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书荒推荐有肉言情 才三根手指就嗨了

2021-10-12 10:03:02情感专区
以往宋俊山也数落刘三娘,但都没这么直接,也没这么粗鲁。

  这是怎么了呢?

  “你干啥呢?”宋老爷子立刻就朝宋俊山瞪眼睛,“咋跟存礼媳妇说话呢?人家说啥错

以往宋俊山也数落刘三娘,但都没这么直接,也没这么粗鲁。

  这是怎么了呢?

  “你干啥呢?”宋老爷子立刻就朝宋俊山瞪眼睛,“咋跟存礼媳妇说话呢?人家说啥错话了?人家干啥不比你强!你看看你,还有没有点人样!”

  “你这是要翻天啊!”宋老太太也说宋俊山,“上我跟前来骂孙子媳妇。你是骂她,还是骂我?”

  宋俊山一看众人脸色,除了庞氏,他竟是孤立的。

  他这个人,变脸也变的快,立刻就露出一副笑脸来,嘻嘻哈哈的。

  “我没骂存礼媳妇。我这是骂她。”就指着庞氏。

  “你骂我干啥?我可啥也没说。”庞氏嘴里吃着东西,说话含糊不清。看她那个样子,对屋子里正在发生着什么,根本就不感兴趣,也并不知道。

  宋老爷子已经得了淑媛的承诺,本来也就是跟宋俊山提一提。他现在说话底气足。

  “你也别指桑骂槐的。我知道,你心疼钱,占便宜没够,吃一点亏都不行。”宋老爷子指了指淑媛,“这地肯定要买回来。你侄女刚才说了,她掏钱。”

  宋俊山看了淑媛一眼,立刻笑了:“这财大气粗,就是不一样啊。我们不能和四丫头比,我们哪有钱。就存礼挣那点儿钱,生活都不大够的。咱们家的祖产,那总不能用儿媳妇的嫁妆钱,说出去让人耻笑。”

  宋老爷子就呵呵了两声。

  淑媛也几乎忍不住冷笑了。

  平时吃穿用度,也没见宋俊山有骨气不用刘三娘的钱。实际上,他恨不得把刘三娘的钱都装进自己的兜里。现在要买回祖产的田地,他又说不好用刘三娘的钱了。

  “这样的事啊,我们就不用跟四丫头比了。”宋俊山还说,一面看看刘三娘和宋存礼,“你们记住了吗?”

  宋存礼和刘三娘都没吭声。

  “那地买回来,你也不用惦记。”宋老爷子又说,“淑媛说了,那地就给我和你娘养老。等我们没了,谁伺候我们老的,那地就归谁。”

  “这、这不对劲儿吧。”宋俊山左右看看,似乎是想寻求自己这一股人的支持。

  不过宋存礼和刘三娘都把脸扭开了。 庞氏埋头苦吃,根本没听见宋俊山说啥。

  宋俊山只得自己继续说:“爹。老大那股现在不算了,家里就属我大。我就是长子了。存礼还是长孙。这家里的祖产最后要分派,那也该分派给我和存礼。”

  然后,他还跟淑媛说:“四丫头。你对我有意见,不给我。你对你三哥三嫂还有意见? 平时你们可处的不错。你三哥三嫂待你正经不薄啊。咋有好事了,你不记挂点他们。”

  “我们不要那地。”刘三娘回过头来说。

  “这是爷们的事,有你说话的?”宋俊山瞪起大眼珠子。

  “爹,我们不要那地。四妹,还有我爷我奶说给谁,就给谁。我们不争。”宋存礼也说。

  宋俊山就被气的跳了起来。

  “你是啥大少爷出身,家里房子地金子银子花不完了?那是几十亩好田,值上百两银子!你说不要就不要了?你傻了?”

  这么骂着还不解气,又说宋存礼娶了媳妇忘了爹娘,什么都听刘三娘的,根本就不把他们两口子放在眼睛里。

  “你别在这跳了!”宋老爷子被宋俊山闹的脑袋嗡嗡的。淑媛这一股人都在,他说话硬气,就数落宋俊山。“存礼两口子是好的,知道廉耻,懂得谦让。你知道个啥。你也有脸要争这个!”

