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热(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视频)全章节阅读

2021-10-12 14:23:14情感专区
江羽已经追上了沈正雄,因为神魂强大,比沈正雄更先感应到沈家的状况。

  九幽接受到他的传音后,便带着小白和三眼金蟾从沈家西边撤离。

  庞大的身躯碾压群山,留下一条十分

江羽已经追上了沈正雄,因为神魂强大,比沈正雄更先感应到沈家的状况。

  九幽接受到他的传音后,便带着小白和三眼金蟾从沈家西边撤离。

  庞大的身躯碾压群山,留下一条十分醒目的痕迹。

  江羽在与九幽传讯之后,便不在跟随沈正雄,而是调转方向,去和九幽等汇合。

  几分钟后,沈正雄三人赶回家族。

  但见整个沈家都被夷为平地,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看不到一个活着的族人。

  沈正雄差点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两个族老冲进废墟之中,撕心裂肺的呼唤着自己的至亲,泪流满面。

  沈正雄在废墟之中寻了一圈,没有找到一个活着的族人。

  噗!

  他一口逆血喷涌出来,整个人一下子像是苍老了几十岁,头发都白了几缕。

  “谁,究竟是谁?!”

  沈正雄仰天怒吼,一身恐怖的气息震散空中云层。

  他眼中布满血丝。

  另外两个族人瘫坐在废墟之上,眼中失去了神采,一直呢喃着:“完了,全完了,沈家没了……”

  沈家雷池中,还有六个幸存者。

  当他们听到家主的怒吼之声后,全都喜极而泣。

  “家主回来了,家主回来了!”

  他们,总算安全了。

  六人相继走出雷池,远远的悲恸大喊:“家主!”

  六个人全都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家主!”

  沈正雄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过去,腿上似乎绑着万斤玄铁,连抬腿都十分艰难。

  他颤抖着声音问道:“我儿沈傲呢?”

  沈正雄找了一圈,连沈傲的尸体都没找到。

  “少主他去千尊岛了。”

  呼!

  沈正雄总算是松了口气,沈傲还活着,对他来说是唯一的安慰。

  “告诉我,是谁干的,究竟是谁!”

  片刻后,沈正雄攥紧了拳头询问,牙齿都快咬碎了。

  “是,是三只异兽!一头大蟒,一只通体雪白的巨猿,还有一只眉心长着竖眼的金蟾!”

  咚!

  沈正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三眼金蟾?!”

  另外两个族老此时也是走来,一人道:“三眼金蟾是万兽宗的战宠!”

  “是万兽宗的人!”

  沈正雄再次怒吼一声,“为什么!我沈家和万兽宗素无恩怨,他们为何要灭我沈家!”

  几个幸存的族人跪地哭泣道:“家主,你一定要为我们死去的亲人报仇啊!”

  沈正雄把嘴都咬得出血了,一字一顿道:“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家主,你看!”

  突然间,另一族老指着西边方向,那里有明显的移动痕迹。

  “三只异兽一定是从这个方向跑了!”

  “诸位!”沈正雄道,“且随我先去灭了那三只畜生!”

  沈正雄领头,和沈家仅存的几人一同追了过去。

  一路追去百余里路,九幽蟒那庞大身躯留下的痕迹突然消失了。

  沈正雄散开自己那强大的灵识,却找不到一只异兽的踪迹!

  “凭空消失了?”

  “一定是有人接应!”

  既然有人接应,他们愈发的笃定是万兽宗的人干的!

  沈正雄交代道:“记住,今日之事,对外只许说是三只异兽所为,有关三眼金蟾一事,不可声张。”

  “为什么啊家主!”

  “就让万兽宗以为我们还蒙在鼓里,我沈正雄在此立誓,后半生什么也不做,专杀万兽宗弟子,为我沈家族人报仇雪恨!”

  ……

  当然,接应的人只有江羽,不可能是万兽宗的人。

  江羽把九幽,金蟾和小白送进了骨罐中,片刻也不逗留,直接走人!

  不过他倒是没想到,因为三眼金蟾的缘故,把祸水引向了万兽宗。

  折返途中,再次与乌云雕相遇,江羽和吴良便坐上乌云雕,优哉游哉的返回临州市。

  小舞觉得好奇,不是说去接应他们的帮手吗,人呢?

  但他没问出来,因为一旦询问,明炀就会知道是江羽让人灭了沈家。

  吴良没有走,和江羽一起回到了临州的别墅中。

  他还心心念念着另外的人皮卷。

  明炀也厚着脸皮跟来了!

