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好看(一女被多人玩弄的辣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2 10:06:59情感专区
苏宝琳看天色也不早了,她连饭还没上一口,也不想听赵金梅在这喷沫子了。

  “舅妈,不送了啊!”

  苏宝琳说完就“啪”的一声关了门,再不搭理赵金梅了。

苏宝琳看天色也不早了,她连饭还没上一口,也不想听赵金梅在这喷沫子了。

  “舅妈,不送了啊!”

  苏宝琳说完就“啪”的一声关了门,再不搭理赵金梅了。

  赵金梅要钱不成反吃了亏,现在还弄得满脸花也只能铩羽而归,回去先看看脸才是头等正事。

  不过因为这次,赵金梅也是真的对苏宝琳再起了杀心。

  死了才好,死了就没人给当家的告黑状了。

  赵金梅的脸阵阵刺痛,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不弄死苏宝琳小贱人出口恶气,她死不瞑目!

  苏承业看不到赵金梅的影子了才敢从屋里出来,之前赵金梅拍门的时候,他真的吓死了。

  “瞧你那怂样儿吧!”苏宝琳说道。

  不过苏承业害怕赵金梅也正常,毕竟他也才六岁,还差点死在赵金梅手里。

  苏承业不出声,由着苏宝琳讽刺。

  “行了,吃饭吧!”苏宝琳说着就从筐里摸出来几个鸟蛋。

  “鸟蛋吗?”苏承业一扫阴霾,看着吃的就乐了。

  苏宝琳去煮鸟蛋的时候,顾昀深也从县城回来了,苏宝琳开的方子还有银针他也都买了。

  “姑娘看看这幅针可趁手?”顾昀深递过来一个小包。

  苏宝琳擦擦手接过来,皮制的包里一排银针,看着工艺很精致。

  “不错,挺好。”苏宝琳点头说道,没想到现在的工艺就能做这么细致的物件了。

  顾昀深看苏宝琳笑的眉眼弯弯,分明对银针爱不释手。

  别说,虽然苏家姑娘是过分爽朗了点,但笑起来是真挺好看的。

  买针花了不少钱,不过看苏姑娘的样子,这钱花得值。

  “傍晚我会过去的。”苏宝琳说道,又交代顾昀深回去怎么熬药。

  顾昀深问好了以后就先回去了,苏宝琳就回去继续煮饭。

  中午也没什么可吃的,苏宝琳两个鸟蛋下肚以后,就想午睡一会儿,可是旁边院子里浓烟滚滚,呛得她这院都辣眼睛。

  “这是闹妖怪了吗?什么神通?”苏宝琳从床上翻起来。

  她睡也不睡了,起身就去隔壁拍门。

  这是熬药还是要熬人啊?弄这么大烟?

  顾昀深来开门,一身的烟熏火燎,一身的高雅气度,让味道熏得多少有些狼狈。

  “姑娘有事?”顾昀深问道。

  “被你这么熏,没事才怪了吧?”苏宝琳说道。

  她眼睛往院里一瞥,登时血压就上来了,药罐子下面烧的是树叶,还是湿的……

  “你家生火用新叶?你得用干柴啊!”苏宝琳说道,来了一个比她还没常识的。

  顾昀深轻咳一下掩饰尴尬。

  苏宝琳看出来了,这顾昀深压根不会生火!

  “我来吧,照你这么弄,天黑了你娘都喝不上药。”苏宝琳说着就回门去抓了点自家的干柴。

  顾昀深看着苏宝琳生火熬药,就听苏宝琳说:“火都不会生,你们母子这几天都不做饭的吗?”

  “自备糕点。”顾昀深说道,看到苏宝琳的眼神,又有些底气不足地摸了摸鼻子,“君子远庖厨。”

  他们还真的没生过火。

  苏宝琳又问:“那你娘这些天喝的都是凉水?”看顾昀深默认,苏宝琳就说:“这可不行啊,你娘本就体弱,你天天就给吃糕点喝凉水那病猴年马月能好?”

  林娘子这时扶门出来,说道:“姑娘,你就别怪他了……”

  他们母子以前有下人照顾,也不懂这些的。

  苏宝琳想了想,就让顾昀深坐过来,她现在教也得把顾昀深教会,不然林娘子这病治不好,砸的可是她的招牌。

  “现在能照顾你娘的就你一个了,不会的也得逼着自己去学。”苏宝琳说道。

  她看得出顾昀深一身贵气定是大户人家的大少爷,以前多半有人伺候着,自然不会做这些事。

  林娘子瞧着苏宝琳,越瞧越喜欢。

  没想到流落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还有这么好的姑娘帮衬。

  看这姑娘通身的气度,还有那一手行医的技巧……

  林娘子有些好奇起苏宝琳的出身了。

  药熬好了以后,苏宝琳倒了一碗,就说:“凉一点再喝吧。”之后就先回去了。

  林娘子看着药碗,欲言又止,却还是没能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苏宝琳回院以后就把药材晒晒,这几日阳光不错,晒两天也就能做药枕了。

  下午苏宝琳背着药材去县里药铺卖药,坐诊的崔郎中就过来说话。

  “姑娘的医术师从何人?”崔郎中问道。

  上次见苏宝琳救人的手法娴熟得很,可苏宝琳年纪轻轻,这得几岁从医就有了这般能耐?

