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少妇荡娃 树林里狠狠地撞击着H

2021-10-12 14:10:50情感专区
经过公公介绍,大家这才知道,原来赵老竟然是朝廷里辞官归乡的大官,而且他还是当今皇上以前的恩师,官封太师,只是年纪大了,才离开了朝堂。

  对此,霜宝有些惊讶。

  没想到她干

经过公公介绍,大家这才知道,原来赵老竟然是朝廷里辞官归乡的大官,而且他还是当今皇上以前的恩师,官封太师,只是年纪大了,才离开了朝堂。

  对此,霜宝有些惊讶。

  没想到她干爹这么厉害!

  张家人更是震惊不已,同时愈发欢喜。

  霜宝真是福星高照,拜的干爹一个比一个难耐!

  似此以后,谁还敢欺负他们?

  “呵呵,往事不提也罢,现在,老夫只是乡间老朽。”被点破身份,赵老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丝毫的官架子,笑呵呵道。

  今天他来,不为别的,就为了公公而来。

  他从县令那边得知公公要住在张家,顿时觉得不妥,他担心这些从宫里来的贵人吓到霜宝,说起来,霜宝可是他的宝贝干女儿,他不能袖手旁观。

  进屋坐下后,没聊两句,赵老便直奔主题:“听说公公要在这里逗留几日,不如去我那边住吧,张家屋舍太小,也免得叨扰人家,我那边宽敞多了。”

  哦?

  闻言,公公只是淡淡一笑,拱手道:“多谢赵老美意,只是杂家觉得这里挺好,环境也好,饭菜也好吃,就不去您那边了,再说,杂家住在杂物间,不会打扰霜宝一家的,赵老放心。”

  “杂家要在这里小住几日,顺便感受下民风,等回京了,也好跟皇上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不是。”

  霜宝家里什么都新鲜,吃食也好,这才一天不打,公公就觉得有点乐不思蜀了,哪里肯走。

  他要是贪图安逸,早住县衙了。

  赵老听了这话,顿时非常无奈。

  公公把皇上都搬出来了,他还能怎么劝?

  可是小霜宝……

  “哈哈哈,听说小霜宝家来了贵人!”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不等大家反应过来,苏老爷带着苏木走了进来。

  霜宝一脸惊讶的迎上去:“你们怎么也来了?”

  “来看看你。”苏木笑道。

  公公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顿时浑身一颤,赶紧站了起来,又仔细看了一眼,确定没看错:是他!

  顿时,公公惊呆了!

  没想到他也在这里。

  公公无比震惊,上去拱手就要行礼:“苏……”

  刚要喊破他的身份,谁知苏老爷目光灼灼的盯着公公,冲他快速使了个眼色,微微摇头,制止了他。

  公公常在宫里伴驾,最擅长察言观色,收到苏老爷的眼神,立刻反应过来,呵呵一笑:“老先生好,不知老先生是……?”

  “老夫目前在学院教书,霜宝乃我学生。”

  “原来是夫子,失敬失敬!”

  拱拱手,公公眼里闪过一片震撼。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小的镇子看似不起眼,居然卧虎藏龙,他才呆一天不到,就见到两个熟人。

  不由看了一眼霜宝。

  公公似乎明白了霜宝为何如此出彩。

  只是,他还是想差了。

  苏老爷落座后,气氛又活络开了,苏老爷和公公聊了起来,得知霜宝把赏赐全部捐给难民了,苏老爷十分惊讶,一再盛赞霜宝巾帼不让须眉!

  苏木看着霜宝,眸底愈发温柔。

  张家人之前听霜宝说过了,没有任何不悦。

  这赏赐是皇上给霜宝的,她有安排的权利,随着不断认识大人物,张家人的眼界也渐渐提高了。

  “霜宝心怀仁德,了不起!”

  苏老爷夸完,又看向公公,笑着邀请道:“既然要在本地小住,那就去我苏府住下吧,张家房子不多,你们住这里,太拥挤了。”

  他和赵老想法一样,主要是担心公公住在张家,会对张家人造成压力,令霜宝一家惶惶不安,因此,一得到消息,他立马就过来了。

  闻言,公公一脸尴尬。

  他在霜宝家里呆的顺心,真不想挪步了。

  但苏老不是一般人,盛情难却。

  不等公公想出理由拒绝,赵老这时呵呵打趣一句:“刚才老夫也有此意,但公公舍不下霜宝家的饭菜。”

  苏老爷听了,哈哈一笑:“这个无妨,反正我们都住在一个村里,公公若是嘴馋,随时可以来张家蹭饭的嘛,公公,你说是不是?”

