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热(男朋友每天都要做,好烦)全章节阅读

2021-10-12 09:40:15情感专区
满脸激昂兴奋之色的韩贵姬,甚是出格地怼上宜嫔,一番长篇大论地叫嚣道:

  “宜嫔,瞪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了,吃了葡萄出事的人,可不只阮姬妹妹一个人,还有庞贵人她呐!

  今日

满脸激昂兴奋之色的韩贵姬,甚是出格地怼上宜嫔,一番长篇大论地叫嚣道:

  “宜嫔,瞪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了,吃了葡萄出事的人,可不只阮姬妹妹一个人,还有庞贵人她呐!

  今日宜嫔这一出‘贼喊捉贼’闹剧,可算是让本姬大开眼界了!啧啧,宜嫔‘倒打一耙’的技术,在后宫真真是独占鳌头!”

  随着韩贵姬最后一个‘鳌头’音落,傅令曦已然再度从主位上凛冽站起来,款款而行移动了两步,“啪”的一声、

  韩贵姬尾随阮姬之后,亦被宜嫔‘赏’了一个右耳光——

  “啊啊啊~”

  下意识捂住右脸,韩贵姬尖叫,双眸愤怒地剜向傅令曦喝斥:“宜嫔你这个泼妇,你凭什么打我!”

  “啪”的一声,掌掴声霎时再响于耳。

  宜嫔一言不发,再度在韩贵姬左脸面一掌掴呼上,刹时,韩贵姬左右两边脸面,竟被宜嫔打得红肿宛如猪头丙!

  “呜!”

  剧烈痛感,让韩贵姬胆憷痛咽的瞪向宜嫔,却再也不敢开口骂宜嫔了。

  同时,韩贵姬明白了为何阮姬一下就被宜嫔打怕了,此时她心里也一阵尖叫悲呼:

  『可恶,宜嫔她手中力量为何如此重?明明只是掌掴脸面,却跟被削了面骨似的痛!』

  “呵呵,韩贵姬清醒了没?”

  傅令曦见韩贵姬被自己打了两下,就胆怯不敢再多嘴顶杠了,她嘲讽地睇向韩贵姬冷嘲道:“还继续呛声么?不再给你阮姬妹妹出头了?”

  “……”可恶,贱人!

  韩贵姬咬唇沉默,本能双手捂脸抖抖嗦嗦摇头,她还不想被宜嫔毁容!

  一再被宜嫔轻贱辱骂,韩贵姬心口也鼓起一股恶气,偏偏她分位低,宜嫔亦强势的让她胆怯不已,在语言上,她就再也提不起勇气反驳了。

  且,刚刚从宜嫔掌掴她的力道中明白到,她根本反抗不了宜嫔的虐打!

  宜嫔出手力量大,速度快,俩人的武力值完全不在同一个级别。

  瞧瞧,连爱武成痴的阮姬,在有所防备之下,仍被宜嫔一举成功掌掴了脸面,她一个普通闺阁女子,根本就不是宜嫔这泼妇的对手!

  “嗤~真是蠢而不自知!”

  傅令曦接过紫栾递上来的干净巾帕,一边缓缓擦拭右手,一边朝韩贵姬冷冷一笑斥骂了句,见她不敢再狂妄出言冒犯了,她灵动的狐狸眼,方转而望向庞贵人诘问:

  “庞贵人,你告诉韩贵姬这蠢货,为何你自己中招了,却连句声都不敢吭?!”

  此时,

  庞贵人面容仍微抬,僵直的样子如同被定身了。

  她这般举动,不过是为了提醒大家,刚刚强行抬起她脸面来的人是韩贵姬,并不是她自己要多事‘陷害’宜嫔娘娘、

  眼前,庞贵人脸面确实如同阮姬一样,满面黑红且起疙瘩块,甚至仔细观察,她连露出来的一双纤细手掌,都是发红结肿块的——

  没错,庞贵人也中招了。

  她甚至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根本不是遭宜嫔娘娘算计,而是遭了阮姬算计才对!

  毕竟她就是当事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身身体的反应:

  一开始,她身上先发热发痒的部位,是从眼部和手掌开始的。

  许是阮姬塞给她的绢帕中含有的毒粉量并不重,所以她发作须时相对较长,不如阮姬装着吃了三个葡萄罢了,就已经满脸疙瘩肿块……

  更重要的是,庞贵人不敢得罪宜嫔娘娘!

  也就韩贵姬这个蠢货,连自身急性好强的脾气,都被阮姬这个毒妇拿捏地准准,被人害了还想替阮姬维护‘正义’,眼瞎都瞧出沁容华都先一步避开阮姬示好了吧?

  哦,这韩贵姬不光眼瞎,还心眼瞎,白瞎她那张好皮相了~

  “回宜嫔娘娘,姬妾能肯定,姬妾不是吃了北地葡萄引起身体不适的。”

  此时,庞贵人一听宜嫔终于逼问自己了,她本能哆嗦了下肩头,仍是老实的双手奉上绢帕,低声却并不怯弱地回禀:

  “姬妾身上这般红肿发痒,应是手中这条绢帕引起的。”

  “啥?!”

