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熟透了的岳和岳弄了全文 白洁好湿好紧好浪

2021-10-12 10:32:41情感专区
肖宁婵一接听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你刚才的消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爸妈他们都知道我了,你到底说什么了?”

  “别激动,淡定,”那边的叶言夏语气很悠闲,&ldquo

肖宁婵一接听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你刚才的消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爸妈他们都知道我了,你到底说什么了?”

  “别激动,淡定,”那边的叶言夏语气很悠闲,“他们只是知道你的存在。”

  肖宁婵:“!!!”

  肖宁婵着急,“他们怎么会知道的?不是说了先不告诉父母的嘛?”

  “我没告诉他们,我只是说他们知道你的存在。”

  肖宁婵觉得脑袋有点儿转不过来,虚心请教:“这句话什么意思?”

  叶言夏笑了下,“你也有今天。”

  肖宁婵好笑又好气,故意压低声音严肃喊:“叶言夏,赶紧解释清楚。”

  叶言夏听出女友确实是着急了,低声解释:“今天回来他们问我,我就说我跟你在一起了,有女朋友了,但没告诉他们是谁,所以他们只是知道你的存在,并不知道你是谁。”

  肖宁婵了然,深深地松了口气,“被你吓死,还以为你把我的名字,在哪儿,然后长什么样都给他们知道了。”

  叶言夏靠着椅背,悠闲地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你在担心什么?况且你也不丑。”

  肖宁婵在心里傲娇道:“我当然不丑。”

  肖宁婵理由很充分,“这不是关键,假如我让你现在来见我爸妈,你也会紧张吧?”

  叶言夏默默想了想那个画面,觉得是紧张的,但是男子的气概让他不能怂,嘴硬说:“不会,我可以马上去见岳父岳母。”

  肖宁婵打击:“你还是先把我哥搞定再说。”

  叶言夏突然就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过了会儿才开口:“确实是要找个机会找你哥出来聊聊了。”

  肖宁婵睁大眼睛,不是吧,我就随口说说,急忙阻止:“别,你们还是别聊了,我就随口说说。”

  叶言夏似乎很坚持,“无事,总要聊聊,不然你我出门总是有个第三者。”

  肖宁婵心惊,要是你们聊,别给我打起来,等会儿我都不知道要帮谁,严肃警告:“不许找我哥,等会儿出事就麻烦了,我哥我解决,你好好待着。”

  叶言夏听出女友似乎是真的不想自己去找大舅子,为了不让她担心也就应下来,“好好,知道了。”

  在心里则默默计划:“该什么时候找出来聊聊,收假在学校里还是在假期里?要去哪儿聊呢?也不知道大舅子喜欢什么地方?”

  肖宁婵听到她这样说心里也就放松下来,但怕没听进去,还再嘱咐一句,“记得哦,不许找他。”

  “嗯,好,”叶言夏一口答应下来,随后转换话题,“明天打算做什么?”

  “在家玩手机,”肖宁婵把大狗熊立起来靠在它身上,理由很充足,“还有两周就收假了,要好好享受。”

  叶言夏无声一笑,点头:“确实是,那剩下的日子就醉生梦死吧。”

  “也不是这么说,”肖宁婵振振有词,“我们只是在该做什么时候该做的事,放假就应该好好玩,放松,而我们放松方式就是睡觉玩手机。”

  叶言夏静了有五秒钟,随后才开口:“你吵架一定不会输。”

  “我才不会跟人吵架。”肖宁婵坚定道。

  “你确定?”叶言夏幽幽提醒,“不是三天两头跟你哥吵?”

  肖宁婵默了默,嘟囔:“那不一样,跟我哥又不是真的,不过他确实是吵不赢我。”

  叶言夏听着她后面傲娇的小语气,觉得好笑,又有点儿心疼大舅子,古灵精怪得实在是拿她没办法。

  今天两人出去玩了大半天,所以晚上也没有聊太久,十一点就互相道晚安然后睡觉了。

  翌日,叶言夏与肖宁婵各自在家忙自己的事,叶言夏整理去Y国的资料,肖宁婵则骚|扰肖心瑜,让她来自己家住几天。

  很快到了元宵节,肖宁婵一起床就被肖心瑜堵在卫生间门口,猥琐地看着她笑,“妹,今天要出去吗?”

