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妈妈的小男孩 不要 这是在公交车上有人

2021-10-12 10:08:37情感专区
最终,她拿定主意,突然间腾空而起,朝前方一座低矮的小山头飞去。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不如拼死一搏。

  李清凤腾空飞了一段路,离前方山头还有一小半距离,而她双足无支撑点,眼

最终,她拿定主意,突然间腾空而起,朝前方一座低矮的小山头飞去。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不如拼死一搏。

  李清凤腾空飞了一段路,离前方山头还有一小半距离,而她双足无支撑点,眼看就要掉进下方岩浆中。

  李清凤立即从储物戒指中将从钱梦竹那顺来的一件极品法宝给取了出来,丢在自己脚下,在极品法宝即将融化的一刻,她一脚突然踩在上面。

  有了这一个支撑,李清凤下一步就已经稳稳地飘落到这座低矮的小山头。

  这时,滚烫的山头竟然起雾了,而且雾气越来越浓,李清凤朝山脚下处望去,只见下面的岩浆沸腾得更加厉害了。

  李清凤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护体光罩有点承受不住外面的极度高温。

  而且在这些迷蒙的雾气中,夹杂着一股令人头晕目眩的气味,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起过往的一些辛酸往事:那些未曾达成的心愿,就像放大镜一样,不断地在她心中滋生……

  李清凤渐渐目光迷离,如秋水般的美眸泛起盈盈泪光,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着,抬起双脚,就欲跳向下方岩浆之中。

  就在这时,只见她魂海中的鸿蒙珠轻轻地震动了一下,李清凤立即神志清醒了过来,收住了脚步。

  她再看向四周,哪里有她前世的生死伙们小珠珠?

  她不由自主的全身汗毛竖起,她刚才看到了前世的珠灵,正在下方岩浆中笑着冲她招手。

  “主人,您刚才中了这地狱魔火的贪嗔痴念,差点就跳了下去。”

  李清凤看了一眼下方滚烫的岩浆,这个该死的地狱魔火,果真厉害!

  她迅速整理心神,按着她来这片空间的时间来算,今天是她来到这片小世界的第十二天。

  想要参加宗门大比,她就必须得在今日之内打破这道结界。

  李清凤只是短暂地休息了片刻,便又在自己周身打出一道冰之道纹,将周身全部笼罩在一阵清凉的光罩之内。

  她不再犹豫,再次用力地朝半空跃起,向前面那座山飞去。

  那一座山,比现在这座山要高出数丈。

  还是按着之前的方法,在损失了两件极品法宝后,李清凤终于有惊无险地登上了这座高山。

  她没有停留,忍着这恶劣的天气,立即快速朝山的背面飞奔。

  且说此时的墨尊,正悠闲地躺在一张休闲椅上,他手中端着一杯高角杯的灵酒,轻轻地摇晃着。

  在他的身则蹲着一只雪白的狐狸犬,俩人正一起观看着前方一幅活动的画卷。

  而卷中之人,正是一身翠花衣衫、艰难朝火源爆发地前行的李清凤。

  “主人,您看这李仙子能顺利收服魔火吗?”一旁的狐狸犬问道。

  若是李清凤在此,一定会听出此犬那有些欠揍的声音。

  这不是那头号称百变的魔兽吗?它果然能随意幻化成各种形状。

  墨尊漫不经心的微微一笑,“她若今日不能收服这地狱魔火,顺利从这幅画中走出,那么,从明日起,她将会成为本尊的画中魂!”

  百变魔兽有些惊诧地看向墨尊,“主人,那您不需要她前往黄泉沙漠给您探路了?”

  墨尊将手中的那杯灵酒一饮而尽,冷冷说道:“如果连本尊的地狱魔火都没有办法收服,她,就没有资格陪同本尊一起前往黄泉沙漠,倒不如将灵魂卖与本尊,永远成为本尊的画中仙。”

