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学生 肥肉 文*随着马儿奔跑一进一出

2021-10-12 14:38:18情感专区
她跟着平安走了进去,眼前的这一切,彻底吓到了宋春衣,这里面无数的孩子被泡在大缸里,还有一些残肢断臂被扔在一个大池子里。

  看着里面这些东西,宋春衣已经知道这是在做什么,他

她跟着平安走了进去,眼前的这一切,彻底吓到了宋春衣,这里面无数的孩子被泡在大缸里,还有一些残肢断臂被扔在一个大池子里。

  看着里面这些东西,宋春衣已经知道这是在做什么,他没想到这司徒家如此恶心,竟然能对小孩子下手。

  平安跑到一间单独的屋子,整个脸上的表情带上了些许激动。

  推开门,走了进去,这里很安静,只有一个孩子被放在床上,她闭着眼,但是她的眉宇之间跟平安似乎有些想象。

  一旁的平安,跳上床抱起那孩子,然后示意宋春衣带她离开。

  这一刻宋春衣有些怀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着他们相似的眉眼。

  “她是你妹妹,”平安盯着宋春衣点了点头。

  这是宋春衣没有想到的,她没想到平安竟然有妹妹。

  带着她出了门之后,毒气已经所剩无几了,宋春衣只能带着他们快速离开。

  半个时辰之后雾气散开,守在外面的人依旧一动不动,他们根本不敢进去,只能如此。

  祁玄冥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你是谁,快滚。”

  两人话还没说完,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抬起腿跨进了屋子,他并未觉得有什么不适。

  不过祁玄冥不知道的是,他来晚了,宋春衣已经离开了。

  她带着两人,从后山走了下去,毕竟这种地方出口很多。

  下了山之后,是一个小山村,这里只有十几户人家。

  看到外来人,那些人显然都愣住了。

  “你怎么进来的。”一个男子盯着宋春衣,面上带着恐惧。

  “我路过此地,能否在这里留宿几日。”宋春衣的一切行为规规矩矩,这倒是让那些人更害怕她了。

  “我不是坏人,我只是想休息几日。”

  突然头像是要炸了,疼得她倒在了地上。

  “快扶起她。”一个白胡子老子从远处走开,一句话那些人就不在防备她了。

  等那一阵头疼过后,宋春衣渐渐的平和了下来。

  “你是司徒家的人。”

  “我不是,我母亲是,”那人看到宋春衣恢复之后问了一句。

  “我母亲是司徒兰芳。”原本端正的坐在那里的人,手里的热茶打翻在了地上。

  “你是谁的女儿。”

  “我母亲是司徒兰芳。”

  那人像是受了刺激一样,整个人神情恍惚。

  “她现在在哪里,能否让我见见她。”他拉起宋春衣的胳膊,一瞬间他的目光被吸引了。

  “她竟然把它给你了,你把她放出来吧!”两个人都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他抬起自己粗糙的手摸了摸司徒兰芳的脸。

  “兰芳,师傅等你多时了。”听到这里宋春衣有些错愕,这人竟然是她母亲的师傅。

  那人给司徒兰芳把了把脉,然后面色沉了下来。

  “你给她吃了什么。”

  “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所以我才给他们吃了昙灵花。”

  “得亏你给他们吃了昙灵花,不然他们连个恐怕就是两具尸体了。

  “你去找几味药给我,”说了几种药之后,那人就离开了,说是要去找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那人就回来了,他带着整整两大箱书。

  看着那些书,宋春衣有些哭笑不得,这些书基本上她都看过了。

  “这些是我的宝贝,我就送给你了。”

