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老师bl(一双完美的玉兔跳出来)全章节阅读

2021-10-12 09:51:44情感专区
实际上,他们兄弟,包括武氏,还有武兴发肯定是一块商量过,才决定了这件事。

  对宋老爷子来说,这是卖了祖产啊。

  而且,他们兄弟卖地的时候,根本就没来问过宋老爷子。

  庄

实际上,他们兄弟,包括武氏,还有武兴发肯定是一块商量过,才决定了这件事。

  对宋老爷子来说,这是卖了祖产啊。

  而且,他们兄弟卖地的时候,根本就没来问过宋老爷子。

  庄户人家有些约定俗成的规矩,比如说卖房子卖地,首先就得问自己的兄弟。兄弟们不买,他才会再去问别人买不买。

  宋存仁和宋存义卖的是祖产,如今宋老爷子还在世,他们就该先来问问宋老爷子。

  就算不是问让不让他们卖,也得问问,宋老爷子愿意不愿意把地买下来。

  这样,宋家的祖产就能继续留在宋家。

  武氏和宋家兄弟卖地做的这么绝,不仅让村子里的人齿冷,更是让宋老爷子彻底寒了心。

  要不然,他也不能今天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田地,那是庄户人家生存的根本。这是触动了宋老爷子的根本利益,也触犯了他最崇尚的规则、章程。

  就是从这件事上,宋老爷子不得不认清楚,他在宋存仁和宋存义兄弟两人心目中的地位。

  人家就没把他当长辈, 也没把他当回事。

  “这事,我们都不知道。你咋没给我们捎信儿。”淑媛听明白了,却又故意问了一句。

  “我上哪儿给你们捎信儿去。我也不知道。 人家把地卖完了,我才知道事儿。”

  “你老没去找他们?”

  宋老爷子长吁短叹。

  “人家早就筹划好了。地卖了,拿了钱,人家就都走了。你爷上哪儿找人家去。就算他找着人家,人家也不能听他的。”宋老太太就说。

  宋老爷子无语,看来也认同这一点。

  宋老太太长出一口气,她不怎么在意那些田地,不过也不是看宋老爷子的笑话,就是看到宋老爷子被那股人这么对待,有种你看果然如此,这种比较舒心解气的感觉。

  “到末了,还得是我这个后老婆的孩子,养活你,真把你当一出。”宋老太太又说。

  淑媛就干咳了两声。

  宋逸山也觉得这话说的,太刺宋老爷子的心,也不体面,就忙把话题扯开了。

  关于宋存仁兄弟卖地这件事,他很吃惊,也很心痛。

  “是谁买了地,咱还能买回来吗?”

  宋老爷子一直在等这句话。他忙说:“不是咱村子里的人。咱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咋回事,不能买他们那地。 听说是外地人,也没打听出是谁来,哎。”

  “到种地的时候,就知道是谁买的了。”宋老太太就说,还是不太关心的样子。

  她不是做样子,她是真不关心。

  宋老爷子就叹气,却没说什么。

  “到时候知道谁买的,就好办了。不管多少钱,咱也得把地买回来。” 宋逸山就说。

  宋老爷子看看宋逸山,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我和你娘也攒了点儿钱,不知道够不够。”

  宋逸山就想说,不用宋老爷子的钱,他负责把地买回来,但是话还没说出口,他就意识到了,他手里也没那么多钱,而且,他想买回来,人家那买主未必肯卖啊。

  这件事,就不是他能做到的,得淑媛出面才行。

  “媛儿……”宋逸山就看向淑媛,语气和神态中都带着祈求的意味。

  淑媛就不能不再说话了。

  “爷,你是啥想法。你说出来,我们照着做呗。”

  这话说的干脆。

  宋老爷子的眉目更加舒展了,宋逸山也露出了笑容。

  不论是家里,还是外面,真要遇到大事了,淑媛的态度的和反应从来就没有让他们失望过,从来都是很可他们的心。

  宋老爷子眼睛里,淑媛这个时候,就特别的可爱了。

  “肯定是要买回来。我有多少出多少,剩下的钱,就得你们几股商量着出。哎,那是咱老宋家的地,咱们还没到那个地步,这些地,不能落到外人手里。”

  宋老爷子说的语重心长的。

  “也不用我二伯、三伯和五叔出钱,这钱就我们一股出了。也是我们负责找到买主,把地买回来。”淑媛就说。

  这话干脆而有担当。

  大家都没说话,就都看着淑媛,听她说。

  她可不是夸口,说漂亮话,大家都知道,她有这个本事。

  “这地买回来,我们也不要,就归给我爷我奶做养老的地。等我爷我奶拜年之后,谁给二老养的老,这地就归谁。”

