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早上醒来他的炙热 柳岩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2021-10-12 09:29:53情感专区
“呵呵~~”阴郁的,张氏笑出了声。

  闻声,林二嫂抬脚踹了她一下,虽然不是很重,但也让张氏踉跄了一下:“你这恶毒婆娘”

  “嘿··&

“呵呵~~”阴郁的,张氏笑出了声。

  闻声,林二嫂抬脚踹了她一下,虽然不是很重,但也让张氏踉跄了一下:“你这恶毒婆娘”

  “嘿····”忍着疼痛感,盯着林二嫂,张氏笑得疯癫,一点也不介意林二嫂口里的恶毒两字。

  她怎么能不高兴,怎么能不快活。

  她在恶毒也抵不过天公作美啊。

  瞧,老天都要让那贱人死。

  秦氏,这次死定了,而老李家,没了她还能翻出什么花来,这几家舔狗子又能生起什么能耐?

  她们,会回到以前那样的,会过得比她还艰难的。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

  在张氏的殷殷期盼里,李大姑悄悄跟老头子说了话,而李老头,闻声抬眼一看后神色萧肃。

  外头有那么多粮食,看守粮食的人又不到整个队伍的三分之一。

  若是歹人,粮食对他们的诱惑力更大。

  若不是···小夏在外头,这些人若是好人,小夏会先来说一声,绝对不会这么让人贸然进山。

  李老头:“你看紧了张氏”

  李大姑:“那小妹?”

  眉头一抖,老头子坚信:“她不会有事,你只管看牢张氏”

  心头虽然依旧当心被留在路边看守几家粮车的小夏跟各家孩子,但老头子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

  自然的,她只能做好当下老头子安排的工作:“我会看紧她的”

  点头,李老头走向监工的村长,而后两人又朝着来帮忙的官差去。

  经历过劫匪事件,听到村长的话的官差紧张万分,而那一不小心嚷嚷出来的声音更是吸引了左右挖雪运雪的人群。

  停下动作,撩眼看去。

  顿时,现场一片嘈杂。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怎么回事,他们找到村落了?”

  “我没瞧见他们去请其他人啊”

  “他们没去请,那这些人那里来的?”

  “这是人吗?”

  “不是人还能是什么?”

  “不是,我说的是是不是坏人?”

  “谁知道”

  在这一刻,钱不钱的都不重要了,脑子稍微活络点的转身就往林边去。

  一个个,不敢去猜测这些人是好是坏,更不敢等着问清外头的情况。

  谁能肯定那火把不是歹徒故意为之?!

  “李老弟?”村长万般为难的开口。

  “将火灭了”神情萧严,李老头做出决定:“从这边绕着出山,大家紧跟着我”

  不管这些人是什么人,只要出山找到车队,见到小夏就知道了。

  不知秦望舒有空间石,听着李老头这话,村长心头好似压上了千斤巨石。

  然而,为了大家的安全,他又不得不作出最正确的决定。

  “老大?!”眼瞧着山坡处的火堆一个个熄灭,处于火龙最前端的杨兆焦虑。

  回头一看,见某人魂不守舍的,心情就更加复杂:“老大~”

  抬眼,从听到林宇,大郎跟小媳妇被积雪埋葬,脸色就差到极点的某人示意。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向来心细如尘的人居然连山坡上的火堆熄了都没发现,这可是大问题。

  不过,对于开小差的李江,杨兆表示理解。

  抬手,他直指山坡上的火堆。

  “他们将火堆灭了”

  火堆。

  转首,李江看向不远处的山坡:“·····”

  大意了。

  “我赶紧过去吧”杨兆说。

  眉头一跳,李江摇头,然后深吸,张口:“爹~”

  “爹~,是儿子,李江~~”

  最后一个火堆熄灭,回头又看一眼急速接近的火龙的李老头闪了神。

  “杨老哥,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在喊?”还喊的爹。

  正巧又一声‘爹,是儿子,李江’传来。

  村长呆滞了。

  李老四····怎么可能。

  “好像是我家老四~”激动不已的,将那被风雪吹得几乎快听不清晰的话语听清楚了的李大姑大喊:“爹,是老四,是老四~来的是老四,老···”

  “闭嘴”李老头大喝一声。

  那个‘四’就这么被李大姑噎在了口中。

  虽然多年不见,但老四的声音没人忘记,这个开口的无疑就是自家弟弟。

  李大姑有些不懂自家老爹。

  李老头:“小心驶得万年船”

