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火(夹一天不能掉早上继续做)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2 10:00:17情感专区
叶言夏赞同:“确实是,以后有机会我们也建一个。”

  肖宁婵张大嘴巴,少年,别把建一座庄园说得建一个积木小屋一样好不好?拍拍他的肩膀,沉痛道:“醒醒,天还没有黑

叶言夏赞同:“确实是,以后有机会我们也建一个。”

  肖宁婵张大嘴巴,少年,别把建一座庄园说得建一个积木小屋一样好不好?拍拍他的肩膀,沉痛道:“醒醒,天还没有黑,别做梦了。”

  叶言夏满头黑线,在心里算了算,枫园占地面积只有叶家老宅三分之一左右,房屋建造这种都是木材,并不需要太多钱,唯一需要花费心思的是园子的布局,花草树木载种在哪儿,园子的各种东西如何摆放安置。

  肖宁婵看到某人沉思的模样,心想是不是打击到他了,又开导:“有梦还是很好的,加油,为了这个目标奋斗。”

  叶言夏表情一言难尽地看她,古灵精怪的女朋友让人喜欢又让人无奈,但自己喜欢的人能怎样,只能宠着了,拉过她的手,“天快黑了,我们去吃饭吧。”

  “好啊,”肖宁婵好奇,“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啊,吃什么呢?”

  “苏菜,你应该会喜欢,味道都很鲜美。”

  肖宁婵听言下意识咽口水,听着就觉得想吃,迫不及待道:“那走吧走吧,我们去吃饭。”

  叶言夏调侃:“吃货。”

  肖宁婵摇头,一本正经道:“民以食为天,我这是正常反应,听到好吃的都不积极一点那就不正常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就你道理多。”

  肖宁婵慢条斯理道:“所以不要跟一个文科生辩论,我们正理歪理都一大堆。”

  叶言夏挑眉,“这是忠告?”

  肖宁婵低眉想了想,下结论:“算是吧,你听不听?”

  叶言夏发表意见:“看情况,毕竟总不能都是你占理,偶尔我也可以运用一下我文学领域里的知识。”

  “那欢迎来战。”肖宁婵毫不示弱地与他对视。

  叶言夏微微一笑,“好,请等待战机。”

  两人随服务员进入提前定好的包厢,桌椅装潢的古香古色的包厢亮着暖黄色的灯光,更为这种古典建筑增添了一分韵味。

  肖宁婵感叹:“很不错啊,看着格调很高。”

  “不然怎么吸引人,环境好,人心情也好,”叶言夏很直白,“不然就这偏僻的地方也没多少人想来。”

  肖宁婵听着他这毫不客气的话忍不住笑出声,随后板着脸,认真说:“其实还是有很多人是钱多人傻的,所以他们喜欢来这里。”

  叶言夏听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颇为认同地点头,“确实是,人傻钱多的也不少。”

  服务员带着茶水餐具等进门,很快又出去了。

  肖宁婵眨眨眼睛,纳闷:“还不拿菜单来点菜吗?”不过看到对面的人没什么动作,她也就跟着淡定地喝茶,拆餐具。

  洗漱好餐具,肖宁婵又抿了两口茶,正想着要不要问问去哪里点菜包厢门又被打开了,两个服务员推着一个推车进来,上面摆着几个盖着盖子的盘子,还有一个看起来就是汤碗的餐具。

  肖宁婵微微惊讶,看叶言夏,眼神询问——怎么回事?

  叶言夏微微一笑——就这样?

  肖宁婵皱眉,看着服务员把东西放到餐桌,又轻手轻脚地出去,随后才开口:“你什么时候点菜的?我怎么不知道?”

  “我提前预定了,”叶言夏打开一个盖子,“这里菜色很多,我就挑了几个我觉得还不错的,你试试,要是觉得不好,我们下次来让你慢慢挑。”

  肖宁婵随着他的动作一个个看过那些菜,咽着口水道:“看着就很好。”

  叶言夏给她舀一碗米饭,“这里米饭也还可以,应该是蒸笼蒸的,很清香。”

  肖宁婵哀怨地看他,“你这样说我什么都想吃了。”

  叶言夏轻笑,“吃啊,本来就是带你来吃饭的,我说了我们两个人,所以它的量都不是很多,你放心。”