  到家门口后,江羽转身道:“明公子就别送了吧,我都到家了!”

  明炀:“……”

  江羽道:“临州酒店多得是,明公子自行安排住处吧,我家没你的地儿!”

  说罢,他拉着小舞进屋,然后砰的一声关了门。

  留明炀一人在风中凌乱。

  当然他也并不在意江羽对他的态度,他都想弄死江羽了,还不兴人家给他脸色吗?

  回到家中,小舞站在客厅里,环顾四周。

  这里对于她来说是陌生的。

  叽叽叽!

  小鸡子则是在别墅里欢快的蹦跶着,在楼上楼下欢呼雀跃。

  江羽道:“红月,你先回屋休息,我和道长有点事要谈,楼上的房间你随便住哪间都行。”

  小舞上楼后,吴良迫不及待的说道:“小子,快,把你身上另外的人皮卷给我!”

  江羽翻了个白眼:“小年轻娶个新媳妇都没你这么猴急!”

  他动作缓慢,慢悠悠的把另一张人皮卷拿了出来。

  吴良急急忙忙把自己身上的两张人皮卷拿出来,拜访在茶几上。

  三张人皮卷拼凑在一起,上面的纹路立刻就变得连贯清晰起来。

  “成了,成了!”

  吴良显得十分激动!

  江羽愕然:“三张人皮卷就拼凑出完整的地图了?”

  他一直以为需要更多的人皮卷,所以之前在遇见吴良的时候都没提说此事。

  吴良摩挲着手掌,小心翼翼的把三张人皮卷收起来。

  江羽问道:“道长,你有必要这么激动吗?话说你那张人皮卷研究了那么久,到底研究出来个啥了?”

  吴良神秘兮兮的说道:“这几张人皮卷可不一般,贫道翻阅古籍,人皮卷所指引的地方,很可能是一位上古圣人修行的道场!”

  “一个道场而已,我以为是什么宝藏呢!”

  “小子你这就肤浅了了吧,圣人道场比寻常宝藏有价值多了,很可能有道韵残留,但凡能参悟一二,都能受用终身!”

  “道长你能找到地方吗?”

  “人皮卷已经凑齐,要是拿着线路图都找不到地方,贫道干脆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吱!

  突然间冰箱门被打开,小鸡子从里面叼着一个白色塑料袋出来,飞到了吴良面前。

  塑料袋里,有一块豆腐。

沈家被三只凶残异兽横推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西南地区。

  那些中等偏下的宗门家族人人自危。

  因为从渤海传来消息,说黑龙王现世,要重振妖族。

  所以很多人认为沈家被异兽平推,是人类与妖族争斗的一个开端。

  有人惋惜,有人同情亦有人幸灾乐祸。

  如今的沈家,只剩下十个族人。

  连普通百姓的家族规模都达不到,更别提世家了。

  此次事件,也正式标志着沈家的衰亡。

  沈家在西南地区的地盘,几乎都被三大宗门给瓜分了。

  而今,沈家只剩下祖地雷池那一亩三分地。

  沈家也正式投靠了千尊岛!

  千尊岛派遣了数位神魂高手以及三百余弟子进驻沈家,封锁沈家天雷池,不让外人靠近。

  ……

  当然这一切和江羽显得没有任何关系,包括沈正雄在内的人,都不会想到是江羽派了三只上古异种去横推了沈家。

  吴良留在别墅里,一直在研究人皮卷。

  虽说人皮卷上面的线路图已经十分完整,但毕竟沧海桑田,他暂时还没办法把人皮卷上的地图和当今的地图比对出结果。

  吴良废寝忘食,夜幕时分,江羽领着小舞外出吃饭。

  江羽和小舞手牵着手走着,突然隔壁别墅里刷的一下窜出来一道人影。

  “出去吗?正巧我也出门,一起啊!”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明炀。

  江羽诧异道:“明公子还有做贼的习惯?”

  明炀横了他一眼,道:“本公子把这栋别墅租下来了!”

  “我没记错的话,这里的别墅起租都是一年,明公子打算在这里长住了?”

  “与你何干,本公子有钱不行吗?”

  明炀昂首,一副有钱就是豪横的模样!

  江羽不再搭理他,拉着小舞往外走,但明炀却像是个狗皮膏药一样黏在身后。

  他去哪儿明炀去哪儿,因为都是公众场所,他也奈何不了明炀。

  吃过饭后,江羽灵机一动!

