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坐上来自己动用点力)全章节阅读

2021-10-12 14:20:38情感专区
接着朱莎莎神情严肃的把事情交代了一遍然后才回了自己房间。

  直到坐下的那一刻她的内心依旧无法平静。

  明明那小崽子已经被她贱卖给了人贩子,唯一的要求就是越惨越

接着朱莎莎神情严肃的把事情交代了一遍然后才回了自己房间。

  直到坐下的那一刻她的内心依旧无法平静。

  明明那小崽子已经被她贱卖给了人贩子,唯一的要求就是越惨越好,让他永远也回不了京城。

  可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陈丽姝家里,看情况过的还不错。

  当初将他带走的时候他才三岁,应该记不得什么了,所以主动回到贺家基本上不可能,这一点朱莎莎还是比较放心。

  只是,那孩子的那张脸太有辨识度了,跟那贱人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只要瞧上一眼肯定就不会认错。

  眼看盼了这么多年,她即将嫁进贺家,她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

  不过还好,她还有时间,朱莎莎心中忍不住庆幸,连老天爷都在帮她,让她先看见了那小崽子。

  当初她怀孕之后去找那贱人,求她把贺子年让给她,既然已经没有爱了,又何必勉强在一起。

  她都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谁知道何雯欣那贱人的脸皮竟然那么厚,无论如何也不离开贺家。

  朱莎莎知道那贱人宁可受尽委屈也要留在贺家无非就是因为那小崽子,既然如此,那她就帮她做个了断。

  ……

  孙玲自从被江成易送回住处,心中一直纠结要不要听他的话把孩子打掉。

  她今年已经二十三岁了,也开始为以后考虑。

  即便不和江成易在一起,她这种情况又能找到什么好人家?

  没有大学毕业证,家里父母帮不上忙,好一点的单位又进不去,她已经习惯了现在锦衣玉食的生活,如果真的离开江成易,孙玲无法想象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生活。

  但是人总有不再年轻的那一天,如果三十岁,江成易还会要她吗?

  孙玲知道答案,肯定不会。

  江成易有钱有势,到时候比她年轻比她漂亮的小姑娘那么多,她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这个孩子她不能打,江成易现在能说出绝情的话让她打胎,那是因为他还没看见孩子出生,只要她生出来,江成易的态度绝对会改变。

  朱莎莎一连等了几天,这天手下终于把调查的结果交到了她手里。

  那孩子果然是被领养的!

  当目光落在陈丽姝的那一串资料上时,神色蓦地一变。

  她没想到这女人还挺能干,手里竟然握着这么多产业。

  那她就更不能放过他们了。

  按照这发展势头,谁知道哪一天会不会和贺家有交集,或者有什么风声传到贺家耳朵里,她赌不起,即便是微乎其微的可能她也不允许。

  只是。

  当她目光落在另一处时,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只有短短的几个字,姓名和职位。

  竟然是军官。

  “姓顾得这个人不好查,我们不敢深入,万一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好了。”手下见她目光落在顾兴东那一处,开口解释道。

  朱莎莎点点头:“你们做的对。”

  目光再次落回到那孩子的资料上,心里也开始重新思量起来。

  原本想着既然能卖一次,那她就能卖第二次,这样就能彻底绝了他再回京城的可能。

  可是,现在这家人有军界背景,根本不能轻举妄动,一个不好就会惹祸上身。

  看来这件事得重新考虑考虑了。

  最好是不用自己动手,让别人来代劳。

  想到之前孙玲同她说的,朱莎莎沉吟起来。

  或许可以从她身上下手。

  头脑简单性格冲动,倒不失为一颗好棋子。

  半晌,朱莎莎抬头:“你俩重点查一下孙玲和这个叫陈丽姝的两人之间有什么矛盾,尽快汇报给我。”

  两人刚出去没多久,房门突然被敲响,朱莎莎看了眼手表,这个时间过来的,多半是孙玲了。

  果然,刚把门打开,孙玲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

  因为经常有接触,朱莎莎给孙玲的印象非常好,两人几乎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当然绝大多数都是孙玲在说,朱莎莎只是作为倾听者的姿态在一旁倾听罢了。

