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交车500部 我和闺蜜在公交被八人伦

2021-10-12 10:15:56情感专区
疯了一般扑了上去,顾五捶打着赵晨光嘶喊道:“你王八蛋,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世人皆可负你,唯独我对你一心一意,你好没良心……”

  赵晨光无情推开

疯了一般扑了上去,顾五捶打着赵晨光嘶喊道:“你王八蛋,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世人皆可负你,唯独我对你一心一意,你好没良心……”

  赵晨光无情推开了她,顾五踉踉跄跄才站稳,泪水一滴滴往下落。

  “你欺瞒我白杨与孙品言的事情,这就是你所为的一心一意?顾五,收起你的假慈悲吧,你的嘴脸我已经看透了……”

  顾五哭着摇头,觉得赵晨光对自己误会太深了。

  赵晨光冷笑道:“当初我就不该听我阿娘的,若是坚持不用你去替代顾九,试想我们现在一定会很幸福。顾九是那么善良,在瞧瞧你,丑就算了,还是一个心如毒蝎的女人……”

  顾五可以接受赵晨光任何羞辱自己的话,唯独不能接受他拿自己与顾九对比。

  可以说,顾五费尽心机得来的东西,都是顾九唾手可得的。

  在看她,虽然贵为公主又能如何,相公不喜,要与几个女人争抢一个男人。

  其实顾五真的挺可怜,放不下曾经的执念,重生后居然选择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顾五哭哭笑笑道:“我是不如顾九那又如何?可你终究娶了我,顾九是霍岩妻子已是事实,他们生养了三个孩子,她再好也不是你能得到的女人……,赵晨光我对你掏心掏肺,回过头来,你居然还心心惦记顾九那个贱人,若不是她当年谋害我,我会流落到荒芜么……”

  赵晨光觉得她不可理喻,冷声道:“顾五,你不要把错误都推到别人身上,当初要不是你出主意捆了顾九,我们关系会发展成这样么?是你贱的愿意委身做妾的,是你一步步勾引我的……”

  顾五不可思议望着赵晨光,突然觉得他好陌生。

  赵晨光的话句句诛心,顾五突然神色一变,擦干脸上的泪水笑得放肆道:“我是贱,那又怎样?当初要不是你作闹非要得到顾九,我会把自己推入万劫不复之地吗?事情败露了,你们母子都把责任推到我头上,是谁夜里搂着我喊着顾九名字的?是谁绝食非要娶顾九的?我那么做,你说我是为了谁……”

  顾五的话令赵晨光心虚了起来。

  当年顾五愿意委身做妾是因在乎赵晨光,不想今日他的话诛心至极,若不是如此,她又怎么会说这番话。

  赵晨光目光看她,顾五几步来到他的跟前。

  “你心虚了对不对?你拍着良心说,我哪一点对不住你,为了你的仕途,我付出了多少心血?干过多少见不得的事情?你的财产是怎么来的,难道你都忘记了么?孙玉泉是怎么死的,难道你也忘记了么……”

  不等她把话说完,赵晨光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顾五笑得阴冷,看着自己拿命守护的男人,这一刻有点要看清了他的本质。

  “不要说了,我错了!!”赵晨光违心道。

  顾五扒拉下他捂着自己嘴的手,笑道:“你错了?你没错,错的人是我,是我不该爱上你,更不该为你付出所有。”

  赵晨光心中起起伏伏,回想顾五所为自己做的一切,突然有点愧对她。

  一把搂住顾五,轻声道:“相公知道错了,刚才是相公犯浑……”

  平心而论,顾五对他真的很好,凡是他想要的,都会想尽办法送到他面前。

  可能好到成了理所应当,让赵晨光习以为然,如今顾五一席话,彻底让他认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

  “这是什么?”

  吵过闹过,赵晨光三言两语就把顾五哄好了。

  顾五瞧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小瓶子,轻声道:“此药可以控制人的神志,只要服下此药,保管在三个月内会乖乖听话……”

  赵晨光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小瓶子,眼中皆是不可思议。

  “药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顾五道:“荒芜皇族禁药,五皇兄给我的。”

  赵晨光脸色一白道:“他为何给你这种药?”

