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视频 肉版浪妇白洁

2021-10-12 14:07:23情感专区
景召只到了玄关,没往里走。

  “东西放门口了。”

  他正打算下楼,商领领从厨房跑出来,身上还系着围裙:“你喝水吗?我做了柠檬水。”

  围裙是粉色

景召只到了玄关,没往里走。

  “东西放门口了。”

  他正打算下楼,商领领从厨房跑出来,身上还系着围裙:“你喝水吗?我做了柠檬水。”

  围裙是粉色的,很少女。

  景召说:“不喝了。”

  他挨着门,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门槛,看了眼脚下的箱子,又把箱子搬了起来:“放哪?”

  “厨房。”

  商领领先跑去开门。

  景召把装满餐具的箱子放在了厨房的空地上。

  起身的时候,他问:“门怎么不锁?”

  “等你啊。”

  她很会说软话,就戳着人耳朵说。

  他没看她,看着她身后的冰箱:“我会敲门,下次把门锁好。”

  冰箱是银灰色的,表面擦得很干净,她的影子映在上面,裙摆下的脚踝很细很细。

  火没关,厨房里的温度渐渐升高。

  忽然,砰了一声。

  是锅里的油炸开了,商领领没多想,伸手去开锅盖。

  景召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腕,她动作停下,视线才刚移到他的手上,他就松开了手,还往后退了一步,前后不过几秒。

  “锅里是什么?”

  商领领有点没回过神来:“红烧肉。”

  因为要做饭,她把头发盘了起来,她额头生得饱满,很适合丸子头,围裙戴着,倒也确实有那么几分宜室宜家的贤惠。

  景召把火关掉,等油不溅了,才拿开锅盖,往锅里看了一眼。

  她的厨艺真是……

  他不评价:“走了。”

  他走人,懒得管。

  商领领也看了看锅里:怎么有的蕉了,有的还是生的?

  嗯,是火的问题。

  “过来锁门。”

  “哦。”

  商领领跑着跟上。

  他下楼梯之前,脚步顿了一下:“我家陆女士买了很多红薯,让你下去拿。”

  商领领扒着门,脑袋探出来:“你等我,我换一下鞋。”

  景召没等,先下楼了。

  两分钟后,商领领带着一盘水果去了陆常安女士那里,热情的陆女士留了她吃饭。

  景河东做的红烧肉,才叫红烧肉。

  晚饭后,陆女士说想给商领领的父母打个电话,报备报备,好让她父母放宽心,毕竟女儿在外独居。

  商领领给她父亲存的来电备注是名字:商进财。

  她拨过去:“喂。”

  商进财:“啊。”

  这一声,表达头皮发麻。

  “爸。”

  “啊?”

  这一声,表达浑身不自在。

  商领领温声询问:“你吃饭了吗?”

  “啊?!”

  表达受宠若惊和消受不起。

  商进财终于缓过来了,慢慢进入状态:“啊,吃了。”

  “我妈呢?”

  “你妈?”商进财还是不太习惯,“哦,跳广场舞去了。”

  “我刚吃完饭,在房东陆姐家吃的。”

  商进财:“啊。”

  就不知道说什么。

  “陆姐想和你说几句话。”

  商进财:“啊?”

  还是别吧,他就一打工的。

  电话那边已经换成陆女士了:“商先生。”

  商进财腰杆立马挺直:“诶。”

  陆女士先友好地介绍自己:“我是领领的房东,我姓陆。”

  “你好。”商进财斟酌了一番,“陆老板。”

  陆女士:“……”

  老板就老板吧。

  陆老板:“是这样的,我怕您不放心领领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就让领领给您打了个电话,实在是冒昧了。”

  商进财十分拘谨:“不冒昧不冒昧。”

  陆老板很会说话啊:“领领在我这边呢,您不用担心,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她。”

  全家成员之一景召,正帮着景河东收拾桌子,闻言之后抬了下眼皮。

  正在偷看他的商领领立马假装看吊灯。

  “我这栋楼里虽然都是租客,但很多都是租了十几二十年的,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老熟人,楼上楼下的都有个照应,领领住在这边您就放心,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陆女士不是有那个社交nb症嘛,“改天您要是有空的话也可以过来看看,我带您参观参观。”

  由于陆女士的亲切善谈,对话氛围逐渐放松自然。

  “有空的话一定去。”

  “我听领领说,您是开水果店的。”

  商进财谦虚谦虚:“就在我们小区外面开了个小店,糊口过日子嘛。”

  陆女士表示深有同感:“我们家也是呢,我老公是卖章鱼小丸子的。”

  不是收租的吗?

