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蹭着蹭着就滑进去了口述(性暴力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2 09:31:59情感专区
是楚星妤那会儿随着皇后出宫,看见了她,觉得她可怜,硬是将她带进宫。

  她的公主,虽是骄纵蛮横,但一定是最善良的。

  旁人一边占着公主的便宜,一边却在说公主的坏话,简直是可

是楚星妤那会儿随着皇后出宫,看见了她,觉得她可怜,硬是将她带进宫。

  她的公主,虽是骄纵蛮横,但一定是最善良的。

  旁人一边占着公主的便宜,一边却在说公主的坏话,简直是可恶至极。

  楚星妤听了盈萝的话,心情稍微好了点。

  她咧嘴一笑,拉着盈萝的手:“幸好还有你,罢了罢了,回宫吃饭吧,今天我要吃黄焖鸡。”

  盈萝松了口气,点点头:“奴婢即刻让小厨房做。”

  楚星妤一直是住在钟月宫,而楚星然早已搬了出去,他知道四妹今日受了责罚,生怕她吃不下饭,就寻了大哥和二哥齐齐过去安慰。

  谁知道一到钟月宫,就闻到了一阵黄焖鸡的香味。

  燕禹直咽口水,赶紧加快了脚步:“太香了,就这香味,我能干掉两碗饭。”

  他进了厅内,宫人立即行礼。

  楚星妤正拿着筷子,看见燕禹气势汹汹的冲进来,还吓了一跳。

  “快!快给本宫添个碗筷!”燕禹像饿死鬼投胎一样,一屁股坐下。

  盈萝是见怪不怪了,看见楚王和楚星然,又多了两副。

  以往随意谁来,饭菜都是够吃的,可今日桌上就摆着两个菜,哪能够吃。

  燕禹问道:“诶,四妹,你转性子了?今日怎么就两三个小菜?”

  楚星妤噘着嘴,不答话。

  最后是盈萝说道:“其实公主不是铺张浪费,先前让厨房多做菜,是因为公主都在等陛下和太子殿下过来用膳。”

  上一次燕泓所说的,是楚星妤亲自操办了家宴,谁知道朝中有事,两人都没法过来。

  楚星妤孩子心性,气恼楚霁风和燕禹不守信用,自己也没动筷子,就差人把菜肴全倒了。

  楚星妤不愿盈萝多说,不悦说道:“不要说了,让厨房多做两个菜过来。”

  盈萝笑了笑,即刻去办。

  燕泓大概能猜到原因,他微微蹙眉,看着楚星妤还有些红肿的手掌心,道:“那日你怎么不说?”

  “有什么好说的。”楚星妤放下了筷子,想等剩余两个菜端上来,才再动筷。

  燕禹有些愧疚,道:“妹妹,我以后肯定多来陪你吃饭。”

  “用不着,你还是找太子妃嫂嫂吃饭吧。”楚星妤满不在意的说道。

  有了媳妇忘了妹妹,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燕禹面色讪讪的:“你就是在怨二哥……”

  “没有。”楚星妤说道,“我下次提早派人去问过你们,确定了,才让厨房做菜,以后绝不铺张浪费了。”

  燕禹眨眨眼:“奇了怪了,你今日发烧了?”

  他想过去摸摸楚星妤的额头,看她有没有烧坏了脑子。

  楚星妤嫌弃的拍开他的手,眼睛幽怨的看着他:“若我派人问过你,你还是失约了,那我就恨你一辈子,不认你做我二哥了。”

  “哪能呢!”燕禹嬉笑着,立即答应下来,“我以后定会信守承诺,不过最好就让你二嫂过来这边一起吃饭,二哥就不怕分身乏术了。”

  楚星妤耸耸肩:“随你,我有时候也可以去东宫。”

  “那敢情好,你知道的,你二嫂身子弱,不好为了一顿饭来回奔波呢。”

  “二哥,我也是你妹妹。”

  燕禹干笑了两声:“我待会送你点好玩的,你别恼二哥。”

  “这还差不多。”楚星妤心情又欢畅起来。

  两个菜很快便做好端上来,楚星然以为妹妹会没胃口吃饭,谁知道她吃得嘛嘛香,还跟二哥抢了起来。

  楚星然觉得惊奇:“妹妹,你今日究竟是怎么了?我还以为你会吃不下饭呢。”

  “我乃金枝玉叶,娇贵得很,怎会让自己饿肚子!”楚星妤说着,“大哥,等下你陪我走一趟吧,我要给请辞的太傅赔礼道歉。”

  这话一出,席上三人猛地看向楚星妤。

  当真是魔怔了。

  燕禹险些拿不稳杯子,说道:“你真的是我四妹吗?”