  李清凤此刻一步步紧张地朝着目的地前行,她发现离这地狱魔火越近,四周的空气就越热,甚至连她的身体四周由道文组合而成的冰晶罩,也在开始慢慢融化。

  就在这时,原本一直躲藏在暗处的地狱魔火,感应到李清凤在慢慢朝它靠近。

  它突然之间从原地飞向高空,像一个火红的太阳般照耀着四野。

  李清凤感觉温度越来越高,她周身的冰晶罩在这炎炎烈日的炙烤下,终于承受不了火光的照耀。

  “碰”的一声,全部碎裂开来。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李清凤还没有来得及抽调全身的冰之力再打出第二道冰之道文,只见她眉心间突然飞出一道红色的唇印,散发出一道粉红色的光芒,将李清凤全身上下给包裹在内。

  李清凤瞬间感觉到周身无比舒畅。

  没想到是君世明留在她眉心的一道吻痕,在这关键时刻救了她一命。

  李清凤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刚才好险,她差一点就要化为灰烬了。

  她立即用意念与鸿蒙珠沟通:“鸿蒙珠,怎么回事?”

  鸿蒙珠立即传来意念:“对不起,主人,我好久没有吸收这么强大的魔火了,一时之间太过激动,不过,现在只要它再敢攻击主人,保证它的力量有去无回。”

  李清凤点头认可,这个新的珠灵毕竟才刚开始诞生意识,所见世面不多,不能与前世的小珠灵相提并论。

  地狱魔火见下方的人类并没有被自己的魔火所烧成灰烬,也不受它的贪嗔痴魔念的影响,使它无比好奇。

  看来刚才自己所释放的力度不够,那就再来一波!

  它首先不过使出五成的力量,毕竟主人有交代,要将此人的灵魂留下,肉身随它。

  地狱魔火这次发出六成的火力,向李清凤袭击而来。

  鸿蒙珠早就等着这一刻。

  它立即借用李清凤的身体做掩护,将那些魔火之力全部吸收进鸿蒙空间内,这可是火之气与魔之气双补之物啊。

  “嗯!味道好极了!”鸿蒙珠发出欢快的哽咽声,用意念催促着李清凤。

  “主人,这点魔火之力不够提升您的修为进阶到炼神境啊!”

  李清凤感受到鸿蒙珠反哺过来一丝精纯的火之力,心情大好,她开始主动出击,挑衅起地狱魔火。

  “切,什么地狱魔火,真是空有其名,这火连给我挠痒痒都不错,太鸡肋了,真是有损我大师兄的名声!”

  地狱魔火性格本来就是火急火燎的,一听有人在说它坏话,哪里能忍,它一下子将墨尊的吩咐全部忘记得干干净净。

  使出十分的火力,打出一个火球,砸向李清凤。

鸿蒙珠兴奋得在鸿蒙空间内发出“哦吼”的欢呼声。

  画卷前的墨尊与百变魔兽便见到李清凤突然间樱桃小口大开,一口气就将那颗火球给吞了下去。

  “这,这,主人,这李仙子她不会被烧死吧?”百变看得目瞪口呆,这吃货,她怎么什么都吃的,这是地狱魔火啊,她也吃!

  “呵呵!有意思,你觉得她的这副躯体能承受得了这么高温的火力吗?”墨尊嘴角露出一抹淡笑,但那笑容却不达眼底,看着令人恐惧。

  李清凤很快就用实际行动告知了二位,她不仅将火球给吞进肚子屁事都没有,还功力大进。

  地狱魔火这次大怒,它不能在主人面前失去作用,它很清楚魔尊的狠辣手段,倘若它不能将此女的灵魂留在画中世界,那么,它将会彻底地消灭在这个世界。

  它不再单纯地砸火球,这次,她使出十二分的力道,突然间朝李清凤的眉心击来。

  这女子首先不就是差一点被自己所散发出来的贪嗔痴念所影响,差一点跳入岩浆里吗?

  这次,地狱魔火选择直接进入李清凤的魂海,她就不信了,小小一个炼气境的修士,它还会没有办法对付!

  然而,很快,她就被那个红唇印给阻挡在外,就在它急得想近距离再来一波火球弹时。

  突然间有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一下子就拽着它,进入了李清凤的口中。

  然后,它发现自己来到一个很特别的地方,这里有火域,有山川湖泊、药田房舍。

  可是,还没有等它细细欣赏这里的风景,便发觉整个身体的能量在快速的流失,很快,它就变得只有一个烛光般大小。

  “不要杀我,我是被魔尊抓来陪你历练的!”地狱魔火看着眼前的一道微弱的神魂,求饶道。

  李清凤分出的这一丝神魂,冷冷地看着它,“历练?若不是我天赋特殊,现在怕是早就遭你毒手了,不过,你若是能说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我可以考虑放你哦!”