  “嗯?”刚起床的肖宁婵脑袋还不是很清醒,歪头不明所以地看她。

  肖心瑜很兴奋:“妹夫啊,出去带我一起,去见见妹夫。”

  肖宁婵无语,推开她进卫生间,“不去,在家。”

  肖心瑜看着关上的门,郁闷地噘嘴,干嘛不去啊,今天可是元宵节,过节呢,见见面多好。

  “啪啪~”

  “妹,确定吗?真的不去啊?”

  正在刷牙的肖宁婵忍不住翻一个白眼,无视她的话。

  另一边房门打开,肖安庭看着卫生间门口的二姐纳闷,“姐,婵婵在里面?”

  肖心瑜看着刚刚起床还睡眼朦胧的堂弟立马兴奋起来,这个样子好看!

  “弟啊!”肖心瑜看着他激动喊,“别动,姐给你拍个照。”说着手忙脚乱地找自己的手机,把刚刚睡醒但是思绪还没有清醒的肖安庭给弄得完全清醒了。

  肖心瑜找出自己的手机,对着肖安庭一顿猛拍,随后边看照片边不满,“哎呀~光线角度都不好,啧~不合适,再来几张,弟,你站这边。”

  肖安庭扶额,“姐,别拍了。”

  “这么好看为什么不拍,”肖心瑜心情很好,“给我姐妹她们看看,羡慕死她们。”

  肖安庭觉得那是社死场面,急忙道:“别了姐,你别乱发。”

  “我不会乱发,”肖心瑜解释,“我只是给我姐妹看,快去那边站着,要不要再把头发抓乱一下?”

  肖安庭听言急忙把乱糟糟的头发抓好,看得肖心瑜心急地上前想动手。

  卫生间门打开,肖宁婵看一眼外面的两人,没搞清楚情况就随口说:“哥你起了,我好了去吧。”

  肖安庭觉得他妹妹此刻可爱到爆炸,急忙快步走进卫生间,关上门。

  肖心瑜幽幽地看她妹,气势汹汹地吼:“让你带我出去见妹夫不去,我要拍你哥你又让他进卫生间洗脸,你故意的是不是?”

  肖宁婵听着她姐气势凌人的指控就委屈,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向她手里的手机,再联想她刚才的话,“你要拍我哥?拍他干嘛,又不是没见过。”

  “有人没见过啊,给我姐妹们点福利。”

  虽然说平时与肖安庭吵吵闹闹,但是关键时刻肖宁婵还是很向着她哥的,听言担忧道:“你别拿他的照片乱来,一会儿那些女生追着来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从小招女孩子喜欢。”

  肖心瑜黑线,“别把我姐妹都说得跟花痴一样好不好,虽然她们也确实是有点儿花痴。”

  肖宁婵安抚:“好了好了,帅哥嘛,网上一大堆,随便找两个给她们就可以了,我们下去吃饭吧,饿了。”

  “让你们这么晚起床,我早就饿了,但是你们一个都没有起,我就没有下去了。”

  肖宁婵推她往楼梯口走,絮絮叨叨:“那你怎么不下去啊,这自己家你还客气什么,不知道我妈今天早上做了什么,好饿啊~”

  随着肖宁婵的絮絮叨叨两姐妹到楼下,白静淑看到她们俩就喊话,“起床啦,来吃早餐。”

  肖宁婵满脸期待地走过去,“吃什么啊?”

  餐桌旁的肖俊辉给她们俩报早餐名单,“面包、肠粉、肉粥,想吃什么?”

  肖宁婵听言就兴奋,“这么丰盛,”忙不迭坐下去,喊话,“姐,快来坐。”

  肖心瑜走到餐桌旁,先站着舀一碗粥,询问:“你要不要?”

  肖宁婵笑眯眯地点头,肖心瑜把自己刚才舀好的粥推到她面前,自己则再打一份。

  “谢谢姐~”

  白静淑看着女儿笑嘻嘻的模样就好笑,“懒得你,粥还要你姐帮你舀。”

  肖宁婵骄傲自满又得意洋洋的小表情,“这说明姐疼我,你羡慕的话回去让大姨她们给你舀。”

  白静淑笑着说了她一句,随后询问:“今天元宵,想吃什么?等会儿跟你爸出去买菜。”

  “我想吃虾,”肖宁婵目标很明确,想了想,又期待地看她妈,“然后弄个泡椒鸡爪可以吗?”

  “就吃这些辣的,看看,都长痘了!”

