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bl纯肉巨黄文短篇 斯文败类PO沈教授

2021-10-12 09:44:11情感专区
“大头神降临了,大头神生气了!”

  “犬戎,你还不跪下?”

  南清欢拽紧了手里的那根鱼线,是了,这玩意是从空间里面索取的,还别说,挺能糊弄这些原始人的,看

“大头神降临了,大头神生气了!”

  “犬戎,你还不跪下?”

  南清欢拽紧了手里的那根鱼线,是了,这玩意是从空间里面索取的,还别说,挺能糊弄这些原始人的,看来她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犬戎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族人跪下,他自己也有些犹豫,那大头神怎么会显灵?

  “大头神说你们不该在这里杀人,更不该抢占别人的地盘,犬戎你知罪吗?”

  那犬戎本想杀了南清欢的,可她的头上有大头神,那是他们部落的大头神。

  竟显灵了。

  见到这一幕,赢和有巢玄也是惊呆了,那大头神怎么会被清欢操控?

  犬戎咬了咬牙,却还是上前半跪,“拜见大头神!”

  “大头神有令,带着你的人滚回犬戎部落,下次在出现在赢的地盘上,你们都得死!”

  南清欢的话像诅咒一样警告那犬戎,犬戎虽然不服气,可是……

  “你能操控大头神,你到底是什么人?”

  大祭司这才恍然过来,这大头神怎么能被一个雌性控制?

  她不相信南清欢有这个本事,那有巢玄忙上前,一副崇拜的样子,“都听好了,她是天之女,是我有巢玄追随的神女,她的话就是神的意思,犬戎你还不滚?”

  “天之女?”

  轰!

  这也太震撼了。

  犬戎惊愕和大祭司对望一眼,他怎么没听过?

  大祭司读过天书突然恍然了,她大胆抬眸看着那南清欢,虽然脸上黑漆漆的,但是那双蓝色的眼睛很独特。

  她张大嘴巴有些惊恐,“异瞳人,异瞳人出现了,是她,一统部落竟会是她!”

  大祭司立刻起身转身对犬戎施礼,“首领,我们撤退吧,她是神的使者不能忤逆。”

  “神的使者?”

  犬戎虽不甘心,可如今这种情况族人这么信奉大头神,而大头神在这个雌性的头上,他在让族人对付,他们也不敢的。

  大头神是他们的信仰。

  他愤恨瞪了一眼赢,“走!”

  族人害怕大头神竟撤退了,谁也没想到这小儿科的表演会把犬戎吓唬回去,见到犬戎的人都跑了,那戎狄自然也想溜走,谁料……

  “戎狄,你想去哪?”

  那赢不费吹灰之力就拦住了他,戎狄带的人不多,只有孤狼还有十几个族人,这些本来是准备犬戎杀不了赢他再动手的。

  谁料……

  “戎狄!”

  南清欢擦了擦脸上的锅黑,和赢两人把他和孤狼逼到了悬崖之上。

  这一次怎么办?

  下面是浩瀚的大海,上面是悬崖,戎狄竟走投无路了。

  南清欢还能想到当初她逃跑的时候被戎狄暗算,差点就掉下悬崖了,还好赢舍命救她,没想到这次换他们逼戎狄了。

  孤狼看自己的主人要被杀了,大喝一声,“南清欢你不能杀首领,他为了你他……”

  “闭嘴!”

  戎狄不想被人同情,他讥笑一声看着赢的那么多人,他还是孤傲的很,“就算你今天赢了那也不是你的功劳,是南清欢帮了你!”

  赢知道他不甘心,那又怎样?

  他撇他一眼,“清欢是我的雌性她帮我是应该的,而你戎狄,你几次来破坏我们,这次还想联合犬戎杀了我,你该死!””

  孤狼知道这样下去都会死,“首领你快走,我来拦住他们!”

  “想走,没那么容易,放箭!”

  刷刷刷……

  一场厮杀开始了,南清欢被有巢玄拉开不要去看那残酷的一面,“神女,让他们去解决吧,这个戎狄一直和赢作对他也该死了!”

  这次南清欢没有多言,虽戎狄救过她,但是他联合犬戎要害死赢,这绝对不能忍。

  所以,她也只是深深看了那边一眼,没有多言。

  “神女,这大头神你把它请回去吧。”

  有巢玄看到她头上那大头神觉得很渗人,因为他们族人不信奉大头神的,他们信奉海女巫。

  海里的海女巫。

  “请回去?”

  南清欢突然笑了笑,不得不说这氢气球还真是帮了她大忙,是了,昨天晚上她和他们商议了今天的事情,听说这犬戎部落的人信奉什么大头神,她便打听是什么东西,然后让他们画下来,这不她进入空间用仅剩的一点功德换取了一个巨大的氢气球,而后在上面用烧黑的木棍画上了一个大头神,这次和她一起来吓唬犬戎,本来是想试试的,如果这法子不行就硬打一场,可没想到……

  那犬戎部落的人真的很敬畏这大头神。

  她不费一兵一卒就把犬戎吓的屁滚尿流,还救下了他们的族人。

  一举两得,怎样算都很划算。

  可有巢玄却以为这是什么神通,让她请回。

  “是啊,请回去。”

  南清欢突然放了鱼线,瞬间,有巢玄看到那大头神就朝着海里飞去,越飞越远很快就消失不见。

  “神女,这……”

  就这么走了?