  这种处置又极为风光霁月。

  宋老爷子都不能不当场就赞淑媛。

  宋老太太看看淑媛,还是没说话,不过却下地到堂屋去,又重新泡了一壶热茶进来,就先让淑媛喝。

  “媛儿这话,我们赞同。”宋逸山大声地说,满脸的欢喜和满意。

  “就是太亏着你们这一股了。”宋老爷子说,这话中的意思,也是认可了淑媛的办法。

  “不亏。”宋逸山就说。“咱这家里的事,还讲究啥亏不亏的。”

  “我原本想着,这地买回来,就分给你和老五。”

  “五弟……”

  “我五叔肯定也不能要。”淑媛就说,“我因为啥敢说这话,就是知道我五叔肯定跟我想法一样。 ”

  宋老爷子就笑了。

  “老五估计也能这么想,可他没你这么利落。”宋老太太就说,脸上都带上了笑模样。

  “我还怕我五叔,还有我三哥三嫂跟我抢这份功劳呢。”淑媛又笑着说。

  这一下,宋老爷子更加欢喜了。

  买地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宋逸山和淑媛走到院子里说话,宋逸山就夸淑媛:“你话这么一说,你爹我心里这个敞亮啊。媛儿,这件事,你做的太对了。”

  他们这一股,现在实际就是淑媛当家。

  “爹现在,可信服你了。”宋逸山笑着说。

  淑媛就笑了笑:“等一会咱们回去,我就让人打听是谁买的地。咱多花些钱,也要把地买回来。”

  “就是花翻倍的钱,也得买。”宋逸山就说。

  这些田地可能不多,也可能不值那么多钱,但是意义却不同一般。

  “我知道。”淑媛就说。

  宋存仁和宋存义卖地,她比宋老爷子先知道。她没管,也没跟谁说。

  买地的,是她的人。

  宋存仁和宋存义着急卖,她是贱价买的。

  这件事,宋老爷子也好,宋逸山也好,他们都没有必要知道。

  他们只要认清了宋存仁和宋存义那股人,不再心存什么幻想,就可以了。

  那些地,她会交回给宋老爷子,等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百年之后,那些地,估计就是宋秀山和吴氏的了。

这么说着话,院子里就来了人。一开始听见脚步声响,宋逸山还以为是淑慧和李大郎来了,但是抬头看了一眼才知道,来的是宋俊山。

  宋俊山一家五口都来了。他和庞氏大咧咧地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宋存礼和刘三娘。刘三娘的手里还牵着囡囡。

  淑媛一行人刚到的时候,刘三娘就从前院出来迎接了。不过她家里还有事,说了几句话,就回去了。

  按理说,这一家早就应该都过来了。

  刘三娘是懂礼的人,淑媛知道不怪她。

  都是宋俊山和庞氏的事。

  宋逸山就上前,跟宋俊山和庞氏说话。庞氏啊了一声,宋俊山就抬起下巴,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他还刻意顿了一会,才跟宋逸山搭腔。

  “来了,老四!”

  “哎。二哥,你和二嫂都挺好的吧。”宋逸山就客气地说。

  “我们俩有啥好的。”宋俊山说着,就朝刘三娘看了一样,似乎意有所指。

  刘三娘好像没看见似的,已经过来亲热地跟淑媛说话了。

  “回去收拾了半天,所以这会才过来。今天晌午得留家里吃饭啊,我已经让人去买菜了。”然后又让囡囡过来给淑媛行礼。

  淑媛就抱起了囡囡,还是老生常谈,让囡囡跟她上庆丰过日子去。

  “你弟弟和妹妹可想你了,天天跟我念叨。”

  囡囡就害羞地笑,还把头埋在淑媛的胸前。

  可真是惹人疼爱。

  看着囡囡又秀气又乖巧,淑媛忍不住想到自家的闺女。就小宝那小肉球,憨乎乎,还有点花痴的样子,这孩子从小看到,以后恐怕不能像囡囡这样了吧。

  就有点愁人啊。

  不过,这是甜蜜的小烦恼。

  淑媛还问宋存礼:“我三哥怎么没去作坊?”