  肖宁婵心塞地摸摸自己的脸颊,在家这几天一直吃各种热气食物,确实是长了三颗小痘痘,在白皙细腻又水润润的脸颊上不知道多显眼。

  肖宁婵叹口气,长痘是真的,但是想吃也是真的,沉思了片刻,“那妈你再买一点凉茶回来,买两瓶雷公根,再要个二十四味。”

  肖心瑜听到二十四味就忍不住皱眉,“哇~这个好苦。”

  “良药苦口。”肖宁婵振振有词。

  肖心瑜心有余悸的模样耸肩。

  白静淑叹气,“这种就是明知故犯,然后自欺欺人。”

  肖宁婵噘嘴,就想吃个东西,难道因为长了个痘就都不吃了?看向肖心瑜,寻求队友,“姐,你也想吃吧?”

  肖心瑜安静,应该没几个人能拒绝泡椒凤爪这种东西。

  白静淑不理会女儿,看向侄女,“小瑜想吃什么菜?”

  肖心瑜想了想,“要排骨。”

  “清蒸还是红烧?”

  “红烧。”

  白静淑表示了然,“虾、排骨、鸡爪。”

  白静淑总结菜单的时候肖安庭从楼梯口出来,肖宁婵一见他就大喊:“哥,我们在报菜单,你今晚想吃什么?”

  “随便。”

  “我跟姐都说了,你也报一个,”肖宁婵念念有词,“不然显得我们两个多难养一样。”

  肖俊辉直言:“女孩子精细一点好,男生就要糙养。”

  肖安庭看向两个女生,认命的语气,“听到没有,糙养,没有选择权。”

  白静淑笑着摇摇头,打断这场幼稚的对话,“好了糙养,但是这次过节,我们人性化,都精养,要什么?”

  “机会可不多,哥,把握住机会!”肖宁婵一脸兴奋地撺掇她哥。

  肖安庭无语地看她,就点个菜,你还想着要个满汉全席啊,沉思了会儿,“她们两个要了什么?”

  “虾,排骨,还有鸡爪。”

  肖安庭想了想,说:“那我要香菇炒牛肉。”

  白静淑表示没有问题,跟肖俊辉说:“吃完早餐我们就去买菜了,今天过节,大家都出去买菜,下午去好的都被买完了。”

  肖俊辉点点头表示赞同,“好,我们等下就去。”

  十分钟不到,热闹的餐桌只剩下肖宁婵收拾碗筷,肖宁婵一边收拾一边吆喝:“哥,你还没有扫地,姐,你倒垃圾,分类记得了吧?”

  肖心瑜扯着嗓子喊:“记得,我自己住要分类,没想到来这里还逃不过分类。”

  肖宁婵笑,说这是你的宿命。

  肖心瑜倒在沙发上,生无可恋说不想承认。

  三兄妹忙完自己的事,肖俊辉与白静淑两位长辈也出门了,剩下他们这些年轻人,自然是想做什么想说什么都无所顾忌了。

  肖心瑜耿耿于怀:“妹啊,为什么你今天不出去,我明天就要没空了。”

  “你没空就没空呗,关我什么事。”肖宁婵特别的冷酷无情。

  肖心瑜气得掐她,肖宁婵急忙躲开,暴力的女人!

  肖心瑜看了看旁边的人,突然开口:“你不会是跟我说了不去,然后又偷偷摸摸出去吧。”

  肖宁婵还来不及说话肖安庭就拆台:“对,很有可能,毕竟有前车之鉴。”

  肖宁婵打一下她哥表示他对自己的诬陷,然后义正言辞地说:“我才没有,都说了不出去就是不出去,外面又不好玩。”

  “但是有某人。”肖安庭幽幽地开口。

  肖心瑜用力点头表示赞同。

  肖宁婵满头黑线看她哥姐,面无表情地说:“既然这样说那我等会儿就出去吧,合乎你们的心意。”

  “好啊~”

  “你敢!”

  肖心瑜与肖安庭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肖宁婵悠闲自在地看两人,怂恿:“意见不一样哦,要不要打一架再做决定?”

  肖心瑜与肖安庭无语,你倒是想?