  孙玲因为怀孕的事情一直无处诉说,所以就想到了朱莎莎,甚至还把自己想要把孩子生下来的想法也说了。

  她之所以纠结,就是怕被江成易发现后对方肯定要生气,万一强制逼她把孩子打掉那样又该怎么办。

  “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我们是好朋友,不管你怎样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听完孙玲的话,朱莎莎脸上没有一点不耐烦,反而语气温柔的同孙玲表态。

  孙玲急于心里上的安慰和肯定,拉着她的手说:“莎莎姐你是不是也赞成我把孩子生下来?”

  朱莎莎没说赞成也没说反对,而是叹了口气说:“毕竟每个生命都是无辜的。”

  她还和江成易在合作呢,再说这种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事情,怎么可能蠢到轻易发表自己的看法。

  但她这话孙玲听来就是支持她的意思,得到了好朋友的支持,也更加坚定了她想要把孩子留下来的决心。

  ……

  没过多久再次调查的结果出来,当看到其中一点时,朱莎莎嘴角勾起一抹算计的笑。

  “你说的是真的?”孙玲听到朱莎莎说的事情,震惊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继而眼中的愤怒和恨意几乎要喷涌而出。

  “陈丽姝这个贱人,害的我爸妈丢了工作,还害我被学校开除,原来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

  要不是陈丽姝那贱人,她不会被学校开除,找不到工作,更不会接触到王二彪,被他那样对待,更不会跟江成易在一起,说不定她跟李志伟也是有可能在一起的。

  越想孙玲恨不得立刻冲到陈丽姝面前,将她撕成八块!

  朱莎莎叹息:“我也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狠毒的女生,她这么做,可是害了你一辈子。”

  孙玲表情狰狞,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她不让我好过,那她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朱莎莎见火候差不多了,才适时的说:

  “你可千万别冲动,你现在还怀着孩子呢,难不成真要不管不顾去跟她拼命?万一她没怎么样,你蓄意伤害她人可是要坐牢的,她呢?还不是照样有丈夫,有儿子,一家子和和美美的。”

  朱莎莎顿了一下继续道:“看在孩子的份上我劝你还是忍忍吧,真要着急上火,动了胎气,怀孕的女人其实最脆弱,可经不起一点折腾。”

  “那贱人都害我落到这般地步,我哪里还能管肚子里的孩子,我现在恨不得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

  朱莎莎见自己这么提醒她她竟然蠢的一点不上道,心里暗恨却不得不装做若无其事的说:“那姓陈的也怀着身孕呢,月份可比你大了好几个月,她要是有个闪失,你肯定也脱不了干系呢,再说即便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还有个上小学的儿子呢,要不还是算了吧。”

  孙玲听见陈丽姝怀孕几个字神情触动了下。

  是啊,那贱人可是怀着身孕呢。

  上小学的孩子,对啊,如果那孩子没了,看她能不着急?那贱人既然敢害她,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看见孙玲眼里的疯狂,朱莎莎这才满意的闭嘴,想必经过她的‘提醒’,孙玲一定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

  今天陈丽姝有课,赵秋月如同往常一样去接睿睿放学。

  “小月姨。”

  睿睿看见她的身影,回头跟同桌小胖挥了挥手,才快走两步过去赵秋月身边。

  “小月姨,下次你不用过来接我了,我都长大了能自己回家的。”

  班里其它同学家里离的近的基本上都自己回家,睿睿觉得赵秋月每天接送他上学放学,除了麻烦,自己多少也没面子,毕竟他都已经长大了,开学都上二年级是大哥哥了。

  “你妈妈说你还小,上下学不安全,最少也要接送到三年级才可以让你自己走。”

