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插曲视频30分钟完整版/出差和岳梅开二度

2021-10-12 09:58:29情感专区
这样也能让乔瑞玲歇一会儿。

  江芝莲就一边陪郭晓燕唠嗑,一边随手叠着晾干的衣服。

  “妹妹比哥哥晚了多久啊?”郭晓燕摇着拨浪鼓,哥哥小乐被逗得呵呵直乐,像

这样也能让乔瑞玲歇一会儿。

  江芝莲就一边陪郭晓燕唠嗑,一边随手叠着晾干的衣服。

  “妹妹比哥哥晚了多久啊?”郭晓燕摇着拨浪鼓,哥哥小乐被逗得呵呵直乐,像个傻憨憨,妹妹安安则瞥了那个拨浪鼓一眼,之后就没再给它一个眼神。

  “晚了十二分钟。”江芝莲回道。

  “那还算顺利的吧?”郭晓燕不太懂这些,不过看杂志的时候看过相关的故事,“听说有的会差好几天,甚至一个月呢!”

  “是有这种说法,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江芝莲把叠好的衣服放进衣柜里,转身坐到郭晓燕对面,“我是还挺顺利的。”

  郭晓燕:“我好怕生孩子啊!是不是特别疼?”

  “当然疼了,要死要活的那种疼。”江芝莲根本不敢回忆当时的感受。

  “可小孩儿好可爱啊!”郭晓燕还是蛮喜欢小孩子的,她是个有童心的人,有信心跟自己的孩子做一辈子的朋友。

  “也就是……”江芝莲笑着总结道:“时而天使,时而恶魔罢了。”

  跟双胞胎玩了一会儿,郭晓燕已经能够大概地了解兄妹俩的性格了。

  “哥哥真喜欢笑啊,看起来是很活泼的性格。”郭晓燕说道:“妹妹就很冷静,好像表情不是很多。”

  江芝莲笑道:“哭起来,都一个样儿。”

  “他们经常哭闹吗?”郭晓燕话音刚落,哥哥小乐就来了个毫无预兆的大爆哭。

  郭晓燕:“……”

  刚才郭晓燕跟江芝莲说话的时候,就没有顾得上逗孩子玩。

  她手上拿着拨浪鼓却没有转。

  小乐拍了拍她的手让她转,但郭晓燕没反应过来。

  这下小乐着急了,他想拿走拨浪鼓自己转,可他力气太小,根本拽不走拨浪鼓。

  几次三番的需求都没有获得满足,那叫一个委屈,扯着嗓子就哭了起来。

  他哭的时候手舞足蹈,一巴掌拍到了身边的妹妹。

  安安猛地一愣,瞬间也疼哭了。

  小姑娘的嗓音更亮,哭得也更凶狠,郭晓燕第一次近距离接受这种暴击,感觉耳膜都要被震碎了。

  乔瑞玲闻声赶来,站在门口询问江芝莲:“我来哄吧?”

  “没事,您歇着吧!”江芝莲温柔地说道:“今晚我来就行。”

  郭晓燕把小乐抱到自己怀里,想要哄一哄,毕竟是她惹哭的嘛!

  为什么只抱小乐,而不管安安?

  因为安安看着太凶了,她不敢抱啊!

  可小乐也根本就不让郭晓燕抱,他奋力地挣脱着,朝着江芝莲的方向张开手臂,边哭边口齿不清地胡喊着什么。

  郭晓燕赶忙把小乐递给了江芝莲,“给你给你,这我根本哄不住啊!”

  江芝莲单手抱着小乐,笑着说道:“那你哄安安吧!”

  “她我更不行。”郭晓燕垂眸看向安安,发现她好像快要止住哭泣了。

  “安安这么快就好了?”郭晓燕惊奇道。

  “她刚才是被打疼了,也被吓了一跳。”江芝莲解释道:“现在被打的地方不疼了,惊吓的劲儿也过去了,她就不会再哭了。”

  “这么懂事啊!”郭晓燕不由得感叹。

  小乐在妈妈怀里,也很快安定下来。

  江芝莲把小乐重新放到软垫子上,对郭晓燕说道:“你给他摇会儿拨浪鼓,跟他修复一下破裂的关系。”

  “噗……”郭晓燕乐不可支,“关系破裂,有这么严重嘛!”