  众姬嫱盯着庞贵人手中举起来的精美绢帕,一脸迷惑——

  阮贞筠见状,心口气得发痛,就知道自己心急了,果然陷害不成,反招了自己一身骚!

  然而,辩白时机不等人,阮贞筠不敢迟疑,当即一脸受伤地望了一眼韩贵姬后,这才睨向庞贵人,满脸悲痛地反问:

  “庞妹妹…你作甚要污蔑我?”

  “姬妾受不起阮姬主儿这一声‘妹妹’。”

  闻言,庞贵人先是朝阮姬守本分地行了一个福礼,与她明晃晃拉开亲疏距离后,这才沉声朝宜嫔禀报:

  “请宜嫔娘娘过目,这条绢帕,正是姬妾等在翊坤宫西花厅稍候时,阮姬主儿见姬妾被风沙迷了眼,顺手塞进姬妾手里的。

  姬妾在踏入水酌榭时,便已经察觉到眼部和手部在灼热发痒,与姬妾吃食葡萄贡品,无任何关联。”

  “嗯,你的意思,待会儿本嫔会告知太医知悉。”

  傅令曦朝庞贵人摆手,“织秋,你上前将庞贵人的绢帕收好,来个小丫头,引庞贵人主仆去轻凉轩净面。”

  “谢宜嫔娘娘信任。”

  庞贵人眼眶最是红肿,已经肿眯成了一条细缝,视线朦胧,好在还能辨认出方向,极是感激的朝主位又福了福身,这才乖顺的被引着离开了水酌榭。

  此时,韩贵姬再是傻,也多少知道自己被当成棋子利用了,特别是从庞贵人出声开始,她就傻眼了,目光不自觉的随着庞贵人的行为而动、

  自然也收到了阮姬城府极深的,特意望向自己的那一眼——

  “阮姬,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霎时,韩贵姬浑身透心凉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回声音,朝着对面的阮姬咆哮:“你莫不是要告诉众人,这绢帕,是我送给你的?!”

  “韩姐姐,你又何必自欺欺人!”

  哀矜地哽咽一声,阮姬眼尾垂泪辩说:

  “约半个时辰前,姐妹们相约一道在御和园游湖时,妹妹绢帕不小心吹进湖中,之后拿捏在手里的绢帕正是韩姐姐相赠,当时沁姐姐和曹妹妹都在场见证的……”

  委屈诉说时,阮姬还不忘拖沁容华和曹常在下水。

  此时,阮姬即痛楚又无助的小白花样儿,可比韩贵姬满脸尖锐的气愤怒相,更惹人怜惜

交待完‘真相’的阮姬,顺势晕倒在竹帛怀里。

  “主儿!”

  唬得竹帛反手抱住阮姬,大惊悲呼。

  “嚎什么丧,闭嘴!”

  见状,傅令曦眯眼微怒,瞥向六神无主的竹帛斥了一句,又转头一一下令:

  “紫栾,将美人榻搬过来,让阮姬躺着,唤小柯子去催催,为何太医还未请来?!”

  将将把阮姬安置好,黄太医便带着医女等人,匆匆来到水酌榭。

  在座的诸人,脸色难看地伫立在静谧的水酌榭中,

  尤其是韩贵姬,明明没中招,但一张脸也憋屈的通红,一双眼睛如火的瞪向毫无知觉的阮姬猛甩眼刀子——

  眼见一时半会儿,黄太医要查看阮姬情况,又要检查石桌上诸物,韩贵姬受不了这种被人污蔑的委屈,挪了几步靠近宜嫔,却被紫栾适时拦住。

  “扑通”一声,

  是韩贵姬倏地跪下伏地,委实闹心且愤懑地呼冤:

  “请宜嫔娘娘明察,姬妾向来性急粗心,因而出门习惯性多备上两条绢帕,都是自己要用的,绝不会在绢帕上投毒啊!”

  “噗嗤~”

  傅令曦就先笑开了场,瞥向她讽刺:“韩贵姬这话意思可真逗,你不会想告诉本嫔,阮姬这是在祸水东引,故意诬陷你吧?”

  “本来就是!”

  听闻宜嫔不客气的讽刺,韩贵姬相当憋屈的焦躁回嘴,急得眼尾都潮红了。

  瞧见韩贵姬还在不驯嘴硬、

  心中大致明白凶手的众姬嫱,神奇的窥向韩贵姬——

  以曹常在和耿选侍的目光最是直白,而沁容华则是面若寒霜地瞟向她,满眼的苦涩……

  “放肆!”

  “宜嫔娘娘恕罪,姬妾是真的冤枉啊。”

  再见宜嫔怒容一现,韩贵姬已经沉不住气的颤栗了。

  到了此般时刻,

  韩贵姬悟了,也终于怕了。

  她在察觉到沁容华等人‘别有深意’打量自己时,一根线的脑袋终于回味过来:

  此翊坤宫一行,她们都被阮姬这毒妇利用了!

  早在阮姬主动邀约在御和园聚首时,她们这一行人都宛如阮姬手中的提线木偶,从头到尾被阮姬操控着悬丝如同傀儡,替阮姬冲锋陷阵……

  如今事发了,阮姬就将她们全都推出去挡祸!