  “红月,长这么大没去过酒吧吧,走,今儿我带你去嗨皮一下!”

  “酒吧?”

  在小舞现在的记忆里,的确不了解酒吧。

  当然既然江羽要带她去见识见识,她也不会拒绝。

  明炀又屁颠屁颠跟上来了。

  江羽并不在意,因为去酒吧,主要是针对明炀。

  他不爱跟着们,江羽上哪儿他上哪儿,江羽吃饭他吃饭。

  索性就把他带去酒吧,找俩妹子疯狂灌他酒,看看能不能趁他喝迷糊了套点话出来。

  晚十点,三人来到临州最大的酒吧里,音乐声震耳欲聋。

  这个时间点人还不算多,江羽要了个卡座,明炀一屁股就坐在了小舞另一侧。

  小舞倒是没赶他,毕竟都是天绝阁的人。

  “去,把你们这里最烈的酒和最能喝的姑娘都给我叫来!”

  这话倒是把营销经理乐开了花,他们最喜欢这种好爽的客人了,一场酒下来,至少消费个几十万!

  这里是临州最大最豪华的酒吧,消费高,陪酒的姑娘质量自然也高。

  营销经理一共叫来了五个年轻美女,个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

  随说没有修者的气质,但也足够亮眼了。

  明炀随说喜欢小舞,可看见其他漂亮姑娘,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他是天枢岛护法的儿子,被他老爸保护得很好,也很少让他离开天绝阁。

  所以明炀对于外界的接触也不算多,这次都是偷偷溜出来的。

  “来几位姑娘,今天可必须把我这位朋友陪高兴了!”

  江羽发话后,五个美女立刻围着明炀坐下来。

  经理问:“先生,那您呢?”

  江羽心说你瞎啊,没见我怀里正搂着一个吗?

  “我有女朋友。”

  江羽回了一句后,经理便立刻让人把酒拿了上来,摆满了台子。

  江羽对明炀说道:“明公子,来,随便喝随便玩,今天的消费,都由我江公子买单!”

  明炀正襟危坐,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

  “帅哥,别绷着脸了,来我敬你一杯嘛!”

  “就是啊帅哥,来这儿就是得玩开心。”

  “帅哥,给个面子嘛!”

  美女们你一言我一语开始了劝酒的攻势,明炀起初还拒绝,可最终还是经不住劝啊!

  酒是一杯一杯的下肚。

  不过,他始终坐怀不乱,虽说眼神飘忽不定,可手脚却始终很规矩,毕竟小舞在场。

  谁有胆子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跟别人搂搂抱抱?

  哦抱歉,秦野可能有这个胆子。

  当然小舞并不在乎他的行径,毕竟小舞对他没有一点兴趣。

  几个美女在灌明炀酒的同时,也不忘照顾江羽和小舞,偶尔过来跟他们喝一杯。

  趁着这个机会,江羽给几人交代了一个任务,那就是套话。

  当然这种套话仅限于询问明炀的来历。

  等明炀开始暴露修者身份的时候,那差不多就喝迷糊了,那时江羽就可以亲自过去套话了。

  明炀也是海量,美女敬酒是来者不拒。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个小时一晃而逝。

  半夜十二点,正是酒吧最热闹的时候,随着那厚重的音乐声,年轻男女们都玩嗨了。

  江羽之前交代过经理,让他把最能喝的几个人找过来。

  然而……

  仅仅两个小时,五个美女就全部歇菜了,横七竖八的躺在沙发上,还有两个去厕所半小时了都出不来。

  反观明炀,面不改色,喝了几十瓶酒连厕所都没上过。

  他依旧正襟危坐,除了喝酒顶多就是瞄几眼周围的美女,显得很规矩。

  经理走来,对江羽说道:“哥,你这朋友也太能喝了吧,这五个怕是不行了,不如我再给你换一批?”

  江羽摇了摇头。

  这明炀喝这么多还人间清醒,你再换多少批也没用!

  毕竟是修者啊!

  一开始江羽忽略了这个问题。

  要是不用点特殊的方法,是喝不醉明炀的。

  目的没达成,江羽心里不愉快,付了钱之后拉着小舞就走。

  明炀依依不舍的看了眼酒吧里的无数美女,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出酒吧后,江羽说道:“红月,你先回去,我有点私事要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