  “村里偏方而已,没什么师承。”苏宝琳说道,对自己的事情也不透露半分。

  学医术也不是一日就能成,崔郎中想自己拜师十年才小有收获,能熬到当坐堂大夫用了多少年?

  这苏宝琳只说是偏方,未免也太糊弄他了。

  苏宝琳拿了药钱就去了粮铺,这一次她不像之前只买个两三天的粮,而是买了半袋子放到筐里往家扛。

  自从入夏以来,天天下雨,苏宝琳怕秋天收不上来粮,粮食的价格会暴涨。

  现在趁着还没成灾,就赶紧多屯粮,哪怕是自己多虑也好,求个心安罢了。

  苏宝琳打开自家空荡荡的地窖,叹了口气。

  想要过上好日子,还有的忙啊!

  把大米放下去以后,又找了一把大锁,苏宝琳把地窖给锁得严严实实。

  天气这么潮湿,这大米放久了怕是会发霉。

  放不到秋冬来临就白瞎了。

  她得想个法子好好拾掇拾掇地窖。

  “姐,顾大哥来了。”苏承业在院子里喊。

  苏宝琳把钥匙收好后就出了屋。

  还不到吃饭的时候呢,顾昀深来得这么早是干嘛?

  苏承业乐得开心。

  今儿顾昀深的糕点送的比前几日都要早。

  他早就馋这口了。

  苏宝琳看着糕点,眯着眼想起一件事。

  “话说……你这糕点是怎么储存的?”苏宝琳问道。

  顾昀深来这里也得有几天了,如果是一开始就带来的糕点,这种天气早就都臭了。

  可她看这糕点色泽鲜艳闻着还新鲜,怎么看都是保存有方。

  “用冰块和石灰存放。”顾昀深说道。

  苏宝琳恍然,还有这招!冰块她倒是不用,可石灰却能防潮,她那米有救了。

  苏承业乐呵呵地接过来糕点,苏宝琳看天色又阴下来,药材也不能继续晾晒了。

  随机把锅灶烧上,开始炒药材。

  顾昀深送完了糕点却是不急着走,坐到一边就看苏宝琳忙活。

  也不知怎的,顾昀深就是不想走。

  苏家对他来说好像有种吸引力。

  看着跑来跑去帮忙的苏承业和忙的脚不沾地的苏宝琳,顾昀深就没来由地放松。

  总觉得待在这儿,比之前那个吃人的家要好上千百倍。

  “顾大哥可有娶亲啊?”苏承业忽然问道。

数月前,苏承业觉得村里最好看的男人是他准姐夫,柳文正。

  自打顾昀深来了,再加上柳文正退亲……

  这位置就得让一让了。

  顾昀深看苏承业,不知他何出此言。

  “并未。”顾昀深答道。

  苏承业开心了,就说:“我姐这人其实也挺好的,以前被欺负的怕了性子变了点……,现在虽说看着泼辣点,可是我姐还是好姑娘的。”

  顾昀深突然一笑,玩味的问:“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夸我姐而已。”

  苏承业嘿嘿一笑就跑开了。

  顾昀深觉得苏宝琳和其他女子不一样,最起码和她见过的所有女子都不一样。

  可到底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

  可若是,若真如苏承业说的那般……

  苏宝琳围着热锅炒药材,被热得面红耳赤。

  药材一出锅,苏宝琳就在早上烧点水,这时门外就传来拍门声。

  “苏宝琳,你个小毒妇,你赶紧给我出来!”

  这声音?

  是丁秀秀。

  苏宝琳也是无语了,这丁秀秀怎么还没完没了呢?

  “哎你先躲一躲!外面的人进来看到我院里有男人的话,怕是能直接把我摁去浸猪笼!”苏宝琳急了。

  顾昀深挑眉,看向大门。

  这时候丁秀秀已经把门推开了。

  苏宝琳心里一惊,暗骂顾昀深。

  来就来呗!怎么还不锁门呢!

  丁秀秀这次来还不是自己来的,还带着几个地痞。

  领头的地痞叫刘三,是刘媒婆娘家亲戚,丁秀秀的亲表哥。

  苏宝琳瞧着来者不善,怕顾昀深来不及躲。

  可她回头一看,发现顾昀深早就不见了人影了。

  “动作够快的…”苏宝琳嘀咕,不过只要人能躲了就好。

  丁秀秀一进门就说:“表哥,就是她诅咒我娘,把我娘给害死了!”

  苏宝琳无语,丁秀秀脑子里都是屎吗?

  怎么就认准了是她把刘媒婆咒死的了呢?

  “丁秀秀,你别没事找事,你娘是被雷劈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要心里不服就报官去,你看官府抓不抓我!”