  不重要。

  商进财觉得陆老板人还不错:“那改天过去尝尝。”

  “随时欢迎。”

  接着,两人聊了聊开店心得,聊了聊章鱼小丸子的制作过程和水果的保鲜方法。

  也算相谈甚欢了。

  陆女士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就不耽误您时间了,我把手机给领领,你们接着聊。”

  陆女士把手机还给了商领领,她打了声招呼,起身去了阳台。

  阳台上放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还有一个巨大的花架,花架上都是陆女士种的盆栽,数多肉最多,红红绿绿大大小小的都有,长势十分好,肉嘟嘟挤一块,十分可爱。

  花架最下面还有几盆水养的绿萝,叶子一路延伸,缠绕上了护栏。

  商领领蹲下去,手指逗了逗绿萝的叶子:“和陆女士聊了什么?”

  对话氛围重新变得又干又尬。

  “就随便聊聊。”

  “随便?”

  是软得没有骨头的调子。

  商进财立马改口:“没没没,我很小心的。”

  女孩子的声音清甜温软,像什么呢?

  商进财是卖水果的,觉得像软籽石榴。

  她逗完了绿萝,稍稍起身,半弯着腰,指腹一下一下地压着肉嘟嘟的多肉:“我听见她说,要请你过来参观。”

  “……我没空。”

  “还要尝尝章鱼小丸子?”

  “……我章鱼过敏。”

  她嗯了声,尾调似有若无的。

  商进财犹如在热锅上的鱿鱼,八条腿都恨不得往外爬:“那……我挂了?”

  景召从厨房出来了。

  商领领站好,手压着裙摆,像花架上最亭亭玉立的那朵蝴蝶兰。

  “晚安,您早点睡。”

  商进财赶紧挂掉。

  刚好,他老婆跳广场舞回来了。

  “兰兰,刚刚商老板打电话来了。”

  苏兰兰女士戴着手指那么宽的金镯子,烫了一头梨花小卷,是位白白胖胖一脸福相的女士:“她打来干嘛?”

  商进财身材十分圆润,因为白头得太早,干脆理了光头,和江南皮革厂的老板只差一个喷了发胶的大背头。

  “她房东怕我们担心她的安全。”商进财摸了摸油光锃亮的头,“还说他们全家都很喜欢商老板。”

  苏兰兰女士撇了撇嘴,哼哼:“他们全家真倒霉。”

  *****

  快八点了。

  陆女士和商领领在客厅追剧,一人抱着一袋爆米花。

  景召帮景河东收拾完了厨房,去饭厅拿外套:“我上楼了。”

  商领领把爆米花放下,整理整理裙子:“我也回去了。”

  陆女士挥挥手,一副磕到了的表情:“去吧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门。

  陆女士把电视音量调小,然后竖起耳朵。

  “景召。”

  楼梯间很安静,有商领领的回声。

  景召脚步放慢一点,应了她:“嗯。”

  “今天谢谢你。”

  她小跑着绕到了他前面,站得比他高两个台阶,把影子压进他怀里。

  “你把手伸出来。”

  他看着她,身体没动。

  “我有谢礼要给你。”

  他那句已经到了嘴边的“不用”还是咽了回去。

  “把手伸出来。”

  这次,他的手比他的大脑快了一步,胳膊抬起来,在地面上勾出了影子。

  她把礼物握在了手里,连同她的手,一起放到景召掌心里:“送给你。”

商领领把礼物握在了手里,连同她的手,一起放到景召掌心里:“送给你。”

  她摊开手心,有冰冰凉凉的东西掉落进他手里。

  “玉?”

  商领领把手拿开:“是玉做的莫黎。”

  是一块乳白色的玉,表面有凹凸不平的纹路,形状像一朵云。

  云是莫黎的国土形状,凹凸的纹路是莫黎的山丘和大海。那么小一块,还没有半个掌心大,却雕刻那样精细。

  景召看着自己的掌心,这玉一定是上好的玉,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褪了凉意,握在手里是暖的。

  “我听说莫黎是世界上最美的国家,你去过那里吗?”

  景召说:“去过。”

  他去看过莫黎的外婆河,也看过莫黎的阿甸山,还有华盛街上的蓝花楹。

  商领领没有去过,也没有见过:“真的很美吗?”

  “嗯。”

  很美。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美的地方,多到他用相机装不下。

  商领领站在台阶上,身体微微往下倾斜,目光慢慢地靠近他的脸,她伸手,指腹摩挲着他掌心发烫的玉:“那你要好好收着我送的莫黎,我那里还有很多国家,说不定你以后能拼出一个世界来。”

  她有一栋别墅,别墅里有好多房间,房间里都放着笼子,笼子外面镶着红宝石和粉钻,笼子里面,关着好多好多玉做的国家。

  若是全拼起来,是景召喜欢的一整个世界。

  “晚安。”

  她冲他笑了笑,这次先转身走了。

  景召留在原地,一直到声控灯暗掉,也没有挪动一步。

  屋里听墙角的陆女士内心是这样的:啊啊啊啊啊!

