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一上一下不停运动)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2 09:49:18情感专区
说话的是顾青时,她不放心过来看一眼,没想到正好听到陆旗大放厥词,“陆旗,收起你的妄想,陆远他还活着,所以不需要办什么葬礼,你也没资格。”

  看到陆旗这么恶心的一面

说话的是顾青时,她不放心过来看一眼,没想到正好听到陆旗大放厥词,“陆旗,收起你的妄想,陆远他还活着,所以不需要办什么葬礼,你也没资格。”

  看到陆旗这么恶心的一面,顾青时直呼其名。

  “断绝关系了我也是他亲爹,我没资格谁有资格,我就给他办怎么了?”陆旗看顾青时竟然敢直呼他的名字,说话还这么不客气,气得不轻。

  “我有资格,这世上只有我还有老爷子有资格。”顾青时看着陆旗发青的脸色,“你要实在想办喜欢办葬礼,你给自己办,你有给自己办的资格。”

  陆旗大怒,“顾青时,你敢诅咒我死!”

  “是你先说要给陆远办的。”顾青时眸光冰冷,一步步走近陆旗,“没有我的允许,你敢妄动,我就让你准备的葬礼彻底变成你自己的。”

  陆旗惊怒,却被顾青时眼神看得发凉,顾青时眼底的杀气,让他不自觉后退了一步。

  后退之后他就为自己的胆怯后悔,可看看顾青时再看看方文,到底不敢继续说什么,只能愤愤不平离开。

  回到家中,和卓瑶说了以后,心中越发不得劲,“凭什么不让我办?我给陆远办婚礼,也是想让他入土为安。”

  “老爷子知道会不高兴的吧?”卓瑶小心问,陆旗听了顿时歇火。

  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陆氏集团的竞争者们,多少人等着陆远出事后陆氏乱了,好让他们渔翁得离,偏偏等了又等没等来动乱,陆氏还照旧正常运营。

  这可不行,于是大家都动起脑子里,有挖方文的,故意挑动方文反心的,不想让方文继续给陆氏卖力。

  方文无动于衷,但也有人找到陆旗身上,陆旗这几年的行事,让大家看清了陆旗的本性,于是不少人就开始在其中挑拨,让陆旗去争取。

  陆旗不如方文,还真被说动了,可他行动后却不顺,陆氏下面的人竟然真相信了方文说的话,觉得陆远没死还会回来。

  陆远死了,但他的影响力却一直在,只要这个谣言不破,陆旗就不可能有什么进展,一来二去陆旗就有些不耐烦,于是又开始筹谋办陆远的葬礼。

  “我也是他亲爹,这个葬礼,不管他们想不想我也得办!”

  陆旗嘴里说得强硬,但顾忌着顾青时和方文,怕他们捣乱,于是悄悄准备,打算等准备得差不多了再公开,到时候方文和顾青时也拿他没办法了。

  陆旗做不好正事,偷摸做点这种事还挺有天赋,顾青时和方文都让人注意着陆旗呢,结果硬是没发现他搞小动作。

  直到陆旗都筹备好葬礼了,马上就要开始,顾青时和方文才收到消息。

  陆旗对外的说辞说得大义凛然,说一是为了让陆远入土为安,二是为了陆氏的稳定,稳住人心等等。

  顾青时一个字不信,什么稳住人心,原本陆氏的心很稳,他想破坏稳定才是真,听到消息后,顾青时直接带着人砸了葬礼。

  陆旗辛辛苦苦筹备的葬礼,眨眼间就被彻底破坏,看着现场,陆旗都要气疯了,“顾青时你个疯子,你怎么敢...都有人来悼念了,你怎么敢!”

  “我之前就警告过你,你办了我自然就能砸,所有人都盼着陆远没事,你倒好,非得要给他办葬礼,定下他的死名。”

  顾青时心中有一种直觉,如果这葬礼办了,可能陆远就回不来了,所以绝对不能办,她一定要等陆远回来!

  因为这个直觉,顾青时看陆旗就感觉他是给重伤的陆远补刀的人一般,“陆旗,我说过你要是敢办葬礼,就只能是你的葬礼!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顾青时抬起手,因为有衣袖遮住,陆旗并没看到袖弩,嘴里还道,“有本事你傻啊,我不信你敢杀我...”