  地狱魔火这会儿太害怕了,它如今就只剩下这一点本命之火,力命大大削弱,它立即说道:“我说,我说,是魔尊吩咐我:您的肉身可以让我随意毁掉,但是要将您的灵魂给囚禁起来并且炙烤其傲气,以后,就乖乖地当这画中仙。”

  画中仙?呵!原来她是跌入了他的画中世界了,想必现在自己在里面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了!

  当然,鸿蒙空间内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例外。

  李清凤对着地狱魔火道:“我可以不杀你,可是这个空间真正的掌控者不是我啊。”说完,她立即将神识收回。

  地狱魔火还想大声求饶,可是,她发觉自己的意识在慢慢消失,嘴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再然后,就没有了然后,整个鸿蒙空间恢复了平静,里面的环境更加美轮美奂。

  李清凤这时感觉身体内突然增加一股磅礴而精纯的火之力,与小紫温暖的火之力不同,这种力道给她一种特别霸道的感觉。

  李清凤强忍着疼痛,她想到“水火之济”四字,立即从体内调动水之气,与火之气中和……

  一个小时过去了,二个小时过去了,就在第三个小时即将过去时,李清凤突然间领悟到了火之道文。

  突然间,空气中大量的岩浆朝李清凤体内涌入,全部进入到鸿蒙空间内的火狱。

  李清凤在一边吸取着外界的能量,一边领悟着新得到的这门知识。

  体内又一道声音响起,那是她突破到炼神境传来的幸福的乐章!

  修士只有到达炼神境,才能算得上真正的修仙者。

  李清凤突然间感到耳聪目明,就像回到了前世般,她能清楚地感应到外界的一举一动,下面岩浆飞速涌入她体内的声音。

  “感谢苍天,我李清凤终于有一日,重回到修仙者行业。”李清凤面带微笑,看着四周渐渐崩塌的景物。

  她立即同时运转五行之力,打出五道道文,只见空间刹那间停止崩塌。

  然后,上空突然间涌入一道白光,李清凤此时无需飞剑,也可凌空飞行,她双足朝铜山上用力一踩,人便朝那道白色的光芒处飞去。

  当她从白色光芒处穿越出来时,便见到了沉着一张脸的墨尊,以及一条看她如同看怪兽一样的狐狸犬。

  “大师兄,我出来了!”李清凤笑着看向墨尊,当然,还有几个字她咽下去了:很抱歉,没能让你如意,我还活着。

  “嗯,不过是一幅画而已,没想到你竟然在里面游荡了十二天才出来,还一身的狼狈!”墨尊一如既往地毒舌。

  李清凤一听到对方提十二天,她立即有些紧张地问道:“那请问大师兄,宗门大比开始了吗?”

  墨尊好看的眉眼微挑,“当然,你现在过去,也许还能以我藏道峰的名义,参加今日的比赛。”

  李清凤二话不说,立即驾驭飞剑,快速朝云雾宗而去。

  且说云雾峰比赛场上,欢声笑语一片,好不热闹。

  除了台上安全区域内评委席以外,赛场两侧坐着各宗即将要参赛的弟子,下方几万人的观众席全部是黑压压的人头,座无虚席。

  剑道峰这次来参加此次考试的弟子,一共有一百人,而其中,就有叶如画与田俊风二位新入门的弟子。

  “你们说,这次藏道峰不知道会不会派弟子来参赛呢?”

  “还真有可能,以往因为藏道峰就墨尊神子一人,所以从未有派过人来参赛,如今他们峰可是新收了一名弟子。”

  这时,叶如画身边一位师姐有些好奇地问她道:“小师妹,你说李仙子这次是否会参加宗门大比?”

  叶如画有些不确定地摇了摇头,她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那位老实憨厚的小女孩了,“我也不知,上次见她时,李仙子已是炼气六重,虽然比我们要厉害很多,但是与云海宗那些长老亲传弟子比起来,还是有点弱。”

  她旁边这位师姐点点头,“小师妹说得没错,如果她代表藏道峰输了,那可是打的墨尊神子的脸哦,估计她是不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