  苏宝琳厉声说道,和傻子浪费时间实在太烦人了。

  苏承业挡在苏宝琳身前,说道:“不许你们欺负我姐!”

  那刘三上前来,就说:“说那么多废话干嘛?动手就完了呗。”

  说完直接把苏承业给推到一边去。

  苏承业的病弱身板哪经得住这样推搡,脚下一个不稳就撞到了墙上去。

  苏宝琳急眼了,对这么小的孩子还下这么重的手!

  丁秀秀这时候就喊道:“给我砸!官府管不了的,我丁秀秀管!”

  今天她就是要找苏宝琳算账,出了这口恶气!

  苏宝琳带着个病秧子弟弟孤苦无依无人管。

  苏家老宅地处偏僻,就是村里人多的地方,丁秀秀也能笃定没有人会帮他们!

  苏宝琳看对方动手,直接去筐里拿起了小药锄,喊道:“我看谁敢动!不要命的尽管上前来!”

  敢砸了她家?我呸!

  本来她现在就缺衣少食、缺财少物的,若是再被他们砸过一通,她之后还拿什么生活?

  抱着拼命的决心,也得把家守好了!

  可再怎么不要命,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她也斗不过。

  对方是几个青壮年,她一个小姑娘怎么会是敌手?

  只一下子,她手里的药锄就被打飞了。

  “姐!”苏承业看苏宝琳要挨打,大喊了一声,直接冲上去抱住了刘三的大腿。

  刘三一抬腿,苏承业再被甩到一边去,这一下人直接摔晕了!

  苏宝琳眼睛都红了,忙去抱起苏承业。

  “丁秀秀!”

  苏宝琳满眼恨意。

  “你看什么看?要怪就怪你自己狠毒,咒死了我娘!”丁秀秀恶狠狠地说道。

  苏宝琳眼睛里快要冒火!

  如果眼神能杀死一个人,那现在的丁秀秀已经被苏宝琳千刀万剐了!

  丁秀秀被苏宝琳盯得害怕,就说:“你还看!不怕我挖了你的眼睛!”然后就对刘三说道:“哥,打她,让她不敢看我!”

  刘三桀桀地笑着,现在的苏宝琳就想一朵谁都能搓碎的娇花,只要他轻轻一动手,苏宝琳还不是任他蹂躏!

  苏宝琳眼睛都不眨一下,想着自己也是倒霉,车祸穿越借尸还魂,之后就没有一天安生日子。

  现在再被打死,估计也没机会再借尸还魂一次了。

  刘三手上一扬,就要打人,可身后忽然传来巨大的冲劲,他整个人都飞出去了!

  苏宝琳一愣,忙看向来门口,是顾昀深绕过来了。

  顾昀深在隔壁全都听到了,他本来不想招惹是非,可看着苏宝琳那个样子,他实在是忍不了。

  再不动手苏宝琳就要挨打了。

  丁秀秀吓一跳,回头一看是外村人,就说:“你少多管闲事,要不连你一起打!”

  顾昀深眼睛一眯:“以后她的闲事,我都要管!”

  丁秀秀看这人这么急着找打,突地一笑:“那就一起挨打吧!”

  刘三从地上爬起来,就喊道:“兄弟们给我往上冲啊!”

  苏宝琳心一下提起来,双拳难敌四手,这么多人围攻一个,顾昀深会吃亏的!

  可下一秒大大出乎意料!

  顾昀深的身手干脆利落,苏宝林都没有看清什么动作,那些地痞流氓就全都躺到了地上。

  这还是个,高手?

  苏宝琳有些愣怔。

  丁秀秀也吓一跳。

  这人怎么这么能打?

  看着顾昀深一步一步走了过来,丁秀秀害怕地往后退。

  顾昀深才不屑于对她动手。

  他把苏宝林扶起来,之后又抱起了苏承业。

  “你走吧,我不打女人。”顾昀深冷声说道。

  刘三那一帮人被打的屁股尿流,知道今天是碰上了硬手,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就跑出去了。

  丁秀秀看院子里就剩她一个了,就挪动步子也要走到门外去。

  “是你说的不打女人!”丁秀秀害怕。

  顾昀深没有理会,抱着苏承业想放到屋里床上去。

  丁秀秀看人家真的不打她,撒开腿就往门口跑去。

  苏宝琳这时候去了灶台,之后就大喊一声:“丁秀秀!”

  丁秀秀下意识地回头,之后就觉得脸上一阵滚烫。

  “啊!”丁秀秀捂着脸就在地上打滚,满脸都疼。

  苏宝琳扔了手里的瓢,她刚才趁机舀了一瓢热水,全泼到丁秀秀的脸上去了。

  “可惜了,水不是滚烫的,要不然你这张脸就别想要了!”苏宝琳咬着牙说道。

  打了人就想走?想得美啊!苏承业刚才被那样对待,她也得讨回这一笔来!

  屋门口的顾昀深回过头来看,也被苏宝琳这一手给吓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