  “小孩儿的问题,可没有小问题。”江芝莲说着抱起安安,并亲了亲她的脸颊,给她一些温暖的怀抱。

  刚才她只抱了小乐,还没有抱安安。

  小孩子虽然很小,才半岁,但能感受到很多复杂的情感。

  大人万万不可忽略孩子的情感需求。

  不能以为他们那么小,什么都不懂。

  不能因为安安不哭了,就以为没事了。

  她被打了,受到了惊吓,作为大人,就要给予关怀,要哄一下的。

  这不是溺爱,而是必要的关爱。

  陪了小孩两个小时,郭晓燕就觉得吃的晚饭都要消化光了。

  刚吃完饭的时候还觉得撑得不行呢!

  没想到会消化得这么快。

  带小孩妥妥是个体力活儿啊!

  “你可太不容易了。”小孩睡觉了之后,郭晓燕直接瘫倒在了沙发上。

  “好在孟青每个礼拜会回来两天,他在的时候都是他带孩子,他妈妈帮忙也很多。”江芝莲长长一叹,“要不然啊,我估计早就废了,现在也根本不会有时间去找店铺。”

  “青哥真好,是个难得的靠谱的男人。”郭晓燕蓦然想到了一个人,眸光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江芝莲看了她一眼,猜到她是想起来尤飞记者了,便道:“靠谱的男人虽然不多,但总是有一些的。这世间的事,纷繁复杂,缘分也有深有浅。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多些经历,也没什么不好。”

  郭晓燕点点头,认真道:“你说得对!”

  关于尤飞的事儿江芝莲不打算深聊,因为聊多了也聊不出个所以然来,只会徒增烦闷情绪罢了。

  所以她立马转了个话题,“这一年我没怎么忙活饭馆的事儿,多半时间都在家里研究营养素食,写了很多手稿。前阵子已经签了电视台的养生节目,打算推广营养素食。”

  江芝莲说着从书柜上取出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现在还有出版社要给我出书,我的这些手稿可能还不成体系,你抽空帮我捋一捋啊?”

  “行啊!”郭晓燕翻身坐了起来,“虽然不是一个领域的,但各种书我也看了不少,出版的逻辑也晓得一点,我可以给你出出主意。”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江芝莲问道。

  “准备明天下午就走的。”郭晓燕接过牛皮纸袋,绕开上面的白线,抽出手稿,按原来的顺序,摊放在了茶几上。

  “回去之后有什么事儿吗?”江芝莲把茶几上的水杯、果盘等杂物挪到了一边立柜的桌子上。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儿。”郭晓燕说道:“我是专程来看你和宝宝们的,见你们都挺好的,我就回去了。”

  “那还是多呆几天吧!”江芝莲劝道:“我带你到处转转,大老远来,不能这么久走了啊!”

  “不转了。”郭晓燕摆摆手,“这边冷得我天灵盖都在打颤。”

  江芝莲笑道:“那是你穿得不够厚,我给你拿棉裤和大衣裹上,就能好得多。”

  郭晓燕盯着茶几上的手稿,想了想,“那我帮你捋完稿子再回去吧!”

  江芝莲扑过去搂了搂郭晓燕的肩膀,“你最好啦!”

  “不过转就不用转了,我真怕冷。穿那么厚,活动也累。回头春秋的时候我再来,到时候你带我逛逛。”

  郭晓燕笑着说道:“这次你带我到各处吃好吃的就行了,我在里头呆的时候,最难熬的就是馋,馋各种好吃的。一想到你之前给我做过的美食,我都能流一盆口水。”

  “行。”江芝莲笑着说道:“好吃的管够!”