  顾五瞧了他一眼,没有隐瞒:“用来控制天龙国皇上的。”

  赵晨光觉得自己有点坐不稳了,顾五又说道:“此药我只有二十粒,现在先拿那个小杂种试试药……”

  赵晨光不语,看着那个瓶子咽了咽口水。

  喊来格勒,顾五让她把厉长青带过来。

  事先准备好的水被厉长青喝了下去,一刻钟左右,他就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

  赵晨光瞪着眼睛观察厉长青的反应,见他神色出现麻木状态,莫名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心想;幸亏自己与她和好了,不然怕是她会给自己使用这种药……

  心有余悸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赵晨光有些畏惧顾五了。

  “我是你阿娘,他是你阿爹,你是我们儿子,你叫赵沫……”

  厉长青目光直勾勾看着赵晨光与顾五,口中反复念叨着这几句话,好一会才从地上爬起来。

  “带着少爷下去吧!”

  厉长青给他们二人福了福身,跟着格勒乖乖下去了。

  “这药可有什么副作用么?”赵晨光问的。

  顾五笑道:“若是服用此药超过三次,服药之人会成为傻子……”

  赵晨光不知为何舒了口气,顾五这时又说道:“此药也有破解之法,不过皇兄没教我,听说意志力强大的人服用此药只能在短时间内控制对方……”

  ……

  霍府。

  “阿姐,你睡一觉吧,厉家那边要是有消息,我们会在第一时间知晓的。”

  顾九怎么能睡觉,叹口气道:“婷婷,你莫要劝说了,我心烦的很。”

  肖婷无奈道:“阿姐,厉长青到底是不是不悔还不能确认呢,若要不是,你不是瞎担心么。”

  顾九道:“婷婷,我感觉厉长青就是不悔,此事都怨我,多少次要去厉府都没去成,若是早点去,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自责、愧疚徘徊在顾九心头。

  顾光耀匆匆忙忙走了进来,顾九看见他紧张问道:“如何?”

“目前没有任何消息,厉莫川那边依然在派人寻找。我派人调查了一下厉家,并未发现有对他们不利的人……”

  厉莫川做生意老实本分,不曾得罪过任何人。

  “没有仇家,那这孩子去哪里了?”

  黄三匆忙来报,说早上有人看见了厉长青在一个胭脂铺门前玩耍。

  铺子已打烊,顾九寻人心切,立马派人去查铺子是谁家的,想看看能不能问出厉长青的下落。

  黄三匆忙去办此事,他走后没一会,小李子拿着一封信进来了。

  “夫人,齐王的信。”

  要是没有事情,齐王不会三更半夜派人送信的,顾九急忙拆开来看。

  看过信,顾九神色愣住了,顾光耀道:“阿姐,怎么了?”

  顾九把信递给了顾光耀,看过他眼中都是不可思议。

  “厉长青刚失踪,赵府就出现一个与他几乎相似孩子,难道这孩子是厉长青?”

  顾九也不确定,肖婷道:“去赵府探探不就清楚了么?”

  “齐王已经派人去了,我们等消息就行。”

  房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心事重重。

  子时,影子来了,确认了赵府那孩子就是厉长青。

  “何为不把人直接带出来?”顾光耀有些不解道。

  影子寒着脸道:“那孩子有些不对劲,所以我没把人带出来。”

  不对劲?

  “怎么个不对劲?”顾九心急问道。

  影子道:“不管我怎么喊他扒拉他都不醒,我试着掐了他几下,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

  正常人不会如此,影子察觉不对劲,没敢鲁莽把孩子带回来。

  顾九心一紧,肖婷道:“你少吓唬我阿姐,没准是睡得太熟了。”

  影子目光不善看着肖婷,觉得她是在质疑自己的判断,火不露痕迹把她挡在自己身后。

  顾九心乱如麻,哪里注意到这些事情。

  “只能等天亮了,我亲自去赵府看看。”顾九眼神发直说道。

  其他人没有言语,显然都明白这是最好的办法。

  影子回去复命了,顾九一夜辗转难眠,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天不等大亮,她就起来了。