  有巢玄惊愕的看着她,而后他走到了那岸边看向下面,那尊石像也滚在海里,这又是怎么做到的。

  “不用看了,那石像也是我干的,是我提前把那里的木棍做了手脚,这石像太重撑不了多久,掉下去是迟早的事。”

  是了,她利用这族人信奉大头神来对付他们,没想到还真是有用,这远古人迷信的让人瞠目结舌。

  但也好在他们迷信,不然今天要硬打,这打战就得死人。

  有巢玄没想到她竟潜伏在这里面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了,“神女,你可真是让我佩服,我……”

  “清欢!”

  赢大步朝那边走来,“这里已经收复了,你的办法可真是有用。”

  赢看她的眼神更是充满了钦佩,更多的是宠溺。

  “是啊欧姆,你看我们人都没怎么用就赶走了犬戎,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地盘了,尧和阿叔也不用来了,我们收复这里了!”

  “阿母,阿父……”

  有些族人找到了自己的亲人抱着不停哭着,那些女人和男人得到解救都跪下来感谢他们。

  “多谢族长,欧姆!”

  族人没想到,这几年不见,族长已经变成了一个年轻的雄性,他叫赢。

  南清欢看到这些族人倒吸一口凉气,还好来得早不然救不了了。

  “大山,安排他们回去吧。”

  “欧姆,那你呢,你不回去?”

  她不想回答,只是看着赢,“赢,戎狄怎样了?”

  赢微微眯眼听她提到戎狄,“你随我来!”

  当

  让她没想到的是,戎狄受了重伤,可他还没死!

  他就趴在悬崖上,翅膀上都是鲜血,已经飞不起来了。

  见到赢来了,那戎狄努力撑着爬起来,“赢,你有种就射死我,我戎狄要是求饶我就不叫戎狄!”

  戎狄虽然要死了,可他还是很有骨气的,死也不会和赢投降。

  更不会求饶,不会和解!

  赢现在胜利了,冷冷看他,“射死你,何必这么麻烦,你跳下去不是一样,戎狄,你多次和我作对,这一次看谁还会来帮你,你是自己跳,还是我帮你一把?”

  戎狄自知今天恐怕要死在这里了,他从来都不怕死,他只是……

  突然,他仰头大笑一声,目光悲凉的看着赢身边的南清欢,满目哀痛。

  “南清欢!”

  他咀嚼着他的名字。

  南清欢心里咯噔一声,却是点了点头,“是我!”

南清欢大步想上前去,赢怕她出事不要她去,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紧张问道,“清欢你做什么?”

  “赢,让我最后和他说几句话。”

  赢本来不愿意的,可想到戎狄已经要死了也就任她了。

  他放手!

  南清欢靠近了戎狄,最后停下了脚步。

  有海风呼啸而过,戎狄的样子很落魄。

  “我曾经以为你是个英雄,至少你比犬戎好多了,他只会遇事临阵脱逃,可现在我觉得你就是个莽夫,戎狄,你想发展你的部落这不是什么坏事,可你不能处处打压破坏赢部落,你这样做只会让人觉得你心胸狭隘,成不了什么大事!”

  “哈哈,连你也来教训我,赢不死我就无法和阿父交代,无法和族人交代,南清欢你懂吗?”

  “我不懂,为什么非要以杀人的方式来争夺地盘,你原有的地盘不好吗,你若好好带领着你的族人和赢部落的人和平共处,若是遵守你和赢当初歃血为盟的誓言,你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也许你的部落也种上了绿油油的庄稼,吃上了香甜的红薯,可惜你错了!”

  “闭嘴,我没有错,要真有错我就错在……”

  戎狄深深看她一眼,却是没有说下去,他话锋一转最后看了赢一眼,“我要不死,赢,你给我等着!”

  戎狄决裂丢下这话,最后一眼看看向南清欢的,在强壮的雄性世界里面没有投降,只有死,他得不到想要的雌性,这是他这一辈子无法释怀的伤痛。

  无法释怀。

  忽然,他收回了目光众身一跃,跳下了悬崖下的大海。

  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

  瞬间,戎狄被海水给淹没。

  “戎狄!”

  南清欢瞪大眼睛看着下面的海水,戎狄跳下去了。

  “吼吼吼!”

  大山他们都很高兴朝天吼叫着,那作怪的戎狄终于是死了,终于死了。

  孤狼看到首领跳下去了,他也跟随而去。

  还挺忠心的。

  南清欢站在悬崖边上看着那下面的海水,要是戎狄不和赢作对不对付他们,也许会成为朋友。

  “清欢!”