  楚星妤瞪了他一眼:“是我!二哥,你也太不了解自己的妹妹了吧,我虽然蛮横,但不是脑子不好!”

  燕禹和楚星然对视了一眼,很显然,他们都不认同这话。

  要真的是如此聪明,至于什么都学不会吗?

  燕泓也是不放心,问道:“你是真的想赔礼道歉,还是想报复捉弄人?”

  楚星妤脑瓜子都疼了,她捧着酸梅汤喝了一口,就说:“大哥,我现在是醍醐灌顶,只想好好做人。”

  “罚站半日,开窍了?”

  燕泓知道今早发生的事情,没想到有这奇效。

  楚星妤认真的点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不算是,我就是想把太傅都请回来,然后让那帮子世家公子小姐都不用来宫里上课了,哼,沾着我的光,还来说嘴我,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燕禹惊了:“妹妹,你这睚眦必报的性子,真的跟父皇一摸一样。”

  “是吧,我是真的气!”楚星妤气呼呼说道,“前些时候,肖茹的父亲办错了差事,她过来求我,让父皇网开一面,父皇看在我的面子上,只将她父亲降职。没成想,今早说得最多的就是她!”

  楚星然一下子沉下脸,道:“岂有此理!这可不能轻易放过她啊!”

  燕禹摁住三弟的肩膀,也附和道:“可不是,欺负咱家的小公主,我们得帮你找回场子,不然以后父皇回来会怪我们的。”

  “你们够了。”燕泓冷冷呵斥,“你为人兄长,还跟弟弟妹妹一起胡闹吗?既然星妤现在看清了别人的真面目,以后不受人利用不就行了?”

  燕禹讷讷的应了一声:“你是哥,你说什么都对。”

  燕泓又说:“我们身份特殊,许多事不能明着来,想要教训人出口气,就得做得干干净净,不能留下把柄。明白了吗?”

  楚星然和楚星妤怔怔的看着自家大哥。

  好腹黑啊!

  燕禹乐呵得不行,低声说:“星妤,你瞧,你大哥还是疼你的,不忍心看你受委屈的。

楚星妤还有点记恨先前燕泓责罚了自己,可现在一听,心里就有些动容。

  她咧嘴笑了笑:“大哥,我知道了!我也学会了!”

  楚星妤可不是说着玩玩,当即备好了礼物,几乎是三顾茅庐,哭着喊着求太傅们原谅。

  那些太傅本就年纪大,还是心疼后辈的,看见楚星妤哭成了这样,当即什么气都消了。

  但要他们回宫里讲课教书,他们实在是不愿意。

  毕竟楚星妤今日满心愧疚,明日还是能上房揭瓦。

  随行的燕泓终于发挥了作用,再三保证楚星妤日后定好好念书,若她日后再犯,自己必定严惩不贷。

  楚王和公主都求到了这份上,给足了面子,他们再拒绝,反倒是不给面子了。

  故而,太傅就收回了请辞的折子。

  与此同时,燕禹也下了旨意,让公子小姐们不必进宫伴读了,他把话说得无懈可击,无非就是楚星妤调皮,扰乱了课堂,不好耽搁了各位公子小姐的学业。

  那些大臣纷纷猜测,想着是不是自家的孩子得罪两位祖宗,但谁也不敢,谁也不敢问。

  皇家的好处不给你占,难道你还能直接找太子问个清楚吗?

  显然是不能的。

  曾经说过楚星妤坏话的,此刻都胆战心惊,特别怕小公主会来寻仇。

  肖茹最害怕,写了信,托人带进宫里,想探探小公主的口风。

  谁知道信还未没到小公主的手里,就被原封不动的退回来。

  肖茹更加惊怕,胡思乱想之下,直接病倒了。

  楚星妤知道消息,乐呵得不行,“我还没动手呢,她就先自己吓病了,真是没意思。”

  说完,埋头继续绣花。

  她正在绣一只燕子,已见雏形,看得出来功夫不差。

  王佩兰在旁指导,闻言,嗔道:“公主,这些话切不可在外说啊。”

  “二嫂,我知道的。”楚星妤眨眨眼,“二嫂,你觉得这燕子绣得如何?我打算呢,大哥的帕子就绣一只燕子,二哥的就绣两只。”

  王佩兰哭笑不得:“你就不怕他们吃醋吗?”