  说着,苏老爷笑看着公公。

  话说到这里,又是苏老爷亲自开口。

  便是公公再不愿意,也拒绝不了了:“既然苏老爷盛情,那杂家就打扰了。”

  “哈哈,好说好说!”

  又聊了几句,苏老爷成功把人带走了。

  赵老也跟着告辞。

  人一走,张家人纷纷大松一口气。

  虽然他们已经开始熟络了,但毕竟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公公在这里,他们开口说话都要提前在肚里过几圈,确定没问题才敢说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公公没事就来张家蹭饭吃,和霜宝聊天,两人一老一小,相处的非常融洽。

  县衙。

  县令得了霜宝资助,立刻用那些金银珠宝去外地购买了大量的粮食,熬粥赈济难民,如今城里的难民,都陆续住进了霜宝的宅院里。

  街道上渐渐恢复了正常。

  半个月后。

  难民的事彻底平息了,县里再也没有发生过难民抢劫的事,县令长长出了一口气,事情一忙完,县令就提着礼物来到张家,向霜宝表示感谢,并当众嘉奖了霜宝的大义之举。

  村里人听了,无不震惊!

  那可是几千几万两银子阿,霜宝说送就送了。

  太慷慨了!

  一时间,张家在村里人心中的份量再次拔高。

  张家一家子感到无比荣幸。

  公公也逗留已久,该回京去复命了。

  赵老,苏老爷,县令大人纷纷相送,霜宝收到消息也来了,公公特别舍不得霜宝,这次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再见了,公公拉着霜宝的小手,无限流恋。

  “小霜宝,叔叔这就走了,回京后我会想你的,霜宝以后长大成名,去京城了,记得看看杂家。”公公摸着霜宝的脑瓜子,一脸慈祥道。

  “好的,叔叔,你以后也随时都可以再来,我让大嫂给你做好吃的。”霜宝感受到公公离别的惆怅,不由非常天真的笑道。

  赵老和苏老爷都摇头笑了笑。

  唉!

  公公苦笑一声,抚摸着霜宝的脑袋:“好。”

  “走了,霜宝再见,苏老,赵老,再会了。”

  “叔叔再见!”

  “小霜宝再会。”

  公公骑在马背上,渐渐远去了。

等人走远了,赵老一脸痛惜的捶胸顿足,笑骂一句:“这老东西忒贼,真是雁过拔毛,老夫的那点好酒,都被他打秋风带走了。”

  霜宝一脸懵:拔什么毛?

  原来公公在苏家尝了赵老送来的葡萄酒,一下子就上瘾了,临走前,特意去了赵家一趟,好说歹说,近乎强行把赵老准备卖的葡萄酒全部带走了。

  其实也没剩多少了。

  赵老本来还想留着自己喝呢。

  他还是大大低估了葡萄酒的魅力。

  哈哈哈!

  苏老爷听的捋须大笑。

  赵老忍不住问霜宝:“霜宝,你家里没有留藏多余的葡萄酒了吧?”

  霜宝把头摇成拨浪鼓:“没有,阿爹舍不得喝,都拿去卖钱了,干爹,你要是想喝葡萄酒,得等下一季葡萄了。”

  闻言,赵老笑着点头。

  看来他只能慢慢等喽。

  但是,这时霜宝忽然脑海里灵光一闪,说起葡萄酒,他忽然想到,这时候山上杨梅该成熟了,她可以开始酿杨梅酒了!

  想到这里,霜宝乐呵呵起来,朝赵老神秘一笑:“干爹,过些日子,霜宝就有新东西给您解馋了,你等着我哦。”

  “哦?什么东西!”赵老一脸期待。

  “到时候您就知道了,我回去了!三位干爹再见。”霜宝说完,一溜烟跑了。

  哈哈哈!

  县令,赵老和苏老爷面面相觑,纷纷畅怀大笑。

  收了这么个宝贝干女儿,他们觉得生活有意思多了,时不时的,还给他们带来惊喜。

  这边,霜宝一回到家,立刻风风火火找到大哥。

  张金笑道:“小妹,什么事啊?”

  霜宝一脸激动道:“大哥,你还记得山上的杨梅嘛?这时候都已经熟了,我准备开始酿杨梅酒,但是咱家里人没空去采摘那么多,所以我想请大哥向上次收葡萄一样,请村里人帮忙去摘杨梅!”

  原来是这样!