  “还有,今晚你肯定不能让我走,那我就在这儿睡一晚。”郭晓燕看向江芝莲:“不过,明天我要找个旅店住。”

  江芝莲想说点什么,结果郭晓燕没给她这个机会。

  “你不用劝我,我在你这住着不自在。给你看稿子,也需要清净的环境。”

  江芝莲想了想,自己这边人是有点多,小孩儿哭闹也不定时,确实吵得慌。

  “那行吧!附近有个旅店还挺干净的,明天我带你过去。

郭晓燕在江芝莲说的那家旅店里住了下来。

  她迷上了附近的一家馄饨店,每天早上都要过去吃上一大碗。

  快中午的时候,江芝莲就过来找她出去吃饭。

  烤鸭、羊肉火锅、川菜馆、东北菜、西餐厅,不仅要吃本地菜,只要好吃的,只要看到好奇的店,都要进去吃上一顿。

  郭晓燕来的第四天中午她们吃完煎饺出来,看到有一家咖啡馆,便进去小坐了一下。

  郭晓燕点了杯拿铁,江芝莲想着还要给孩子喂奶,尽量不喝咖啡,就要了一杯热牛奶。

  喝到一半,江芝莲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你在里头办的报纸,我能看到吗?”

  郭晓燕在监狱里各方面表现都很好,而让她获得减刑的最主要原因是,她办了一份很优质的报纸。

  虽然现在人被释放出来了,但每个月还要办一份报纸。

  她负责主编,会提供一些短篇、散文或者诗歌。

  其他的稿件,有狱警提供的新闻消息,也有服刑人员的创作。

  郭晓燕有对稿件的修改权和选用权。

  不过这是一份只在内部发型的报纸,江芝莲是看不到的。

  “下次我整理好版面,印一份寄给你看。”郭晓燕想到了一个办法,“不是最后报纸成品印刷出来的样子,但是里面的文章你都能看到,每篇文章在什么位置,也都一目了然。”

  “不用这么麻烦了。”江芝莲摆了摆手,“我就是这么一问,不是非要看不可,有点好奇而已。”

  “我想让你看看,然后听听你的想法。”郭晓燕喝了口香浓的咖啡,“其实呢,也有点显摆的意思。那可是我主编的报纸,我还靠它提前出狱了!我牛不牛?”

  “牛!”江芝莲竖起大拇指。

  平时她讲话都尽量避免用监狱、出狱这种字眼,怕刺痛郭晓燕。

  没想到郭晓燕本人却丝毫不忌讳。

  悠闲地喝完咖啡和热牛奶,两人一起去了郭晓燕住的旅馆。

  郭晓燕已经看完了江芝莲的手稿,并总结好了自己的意见。

  江芝莲坐在床尾,听郭晓燕一个接一个详细地解释。

  “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可能也不是非常专业,最后你还是再跟你的责编多聊一聊。”郭晓燕说道。

  江芝莲想了想,“明天你陪我去见见这个编辑吧!”

  “行啊!”郭晓燕点点头,“当面聊,沟通效率肯定更高。”

  江芝莲突然有了个小心思,“明天我给你带一套新的衣裳。”

  “为啥啊?”郭晓燕不解。

  “我这个编辑是个男的,长得很不错,还没结婚,应该是个单身。”江芝莲眼眸一转,“我给你当一次红娘怎么样?”

  郭晓燕是个爽快的性格,大多数事情,无可无不可,“认识一下倒是无妨,火花没有的话,没准我还有机会在他这个出版社再出一本书呢!”

