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艳妇荡岳-随着马儿的奔跑而深入

2021-10-12 09:47:26情感专区
商行里面跪了一地人。

  “对不起,少主,我们错了!”孙掌柜带头说道。

  “你们膨胀至此,完全目中无人,若不是本少主今日亲眼所见,还真不敢相信。”蓝延

商行里面跪了一地人。

  “对不起,少主,我们错了!”孙掌柜带头说道。

  “你们膨胀至此,完全目中无人,若不是本少主今日亲眼所见,还真不敢相信。”蓝延身上的威压,倾泻而出。

  “少主,我们错了,我们以后......”

  孙掌柜的话还没说完,蓝延拉着脸挥了下手。

  “没有以后了,看来你们还不太了解我,蓝某只给人一次机会,蓝家家规森严,去接受处罚吧!”蓝延身后,出来了一群护院。

  “少主,少主......我错了......”

  那群护院随即把孙掌柜和小厮们带走了。

  随后,他冷声道:“让老李来亲自担任掌柜,直到他选出满意的人为止,告诉他,再有这样的事情,本少主亲自清理门户。”

  “是,少主。”带头的护院,随后也跟上了刚才的一行人回到了蓝府。

  蓝延眼中的怒气消了消。

  他今日终于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女子,白芊歌。

  从一个傻女到今日誉满帝都。

  包括她在人魔大战中的出色表现。

  他都相信,无论他命中的劫数是什么,她都可以帮他化解。

  ......

  白芊歌从飞天商行离开之后,就又回到了百宝阁。

  她知道夜崇华最近很忙,所以也不想打扰他。

  于是她传音给夜崇华,告知他要出门两三天。

  一定不会耽搁婚礼。

  随后,她从账房支取了一些灵玉和灵石,又给钱掌柜、谢景云、小念嘱咐了一些这几天需要注意的事情。

  随后,她就通过帝都的传送阵,到了幽都城。

  幽都城离东海岸只有一千公里。

  按照蓝延送的灵舟行驶的速度,一个时辰随便到了。

  白芊歌坐在灵舟里面,才感受到了它的稳定性。

  虽然灵舟行驶速度极快,但是她手中喝着的一杯茶,却稳稳当当的。

  茶水只微微有一点震荡。

  老稳了!

  白芊歌徜徉在船舱里,在软软的棉垫上休息。

  有了这个灵舟,她又节约了近一半的时间。

  如果快一点,两天之内一定可以查清楚所有的事。

  她也终于有了自己的灵舟。

  有了灵舟以后,她才了解,灵舟飞行是要靠灵晶或者魔晶来运行的。

  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怪不得灵舟只有富人和王公显贵才用得起。

  就算有些人买的起,也用不起。

  此刻已经是午时,灵舟之上自带一层遮阳的屏障。

  暖暖的太阳晒在她身上,体感很舒服。

  白芊歌打开灵舟的隐身功能,在甲板上睡了一会儿。

  她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灵舟悬浮在半空中。

  再往下看去,就看到海洋中间是深蓝,外面一圈一圈,深蓝、浅蓝、深绿、浅绿、玛瑙色……全部的蓝和绿都可以在这里的海水里找到!

  层层叠叠的蓝,在阳光的照射下,晶晶莹莹。

  沙子是全白的,白中还带着一些些的淡黄。海水清澈见底,五光十色,瑰丽无比。

  从海面望去,就可以一眼望到底了。

  碧蓝的天空,雪白的云彩,壮观的彩霞,肉白色的沙滩,还有各种颜色搭配在一起的神秘海水。

  这里简直就是放大版的马尔代夫。

  她喜欢大海,她看着海边的一些唯美的建筑。

  心中暗下决心,蜜月就在这里了,一定把夜崇华给忽悠来这里。

  她的灵舟在一处僻静处缓缓落下。

  她服下了一颗易容丹,易容成了一个长相一般的女子。

  她赤着脚,换上一身劲装,戴上帷帽,走下灵舟。

  将它收在储物手镯里。

  九海灵珠突然发出了红色的光芒。

  【珠珠,好喜欢这里。】

  【啊,好想去海里。】

  白芊歌听到了它的心声,笑着说道:“珠珠,咱们是来办事来了,过几天我带你来好好玩上数日。”

  【啊,主人,真好。】

  白芊歌踩着细沙,看到海边有一位晒鱼干的老头儿。

  她走上前,有礼貌的问道:“老人家,这里是不是有个珍禽馆,您知道在哪里吗?”