  “可笑!韩贵姬,你自己蠢笨,”

  傅令曦挑了挑秀眉,眉目肃然,“就怪不得别人,拿你作筏子!”

  耳尖微动,傅令曦眉心一展,狐狸眼刹时散了阴鸷之色,只见她压着娇音,以牙还牙的戏弄驳回韩贵姬之前的一切指责:

  “你可别忘了,之前是怎么指谪本嫔来着?颠倒黑白?贼喊捉贼?倒打一耙?哼,辱人者,人恒辱之!”

  “请宜嫔娘娘恕罪啊~”

  当场,韩贵姬脸色煞白如纸,直跽拜倒在地上,呜咽不断地哭泣:

  “都怪姬妾愚笨无知,有眼无珠才会遭了坏胚子算计,是姬妾识人不清,恳求宜嫔娘娘严查此事件,以还姬妾清白……”

  “呵,现在才来悔恨?迟了。”

  傅令曦不雅地翻了个小白眼,她耳尖,早已先一步听到泰雍帝步伐声,赶紧趁机追究:

  “尔等落入如此被动之境,皆是尔等私心作祟,妄想从本嫔这里分宠!

  谁给你们胆子算计本嫔的?

  还搞得本嫔这翊坤宫也乌烟瘴气的,这事儿,定然是要追查出真相!”

  谁知等傅令曦都训完话了,还不见泰雍帝出场,她就知道这狗子又要听墙角了——

  【嗐,草率了……这泰雍帝真的太狗了!】

  傅令曦明明听到主殿异动细微声响,她敢肯定泰雍帝是来了翊坤宫中了,只他又不出现,她不放心,灵识小心翼翼地外放到主殿。

  然,她灵识刚刚靠近暄堂,就‘瞧见’了泰雍帝、

  霎时,她就感觉到灵识宛如被惊蛰到,咬住下唇狐狸眼狠狠闭上,才算是压下嗓子里的痛呼声!

  傅令曦瞬间反射性收敛回灵识,瓷白的脸容又白了一层,只太细微不显,无人察觉。

  只有傅令曦自己觉得脑门一痛,背脊生寒:

  【这泰雍帝,到底是什么修为了?!】

  一念之间,傅令曦又立即睁开眼眸,只是因为脑域生痛难耐,她狐狸眼里如同染上了一股凶戾恶气,瞬间让水酌榭里的姬嫱们,本能的齐齐哑了声……

  ……

  翊坤宫·暄堂

  “嗯、”

  谢夙秉刹时凝起剑眉,神色冷肃地从爱妃惯躺着的美人榻上坐起,“谁?”

  “万岁爷?”

  盛世赞原本就候在廊下守着,顺便倾耳听着水酌榭的戏目,猛得听见皇上轻嗤,疑似戒备,他匆匆闯进暄堂内室、

  然而,室内除了皇上外,再无他人。

  “人走了。”

  泰雍帝刚刚才松散开来的峻容,再度阴沉凝重,他人站在窗台边沿疑惑了,“朕没察觉到来者心存恶意……但、皇宫禁地,不能不防。”

  【宜嫔会随着朕出征,其他后妃都可以不用理会,唯有母后,非要留在皇宫……】

  说着话间,谢夙秉心思浮动,已动手解了腰间玉牌,头也没回地丢给盛世赞,低沉下令:“你即刻传令小应子拿了朕的腰牌,令曹一栩务必加强皇宫巡逻,重点守住慈宁宫。”

  “嗻。”

  盛世赞白脸一惊,忙接了玉牌匆匆离开暄堂转交给二徒弟,令他立马奉命去找东厂督主,万岁爷明令严查皇宫安全——

  谢夙秉不管盛世赞,施展身法站在翊坤宫重檐上,望着后宫诸殿,闭眼放开五感灵识,确定皇宫中没有任何异样!

  【朕的灵识感应不会错,来者修为至少在武尊境以上,皇城何时有这般高手?】

  莫非是北蜀前朝余孽?

  不、不可能。

  北蜀国都被他灭了有三年。

  若北堂皇室当真有这等绝顶高手,也容不得他率兵马灭了此国!

  北堂屹那老不死已经快二百岁了。

  临死前,他不知打哪儿弄来的邪术,险险突破到武尊境,其寿元也最多是增加二、三十载,实力还虚,与武尊境同阶对打,连半个时辰都抗不住,不足为惧。

  就连他那孙子北堂沅,不过是一个亡国幽王,也是用了特殊邪术强行突破到武尊境。

  国师见多识广,早就知道世间有这等邪术,直言幽王正是用寿元换取晋升武尊境实力,最多也就剩下三十年寿命、

  正因北堂屹爷孙寿元时限都不多,爷孙俩这才匆匆举旗造反,打着复国的名义,到底是准备不足,所以北极地前朝遗孤冲动的人少,大多数还在观望……

  知道来者不是亡国死仇,谢夙秉轻呼了口气,同时压下也想带母后离开皇宫的念头,打断。

  他深邃地凤眸浅眯着,当他正欲返回暄堂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