  赢也走了上前,他的目光看向那大海深处,这里是戎狄的葬身之处。

  “他掉下去了,会死的。”

  “我知道。”

  族人听说戎狄死了不停欢呼着,赢看她不说话以为她难过,“他死了清欢,以后他不会来骚扰我们了。”

  赢报了仇很高兴,南清欢有些笑不出来。

  “清欢,我们回去吧?”

  赢见她没什么反应心里倒是有了一丝安慰,他还以为他会伤心戎狄死了。

  “赢,我先不回去了。”

  她这话让那赢脸色一沉,眉头深锁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她说不回去了,为什么?

  是因为他逼死了戎狄?

  那南清欢看了看身后的有巢玄,有巢玄的目光中带着期待。

  是了,他要请神女去帮他一个忙,一个关乎族内生死的忙。

  “我答应有巢玄要帮他族内一个忙,他的部落就在这附近,他帮了我们那么多忙,现在该我们帮他了,赢!”

  听到这话赢这才松口气,还好不是因为戎狄生气了,赌气不回去,他扭头看了看有巢玄,“有巢玄,你族内出什么事了?”

  有巢玄很是无奈,是了,他一直都想让南清欢来,可是赢不放南清欢离开部落,他自己也看到了赢对南清欢的在意,他不想他们夫妻因为自己的事吵架,所以一直不肯说,直到他回去后看到族内的情况,他知道事情拖不得了。

  “赢,我部落的崽子都无法生下来,我们的族人越来越少。”

  “什么?”

  这确实是个大问题,部落的崽子出世多少,影响部落的人口发展。

  “赢,你先回去,我和有巢玄去了就回来。”

  赢深深吸口气却是舍不得她,虽然族内很多事情,但是……

  他眼中带着一抹不舍,但他也知道有巢玄族内有事他们是该帮她的。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是了,他这次放手让南清欢独自离开去一个地方,这要是从前他不会同意的,可现在他会。

  听到赢同意,南清欢还挺高兴的,这个她也说不好,她不能要求赢和自己一起去,因为部落需要他,如今戎狄死了,还要防备戎狄部落的人去攻击部落,而且犬荣今天被吓唬跑了,难保他回过神来会对付他们。

  所以,赢必须要回部落去。

  “我……”

  “赢,不管神女能不能解决此事,我答应你,十天,十天后你让人来这里接她,我也会把她安全送到这里来。”

  “十天?”

  赢数了数手指头觉得太长了,“不行,五天,我让大山和你一起去,保护你。”

  “不用了,我是去有巢玄那里没有什么危险,你们快回去,有巢玄,我们也别磨叽了,走吧。”

  她不想多废话,听有巢玄说族内的事儿后她还觉得挺着急的,哪有这样的怪事儿,为什么族内的女人无法生下孩子,怀上了就会胎死腹中?

  这是什么怪病?

  这次,赢也只是默默的护送着他们离开,突然,他朝她的背影大喝一声。“清欢!”

  南清欢一愣正想扭头,他竟然冲到了她身后一把抱住了她的腰肢,那样子很舍不得。

  是了,他受不了和她分开。

  可是有巢玄族内的事情也需要解决。

  他并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他抱住南清欢的后腰,把头埋在她的长发中,深深吸一口上面属于她的味道,“我会等你的。”

  他接受不了和南清欢分开太久,可他也没办法和她一起去,他是族长族内需要他。

  南清欢一愣,也转身紧紧抱住了他,这个男人是舍不得她,她知道。

  “回去吧,我把事情办好我们就回来了,族内还有好多事情要做。”

  赢轻轻捧住了她的小脸,在额头轻轻一吻,这个吻带着他所有的眷恋和不舍。

  “去吧,早点回。”

  夕阳西下,余晖映照在海面上泛起了涟漪。

  赢亲眼看到南清欢和有巢玄消失在了夕阳下。

  不见了。

  “赢,真不派人保护欧姆?”

  大山不知有巢玄那里出什么事儿非要欧姆去帮忙,可也知道一定是不好办的事儿,有巢玄那么厉害的人都做不了,那肯定麻烦。

  赢的目光深邃,一直看着她们消失的地方出神,“不用了,有巢玄会照顾她。”

  大山发现他是真的变了,这要是从前他肯定不同意。

  “赢,你真的变了,你从前不允许欧姆离开你半步。”

  赢只是咬紧牙关苦涩一笑,若是可以选择他想把南清欢捆在身上,去哪都带着,可是清欢说的对,她需要自由,他给她想要的自由。

  其实大山看的出来他很痛苦,但他还是选择让她去,不得不说,赢真的和从前不一样了。

  赢收回了视线,这才喃喃的道,“清欢爱我,她会回来的,把这里清点一下,那些族人带回去,你可查到犬戎为什么突然要用这座山了?”

  要知道很多年前这块山头就是犬戎抢走了,可是他从来都不在意,因为这块土地离赢部落太远也没什么用处,赢也没想过会有一天把这土地重新抢回来。

  但是他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为什么犬戎突然就对黄金巢这块山头这么在意?

  大山忙道,“查到了,听说这下面有宝贝,犬戎才想着占有。”

  这话让赢来了兴趣,他眉宇紧促,“宝贝?什么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