  老头儿回头看向白芊歌,眼角的皱纹挤在一起说道:“姑娘,珍禽馆,就在离这里几里地的地方,你看,往那边走。”

  他干瘦的手,指着一个方向。

  “谢谢老人家。”白芊歌不想太引人注目,所以没有使用灵舟。

  也没有御剑飞行。

  她一步一步踩在温热的、舒服的白沙上。

  向着老人指向的方向走着。

  东海岸这边的本地人穿得都很轻薄露透。

  她穿得比较保守,而且还戴着帷帽。

  一看就是外地人。

  但是这样的沿海都城,游玩的人也不算少。

  所以她也没有特别引起大家的注意。

  白芊歌走了几公里之后,终于到达了珍禽阁。

  她还没进门,就闻到了刺鼻的腥味。

  进去一看,才发现这里原来是卖名贵海产的一个店铺。

  “这位姑娘,需要点什么?”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婆婆问道。

  白芊歌四处观察,随后问道:“老婆婆,您这里是不是有五色浆液,我急需一瓶。”

  老婆婆立刻问道:“姑娘,可是家中有人受伤?”

  “嗯,听说它对内伤的恢复有帮助。”白芊歌点了点头。

  “姑娘,你算是找对地方了,普通店铺里,最多只有一两瓶,八婆我这里有上百瓶,没多少人能买得起,不用担心,有!”老婆婆一脸骄傲的说道。

  白芊歌:“......”八婆,这名字是认真的嘛!

  “老婆婆,我只要一瓶,就够了。”她诚恳的说道。

  “一瓶也不便宜,姑娘,你身上的灵石够吗?内伤的话半瓶足以,我可以卖你半瓶。”老婆婆呵呵笑着。

  “谢谢八婆,半瓶怎么卖?”白芊歌声音当中充满着感谢。

  “半瓶的话,姑娘你就给婆婆我十万灵石吧。”八婆笑眯眯的说道。

  白芊歌付了灵石,随后就接过了半瓶五色浆液。

  八婆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

  白芊歌一边感谢老婆婆。

  另一边,她看到犰狳已经悄悄出现在婆婆的身后,在地底下探出头来,把妙华镜埋在了地下。

  随后掩好土,它就悄悄的离开了。

看到白芊歌有危险,穷奇以狗刨式飞速游过来。

  白芊歌一掌就要拍到蓝脸人身上的时候。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九海灵珠发出了一道白色强光。

  “嗡”

  那白色强光将蓝脸人在水中弹出数米开外。

  男子捂住胸口,看着那灵珠泛出亮光,亮光照亮了白芊歌的绝美容颜。

  男子心底暗道:好可惜,这么美的女人,竟然不是蓝皮肤。

  白芊歌可没注意到他这些内心的心理活动。

  她拿出芊华剑,冷声道:“本姑娘跟你好好谈,你却这般不讲道理,这水底下的仙灵草又不是你家的!”

  “我自己去取,你休要干涉!”

  湖底这么大,难不成都是他蓝脸的。

  白芊歌说完,向下游去。

  穷奇跟上她,在她身后也克服了水压和阻力。

  “慢着!”男子收起钢叉,飞速弹射到她的面前。

  白芊歌这才看清楚男子的长相,他除了皮肤是蓝色的,模样还算英俊。

  长相也与人族一样。

  “我告诉你,阿凡达,你别太过分,我就拿走几颗。”白芊歌举着拳头说道。

  “阿......凡达,是什么,姑娘,你就叫我湖王吧!”男子开口说话。

  经历了刚才的教训。

  他已经不敢对白芊歌动手。

  这个人族女子受到了九海灵珠的庇佑,他惹不起。

  九海灵珠是水族至宝。

  海神的一抹残魂据说就在九海灵珠里。

  他不敢造次。

  白芊歌抽了抽唇角,“你下次向别人自我介绍,叫湖王,就行了,别加最后的‘吧’,别问我为什么!”

  他离她挺近的,但是九海灵珠并没有显示他有恶意。

  九海灵珠还发出了一抹淡红色,证明男子现在对她完全没有敌意。

  甚至对她还有一点好感。

  “是,你说得对,本王刚才误会姑娘了,你们要的仙林草的母草,我们这里有的是,姑娘想要多少就拿多少,对我们族人来说,它只不过是寻常的花花草草而已。”

  面对这180度的大转弯,白芊歌也觉察到了是九海灵珠的功劳。

  “那,谢谢你,我拿完就走,绝不再来打扰。”白芊歌弯了弯唇。

  男子往前面游去,指着一个方向说道:“在那里,我带你去。”