  都送上聘礼了,离抱孙子还远吗!

  商领领今晚的心情很好,打算开个直播,给自己助助兴。设备都连接好后,她登入后台,开始直播。

  她租的三室一厅,一间做卧室,一间用来直播,还有一间被她了锁起来,藏了一些不能给别人看的东西。

  外接摄像头没有遮住,不过角度摆好了,只能拍到她的双耳麦、她的手、还有后面贴了粉色墙纸的墙。

  “晚上好。”

  双耳麦的收声效果很好,她把说话的声音压到最低,像在耳边低喃轻语。

  “今天是雨声专场。”

  她是随机开播,没有固定时间,也不是才艺陪聊主播,虽然在ASMR圈小有名气,但粉丝在平台上不算多,就三十几万,这会儿陆陆续续有人进来。

  【第一】

  【打卡】

  【晚上好,Ruby】

  【来了~】

  今天下午下了雨。

  景召他很喜欢雨天。

  商领领从旁边拿出一根外表很像万花筒一样的棍子:“这个叫雨棒,是一种拟声器,也是一种乐器,有些地方还会用它来祈雨。网上应该买得到,也可以自己做,制作方法我打在留言区,你们有兴趣也可以试试。”

  她转动手里的雨棒,立马就有滴滴答答的声音发出来。

  是雨声。

  【啊啊啊啊】

  【我头皮发麻了】

  【好喜欢这个声音】

  【今天的颅内高潮来得有点快】

  【就我一个人全程盯着Ruby的手吗?】

  【还有我!手控党福利!!!】

  【Ruby今天说话好温柔】

  【是不是谈恋爱了?】

  商领领平移着手里雨棒:“没谈。”

  她很少在拟音的时候开口说话,今天是例外。

  她像在抱怨,声音轻轻的:“他很不好追。”

  可分明是在抱怨,粉丝却都听出了几分宠溺的笑意。

  弹幕上都在献计。

  【美人计yyds】

  【用声音迷倒他!】

  【手也可以,Ruby的手绝对绝杀!】

  【硬扑硬扑硬扑!】

  【我记得Ruby做过笼子敲击音的专场,囚禁play走一波~】

  屏幕里的某主播明显动作慢下来了,一定是在仔细看粉丝们的计策。

  雨棒转了几分钟后,她把它拿开,然后拖着三脚架,把双耳麦放远一点。

  【嗷呜!我看到Ruby的腿了】

  【求睡衣链接】

  【经目测,Ruby一定是又高又瘦的小姐姐】

  【商量一下,露个脸行不,我付费】

  商领领用塑料袋罩住麦克风,然后撑开一把黑色的雨伞,悬放在三脚架上面,接着水滴倾泻而下。

  她打开事先剪辑好的雷声。

  【哇哦】

  【跟雨声一模一样】

  【好喜欢这个声音啊啊啊啊啊】

  【这比专业的拟音师还专业】

  【耳机明明一直下雨,却一点也不吵】

  “是阵雨。”商领领说。

  伞上面的雨声有点急,砸得又清脆又响。

  雨天是一场听觉盛宴。

  雨滴声慢慢小了,渐渐地停下来。

  商领领撤掉伞,把隔板放在双耳麦的上面,水滴落下,声音像极了雨停后屋檐上的滴答声。

  是很催眠的声音,是失眠者的福音。

  【困了困了】

  【我Ruby的助眠太有用】

  【熬不住了,明天看回放】

  【晚安Ruby】

  她拿开隔板,取下塑料袋,靠近双耳麦:“晚安。”

  后面还有一句轻声的低喃,原本困意上头的粉丝一下子惊醒了。

  【我好像听到Ruby喊哥哥了】

  【我也听到了】

  【前面还有个名字!】

  【是Ruby追的那个小哥哥吧】

  【啊啊啊,我睡不着了,我好好奇】

  【龙三哥哥,不用谢】

  【狗蛋哥哥,不用谢】

  【铁柱哥哥,不用谢】

  【南宫问天哥哥,不用谢】

  【……】

  直播终止,商领领关了设备。

  晚安,景召哥哥。

  时间已经跑到了十二点,小区安静了,万籁俱静。

  景召正在梦里,梦里有个女孩在叫他。

  “景召哥哥。”

  她声音很好听,甜甜的:“除了相机,你还有没有很喜欢的东西?”

  有人回答:“山川、河流、星辰、日出。”

  是少年人的声音。

  女孩抱怨:“这些都买不到啊。”她好像在笑,“那我岂不是要送你一个世界?”

  梦里雾霭重重,一层朦胧叠着一层朦胧。

  景召想拨开雾,想碰碰女孩的脸,梦却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