  肖心瑜看向她三弟,星星眼,“让她去呗,我们一起。”

  肖安庭想也不想就拒绝:“才见了又见,天天见面有什么好看的,在家待着。”

  “有天天见面么?”肖心瑜不解地看她妹。

  肖宁婵不动声色地朝她使个眼色——我哥就是这样的不讲道理。

  肖心瑜点头——哦~原来如此。

  肖宁婵轻咳一声,淡定道:“在家睡觉玩手机,好好珍惜这几天。”

  “对,你们快要开学了。”

  肖安庭表情僵硬,肖宁婵幽怨地看她姐,你故意的是不是?

不同于不大不小热热闹闹的肖家,偌大的叶家庄园此时此刻就显得有些冷清了,除了来来往往忙碌的庸人,就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周清婉看着冷冷清清的屋子,无可奈何地叹口气,问正在擦桌子的女工小覃,“言夏在干嘛?他吃完早餐就上楼了是吧?”

  正在擦桌子的小覃点头,“嗯嗯,少爷吃完早餐就回房了,夫人要叫他吗?”

  周清婉轻声道:“我自己去找他,这个桌子每天都擦,随便擦擦就可以了,去外面帮明叔整理一下花园吧。”

  小覃点头。

  周清婉走上楼梯。

  半分钟后。

  “笃笃笃~夏夏~”

  正在看书的叶言夏纳闷开门,“妈~怎么了?”

  周清婉往他房间里探头,边打量边问:“在干嘛呢?没什么事下来弹琴吧,你爷爷奶奶都在外面散步,家里冷冷清清的。”

  叶言夏轻轻地蹙眉,但还是道:“嗯,我马上下去。”

  “你没事要忙吧?”

  “没,”叶言夏看向自己的书桌,“只是在看书,我们下去吧。”

  周清婉看向他的书桌,上面有着两个女孩子家的小物件,满意地点点头,看来未来儿媳妇是很可爱的。

  母子俩到楼下,叶言夏打开钢琴,坐到椅子上,一边翻琴谱一边问:“妈,想听什么?”

  周清婉坐在一旁,看着端端正正坐在钢琴面前的儿子,有种回到儿子初中的时候,那时候的叶言夏每天都要练琴,她与叶爷爷叶奶奶就坐在一旁看他。

  “今天元宵,你随便弹,应景一点,喜庆一点。”

  叶言夏无语地看他妈,想了想也没想出什么合适的曲子,修长的手指摁上黑白键,悦耳的琴声随之而来,“你说吧,弹什么?”

  周清婉嫌弃地看他,自己低眉沉思,可是想了一分钟左右也没想出什么,随口道:“你不是有女朋友了,那就来个婚礼进行曲。”

  叶言夏手指一顿,随后拿出自己的手机,飞快打字,过了一会儿坐好,摆出弹琴的姿势。

  周清婉有些惊讶,这是发生了什么事?随着她的疑惑,一段熟悉又陌生的旋律流出,调子轻快又寓意美好。

  作为一名七零后,周清婉自然是听过这一首歌的,看向儿子一旁的手机,满意地点点头,掏出自己的手机,进行录像。

  一首歌结束,周清婉把录像关了,笑着说:“你女朋友叫你弹的?”

  叶言夏语气有点儿小骄傲,“我国传统节日的相关文化她都懂得一些。”

  周清婉看到他骄傲的神色也忍不住笑,称赞:“那不错哦,还是个才女啊。”

  “还可以吧,她对这些比较感兴趣,”说起自己的女朋友,叶言夏的语气就藏不住的喜欢,“了解得比我多,好些我不知道的都是她告诉我的。”

  “小心人家嫌弃你文盲。”周清婉提醒。

  “不会,”叶言夏信誓旦旦道,“也有我懂她不懂的。”

  “那互相学习了。”

  “妈,刚才的视频发给我。”

  周清婉有些惊讶地看他,以前自己录视频发出去这人总是臭着脸不情不愿的,这次居然主动要自己的视频,天下红雨了?

  叶言夏理由非常淡定,“我就是想看看刚才有没有出什么错。”

  周清婉狐疑地看他,也没再问什么,而是好奇:“今天都不出去?”

  叶言夏知道她的言外之意,一边弹琴一边回答:“不出去了,她家人都在,过几天就开学了。”

  周清婉挑眉,倒也没再说什么,坐在一旁认认真真地听他弹琴。

  屋子忙活的庸人们听着叶言夏的琴声,都在心里狐疑:“少爷的琴声好像与以前冷冰冰没有感情的样子不一样了,听着都让人开心啊,是不是找女朋友了?”