  “他们只会吃你和大嫂的醋,哪会在意我的帕子如何。”

  楚星妤绣了好一会儿,眼睛累了,就放下了针线,打算今日就到此为止。

  “公主现在学着基础功夫即可,不必太费眼睛。”王佩兰声音温柔,“快入冬了,尚宫局的衣裳可送来了?”

  “送来了,往年都是我最早拿到冬衣的。”王佩兰说着,“不过我已经让盈萝去说了,往后不能这样了,尚宫局应该先准备东宫的。”

  王佩兰蹙眉:“不成,这都是父皇的意思。而且,我从来都没在意谁先拿到冬衣。”

  楚星妤展颜一笑:“我知道呀,要不然二哥能这么喜欢你吗?但我们在宫里,多少双眼睛盯着呀,我可不想到时候被人参本子。二嫂,所以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她只是公主,宫里头,母后比她尊贵,大嫂二嫂也比她尊贵,但每每都是她先拿到新季度的衣裳,那如何能行?

  别人现在不提,不代表以后不会揪着此事来做文章。

  王佩兰认真的看着楚星妤:“公主,你似乎是一夜之间长大了。”

  楚星妤撇撇嘴:“我都快及笄要议亲了,怎么还能什么都不懂呢。”

  以前她是懒得懂,不代表她是真的蠢。

  看多了父皇和母后的手段,自己怎么也学了一些吧?

  王佩兰忍不住掩嘴取笑:“公主才十二,这就想着嫁人了?难不成公主心里有人了?”

  “没有!不过父皇和母后都说了,议亲可早,但得等到我十七才能出嫁。”楚星妤脸颊微红,“比起我嫁人,我更想二嫂快些怀个小宝宝,那我就有小侄子可以逗着玩了!”

  提及此事,王佩兰脸色有点不自然。

  她嘴角笑意有点牵强:“这得看缘分,而且我和殿下成婚还不足半年呢。”

  “也是。”楚星妤到底是年纪小,并未想得太深。

  王佩兰回到了东宫,依旧是心事重重。

  芍药端着汤药上来,再取了蜜饯放在旁边,道:“娘娘,趁热喝了吧。”

  王佩兰看了眼那碗黑漆漆的汤药, 抿了抿嘴唇,眼神有些幽怨:“喝来干什么,根本毫无作用。”

  “娘娘,你太着急了。”芍药劝着,“你和殿下成亲也不过两月,哪能一下子就怀上了呢?”

  “那如果我过了年,还是怀不上呢?”王佩兰眼底微红,哽咽道,“父亲说了,如果我过了年还怀不上,就让妹妹进东宫,好巩固王家的地位。”

  她捏着帕子,心痛如绞。

  她从头到尾都是想着,这是她一个人的夫婿,这是她一个人的燕禹。

  或者说,可以是其他人来分享自己的夫君,但这个人绝对不能是自己是妹妹!

  “娘娘……”芍药紧皱眉头,心疼着自家主子,“殿下对您一心一意,就算你点头,殿下也不会点头的,那伯爷不就没法强迫了吗?”

  “可如果我……我怀不上呢?”王佩兰摸着自己的腹部,有点急,“ 芍药,你该知道,我是东宫的太子妃,得替殿下开枝散叶。”

  “奴婢明白,但现在为时尚早,娘娘只要按时服用坐胎药,不出半年肯定能坏上。”芍药说道。

  王佩兰心稍稍安定。

  这是她母亲苦寻回来的偏房,按理说一月必出效果,现在两个月了,还是没怀上,所以她才不由得着急起来,怀疑是自己身子的问题。

  莫非是春猎那一次伤了根本?

  王佩兰叹了口气,把汤药一饮而下,又服用了蜜饯,将口中的苦涩味压下。

  恰好这时,宫人在外通传,说太子殿下回来。

  王佩兰赶紧让芍药把汤碗拿下去,她知道燕禹一向是讲究随缘,肯定不喜欢她喝什么坐胎药。

  她迎了出去,看见燕禹一身太子朝服,身上沾了点深秋凉气,她阴霾的心情一扫而空。

  “殿下,你回来了。”王佩兰扬起嘴角,笑意温柔。

  燕禹净了手,才去捏了捏王佩兰的脸蛋:“一天没见,想不想我?”

  宫人闻言,习惯性的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