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学长的手指送上天堂|捆绑模特

2021-10-12 10:29:12情感专区
侍卫将他围住不让他往里面走,但是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没用,他要是想谁能拦住他。

  “城主,门口有一个人想要见你,”宋春衣已经准备好了,她刚要离开,就被人拦住了。

侍卫将他围住不让他往里面走,但是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没用,他要是想谁能拦住他。

  “城主,门口有一个人想要见你,”宋春衣已经准备好了,她刚要离开,就被人拦住了。

  跟着他走到前院,果然哪里有个人被堵在哪里。

  远远的看过去,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温景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小翠也来了,如果你要见他你就跟我来,”说着那人直接离开了,不在理会宋春衣。

  本来宋春衣想要去见送信的那人,没想到却被人拦住了。

  她跟在他身后然后上了马车,那些人原本想要拦住宋春衣,但是温清的表情有些可怕,吓到了他们。

  “你们怎么会来。”

  “她想要来见你。”两人一路无语,直到下了马车。

  他带着她往里面走了几步,到了一个院子之后,温景停下了脚步,示意宋春衣进去。

  床上的人儿缩成一团,躺在床上。

  “小翠,”猛然间躺在床上的人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的双眼瞬间变得通红,眼泪就那样滑落了。

  “小姐我终于见到了你。”

  小翠整个人哭的涕泗横流,宋春衣掏出手帕,急急忙忙的给她擦眼泪。

  “你跟着他没受委屈吧!”小翠摇摇头。

  “你要不要跟我回去,”听到这里的时候,原本平静的坐在那里的人颤抖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但是宋春衣并没有戳破,只是抱着她。

  等人睡着之后,宋春衣走了出来。

  “好好对她,要不然你会后悔的,”他们两个之间事情,宋春衣知道自己不能干涉,只能出言提醒。

  被人带走的时候,宋春衣身边并没有侍卫跟着。

  她出门走了一会,猛然间发现有人跟着他,走到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她面色一沉。

  “出来吧!”万灵均没想到宋春衣一介女流,有如此的胆魄。

  “不愧是城主,够胆。不过你今天遇到的人是我,不管如何你都要跟我走。”

  一跃宋春衣跳上了屋顶,你来我往之间打了起来,但是两人分不出一个高低,万灵均一刹那间脸色变了。

  “没想到,你还会武功,不过已经晚了。”胸口突然一疼,她晕了过去。

  ……

  找了一圈之后,祁玄冥没有看到宋春衣。

  “王爷,城主今日出门了,”那女子话音刚落,祁玄冥就慌了。

  “快派人去找。”这段时间他一直派人守着宋春衣,只有今日他让他们去查一些事情,结果宋春衣就出事。

  一个时辰后,整个北凉城就被翻了个底朝天,但他们依旧没有找到宋春衣。

  “他们一定还在城里,仔细找。”

  此时宋春衣被人五花大绑的,扔在马车低下的暗格里,四周一片漆黑,她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整个人无法动弹。

  北凉城最偏僻的地方,一辆马车在路上疾驰,这是万灵均进入北凉城的地方。

  一个时辰之后马车停了下来,宋春衣被拉扯了出来,她的眼睛被蒙上了,双手被捆着,想要动弹也无法动弹。

  “你到底是谁,你抓我对于你来说有什么好处吗?”还没等到它回答,她再一次被打晕了过去。

  ……

  “还没找到人吗?”祁玄冥满头冷汗,整个人面色苍白。

  “快去北凉城边界看看,”猛然间他想到了那个位置,哪里没有守卫,不过那个地方也不好入城。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果然在哪里找到了马车,但是此时已经无人了,只剩下一辆马车。

  “快去追。”

  半梦半醒之间,宋春衣感觉自己被人背在背上。

  祁玄冥带着人追了半天,但是无济于事。

  醒来的时候,宋春衣发现自己正躺在半山腰上,四下无人,但是她依旧被绑着。

  缓慢的从地上爬起,然后坐起身子,想把绑着自己手的绳子摩断。

  “不用白费力气了,我还在,就算是你弄断了,你依旧跑不掉。”