  “你可真是个乐天派啊!”江芝莲着实羡慕郭晓燕的这个心态。

  第二天她们到了京城文学出版社,找到了陆佟编辑。

  “社里也没出过这方面的书,实话说,营养素食方面,我欠缺很多知识,不是非常擅长。”江芝莲的稿子之前陆佟已经看过了。

  刚才听了郭晓燕的想法,他觉得意见给得相当中肯。

  “小郭这么一说,给我带来很多灵感啊!我觉得每个小节,都可以插入一张相对应的图片。图文并茂,更加生动。”

  郭晓燕接过话头,“印刷成本虽然高了点,但这本书就是要做精品书的。质量是第一位的,定价高一点我觉得没关系。”

  “不愧是出过书的,对我们这一行还挺了解。”陆佟笑起来像冬日温暖的阳光,充满了温度。

  “只知道一些皮毛,也不是非常了解。”郭晓燕谦虚道:“让我写点东西还行,但是策划一本书啊,校对啊,印刷啊,发行啊之类,我都特别外行,也就能随便说说。”

  “我看过你的书。”陆佟指了指办公室的书架,“我在那上面还放了两三本呢!我的同事,有不少都看过。尤其女孩子,好几个都感动得不行。”

  “真的吗?”郭晓燕一脸惊喜。

  “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我还能瞎编啊!”陆佟顿了顿,真诚地说道:“希望有机会,你能给我们出版社投个稿啊!我最擅长的就是了,长篇、或者短篇集都可以。”

  “我怕我这个水准,你们出版社瞧不上。”郭晓燕不是过分谦虚,而是理智判断之后,才这样觉得的。

  京城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很多都是严肃的文学作品,作者名字说出来都是文坛响当当的人物。

  翻译的作品,也都很有水准。

  郭晓燕对自己写的有一定的认知,那都是通俗得不能再通俗得普通作品。

  现在她的水平还暂时够不到人家的门槛。

  陆佟能向她邀稿,郭晓燕觉得估计也是客气一下而已。

  “先不说瞧得上还是瞧不上,你先好好写吧!”陆佟认真道:“如果质量不行,我肯定不会要。但是没准写得很好呢?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啊!写作的时候,把要求定得高一些,没准写出来的作品会更好!”

  “这倒是没错。”郭晓燕觉得对方说得很有道理,“果然优秀的编辑,这思维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样。”

  两人商业互吹了一阵子,江芝莲在旁边没插话。

  感觉,是有点火花的啊?

  搞不好有戏!

  离开出版社,江芝莲凑到郭晓燕耳边,小声问道:“怎么样?”

  郭晓燕抿唇一笑,小脚一颠,娇声道:“感觉还不错。”

  目测一米七五的个头,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人干干净净的,透着书生气,是郭晓燕喜欢的类型。

  “你知道他多大了吗?”郭晓燕颇感兴趣地问道。

  “这个我还真知道。”江芝莲偏头看向郭晓燕,“你先猜猜看。”

  “感觉比我大了不少啊!”郭晓燕想了想,“比我大个七八岁的样子,是不是三十出头了?”

  这个年龄差,还算能接受。

  “他只比你大了两岁。”江芝莲笑着说道:“陆佟要是听你这么说,估计会想自己是不是有点显老了。”

  “不是显老,他看着是挺年轻的。”郭晓燕激动道:“不过,那种稳重的气质,还有他工作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像是在出版社干了十好几年的那种老编辑啊!超专业,超厉害的那种!”

  江芝莲:“他应该工作比较早,在职场里历练出来了这种稳重的气质。”

  “你怎么联系上他这个编辑的啊?”郭晓燕有点纳闷,“营养素食方面的书,应该不是他们那个出版社的主要方向呀!”

  “不是我联系的他,是他主动找的我。”江芝莲慢慢解释道:“陆佟的表姐,是京城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的老师。孟青有些资料在翻译上遇到点问题,顾教授就让他去找陆佟的表姐了。”

  郭晓燕:“哦,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呢!”

  “我跟陆佟接触的次数不多,他人到底怎么样,我还不能保证。”江芝莲觉得有必要提前说明这一点,“你们要怎么发展,你得自己看着,判断着来。别觉得是我介绍你们认识的,就放松警惕。人都是复杂而多面的,你多接触几次,慢慢再看。”

  “放心吧!我也不是没谈过恋爱的小白兔。”郭晓燕轻松道:“两个人真看对眼,也就谈了。谈完发现不行,再分也不迟。”

  江芝莲点点头:“也对。”

  郭晓燕:“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