  话音未落,就听到咻的一声,一短箭擦着陆旗的耳朵过去,陆旗完全没看清顾青时动作,也没看到是什么东西,只觉耳朵一疼。

  他仓促喊了一声,眼睛下意识跟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那只擦着他耳朵过去的短箭,射入了旁边的墙上,入木三分,箭尾还在微微颤动。

  陆旗看看短箭,再看到满手的血后彻底疯了。

  “顾青时你疯了,救命!救命!”陆旗惨叫声呼救声响彻葬礼,他怕了后悔了,后悔招惹了顾青时,陆远是她的逆鳞,搞不好他真的会他死在了自己亲手准备的葬礼上。

  那箭头差一点就射到他眼睛,顾青时是真的想杀了他。

  陆旗大声呼救逃窜,正好有来悼念的宾客前来,陆旗拉住他们,大喊顾青时杀人了,快将顾青时抓起来等等。

  大家都被吓了一跳,可等看过去,却只看到顾青时大着肚子静静站立在原地,像是没看到陆旗的大呼小叫,直接道。

  “今天的葬礼作废,陆远没死,你们请回吧。”

  陆旗没想到顾青时竟然这么淡定,“现在的问题是你要杀我,快报警帮我找公安,我要将这疯女人给关进牢里去,她疯了!你们看看我的血,她是杀人犯,她想杀了我!”

  大家看陆旗言辞凿凿,且他满手的血做不了假,忙上前查看陆旗说的短箭,但看来看去没找到短箭,也没看到顾青时袖子里藏的武器。

  “不可能,刚才还在呢,是不是顾青时你藏起来了!”

  陆旗的坚持让大家又检查了一遍,可顾青时两个胳膊上什么都没有,而且现场都没找到什么断箭武器之类的东西。

  大家看陆旗的目光慢慢变了,他这是污蔑孕妇,还是自家的儿媳妇?为了权利,陆旗直接不要脸了?

  陆旗被看得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是真的,刚才顾青时就是要杀了我,她还威胁我,这就是她打伤我的!”

  他冲过去,“顾青时,你到底耍了什么花样,快坦白交代。”

  顾青时冷眼看着陆旗,“陆旗,你要闹到什么时候?我是不让你办葬礼,因为我相信陆远还活着,你为什么执意说陆远死了,还故意弄伤了自己陷害我?”

在陆旗不敢置信的眼神中,顾青时看向众人,“抱歉,让大家看笑话了,陆旗只是想铲除我,借机在陆氏集团夺权而已,但是陆远没死,请大家先回去吧,我这里就不欢迎了。”

  和陆旗的事情还没完,不过她不会让大家看了笑话。

  顾青时说完,看向匆匆赶来满脸愤恨的方文,方文立刻将人请了出去。

  陆旗不甘想去拦,让大家听他解释,却没人留下,现场只剩下顾青时陆旗和回来的方文。

  陆旗被气得大喊大叫,质问顾青时为什么陷害他,又问武器藏在了哪里。

  顾青时看了他一眼,“你还想挨一箭吗?”

  陆旗后退了一步,也更生气,“你承认了,承认你想杀我!承认你有武器!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顾青时不费吹灰之力,两句话就让大家站到她那边,还将自己变成陷害她的人,这个事实让陆旗差点真的当场去世。

  顾青时看着他涨得发紫的脸色,“我承认啊,可是大家不会相信你。”

  顾青时靠近陆旗,“这次只是试手,但如果你再招惹我就不一定了,刀枪无眼,下一次我对准的就是你的眼睛喉咙和心脏。”

  顾青时的声音犹如噩梦降临,陆旗指着顾青时一步步后退,眼底满是惧怕,这个恶毒的女人。

  “你承认了,你承认想杀了我。”

  “对,我承认,而且我明确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如愿的,陆远会回来,陆氏我也不会让你碰,在陆远回来之前我会代理管理,你永远别想染指插手陆氏。”

  “就你?”陆旗哈了一声,都顾不上还流血的耳朵了,他折腾这一切就是为了夺权,“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就代理管理,你有那个本事吗?”

  “那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我自己也是开公司做生意的,怎么做也比你好,你以为没了陆远,你就可以抢回陆氏,给你那小儿子吗?别做梦了。”顾青时轻飘飘看了陆旗一眼,眼底不屑。

  陆旗被激得都忘了害怕,呸了一声,“你才是别做梦了,当我们陆家人都死了吗?让你这个外人来管,还是个女人,笑话!”