  “早上就去了。知道今天四叔回来,一会淑慧两口子也到,我就让他跟作坊告个假……”刘三娘就说。

  淑媛点点头,心中已经明了。

  这是刘三娘周到的地方。

  宋存礼回来,不仅是因为淑媛他们回来了,还是因为淑慧两口子会来,大家要商量事。

  宋家淑媛这一辈,就宋存礼年长,是做哥哥的。

  这种时候,兄嫂都在场,表示对这件事重视,那李家也不能看轻了宋家、看轻了淑慧。

  这么说着话,他们就往屋子里走。

  那边宋俊山和宋逸山却是另外一幅情形。

  “这家里早就没大没小,没老没少。我和你二嫂啥也说了不算,人家就算是还给一碗饭吃。还得人家吃啥,我们跟着吃啥。……就今天,你侄子好好去上工了,说让告假就告假,说让回来就回来。”

  淑媛听见了,就知道,刘三娘之所以这个时候才过来,大概是因为宋俊山又跟她闹气了。

  宋逸山却不好说什么,只能含糊着,说这都是为了他,为了淑慧。

  “存礼这孩子,仁义、重情。”宋逸山说。

  “耳朵根子软,一点都不像我。”这么说着,一点也不避讳刘三娘。

  一路往屋子里走,一路就抱怨。他也没指明说是谁,但是大家都听的明白,他就是在说刘三娘的不是。

  那么听起来,刘三娘的不是还挺多的。

  前院几口人是怎么过日子的,淑媛也知道一些。

  自从分家之后,宋俊山好像是彻底放飞自我了,一天比一天觉得自己是一家之主,是老太爷,不仅吃穿用度上面很奢侈和挑剔,他还行让宋存礼和刘三娘完全听他的。

  他也不知道从哪听到的,说有规矩的大户人家,儿子媳妇,尤其是媳妇,每天都得到公婆身边立规矩。

  刘三娘带来服侍的人,他不乐意用,就让刘三娘每天早上给他端洗脸水,晚上端洗脚水,差点就让刘三娘给他和庞氏洗脚。

  刘三娘当然不乐意。

  洗脚这件事,被宋老爷子给知道了。宋老爷子大骂了宋俊山一通,宋俊山才不再提了。

  刘三娘为了一家和睦,为了宋存仁,是做了很多的让步的。

  可就这样, 宋俊山还有很多不满意,天天都抱怨,说刘三娘不贤惠。

  主要是,刘三娘不听他的话。

  宋老爷子就说过,前院每天都吵吵。不过那都是宋俊山和庞氏,或者两个人拌嘴,或者是两个人说刘三娘。

  他们的院子在庄户人家里算做是大的,但外面还是能听到。关键是宋俊山想让人知道,他说刘三娘都是到院子里大声地说,就是臊刘三娘。

  刘三娘算是很不简单的女人,可刘三娘也有弱点。大户人家出身,很珍惜自己的名声,也爱脸面。

  宋俊山就拿住了刘三娘的这一点。

  好在刘三娘并不软弱,不然还不知道前院会成什么样子。

  因为这,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都说宋俊山不好,嘴上和心里都极为赞成刘三娘。

  但是,他们也管不住宋俊山。

  他们早就管不住宋俊山了。这也是谁都不知道,只怕只有宋老爷子自己还不大乐意接受的事实。

  进了屋,淑媛就先把囡囡放到宋老太太身边。囡囡喊太奶,宋老太太笑呵呵地摸着囡囡的头,亲手给囡囡拿点心、果子吃。

  “咋这会才过来。”宋老爷子就说了宋俊山一句。

  “爹,我也想早点儿过来。我这也是一大家子,事也不少。再说了,老四又不是客。”宋俊山嘿嘿笑了两声。

  宋老爷子也不过是随口一句,他现在对宋俊山的要求很少。

  “刚才跟老四,还有淑媛商量那两股卖掉的地……”宋老爷子又说。

  宋俊山忙就打断了宋老爷子的话:“那咱可管不了。谁有钱,谁乐意买,那就买呗。”

  和宋老爷子不同,宋俊山根本就不在乎田地的事。他只在乎钱,而且他还不乐意种地。

  这田地的事,宋老爷子是先跟他说的。宋俊山并不赞成把那些地买回来。

  他知道,要买这些地,他肯定得出钱。他出了钱,这地他肯定就得自己留着,可他还不愿意种地。

  哪怕是不用他自己下地,把地赁给佃农种,他也不乐意操这个心。

  “咱家地够种了。”宋俊山就跟宋老爷子说,“再说了,咱家现在也不靠种地吃饭。”

  说完,还冲宋逸山笑了笑。好像他们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人。

  宋逸山是真不靠种地吃饭。

  “爷,地要买回来,我们出钱。”刘三娘就说。

  “你这个傻娘们!”宋俊山厉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