  顿时,张金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还是上次上山祭祖的事,当时霜宝发现了大片杨梅树,说是杨梅也可以酿酒,大家深信不疑。

  现在霜宝这么一说,张金立刻拍着胸脯道:“没问题,小妹,交给我吧。”

  说着,张金就要往外走。

  但是霜宝拉住了他,嘱咐道:“大哥,杨梅比葡萄值钱,咱不能让人家吃亏,这一次收购价呢,要比葡萄涨一些。”

  张金听了,没有二话:“行!”

  现在家里大家什么都听霜宝的,已经潜移默化了。

  接着,霜宝开了个合适的家,张金就出去了。

  随后,霜宝找到张钱氏和张老头说了这事,并且保证一定能赚钱,张老头没有丝毫犹豫,乐呵呵道:“霜宝,你放心去做吧,爹支持你。”

  张钱氏更是搂着霜宝亲了一下:“阿娘永远支持你,阿娘这就给你准备银钱。”

  “谢谢阿爹阿娘!”霜宝十分高兴。

  张金在村里跑了一圈,说了雇人收杨梅的事。

  收购价上涨了两层!

  村里人一听,纷纷大为吃惊。

  “山里有这么多杨梅嘛?”

  “张金,你不是开玩笑吧?”

  “对啊,收购价这么高,你会吃亏的。”

  听着大家的质疑,张金不厌其烦的一一解释:“是真的,我会带你们去摘,价格是我家小妹亲口定下的,有多少收多少。”

  是霜宝要杨梅!

  大家都恍然大悟。

  要说霜宝最近可是折腾了不少事,但都成功了,而且还赚了大钱,村里人都十分佩服霜宝,眼热张家,这一听之下,都纷纷答应了:“我去我去,这么高的价钱,比做农活强多了。”

  “张金,霜宝不会又想酿酒吧?”有人笑问。

  “是,她想试试!”张金笑呵呵道。

  这事本来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大家早晚会知道的,再说酿酒是门技术,不是什么人都会酿的。

  村里乡亲们一听,都惊呼起来。

  杨梅居然也能酿酒?

  要真酿出来,确实能赚大钱的!

  但这是凭技术赚钱,不是他们能眼红的,现在能赚采摘钱,他们就很高兴了。

  张金很快找齐了人手。

  第二天,张金就带着村里人上山采摘杨梅,霜宝和张老头等人,就守在家里准备收购,同时准备酿酒的东西,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村里再次忙碌起来。

  这边,霜宝忙的热火朝天。

  另一边,朝廷的赈灾款终于拨下来了。

  县令立刻带着官差,召集所有难民,把赈银分发下去,很快,大部分难民都被送回了他们的老家,霜宝的大宅院立刻空出来了。

  等灾民一走,县令立刻派人通知了霜宝,大宅院空出来,张家可以搬进去住了。

  张家人听了,都十分高兴。

  但对于搬家,意见不一。

  张老头和张钱氏在老家住了几十年了,上了年纪的人都念旧,一下子离开故居,都有些舍不得。

  张铜几个小辈是乐于去镇上大宅院住得。

  霜宝觉得住哪都行。

  “阿爹阿娘,我觉得我们是无所谓,但是二弟二弟妹在镇上做买卖,几个孩子要上学,如果搬去镇上的话,对于他们是方便的。”张金分析道。

  顿时,张银等人纷纷点头附和。

  张老头目光慈祥的看了几个孩子一眼,最后一拍大腿,决定了:“老大说得对,做人要向前看,总不能为了守旧,拖累了后辈,搬吧。”

  “那就搬!”提到孩子,张钱氏也下了决心。

  “噢!我们去镇上住喽!”

  几个孩子一听,高兴的跳脚。

  张老头和张钱氏欣慰的笑了。

  搬家前,张家一家大小特意提前去了大宅院一趟,打扫卫生,毕竟是难民住过的,就是县令让人打扫过,也不会那么细致。

  “乖乖,这宅院可真大!”张金一进大院,就有些看不过来了,直接房间一片连着,足足有好几间,而且还有后院,占地有几亩呢!

  张铜几个孩子更是跑来跑去,四处赏玩。

  “这都是霜宝挣来的。”张钱氏宠溺的摸了摸霜宝的脑袋,冲看愣的几人喊道:“别光顾着看了,赶紧帮忙清扫院子,等住进来后,还愁没你们看的?”

  霜宝呵呵傻笑,能帮到家里,她很高兴。

  “是,阿娘!”

  大家纷纷动起手来,泼水的泼水,扫地的扫地。

  为了驱赶晦气,张钱氏还特意在院里烧了松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