  声音是从树上传下来的,她抬头一看那人就站在树梢上。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一定要抓我。”

  “还记得你看到的那封信吗?”看了一眼那人,宋春衣瞬间明白了,怪不得她要抓她,原来如此。

  “既然你是带我去见我母亲的,那你就放开我。”

  “哈……哈……”突然间万灵均笑了起来。

  “摄政王妃,你以为我傻吗?难不成你觉得你的事迹还没有传开。”

  一刹那,宋春衣脸拉了下来,她实在是太低估自己了。

  “你放心我不会跑。”

  任由宋春衣一个人嘀嘀咕咕,他不在理会她。

  ……

  “王爷没发现王妃的踪迹,”追了一夜,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你们先回去,我去找。”祁玄冥早就知道抓走宋春衣的人是谁,他原本想将他们拦住,没想到出了这个意外。

  “北凉城就交给你们了,”浴血门的人全部被留下了,祁玄冥一个都没带走。

  他乔装打扮好,然后上了山,这座山翻过去就是灵云帝国的国土,不过这座山不是很好翻,要不然万灵均带着人也不会全部都死在这里。

  走了一个时辰,祁玄冥发现了几具尸体,这些尸体已经被野兽咬烂了,全部都变得面目全非了。

  摸了摸地上干涸的血迹,祁玄冥大致猜出了他们是什么时候到北凉城的。

  他紧赶慢赶的在后面追着,他们这么焦急的想要把人带回去说明司徒家族出事了。

  一路上宋春衣都是被抗在肩膀上。

  “你能把我放下了,有你在我也跑不了。”

  那人根本不理会宋春衣,扛着她就跑。

  追了整整三天的,祁玄冥心越来越乱,他都开始怀疑他们没有去灵云帝国,要不是有送宋春衣给他留得记号,他早就离开了。

  这条路实在是太偏僻了,一个人都没有,实在是寂静的有些可怕。

三日之后,万灵均带着宋春衣下山了,这里很荒凉,四周都是沙漠。

  皇上你终于回来了。”守在这里的人等了半个月,差点以为他不会回来了。

  “快点回去,”万灵均已经想象到了,那人将整个皇宫搅的鸡犬不宁的样子。

  从这里到皇宫最起码还要三天,他只能祈求老天爷保佑他,回去不会被那人责罚。

  ……

  “老祖宗,你找我,”郑寒烟每一次看到他都会害怕,这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让郑寒烟有些害怕。

  “你想不想要我这个位置。”话音刚落吓得郑寒烟跪在了地上。

  他那里敢要那个位置,要是那个位置真给他了,他肯定会生不如死。

  “老祖宗,你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

  此时那人已经很虚弱了,面容都有些苍白。

  三日之后终于到了灵云城,时间刚刚好。

  任由自己被带进皇宫,宋春衣丝毫没反应,只是乖乖的跟在他身边,她倒是想要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她被人带到一个屋子里之后,发现四周似有如无的有一股血腥味。

  她是刚坐下,一个男子拿着一个空碗走了进来,抓起她的胳膊然后接了一眼碗血,离开了。

  此时那人已经不行了,他的面容变得无比苍老。

  “我回来了,”门被踢开,他手里还端着一碗血。

  快速跑到他面前,然后把血喂给了他。

  不一会儿那人恢复了,要不是他们回来的正好,恐怕他已经死了。

  这个血的效果,比之前他们用的好了很多。

  ……

  莫名其妙的就放了血,一时之间宋春衣还有一些懵,没反应过来。

  “哐当,……”门被踢开,她整个面上有些慌。

  看着来人,宋春衣脸色变了。

  “你不是说带我来见我母亲吗?你现在把我关在这里,是为了什么,难不成就为了我的血。

  “我的确是为了血,不过你母亲她已经死了,一开始我只是想将你的骗回来,没成想你那么容易上当,顺带着就把你带回来了。”