  他让宋春衣找的药并不是什么金贵药材,宋春衣没一会儿,就把要找齐了。

  她看着那人开始捣鼓,不一会儿弄出一个黑湫湫的药,想要喂给床上的那两人。

  “你在做什么,”显然宋春衣不相信他。

  “这个药可以解毒,给他们吃了就好了。”宋春衣想要拦住他,但是她一想到她母亲能拜他为师,那自然而然肯定是会医术的。

  看着那黑湫湫的东西,宋春衣咽了一口唾沫。

  药刚被喂下去,床上的人就像是诈尸一样猛然间坐了起来,然后又躺了下去,但是人依旧没有清醒的意思。

  ……

  在山上找了整整一日,祁玄冥依旧没有找到任何宋春衣的踪迹。

  “出来吧!”万灵均看到外面尸体的那一瞬间,就知道宋春衣可能已经不在了,不过他没想到他能看到祁玄冥。

  他来的时候,山洞里的那两人也被带走了,能做这一切的应该只有宋春衣,不过他有些好奇,她到底是怎么把那两具尸体带走的。

  刚出山洞,他就看到了祁玄冥,所以他就跟着他,没想到被他发现了。

  “摄政王,别来无恙。”

  看着眼前的男子,祁玄冥怒了。

  “你把她带到哪里了,”本来以为不会是他,没想到还真的是他。

  “她跑了,至于跑到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一刹那之间两人打了起来。

  一掌打在他胸口,万灵均跪在地上吐血。

  “没想到多年不见你还是跟之前一模一样,我还不是你对手。”

  “我不是不想杀了你,只是不想破坏四国之间的平衡,”说完他离开看了。

  看着他的背影,万灵均眼里多了一丝惧意。

  这下宋春衣跑了,他去哪里找血。

  ……

  “你就是个废物,”本来就受了伤,这一下差点要了他的命。

  “我会找到他的。”站在那里的人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就这样默默的盯着他。

  “滚,要是再做错事别怪我不留你。”挣扎的从床上爬起来,缓慢的出了门。

  “大人,这件事情需要我去处理吗?”一个黑衣人不知何时站在了角落里。

  “暂时不用你出手,不过你要替我盯着他,别让他在做蠢事。”

  出了宫门口,就被站在门口的带了回去。

  “快去请太医。”

  刚出门他就晕了过去,整个人面色惨白,嘴角带着血。

  “皇上没事吧!”

  “就是受了点内伤,好好调养几日,就没事了。

  开了几副药,太医就离开了。

  “拜见皇后娘娘。”

  “都起来,皇上到底怎么了。”周雯婷脸色沉了下来,明明她是皇后,却在这里没有任何权利

就连当今皇上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权利,她有些不明白,明明争先恐后的都要坐那个位置,可是最后的结果竟然是如此。

  “娘娘,皇上没事,只是受了一点内伤。”

  一旁的小太监低着头说话,他不敢抬头。

  “啪……”一巴掌抽在他的脸色,“什么叫没事。你给我个理由。”

  “把他拉下去杀了,”周雯婷整个人不知道怎么了,越发的阴狠。

  “娘娘饶命,奴才再也不敢了,”所有的人看着小太监被人拉走,但是他们谁也不敢求情,不然死的就是他们了。

  ……

  已经整整五日了,床上躺着的人依旧是那个样子,宋春衣也试图想给他们解毒,但是不管如何都没用。

  “丫头,你别忙活了。”

  “九爷,你说他们怎么还不醒来。”宋春衣放下手里的药,坐在一旁的椅子旁边。

  “你把他们带回来的时候就剩一口气了,照样不没死吗?你都说了,他们在你来之前就是这个样子,那证明他们不会有事。”

  这几日宋春衣每日给他们按身体,扎针,用了一系列办法都没用。

  “你在给我几条鱼,我都饿了。”宋春衣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进玉竹空间抓鱼了。

  刚进空间就看到云竹站在那里。

  “你醒了。跟我一起出去吧!”

  “姐姐,你快点离开,我觉得这里很危险。”

  “我没事,你跟我去抓鱼吧!”