  陆旗说到这里笑了一下,“我也实话告诉你,陆氏就是要留给我儿子的,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想都别想,谁知道是不是陆远的,一个野种也敢妄想陆氏。”

  他故意这样说的,一个和他断绝关系的孙子,他才不想要,更何况是对他充满仇恨的,他更不稀罕,他自己有儿子。

  陆旗觉得这也是一个赶走顾青时的方式,只要污蔑她儿子不是陆远的就好了。

  他正想得兴奋,就听到熟悉的响动,下一秒,脖颈一疼,一摸就摸到了一手的血。

  是顾青时,顾青时又出手了。

  陆旗摸着脖子,再看看后面的断箭,一阵阵冷汗冒了出来,刚才那短箭是擦着他脖子过去的,也就是说差点就直接射到了脖子,他差点就死了。

  陆旗抬头就看到顾青时满脸杀气看着他,“有本事你再说一次。”

  她绝对不许陆旗污蔑她和陆远的孩子。

  陆旗后退了一步,腿一软直接坐倒在地,“顾青时你...你疯了,我刚才差点就死了!”

  他来不及计较顾青时又从哪里拿出来的武器,刚才的计划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就彻底放弃,这一刻他相信,如果他用刚才想到的办法,顾青时真的会杀了他。

  “你...你冷静一点,顾青时,我刚才就是随口说的,我没其他意思,我只是想将陆氏留给我儿子而已。”

  “知道厉害就好,以后该说的不该说的,记清楚点。”顾青时收回袖弩,“陆氏你也别做白日梦了,如今的陆氏集团是陆远和陆老爷子努力的结果,轮不到你。”

  陆旗听到这里急了,都顾不上害怕了,“凭什么?”

  “你说轮不到我就轮不到我?你以为仗着大肚子就可以夺权,我告诉你,没门,没了陆远,陆氏怎么也是我管理。”陆旗想到自己再重回巅峰,整个人就开始亢奋,都战胜了恐惧。

  顾青时看着他这副嘴脸,恶心至极,“你算个什么东西就你管理?谁允许的?”

  陆远虽然是继承了陆家,但是陆氏如今能这么大,是陆远筹谋发展的结果,陆氏集团是陆远的,绝对不能便宜了陆旗。

  顾青时厌恶陆旗这副贪婪的嘴脸,绝对不许让他踩着陆远的尸体上位,陆氏集团更不能让笑陆远死的陆旗染指。

  陆旗更生气,“还用人允许吗?本来那个位置就是我的,我本来就是陆氏的继承人,那地位合该就是我的,我告诉你顾青时,所有人都知道,那是我的位置。”

  陆旗霸气说完,忽然想起来,陆远这两年做了改变,集团内一些重要的职位,好像除了上级考察任用,还麻烦的推出来什么竞选,让下面的员工自行选择。

  一层层的上来,就是陆氏集团最高掌权人总经理,也有这么一个流程,当初陆远也是这么被选出来的。

  那些高管副总毫无疑问都选的他,随即抽取的员工代表也是都选的他,陆远实力能力有目共睹,都不用多说,不过陆旗不承认,就觉得陆远就是走了一个流程。

  他并不认同陆远这种做法,觉得就是个麻烦,谁不知道这种事就是上面的意思传达了,下面的人照做,谁会敢和上司对着干,不怕被穿小鞋吗?大家巴结还来不及呢。

  陆旗觉得多此一举,而且还影响了总经理的威严,不过眼下陆远刚死,他能力也强,他提拔上来的那些人肯定还拥护着他,他眼下没权利也不能先更改这一块,就只能暂时遵守。

  虽然嫌弃麻烦,但是陆旗不怕,陆氏发展得再好,也是家族产业,是他们陆家的,陆远不在,只有他一个选择,于是他自信补充道。

  “就是用陆远说的选人的办法,是个人都会选我。”

  顾青时早知道陆远这个办法,当初还是和她一起商量过的,主要也是想让这些当上司的,不管大小能服众,尽量避免上司压榨欺负人的状况,考虑了很多方面。

  陆旗这句话,顾青时早就在等了,“是吗?那你敢赌吗?敢让陆氏高层和员工选吗?看他们是选你还是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