  肖宁婵也确实发现了这些菜看着色香味俱全,但是量确实是不多,就是一条炸得弯曲变形跟花篮似的鱼多了一点。

  叶言夏解释:“这道松鼠桂鱼是这里的招牌菜,你一定要试试。”

  肖宁婵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拿起筷子,迫不及待道:“那快吃饭吧,不说了。”

  叶言夏看到她这个样子忍不住轻轻地摁下眉心,“嗯,吃吧。”

  肖宁婵毫不犹豫把筷子伸向那道听闻已久的松鼠桂鱼,吃了一口后眼睛闪亮亮地看叶言夏,毫不吝啬赞美:“好吃。”

  叶言夏看到她开心的模样自己心情也好,把一小碗汤推到她面前,“这个鸭血汤很不错,你试试,有点儿烫。”

  肖宁婵拿勺子舀一勺,吹了几下后放进嘴里,瞬间觉得口腔里都充斥着鲜美的汤味,拼命朝叶言夏点头,“嗯嗯,好吃。”

  叶言夏满意一笑,宠溺道:“好吃就多吃一点,慢慢来,不急。”

  “嗯嗯,”肖宁婵腮帮子鼓鼓地点头,含糊不清地喊话,“你也吃。”

  叶言夏点头,自己也动筷子吃了起来。

  本来吃个饭十来分钟的事,可是叶言夏与肖宁婵一边吃一边聊,还不时评价一下那道菜怎样,所以等他们吃完,时间都到了晚上八点。

  肖宁婵心满意足地喝茶回味刚才的美食,“好饱。”

  叶言夏给自己倒一杯茶,说:“也没有多少,就是鱼多了点。”

  肖宁婵沉思了下,询问:“你吃饱了没有?是不是你都没有吃,然后都是我吃了。”

  叶言夏无声一笑,轻声道:“那你高估我了,也高估你自己,你说的,吃饭最大。”

  肖宁婵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佯作伤感地感慨:“唉,还比不上一顿饭,我是不是要再认真地考虑考虑?”

  “一旦售出,概不退货。”

  肖宁婵忽然激动起来,忙不迭道:“我看过这个,法律规定这个是违法的,所以你这说法不成立。”

  叶言夏:“……”

  叶言夏忍不住扶额,“好,我输了。”

  肖宁婵得意洋洋地笑,就说了不要随便跟文科生辩论了。

  两人在包厢里坐了会儿,随后出门散步。

  夜晚的枫园比白天更多一分古典韵味,昏黄色的霓虹灯与红色的灯笼把整个庄园装点得如同真正的古代庄园一般,再加上雅致的环境,偶尔的人间烟火,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

  肖宁婵看着周遭的红色大灯笼与装点用的小灯笼,好奇:“这里是一直都有灯笼的吗?”

  叶言夏摇头,“这个不知道,我就初一的时候第一次来,那时候有了,各种花草树木都有装扮,灯笼也挺新的,可能是因为过年吧。”

  肖宁婵觉得他这个说法挺对的,古典庄园嘛,总要有点儿传统文化的韵味,不然就变得不伦不类了。

  叶言夏与肖宁婵沿着走廊与小道把两个园子逛了一遍,叶言夏看一眼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半,询问身边的人要回去了没有。

  肖宁婵看一眼时间,“嗯,我们走了挺久了,走吧。”

  叶言夏打趣:“现在还是被父母约束的小女孩。”

  肖宁婵严肃脸,辩驳:“不是,是乖巧懂事的孩子,不让父母担心。”

  叶言夏抿嘴,感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跟你学的。”

  叶言夏表情一僵,明显被噎得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肖宁婵低头笑了下,招呼:“走吧走吧,我们去给钱回家。”

  “不用,”叶言夏慢悠悠地走在她后面,“卡里面有钱,可以自动扣,走吧。”

  “那……”肖宁婵挠挠头,表情有些纠结,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道,“哦。”

  叶言夏明白她的意思,悠闲自在道:“可以用实际行动来表达谢意。”

  肖宁婵转头看他,语气更悠闲自在了,“嗯?男朋友请女朋友吃饭还要表达谢意的吗?下次我请你你用什么来表达?”

  叶言夏深深地呼口气,类似于气急败坏地把人圈在自己怀里,低头看她,“女朋友,别每次都狙你男朋友好不好?”