  虽然赵秋月也觉得没必要,毕竟大多数离家近的孩子都是自己走,但陈丽姝坚决不同意。

  这年头人贩子太多了,好多后世寻亲栏目都是在八九十年代丢的孩子,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这也是为什么在军区大院里睿睿可以随便出去玩,但在市里,陈丽姝轻易不敢放他出去。

  一时大意很可能就酿成一辈子的悔恨,她赌不起。

  “哦。”睿睿微微有些失望,半垂着头跟着赵秋月一起往家走。

  眼看过了马路对面就是小区门口,现在人少车也少,赵秋月带着睿睿正准备过去,突然觉得后脑一痛,紧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睿睿看见赵秋月倒下,惊恐的回头,一眼看见一个男人手里举着根木棍,刚要张嘴大声喊出来,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只拿着帕子的大手,将他的口鼻牢牢的捂住,紧接着整个人被抱了起来。

  睿睿害怕极了,他拼命的想要挣扎,奈何他人小力弱,渐渐的整个人便没了知觉。

  ……

  陈丽姝接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恍惚了下,颤声道:“小月姐你说什么?”

  赵秋月一边哭一边说:“我就像往常一样接睿睿回家,谁知道脑袋突然就被人敲了一下,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过来睿睿就不见了。”

  孩子从她手上没的,赵秋月心里又慌又怕,断断续续的把话又说了一遍。

  陈丽姝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眼前一黑,腿一软差点没坐地上,幸好被一旁的张雪和李志伟扶住。

  “丽姝,你现在还怀着孩子呢,可千万要冷静不能着急啊。”张雪见她脸色煞白,赶忙劝解道。

  也许是母子连心,就在这时,陈丽姝的肚子突然奇迹般地接连动了两下。

  怀孕快五个月的时候,她的肚子有了第一次胎动。

  陈丽姝一时百感交集,努力将眼中的泪水憋回去,抬手摸了摸肚子,像是在安抚两个小不点,同时也是在安抚她自己:“你们放心吧,妈妈没事,你们也要乖乖的,妈妈一定会把你们的哥哥平安找回来的。”

  努力平复了下心情,陈丽姝抬头同李志伟说:“李志伟,麻烦你帮我去报警,务必让他们多出动一些人。”

  李志伟点头:“你放心吧,我这就去找我表哥,他们大白天就敢大街上抢人,性质如此恶劣,必定要严惩不贷!”

  说罢,李志伟朝同学借了个自行车,飞快的朝着市局的方向骑过去。

  “小月姐,你别哭了,这事儿不怨你,是那伙人太过可恶,你再仔细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况,千万别落一个细节,这对公安破案快速的找回睿睿有很大帮助。”

  陈丽姝同赵秋月说完转头看向张雪:“你扶着我点,我要去给部队那头打个电话。”

  对方掳走睿睿具体是什么目的她还不清楚,不过她现在的情况,出了这么大的事,肯定要告诉顾兴东。

  当顾兴东接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眼中的戾色一闪而逝。

  “怎么了老顾?”吴铮敏锐的察觉到情况不对,开口问道。

  “睿睿被人掳走了。”

  “什么?!”吴铮瞬间惊呼出声。

  “哪个王八羔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动到咱们头上,走,叫上手下的人一起,老子要是不把他打成筛子就跟他姓!”

  “对,我赞成,多叫些人直接各个路口全都封死,量他插翅难逃。”李卫民说着就要跟吴铮出去一起去叫人。

  “都站住。”顾兴东皱着眉头呵斥一声将两人叫住。

  “公私不分了?都别跟着瞎起哄。”

  顾兴东说着拿起电话,直接给市局去了个电话,然后又开车飞速的朝市里赶去。

  等到李志伟紧赶慢赶差点没累成狗的赶到市局大门口,就看见他表哥万连生一脸严肃的带着一队人从里面出来。

  “表哥,我有事找你。”

  万连生脚步匆匆的越过他,一边走一边说:“我现在有急事要出去一趟,要是不着急等我回来再说。”

  “不行表哥,我这是十万火急的事,等着你救命呢,耽误不得。”

  李志伟扔下车子赶紧去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