  “如果你想去见他们,那就乖乖的呆在这里。”

  原著里根本没有这一段,看来是她来了之后这里就变了。

  “你带我去见见他们我就乖乖留下。”

  她依稀记得他们两个是死在一个山洞里的。

  眼神带了一丝冰冷,万灵均看了一眼宋春衣,“你想去见他们也不是不行,不过不能逃跑。”

  ……

  一路上宋春衣多多少少都留了一点痕迹,下了山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找到任何痕迹。

  跟他猜测应该不尽相同,现在他只有赶到灵云城,才能找到宋春衣。

  到灵云城之后,祁玄冥联系了所有碧灵阁的人,找宋春衣,不过一无所获。

  他只能去司徒家的地界,不过这地方已经被封禁了,几乎无人敢进去。

  “王爷那个地方,别去了,现在哪里全部都被毒雾围住,只要有人进去那个地方就会死。”

  “我必须去,她又可能在哪里,”旁边的人瞬间禁了声。

  司徒家族的的人,所剩无几了,本来他们有机会逃跑,但是他们觉得那点小伎俩对他们没什么用,结果全部都死于非命。

  ……

  被喂了药之后,宋春衣整个人昏昏沉沉,脑子无法凝聚思维,只能躺在床上。

  “你什么时候带我去找我母亲,”说完这句话宋春衣整个人就开始头疼。

  “今日就去,”顺着万灵均抱起了宋春衣,消失在了原地。

  马车缓慢的走在路上,她就被放在马车里,靠在角落里。

  药效过了一半,宋春衣清醒了些许。

  “你不用急,快到了。”这人就像是能猜测到她在想什么,随口就能给她答案。

  半个时辰之后,到了司徒家山脚下,这里所有的树木都干枯了,整座山泛着死气,雾蒙蒙的。

  她刚要抬脚往里面走,却被万灵落拦住了。

  “别去,你去了就会死。”这对于宋春衣来说,是最好的机会,要是错过了,就不会再有机会逃离。

  她灵机一动,闪入玉竹空间。

  她当着万灵均的面消失,肯定会让他察觉到她与众不同,但是她已经顾不得了。

  身边的人突然消失,万灵均整个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他被人耍了。

  不过他更多的是震惊,为什么这女人会突然消失,他抬头看向四周,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宋春衣。

  “多谢你带我来这里,”这一瞬间万灵均有些迷茫,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出玉竹空间的那一瞬间,宋春衣有些慌,她怕那些毒对她有影响。

  但是她站在哪里之后感觉又不一样了,这个毒好像对她很亲切,似乎不会伤害她。

  顺着心的指引,她向着那个地方出发了。

  看着宋春衣离开,万灵均整个人气急败坏,恨不得冲进去杀了他。

  “你们守在这里,不要让她跑了。”

  说完他就消失了,他不信她进去就不会再出来。

  山上所有的东西都死了,了无生机,满地的骸骨,有人的有动物的。

  两个时辰之后她看到了那个山洞,哪里对她来说就像是有致命的吸引一样。

  猛然间心口抽疼,她走进去后就看到靠在一起的两人,两人虽然看起来躺在哪里,但是并不是了无生机。

  她发现他们还有一口气的那一瞬间,悬着的心就放下了。

  这里的毒气太浓,她只能带他们离开这里。

  把人带进玉竹空间之后,她发现这两人竟然是毒气的来源,她看着他们发黑的手腕,心口一痛。

  给两人喂了一片昙灵花之后,她离开了玉竹空间,平安也不知道怎么了,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非要跟着宋春衣离开。

  她一出来就感受到了,这里的毒气明显在减弱,她要赶紧离开。

  一出玉竹空间平安整个人就很兴奋,拉着宋春衣往北边走。

  半个时辰之后,她看到了一个宅子,里面都是人骨,她跟着平安走了一会,到了一个门口之后,平安显得异常兴奋,示意宋春衣打开那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