  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与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让肖宁婵心跳骤然加速,微微羞涩地偏着头不看叶言夏,嘟囔:“我才没有。”

  叶言夏看到她害羞的模样心情一下子好得不得了,恶作剧地紧了紧手上的力度,压低声音低沉道:“害羞了。”

  肖宁婵既羞又怒,挣扎着要推开他,“大庭广众之下别动手动脚的。”

  “我哪儿动手动脚了,抱自己的女朋友天经地义,”叶言夏看着她害羞又无措的表情别提多开心,“而且现在都没有了,怎么就大庭广众之下了。”

  如果是平时肖宁婵一定会飞速运转脑袋瓜找出怼他的言辞,可是这种亲密接触心猿意马的时候她脑子就一片浆糊,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

  叶言夏看到女友想辩解又无话可说的模样忍不住抿嘴笑,心想找到制胜的法宝了。

  晚风吹过花草树木,响起沙沙的声音,细听之下不远处还有几个脚步声正向他们走来。

  叶言夏把人放开,低声道:“走吧,我们回去。”

  肖宁婵脑袋还是有一点空空的,闻言只是机械地点头,随他牵着自己的手往外走。

  回到车里,暖和的环境让肖宁婵思绪渐渐恢复,看到凑过来的人吓了一跳,“你干嘛?”

  叶言夏拿过她身侧的安全带,一边捣鼓一边理所当然说:“男朋友的职责,安全带。”

  肖宁婵目光看着他的动作,听言嘟囔:“我又不是不会。”

  叶言夏抬头看她,两人脸庞的间隔就剩下不到十厘米的距离,肖宁婵这次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心跳扑通扑通,呼吸也忍不住隐藏起来。

  两人看着对方,氛围变得暧昧又绮丽,很适合进行一点情侣间亲密的举动,可是就在此时,一个很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了,把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息破坏得荡然无存。

  肖宁婵被吓了一跳,脸红心跳地推开叶言夏接电话,“喂~”

  叶言夏坐回自己的位置,遗憾又幽怨地看她的手机,到底是哪个混蛋!

  “肖宁婵,你在哪儿?都几点了你看时间了没有?什么时候回来?赶紧回来了。”

  肖宁婵一接听手机对面就是肖安庭的一顿吼,不过刚刚跟男朋友有了一点儿脸红心跳的事的肖宁婵并没有听清楚他哥说什么,茫然道:“什么?”

  在家里的肖安庭睁大眼睛,气急败坏地吼:“我问你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声音大得叶言夏都把话听得一清二楚,同时小心眼的叶言夏已经默默地在心里给大舅子记了一笔,就知道是你。

  “哦哦,”肖宁婵急忙安抚她哥,“我们现在就回去了,大概四十分钟左右到家吧,还有事吗?”

  肖安庭顿了顿,干瘪瘪道:“没了。”

  “哦,那拜拜。”

  肖宁婵说完挂掉电话,脸颊依旧有些红晕地看叶言夏,“回家了,我哥打电话来催了。”

  叶言夏表情酷酷道:“嗯。”说着就发动车子驶出停车场。

  肖宁婵看着表情冷酷,心情不算好的男朋友,几个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搅动,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夜晚的郊区车不多,叶言夏一路畅通无阻地把车开到了肖宁婵家的小区,因为她家人都在,所以不方便把车直接开到家门口,就在中午等人的路口停下了车子。

  肖宁婵看向身边的人,嘱咐:“那我回去了,你自己回去也小心,不用开太快,到了给我消息。”

  “好。”

  肖宁婵看到男朋友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急忙低下头,推开车门就要下车,“我走了,拜拜。”

  叶言夏一把拉住就要下车的人,低声道:“不表达一下对男朋友的不舍。”

  肖宁婵心跳加速,深深地呼吸了两下才稳住心神,轻轻地咬了下下唇,低声细语:“看男朋友的表现。”

  叶言夏微微一笑,刚想靠近外面传来几个人的说话声,肖宁婵瞬间紧张起来,低声道:“我走了,拜拜。”说完急忙推开车门出去了。

  叶言夏靠着椅背,看着那个落荒而逃般的身影,无可奈何地叹气,两次氛围都这么好,然而都被打断,是不是日子不好?