  抓了几条鱼,就带着云竹出了玉竹空间。

  “你醒了。”原本平静的生活,随着云竹的醒来结束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两人之间剑拔弩张。

  “小姐快走,她就不是一个好人,你要是留在这里会受伤的。”

  “我没事,你们两个都给我停下来。”

  一声怒吼吓到了两人。

  “九爷我不知道你是在做什么,但是如果你在骗我,我绝不放过你。”

  “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的确是你母亲的师傅,你手上的镯子都是我给的,就连他都是我的,”说着他抬头看向了云竹。

  “臭老头,我才不是你的,你竟然想把我吃了。”

  这下宋春衣明白了,这两人之间事私人恩怨。

  “你们两个给我滚。”

  看宋春衣生气了,两个人瞬间缓和了下来不在争吵。

  ……

  找了好几天,都没有任何消息,祁玄有些心慌,但是他依旧没有办法。

  “王爷恐怕王妃出事了,”这句话那些人早就想说了。

  “不可能,她不是普通女子,不可能那么轻易出事。”

  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了祁玄冥身边,然后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他。

  里面的内容让祁玄冥瞬间变得杀气腾腾。

  之后一月之间再无宋春衣的消息。

  整个灵云帝国皇宫乌烟瘴气的,万灵均整个人快被折磨死了。

  “皇上,我们该怎么办,”可能是喝了宋春衣的血,让他维持了很久的一段时间。

  “跟我去见他。”

  那人就坐在那里,像是在等万灵均一样。

  “这都一月了,为何你还没找到她。”声音带着一股冷意。

  “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但是他们都找不到。”声音带着一丝颤抖,面色惨白,但是那人就像是看不见一样。

  “找不到她,你就别想活着,我听说太子殿下要回来,如果你做不到,也是时候退位让贤。”

  浑身颤抖着看向那人,他说的退位让贤是让自己死。

  勉强站起来,他这段时间都快被逼疯了,这人杀人不眨眼,根本没有任何人性。

  院子里的池子里,一眼望去,满眼都是红色,尸体已经被处理干净。

  ……

  整日,叶婉就像一个死人一样躺在哪里,一句话也不说,不管来人是谁。

  “姑娘,我扶你去院子里走一走,”伸手去触碰她,叶婉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只是往角落里瑟缩。

  “姑娘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受不了的,”叶婉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为何会变成这样。

  她现在无法再一次相信郑寒烟,她留下也就是为了让他不伤害宋春衣,但是她现在不相信郑寒烟。

  “主子,你来了,”走进门,他就看了叶婉,这个人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我答应过你不伤害你家主子,就不会伤害她,但是我无法阻止别人伤害她。”

  说完郑寒烟将人抱起来,初春院子里还有些冷,给叶婉披上衣服,两人在院子里走了一会。

  高高隆起的肚子,在枯瘦如柴的人身上显得有些突兀。

  “你多吃点,你看你现在成什么样了。”

  旁边的女子一句话也不说,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

  “等孩子生下来,我就找人来给你看看,帮你恢复武功,那个时候你要是想离开我不会拦着你的。”

  心口一阵钝痛,郑寒烟还记得当初见到她的时候,那个让他沦陷的人,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主子,那人想要见你。”

  “你送他回去,”说完郑寒烟就离开了。

  皇宫里那人躺在床上,面色苍老,整个人喘着粗气。

  一旁的一个太监看到他这样,拿起匕首,冲了上去,刚抬起胳膊就倒在了地上。

  “他怎么还不来。”

  马车疾驰在路上,马夫就像是疯了一样。

  半个时辰之后,郑寒烟站在门口,看着屋门。

  “你过来。”本身两人之间有血脉的关系,他一进来,就感受到了他的气息。”

  刚走到床边,那人就像是疯了一样,一把扯住他,咬在他的脖间。

  温热的血流进了嘴里,郑寒烟感觉自己全身冰冷,一会儿之后,那人放开了他,他恢复了。

  本身自己子孙后代的血是有用的,但是他并不想伤害自己的子孙,他们的血效果没有司徒家族天生的药血效果好,但现在的情况,已经轮不到他选了。

  “给他熬药,别让他死了,”说完他就消失了。

  ……

  眼前的景象让司徒子安整个人有些惊讶,他怎么会在屋子里,看到旁边躺着的人,她想起了一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