么敬重这乔家的赘婿,难不成,问题真的出在他身上?

  不不不,若真是有什么重要的身份,也绝对不可能做了一个商户家的赘婿。

  但是单论乔清月,就凭她方才那句话,他们也不能将她得罪狠了。

  “你想怎么样?”

  若是乔清月想要他们不插手这件事,这还有些为难他们,毕竟收了钱,若是答应了乔清月,乔远峰这般也不好交代。

  到时候若是被他们参一本子,恐怕这件事也没有他们的好果子吃。

  乔清月眯了眯眼睛,这些人在想什么,她倒是摸得门清。

  就算打狗,也没有一直打的道理。

  毕竟,狗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所以,乔清月没有打算继续强求。

  “二位官爷也不容易,既然是为了公事,民女也不想为难你们,只不过这个时间上还是要宽裕我们一段时间,到晚上,我们自然会给谭老板和乔远峰一个回复,或是赔钱也好,还是别的也罢,到时候再说。”

  “只是这样?”

  “是。”

  两人松了一口气,连忙点了点头,“若是这样的话,自然没什么问题。”

  乔清月方才说的第一句话,乔远峰他们没怎么听清楚。

  按照他们的意思来说,自然是不希望这件事再拖下去的,免得夜长梦多。

  所以,见这两名官差一口就将乔清月的要求答应了下来,乔二婶当即便甩了脸色,“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别忘了我们可是付了……唔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乔远峰捂住了嘴巴。

  这个婆娘,当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那两个官差自然也不会高兴,他们都已经应承了下来,哪里还容得了她来质疑?

  “这件事我们觉得没什么问题,若是她真的没完成订单,多给她半日又如何?”

  “可是!”

  这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打断了。

  官差的态度很是冷冽,“别以为自己报了案就高人一等,看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要惹不应该招惹的人。”

  再给乔远峰几个胆子,他自然也不敢和九城兵马司的官差叫板。

  所以,他们威胁的话一说,他便连忙将乔二婶拉出去了。

  这官爷们说的没错,反正她肯定织不完这么多的布匹,就算给她半天的时间,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也犯不着在这件事上和官差产生什么矛盾。

  毕竟,这两个官差也是他们花了大价钱才请来的。

  聚集在乔家的人群很快就散去了。

  乔夫人连忙查看起乔清月的情况来。

  乔清月不想让她担心,只说了自己应该是发烧了,所以有些无力,走不得路。

  乔夫人便将询问的目光放在了阿拙的身上。

  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可能会为了不让她担心,所以避重就轻,所以便问起了自己的女婿。

  幸好乔清月之前已经跟他通过气了,所以阿拙也点了点头。

  说起眼下最烦心的事情,便是订单的事情。

  她有些后悔,觉得不应该让乔清月这么早就当家。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被谭飞和乔远峰联手骗了。

  她第一反应,自然是想着要凑过赔款。

  “月儿,若是要赔付的话,到底有多少钱?”

  “大概有上万两。”

  “什么?怎么会这么多钱?”

  乔夫人简直不敢想象,这到底是签了多大的单子。

  只不过,乔夫人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了,自夫君去世之后,她也接手了商铺一段时间,虽说不能将生意做大做强,这么多年来,倒也兢兢业业的维持了下来。

  在乔清月眼中,乔夫人其实已经很了不起了。

  “没事儿,孩子,咱们可以先卖掉几处庄子,大约还能凑够这些钱,无论如何,不能让你被抓到牢里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