  要不是肖婷几人拦着,怕是顾九一大清早就会去赵府。

  耐着性子吃过早饭,顾九总是有些心慌。

  周茂在她没出门前过来了一趟,齐王叮嘱顾九不可莽撞行事,万一遇到辣手的事情切忌要忍……

  带着齐王的叮嘱顾九出门了,坐上马车,心情逐渐平复了下来。

  马车来到了赵府门前,经过通报,顾九几人被迎了进去。

  顾五今日穿了一身白衣,真个人看起来明艳了几分。

  “阿姐的到来真是让赵府蓬荜生辉,妹妹有点受宠若惊……”

  从她嫁进赵府以来,顾九不曾踏入府中半步。

  “妹妹说得这是哪里话,真是折煞阿姐了。主要是平日太忙,忽略了妹妹感受是我这个当姐姐的不对……”

  说起玩绿茶,顾九也是茶道个中高手,只是不愿意那么做罢了。

  顾五就喜欢茶言茶语,顾九自然要满足她不是。

  “阿姐真是折煞妹妹了,倒是妹妹气量不够。”

  “昨日听说妹妹喜得一子,阿姐得知急忙过来道喜,不知是谁家孩子这么有福气被妹妹收养了?”顾九直奔主题,不想与她闲扯。

  顾五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了。

  “阿姐消息倒是灵通,看来我这府邸需要换换下人了。”她没否认。

  顾九心一紧,岔开话题道:“不知阿姐可能见见这个孩子?”

  顾五眼眸中带着笑,可她的笑却不达眼底。

  “既然阿姐想见,那就见见吧!”

  格勒出去了,顾五有一句没一句与顾九闲聊。

  一刻钟的时间,格勒带着神色麻木的厉长青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顾九看见他后,猛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内心的喜悦与激动再也无法压制。

  几步来到孩子身前,顾九仔细打量着他,泪水夺眶而出。

  一把紧紧抱住了他,顾九眼眶含泪,愣是逼迫自己不要哭。

  然,就在这时,有人上前把他们母子分开了。

  “阿姐这是怎么了?为何见到我的孩子如此激动?”

  顾九泪眼朦胧看着顾五,咬着唇硬把泪水逼了回去。

  “你的孩子?他明明是厉长青,厉莫川之子,怎么会是你的孩子?”顾九稳了稳心神质问她。

  顾五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蛋,似笑非笑道:“赵沫,你告诉姨娘,你是谁的孩子?”

  “我是阿娘的孩子,我是阿爹的孩子。”

  厉长青像是没有感情的人,语气僵硬死板,仿佛在复读。

  顾九看着他的眼神发现了异常,盯着他道:“你不认识厉莫川吗?”

  厉长青目光没有看过来,直勾勾看着一个地方道:“不认识。”

  顾九一瞬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却又抓不住要点,心中急的不行,面上却不好说什么。

  “阿姐,听见了吧?怕是姐姐认错人了。”

  顾九不语,一时之间有些心慌。

  顾五前一刻还笑吟吟的,下一刻脸色一变道:“小杂种,给我跪下,自己搧自己十个耳光。”

  顾九惊恐看着顾五,怎么都没想到她会对一个孩子如此。

  厉长青乖乖跪了下去,抬手欲要搧自己耳光,顾九急忙制止了他的行为。

  “他不是你儿子么?为何要这样对他?”

  顾五笑呵呵道:“一个小杂种也配给我当儿子,我不过是看他可怜,收养在府中的一条看门狗罢了……”

  顾九心如刀挖,一把拽起跪在地上的厉长青道:“既然他是你赵府的看门狗,割让给我可好?”

  “阿姐莫要开玩笑了,虽然我不怎么待见这个小杂种,毕竟是一条狗,若是这狗咬着姐姐,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顾九从未如此恨过顾五,此刻对她的恨难以形容。

  “你?”

  顾五从未见过顾九如此吃瘪,心情大好道:“没眼力见的东西,还不快快把狗纤下去?万一惊扰了贵客,有你们受的!”

  顾九不想松手,看着将要离去的厉长青道:“妹妹,难得阿姐向你讨要个物品,妹妹就这样回绝阿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