  白芊歌这才跟上他。

  这是一个表面凶悍,实则是个憨憨的男人。

  “姑娘,这些都是,随便拿,随便拿。”男子在一处黄色仙林草面前,停下来。

  “那些个闪闪放光的都是母草,拿拿拿。”他笑呵呵地露出一口白牙。

  细细看去,那牙齿却极为锋利。

  “那我就不客气了。”白芊歌采摘了几十颗母草,放进了空间里的灵泉里。

  “姑娘,你可以随时来这里,我们是蓝鱼族,常年生活在水里,当然也可以生活在岸边。”

  他又露出满口一口白牙,随后挥手在白芊歌的周身洒了一层蓝色的亮粉。

  “这是蓝鱼族的至高礼遇,下次你来,我的族人会非常欢迎你。”

  身后的几人,也收起来了钢叉。

  一脸憨笑。

  白芊歌瞬间也被感染了,她笑了笑:“谢谢湖王。”

  “那我就先告辞了。”她想尽快离开这里,毕竟一会儿还要等那个要买五色浆液的人。

  “好。”湖王的声音,刚刚落下,只见湖面之上的阳光顷刻间消失了。

  湖底一片黑暗,她感觉有危险在逼近。

  “不好,是鬼鱼族,他们要来了,姑娘你快走!”湖王大喊道。

  他一手举起,随后在水中凝聚起旋涡,那旋涡将白芊歌和穷奇一起卷了进去。

  她身体不断上升。

  此时,一把水底射出的箭,向着她的心口袭来。

  鼎息还没有凝聚成盾牌。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啊!”

  一个蓝鱼族的族人,用身体替她挡住了这一箭。

  “快走!”男子用身体挡住不断上升的白芊歌。

  又有几箭向着他们袭来。

  湖王瞬间飞速弹射,到白芊歌跟前,用钢叉击落了那些箭。

  “姑娘,快走,这是我们和鬼鱼族的恩怨,不能连累你们。”他随着水流上升,不断挡在白芊歌面前,击落那些射来的箭。

  湖底比较漆黑,白芊歌只看到一道道亮光。

  “嗖嗖嗖”

  那是更多的箭从湖底射出的声音。

  湖里面瞬间弥漫着血腥味,挡在她身边的那几个蓝鱼族的族人多多少少都受伤了。

  她看着为了她而受伤的蓝鱼族族人和护着她的湖王。

  心里突然有点感动。

  他们只有一面之缘,他们竟然这么豁出性命,保护她。

  她眉头一皱,随后把穷奇收进了自己的空间里。

  这里是水里,穷奇不适合在这里战斗。

  重要的是,穷奇刚刚受伤了,她不想让它再受伤了。

  “你们都闪开,我白芊歌向来不喜欢欠别人的!”她释放出强大的精神力。

  只见,在湖水的当中射过来的箭,全部纹丝不动地定在了水中。

  “你这是精神力?”湖王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事。

  “狗鱼族,你们听着,我可没惹你们,你们冲我射击,惹了老娘,就要付出代价!”白芊歌冷冷站在水中,向下俯冲下去。

  “是,鬼,鬼鬼祟祟的鬼鱼族,不是狗鱼族,他们有上百个人,我们只有几人,我已经喊人了,你再等等啊......”湖王跟在白芊歌身边解释道。

  “阿凡达,你闭嘴,这是狗鱼惹了老娘,没你啥事!”白芊歌实在觉得他啰里啰嗦的干扰她打架。

  这群狗鱼族真的惹到她了,她特别讨厌鬼鬼祟祟偷袭的人。

  更何况她并没有惹他们,既然他们先动手。

  就休怪她不客气了。

  只见那些箭全部被她的精神力控制着,向着反方向以光速向鬼鱼族袭去。

  “啊啊啊!”

  血水在湖底泛起,鬼鱼一族在湖底发出了声声惨叫。

  “干掉那个女人,她是蓝鱼族的朋友。”湖底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声音。

  那声音在湖水中游荡,消散开来......

  白芊歌往下俯冲的时候,又把密密麻麻的龙涎针刺向了湖底。

  “呜~”

  湖底发出一阵鬼叫。

  几十名长着四只胳膊的鬼鱼族,全部拿着弓箭,浮上来了一些。

  “桀桀,蓝鱼族请来的救兵,很厉害啊!”鬼鱼族的头领拿着弓箭发出奸笑。

  这桀桀的笑声,让白芊歌汗毛竖起。

  “你们长得好丑。”白芊歌看着他们一个个浑身花斑的样子。

  心中顿时泛起了恶心。

  “你,不可以侮辱我们!”鬼鱼族的头领不愿意了。

  他恶狠狠的看着白芊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