肖宁婵一溜烟跑回家,到了院子后就倚着院子里的秋千喘气,一口气还没有喘完,一条白色的大狗就嘤嘤嘤地就房子里跑出来,随后是肖安庭的声音,“你跑出来干嘛?”

  两兄妹一个在门口,一个在院子里进行对视,肖安庭嗤笑一声,不咸不淡地开口:“哦,回来了。”

  肖宁婵屏住呼吸,稍息立正站好,“哥。”

  肖小白跑到肖宁婵脚边,吐着大舌头“扑哧扑哧”地转圈圈。

  肖宁婵弯腰摸摸它的头。

  肖安庭走到秋千坐下,悠闲自在地说:“他回去了?”

  肖宁婵咽一下口水,乖巧道:“嗯。”

  “去哪儿玩了?这么晚才回来。”

  肖宁婵揉揉肖小白的头,起身,低头打量她哥的脸色,发现好像没什么风雨欲来的感觉,于是回道:“吃饭看电视,园博园散步。”

  肖安庭挑眉,“安排得不错啊。”

  肖宁婵不说话。

  肖安庭抬头,肖宁婵看他,嘟囔:“不都是这样嘛。”

  “没有要说的了?”

  肖宁婵想了想,摇头:“没有。”

  “哥,这是我跟我男朋友的事,不需要什么都跟你说。”

  肖宁婵发现她哥脸色要变得不好了,急忙安抚:“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等以后你有女朋友就知道了,你别气,我们两个挺好的这样不是很好嘛。”

  “很好吗?”肖安庭看她。

  肖宁婵脸上不由自主地带着笑,“嗯,好啊,他很好。”

  肖安庭看着她脸上洋溢的笑,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欢喜与幸福的笑,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无可奈何地叹口气,类似于妥协的语气,“随你,赶紧回去吧,大晚上的也不嫌冷。”

  肖宁婵有些惊讶地看她哥,眼眶突然就有些湿润,软糯糯地喊:“哥~”

  肖安庭看到她这个样子就有些不自在了,故作板着脸说:“喊什么喊,赶紧回去,爸妈都一直说你这么晚没有回来。”说着自己就起身回家了。

  肖宁婵看着那个傲娇的背影,嘴角上扬,笑着追上去,“哥~哥哥,今天情人节,祝你单身快乐。”

  肖安庭转头面无表情地看她。

  肖宁婵笑嘻嘻,“想不想找女朋友啊,我给你介绍好不好?超级好看的,也聪明漂亮,保证你满意。”

  肖安庭幽幽地看她,冷声道:“得寸进尺了是不是?接下来到收假,别想出门。”

  “哥!”肖宁婵能屈能伸,“我错了,你最好啦。”

  说话间两兄妹已经进了家,肖俊辉听到女儿这句话,笑着问:“又怎么得罪你哥了,一回来就他最好了。”

  肖安庭似笑非笑地看某人,肖宁婵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带着点儿小怨念喊话,“爸~我哪有。”

  肖俊辉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忍不住抿嘴笑,“好,你没有,今天跟同学去哪儿玩了,这么晚才回来,吃饭了没有?”

  “吃了吃了,”肖宁婵忽略前面的问题,集中火力回答最后一个,“我们吃了饭才回来,吃得好饱,你们吃饭了吗?”

  肖安庭幽幽开口:“就剩我。”

  肖宁婵眨眨眼睛。

  白静淑笑眯眯插话,“我跟你爸出去吃烛光晚餐了,你哥……自己不煮。”

  肖宁婵同情地看她哥,但同时又觉得有些好笑,单身狗实在是惨,吃饭都是个问题。

  肖安庭被三位亲人同情又带笑的目光看得满头黑线,没好气说了句“我自己煮”就进厨房里去了。

  肖宁婵嘿嘿笑了一声,跟着进厨房,“要不要我帮忙啊,给你打下手。”

  肖安庭一边忙活一边嫌弃:“你还是一边待着去,别来这碍手碍脚的。”

  本来兴致勃勃又热情洋溢的肖宁婵瞬间就没了热情,转身傲娇出门,你爱干啥就干啥,我才不帮你呢。

  肖俊辉与白静淑看到女儿愤愤地出门,笑着问是不是被赶出来了,你哥正处在不平衡时期,不用管他。

  肖宁婵听言又觉得她哥有点可怜了,傲娇脸,“不管他,我去洗澡。”说着蹭蹭蹭上楼。

  肖俊辉品味着刚才妻子说的话,严谨道:“婵婵也是学生,只是今天跟同学去玩,两兄妹一样的。”