  因为嫌宋俊山在这大家伙都跟着不能消停, 宋老太太就往外撵宋俊山。

  “你走吧。爱上哪儿就上哪儿去。这也没你什么事。”宋老太太往外推宋俊山,“你在这,一会再把你爹给气个好歹的。”

  宋俊山还不乐意走,嘴里嘟嘟囔囔的。

  不过,他总算是明白了,现在他要争田地,是肯定争不到的。但是他不想走,他还想留下来看热闹。

  没错,他把淑慧的事,看做是一桩热闹。

  “娘,你别推我。”宋俊山嬉皮笑脸的。“一会淑慧和她女婿回来。我好些天没见着他们了,我得看看他们。真有啥是,那我也能帮着说两句。”

  他不走,宋老太太还真推不动他。

  见宋俊山不再提要田地的事,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也就由着他去了。

  刘三娘悄无声息地就掀了门帘,出去了。

  宋存礼没走,宋老爷子找他说话。

  淑媛瞧见了,立刻就跟了出去。

  她在院子里追上刘三娘:“三嫂,等等我。我小慧姐他们来的没那么早,我陪你回去咱说说话呗。”

  刘三娘就笑了笑,说好。

  囡囡留给了宋老太太,淑媛和淑云就跟着刘三娘到前院,往刘三娘的屋子里坐了。

  刘三娘极周到,茶水点心一样样地摆上来,将两个小姑子当做贵客一样待。淑媛看着她忙活,偷眼仔细打量,就看见刘三娘虽然面色如常,但是眼圈却微微的发红。

  “三嫂,委屈你了。”淑媛站起身,双手从刘三娘手里接过茶碗来。

  一句话,差点让刘三娘掉了眼泪。

  “我二伯太不像话了。”淑媛端着茶碗喝了一口,见刘三娘也坐下喝茶,她这才说。

  别说刘三娘说的话是对的,在正理上。就算刘三娘说了什么不太对的话,作为公公的宋俊山,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脸对脸地那么骂刘三娘。

  “你是第一次遇见。咱爷咱奶以前也不知道。这不是第一次了。”刘三娘就说,“我不说谎。不信你问你三哥。”

  “这不用问,三嫂,我还不信你吗。”淑媛说着,越发的吃惊。

  但转念想了想,她也明白。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看刚才宋俊山骂刘三娘那么顺溜,还真应该不是第一次那么骂。

  以前都是出于什么缘故骂的,淑媛根本不用问。

  刘三娘的人品她信得过,为人处世更是没的挑剔,不会让宋俊山抓住错儿。

  “这可太过分了!”淑媛就皱起眉头来。

刘三娘拿出手帕,擦了擦眼角。她也是一个刚强的人,受了这样的委屈,还是忍着不肯在人前落泪。

  然后,她还把刘妈妈和服侍的丫头都支出去了。

  并不是不好意思在服侍的人面前说公公婆婆的错处,她这是想着,宋俊山和庞氏是淑媛、淑云的二伯、二娘。有些话还是不要让人听见了。

  虽然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是刘三娘特别讲究的地方。

  “……有丫头婆子服侍的,还有小厮,非让我服侍。我想着,我做媳妇的,那就服侍吧。他们吃完了,我再吃。他们睡了,我再睡。就这样,还不满意。”

  至于宋俊山和庞氏挑吃挑喝的,刘三娘都没放在心上。

  宋俊山的脾气,却一天天渐长。

  “让我婆婆过来说我, 肚子为啥还没有动静,说我是不下蛋的母鸡。”刘三娘又抬手擦了擦眼角,声音都有些变调了,眼泪也在眼睛里打转。

  她也实在是不得已,才会在小姑子面前把这件事说出来。

  “这……你和我三哥才成亲多少天啊。哪有那么快的。什么不下蛋……囡囡都那么大了。”

  而且,刘三娘这样的媳妇,能就按照生孩子来评判她的价值吗。什么母鸡不母鸡的,这不仅是对刘三娘的侮辱,也是对所有女人的侮辱。

  “太不像话了。”淑媛很生气,“三嫂,你别放心上,也别担心,我一会跟我爷我奶告状去。”

  “老爷子和老太太都知道,也说他了。”刘三娘就说。

  但是显然的,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对宋俊山的影响并不大。

  “三嫂,我跟你说过。你嫁进我们这样的家庭,有时候就别那么要面子了。你跟村子里那些泼辣的小媳妇学学。”淑媛就劝刘三娘。

  这话她以前跟刘三娘说过,刘三娘照着做了,效果还是不错的。

  “我也学了。可有些事,我、我是真学不来。”刘三娘的脸上红了红。

  淑媛看了看刘三娘,心中了然。

  刘三娘的性情,还有她的出身和成长环境,可能就注定了,她不可能成为乡村那种泼辣的小媳妇。

  这在宋俊山手底下,就要吃亏。

  “也不是啥大事。”刘三娘反过来安慰淑媛,“我吵吵就吵吵,骂就骂吧,我行的端坐的正,我按自己的主意办事。他也不能怎么样。”

  这话说的对,但是刘三娘还是憋屈,不能完全不把这当回事。

  “三嫂,我三哥对你咋样?”淑媛沉默了一会,突然问道,“我二伯这样对你,我三哥不维护你?”