  因为叶言夏的琴声,冷清没有人气的叶家似乎都活了起来,众人的脸上都不由自主地带上笑。

  叶爷爷与叶奶奶在外面散步回来,看到屋子里情况都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叶奶奶感叹:“好像许久没看过夏夏弹琴了,今天怎么想起来弹琴了。”

  “我叫他下来弹的,在家也没事做。”

  叶奶奶点点头,跟她一起坐在旁边看孙子弹琴。

  叶爷爷发现没人与自己喝茶,于是也坐在一旁听孙子弹琴,虽然听得不懂,但不影响他对孙子的宠爱。

  几个曲子结束,叶言夏看向排排坐的爷爷奶奶与妈妈,好笑又无奈地说:“你们这样我感觉在表演一样。”

  周清婉起身:“你就当做在表演一样,这几个曲子平时都少听你弹奏,看来有女朋友是很不一样了,我是真的好奇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子,让你变成这样?”

  叶言夏莞尔一笑,“我也没变。”她只是把隐藏的我开发出来而已。

  周清婉听言一副“我不相信”的模样看他,拍拍他的肩膀,“好了,你继续弹吧,我去看看明哥把花园弄得怎样了,他说那些月季都活了。”

  叶奶奶听言开口:“刚去种了一些葵花籽,等开花的时候就是一片向日葵了。”

  周清婉惊喜,“这个好,我去看看弄得怎样了。”

  弹了半个多小时琴的叶言夏也想出去走走,于是起身跟着周清婉出门。

  在家里玩手机的肖宁婵看到顶头显示的消息,好奇地点进两人的聊天页面,发现封面是某人穿着蓝色毛衣坐在钢琴边上的视频,偷偷摸摸地看一眼周围的肖心瑜与肖安庭,调低声音淡定地打开视频。

  流畅又熟悉的旋律流出,肖宁婵惊喜地看着视频里专心致志的人,嘴角不自觉上扬,飞快打字过去:好听。

  肖宁婵听了一遍,又把手机声音调高,又放了一遍,一副随意的模样问:“感觉这首歌怎么样?”

  “挺好的。”音乐细胞不是特别好的肖安庭只能说出这一句。

  而学音乐的肖心瑜则评价,“不错,音调都很正确,旋律也符合这首歌的意境,从哪儿看到的?”

  肖宁婵心一惊,敷衍道:“就网上,觉得这首歌挺好听的就点进去了,没想到是钢琴弹奏。”

  肖心瑜听到她这样说也就不在意了,继续刷自己的手机。

  肖宁婵:我哥哥跟姐姐都说好听。

  那边又是几条消息过来,肖宁婵一看,都是图片,图片里面是各种花草树木。

  叶言夏:你喜欢什么花?

  肖宁婵不明所以,但还是回复,说自己对花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好看的都喜欢。

  叶言夏想了想,又问她喜欢什么植物。

  肖宁婵这次回答得很明确,竹子与松柏。

  叶言夏:好。

  肖宁婵看着消息一头雾水,这什么意思?

  叶言夏收回手机,看向与周清婉聊天的明叔,询问:“明叔,那一边的空地种一簇竹子可以吗?”

  周清婉与明叔都停下说话看他,叶言夏继续道:“再种几棵松柏,地方不是挺宽的。”

  明叔表示没问题,只是好奇他怎么突然想种这些东西。

  叶言夏淡定回答:“就觉得它们还挺好的,四季常青,其他的植物枯萎的时候它们还可以为花园增添色彩。”

  明叔表示这个想法不错,他马上去找供应商看看有什么竹子与松柏适合栽种的。

  叶言夏点点头,低头给肖宁婵发信息。

  叶言夏:还喜欢什么吗?

  肖宁婵:???

  肖宁婵:怎么了?要送礼物还是什么?

  叶言夏忍不住抿嘴笑,调侃:“你想太多了,没有礼物给你。”

  肖宁婵觉得脸颊有些发烫,在心里默默吐槽,没有你问什么,害得我自作多情,尴尬!