  白静淑狐疑地看他,旋即反应过来,好笑道:“好好好,你女儿也是一样的,也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就她这方圆十里都被你们狙击得只剩女性生物的情况,想脱单也得有条件不是。”

  肖俊辉听言非常满意,这不错。

  白静淑看到他这个骄傲又自满的样子就无语,又不想打击他,只好溜达进厨房看儿子忙活些什么。

  热恋中的小情侣通常是有事没事都给对象发个消息,恨不得把自己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里的事都与对方分享。

  叶言夏与肖宁婵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是想说什么的时候还是会给对方发信息,肖宁婵洗澡前洗澡后都给叶言夏发给消息,然后下楼。

  肖安庭还在吃面,肖宁婵走过去转了一圈,发现她哥才吃了一半的面挺丰盛的,啧啧感叹:“不错哟,还挺心疼自己。”

  沙发上的肖俊辉朗声拆穿:“你妈做的,要是他自己煮,就油跟盐。”

  肖安庭在心里默默反驳:“我才不会这样虐待自己,要是我自己煮我也放一大堆食材,什么好吃就放什么。”

  肖宁婵听到她爸的话一副了然的模样,“哦,怪不得,我想就他的手艺,做面也没有这么好。”

  肖安庭抬头默默地看她,不满:“嫌弃那你就下次自己煮吃的,别再叫我。”

  “呵呵~”肖宁婵瞬间谄媚地看着她哥笑,“没有,没有,你的手艺比我好多了,还是你来煮。”

  肖安庭傲娇脸,有自知之明就好。

  肖宁婵拿着手机在一旁捣鼓,刚发完说说就收到叶言夏信息,说他到家了。

  肖宁婵:嗯嗯。

  下了车的叶言夏一边走一边回复前面的消息。

  叶言夏:你哥没有喜欢的人吗?

  肖宁婵:据我所知,从来没有过。

  肖宁婵:也不知道他喜欢怎样的人。

  叶言夏:好好观察观察。

  肖宁婵:他不会喜欢男的吧?

  叶言夏脚步一顿,默默截屏,觉得以后可以给大舅子看一下,坑女朋友完全不手软。

  叶言夏:也不是不可能。

  肖宁婵笑出声,看到她哥抬头瞄她,又急忙忍住笑,低头点点点打字。

  肖宁婵:我哥就在我对面吃面。

  叶言夏:灯下黑,不错啊。

  叶言夏收回手机,进屋,本想若无其事地上楼回房,但是一进大厅屋里四个长辈齐刷刷地看着他,那神色与神色,别提有多精神与八卦。

  叶言夏一秒变脸,冷漠地当做没看到几人,只是还没有走到楼梯口就被他妈妈阻止了,“叶言夏,快过来。”

  叶言夏听着这话,无可奈何地叹口气,转头看向四人,酷酷地开口:“怎么了?”

  “今天去哪儿了?跟谁出去的?”

  叶言夏淡定地开口:“妈,我已经十八好几岁了,不需要报备了吧。”

  周清婉可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就逃过去,悠闲自在地说:“你是十八好几岁了,但是我们关心你不可以啊,是吧,唯一一个孩子,需要好好关心关心。”

  其他的三个长辈点头,叶言夏则被弄得起一身鸡皮疙瘩,看四人,拆台:“你们就是想八卦。”

  周清婉挑眉,迫不及待问:“是跟那个女孩子出去吧?”

  叶言夏看四人期待又紧张的神色,终是点头,“嗯,我们在一起了。”

  四个长辈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砸得不知道要如何反应,过了会儿七嘴八舌地问话,叫什么名字?哪儿的?什么时候带回来……

  叶言夏等他们说完后才开口:“这些问题一律不回答,我们才在一起,该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我有安排,你们别想打扰她。”

  四个长辈幽幽地看他,现在就为了她忤逆长辈了,可以啊。

  叶言夏轻轻地揉一下眉心,提醒:“我们还是学生,不想被太多事打扰,所以你们知道就可以了,别老想着问她的事。”

  叶爷爷与叶爸爸两个男人比较理性,闻言觉得也是这个道理,朝两个女性道:“孩子的事,让他自己过,我们关注太多也不好。”

  叶奶奶与叶妈妈听到他们这样说,对视一眼,不情不愿说那好吧,只不过还是希望叶言夏能早点让他们知道女孩子是谁,早点带她回家。

  叶言夏很理智:“这件事你们先别想,事情一步一步来,现在我有女朋友,已经走了一步了,下一步需要时间,别想一蹴而就。”

  叶奶奶与叶妈妈看到他坚定又认真的神色,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有欣慰,也有伤感,孩子真的长大了啊。

  叶达博倒对儿子如此理智的态度很满意,“你能这样想很好,出去玩钱够了没?”