  刘三娘的眼睛中就闪过一丝阴影,但是她却说:“你三哥还是向着我的。他也说公公婆婆不对。 ”

  可是,宋存礼也对宋俊山和庞氏没办法。

  只怕,就连跟宋俊山和庞氏正面对抗,宋存礼都不能总是做到。

  “我三哥仁义,也孝顺,就是性子可能,有点软和了。嫂子你不说,我也知道。他肯定没维护住你。”

  这话,可太知音了。

  “他尽力了。”刘三娘还在为宋存礼说话。

  “三嫂,这人的脾气,要改起来可不容易。这屋子里没外人,我就跟你说句托底的话。”淑媛告诉刘三娘,“我二伯和二娘现在越来越赖。你不要怕有人说你不孝顺、不贤淑。你要是有法子能治住他们俩, 我们宋家一大家子都感激你。”

  这话说的,有些大逆不道了。

  淑媛在鼓励刘三娘治宋俊山,不论手段,只要能把宋俊山两口子给治住,就行。

  这一股, 淑媛希望是刘三娘和宋存礼当家。

  “三嫂,你放心。这话我爷我奶不好说。但是你做了,他们也绝对不会说啥,只会高兴。”

  刘三娘有些迟疑。

  “三嫂,你就放心去做吧。”淑媛干脆又说,“那也是为了我二伯和二娘好。往后大家伙都能省心。”

  刘三娘没点头,但是能看出来,她把淑媛的话听进去了。

  “咱们家的人,还有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咋回事。三嫂,你不用有顾虑。 你也不用担心我三哥心里过不去,事情办好了,他就知道好了。”

  淑娴这会就跑过来,说淑慧和李大郎来了。

  “三妹、四妹,你们赶紧过去吧。我也马上就来。”刘三娘就说。

  淑媛知道,刘三娘好颜面,她还得重新梳妆一下,才会到后院去见人,所以就答应了。

  就这么从前院出来,淑媛就看到后院老宅大门口挺着一辆小驴车。

  看来,这次淑慧是坐驴车回来的。

  待遇似乎比以前好了一点儿啊。

  她往后院走,又想到刘三娘。

  宋俊山这么折腾刘三娘,甚至下刘三娘的脸,不排除他是想摆做公公和老太爷的谱,但是更重要的一点, 宋俊山还是惦记着刘三娘的陪嫁。

  想这么磋磨着刘三娘,让刘三娘把陪嫁交出来给他管。

  刘三娘估计心里也明白,要不然不能说她有自己的主张,不会让宋俊山得逞。

  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不知道宋俊山的打算吗?

  才怪。

  宋老爷子管不住宋俊山了,只要不闹开,就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淑媛到了后院上房,就看见淑慧和李大郎都在炕上坐着。

  这两人看见淑媛进来,都没说话。

  夏氏就给淑媛使眼色。

  淑媛就喊了一声姐、姐夫。

  淑慧和李大郎都点头,答应了一声。

  虽然跟李大郎接触的并不多,但是很多人都看出来了,李大郎挺爱败家子,尤其是在淑媛和小存孝跟前。

  必须得淑媛、小存孝先跟他说话,还得恭恭敬敬的,这样他才能满意。

  淑媛就到宋老太太跟前,把囡囡揽进自己怀里。大家伙继续说着话,淑媛就打量淑慧。

  淑慧还是那么瘦,露出来的脸和手都显得粗糙,而且也肤色也黑了许多。淑慧穿的衣裳,都是新的,那都是宋家给的陪嫁衣裳。

  从头到脚,淑慧身上就没有新添置的物件,也没有一件是李家给置办的。

  宋老太太和夏氏都围着淑慧说话,脸上都带着心疼的表情。

  然后,淑媛就发现,淑慧似乎有些紧张。

  这么想起来,实际上,淑媛见到的婚后的淑慧,似乎就没有放松自在的时候,尤其是有李大郎,还有李家人在场的情况下。

  淑慧全身上下,都写满了三个字: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