  叶家的后花园,从来不缺鸟儿,每天清晨与傍晚,鸟儿叽叽喳喳的声音就没有停过,可是这次在花园的一株植物上,挂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鸟笼,里面关着两只颜色翠绿的八哥。

  看到叶言夏与周清婉,两只八哥叽叽喳喳地喊着“恭喜发财恭喜发财~”一听就喜庆。

  这两只八哥是叶爷爷早几天出去别人送他的,看着喜欢,就带了回来,今天应该是跟叶奶奶散步到这里,随手把它挂在了树上。

  叶言夏看着两只八哥,又看看不远处的锦鲤池,“妈,我们养条好不好?”

  周清婉纳闷看他,“怎么想起养狗了?你以前不是不喜欢这些东西吗?”

  叶言夏道:“我没有不喜欢,只是没什么感觉,现在没什么事,就养条狗吧,你跟爷爷奶奶在家也没事,养条狗还可以陪你们。”

  周清婉听着这话就觉得不对劲,皱眉:“什么叫养条狗可以陪我们,那你有空在家多陪我们不行。”

  叶言夏自知说错话,解释:“不是这个意思,我去学校不是没空在家吗?后面又去国外,那就更没时间在家了,有条狗,或者养点其他动物可以陪陪你们。”

  周清婉听言想了想,觉得好像也不错,现在好多朋友家里都有猫或狗,她自己也是比较喜欢这些毛茸茸的动物。

  “那我有空出去看看,想要什么?”

  叶言夏目标很明确:“要一条白色的萨摩耶。”

  周清婉点点头,说:“好的,我明天就出去看看。”

  叶言夏听言道:“那我也一起。”

  周清婉对此求之不得,“好,等下我去问问你赵姨,她家的布布在哪儿买的,明天我们就去那家买一只。”

  叶言夏应一声,低头给肖宁婵发信息。

  叶言夏:以后有惊喜给你。

  肖宁婵:什么时候?

  叶言夏:那得看你了。

  肖宁婵看着消息一头雾水,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就看我了,看着今天两人的对话,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解决了女朋友喜欢的问题,叶言夏心情很好地把手机放回口袋,在心里思考什么时候能把这些事定下来。

  “妈~不然我们现在就去宠物店吧?”

  周清婉惊讶地看他,皱眉:“不是,你今天怎么了?一下子种花种草,现在又去买动物,什么时候你有这些闲情逸致了。”

  叶言夏轻轻地蹙眉,“我没有这些闲情逸致吗?”

  周清婉道:“你哪儿有了,来这里也是随意看看打发时间。”

  “那现在有了,”叶言夏哄人,“说明你儿子品味高了,去吗?”

  周清婉皱眉:“今天元宵,现在出去吗?”

  叶言夏很笃定:“嗯,就去宠物店看一下,很快的。”

  周清婉提醒:“这里到市区半个多小时呢,怎么突然就这么着急。”

  叶言夏安静,倒也不是他着急,就是想着有了计划,就赶紧实施落实,免得夜长梦多。

  周清婉看到儿子这样,也就随他意了,“好吧,那我去问问你赵姨,我们吃了午饭再出去,然后去公司,晚上可以跟你爸一起回来。”

  叶言夏无意见,“好的。”

  两母子讨论好,周清婉也就去给赵芸薇打电话询问买宠物的事,叶言夏则继续给女朋友发信息,问她今天在家打算做什么。

  肖宁婵:刷剧,我有一个综艺还没有看完。

  肖宁婵:你整理好去学校的资料了?

  叶言夏:差不多了。

  肖宁婵看着消息轻轻蹙眉,嗯,这句话什么意思?要来找我吗?可是昨晚说好到开学再见面的,摸摸脸颊上的痘痘,而且我长痘痘了,不想让他看见,虽然也有点儿想见面……

  肖宁婵:怎么了?

  叶言夏:没。

  肖宁婵纳闷,正思考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那边又发过来一大串消息。

  叶言夏:下午我要跟我妈出去买点东西,晚上跟我爸一起回来,所以接下来时间你自己玩了。

  叶言夏:别太想念我。

  肖宁婵满头黑线,发了个省略号过去,这人真的是越来越不要脸皮,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叶言夏看着那个省略号,低低地笑出声,收起手机,走回在整理花园的明叔那,“明叔,竹子还有松柏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弄好啊?”

  “这个哦~”明叔看看地方又沉思片刻,“这个要看那边有没有合适的竹子跟柏树了,有合适的就这两天,没有就等等了,不好种了也是浪费,是不是?”

  叶言夏赞同:“嗯嗯,那明叔你慢慢挑,要最好的。”

  明叔笑着示意他放心,肯定把最好的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