  其他的三位长辈听言,纷纷说要给钱,带女孩子出去吃饭玩,需要花钱的,没钱可不行。

  叶言夏无语,像这样的父母应该没多少个了,嫌弃道:“好了,你们慢慢玩,我回房洗漱去了。”说着也不管他们说什么,直接上楼去了,留下几个长辈苦恼该给多少钱。

  叶言夏回到房间,悠闲自在地给肖宁婵发了条消息,十秒不到那边就回复了三个感叹号,接踵而来的是各种询问消息。

  肖宁婵: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肖宁婵:啊啊啊啊啊啊,你到底跟他们说什么了?

  肖宁婵:你爸妈他们什么反应?

  肖安庭看着对面抓狂的人,纳闷:“你干嘛呢?像是被猫挠了一样。”

  肖宁婵严肃地看他,“在处理国家大事。”

  肖安庭无语,国家大事还不需要你处理。

  叶言夏看着女友几条抓狂的消息,低笑一声,慢条斯理地回复:嗯,挺满意的。

  肖宁婵看到消息眼前一黑,这样说就是什么都知道了,不是才刚回家吗?为什么什么都知道了?

  肖宁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言夏:此时说来话长。

  肖宁婵:那就长话短说。

  肖宁婵:语音,给我说清楚了!

  叶言夏毫不犹豫发送语音通话过去,肖宁婵一惊,手忙脚乱地点击红色拒听,打量一下她哥还有她爸妈的反应,发现三人都在看她,尬笑,“呵呵,打错了。”

  肖俊辉与白静淑转回头,肖安庭则似笑非笑地看她,肖宁婵佯作淡定地与他对视一眼,随后低头飞快打字:在楼下,不方便。

  叶言夏:哦,那我先去洗澡了。

  肖宁婵一急,不是吧,等你洗完澡那得什么时候,抬头四处看看,发现三人亲人都没有注意自己了,起身,从容不迫地往楼梯口走。

  “婵婵,今晚这么早睡觉了啊?”

  肖宁婵还没有说话肖安庭就端着碗道:“她哪会这么早就睡觉,回房玩手机就有了。”

  肖宁婵怒视她哥,不说话你就难受是不是?

  白静淑拍拍沙发,热情洋溢地说:“过来坐会儿,我们说说你二姐的事,她这段时间又自己在外面住了,你二伯母说她过了十五才上班,要不要叫她来我们家住?”

  肖宁婵听言瞬间兴奋起来,“好啊,她自己在外面孤零零的,来我们家热闹,我可以跟她一起玩。”

  “就想着玩,”白静淑好笑又好气,“你二姐要天天联系小提琴的,哪有时间陪你玩,你说你,小时候让你去学那么多东西,没一样好的。”

  “但是我也每样都不差啊,”肖宁婵骄傲脸,“我是琴棋书画,样样会,就是不精通而已。”

  “七窍通六窍,一窍不通。”

  肖宁婵深深地吸口气,“不怼我你会死啊?”

  “死倒是不会死,就是会浑身痒,不自在。”

  肖宁婵起身要打他,白静淑则在一旁教育:“大过年的说什么话,吐口水重新讲过。”

  肖安庭与肖宁婵被老妈这样说,乖乖地吐口水重新说话。

  白静淑满意地点头,“明天我去祈福,你们两个要不要一起去?”

  “不要。”

  “不要。”

  两兄妹异口同声拒绝。

  肖宁婵看向她妈,笑眯眯道:“明天让爸陪你去就可以了,还可以继续过你们的二人世界。”

  “你这丫头!”白静淑好笑又好气地骂一句。

  肖宁婵嘿嘿笑,觉得自己的话挺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