  对于这一声爹,几家谁都没怀疑。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李老头转头对老婆子说:“老婆子,我若不出声,你就带着大家从那边出山”

  这意思是他要过去接头。

  心知老头子过去不会有生命危险,李婆子忙不迭点头:“你去,我知道怎么做”

  “李老弟,我与你一块”村长说罢就跟上李老头的脚步。

  李老四来了啊,这么多年不见,他都有些迫不及待。

  没有回头,也没去点醒村长过于放心的心情,李老头直道:“村长,这人是老四无疑了,但以防万一,我还是得瞧一眼才放心”

  “呃~”村长为自己的大意惭愧。

  那句小心驶得万年船完全是有听没有懂。

  走得急,没听到村长这一噎,李老头又是一句:“我一个人悄悄靠近比人多脚杂要好,这边还得你招呼着”

  羞愧的,村长应和:“我知道了,你不用操心我们”

  在几家人及其复杂的心情里,那蜿蜒的火龙越来越近,当火龙踏上滑雪山坡时,李老头激动难掩的声音传来。

  “杨老哥,是我家老四~~”

  “我就说~~”欢喜开怀的,村长乐得找不着北“我就说嘛,我就是说嘛”

  与此同时,几家人吊着的心都安稳的滑落到了心窝子里。

  没去细想,关老头大笑:“真是太好了,老四带了这么多人来,有他们帮忙,这片最多明天早上就能挖到底”

  “我这就叫那些人回来”说到人就想起躲进树林里的众人,林老头连忙向众人躲避的方向前进。

  当心林老头无法说服那些人,村长连忙跟上:“我与你一道”回头,他在交代一句:“将火堆点燃”

  没去折腾被雪堆覆盖的火堆,几家人慌之慌忙的重新生火。

在这一片压抑的欢乐开怀里,谁也没注意到张氏从错愕到诧异,在从诧异到完全不想相信的眼神转变。

  直到一个突兀,与众不同的声音响起。

  “不可能~~不可能,老四这时候怎么会来,他这时候怎么会来,不是,绝对不是,不是他···”

  李老四的到来让她的幻想破灭了一半,被林二嫂紧紧抓着的张氏几近疯狂的嘶吼。

  停下手头事情,几家人齐齐回转,撇头。

  “不可能是老四的,不可能是他····”

  疯魔了似的,张氏一个劲的嘀咕念叨。

  看她这样,李婆子跟杨婆子交流了个眼神后无视了她的存在:“劳烦大家了”

  “大家赶紧点,老四来了就能马上动手”不似李婆子的含蓄,杨婆子直接催促。

  都心急雪地下埋着的秦望舒三人,几家女人闻言连忙收回视线。

  原地,张氏依旧在哪里嘀咕呢喃。

  她怎么都,不愿相信李江会在这么巧妙的时候出现。

  然而,现实就是这么的残忍。

  李江不止在这蹊跷的时刻出现了,还带着满身荣耀铿锵而来。

  不在柴门漏户前,光宗耀祖四个字却篆刻在了他的银灰铁甲上。

  那一身的甲胄,与并不出色却坚毅的面容交相呼应。

  整个气场,将他这么多年的努力羁押,将他的荣耀渲染。

  耀眼,不容忽视。

  “老四啊~~怎么才来~~你媳妇~~你媳妇在这雪堆之下~~”各种情绪突破了缺口,李婆子捶打这儿子胸前冰冷的盔甲。

  此刻的她并没瞧见儿子不同以往的气势,姿态,心头只有压抑至极的焦略,担心。

  笑与泪同时出现,扭曲的五官充满怨怼之气。

  “你媳妇想改善一下家里的伙食,结果却遇见了雪崩~”

  到底,她只是实事求是,而没说出什么张氏害了你媳妇的话。

  虽然,她心头将张氏怨得要死,但在这么控制不了情绪的时刻,她还是没有信口开河。

  “老四,你快点,快点让人帮忙~~”极其理智的,李婆子抹掉两颊上的泪痕,退开几步。

  微抬的手都还没搭上老娘的肩膀,老娘就退开了。

  一时,李江都不知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一下。

  他一去多年,音讯全无。

  再见,老娘却连多余的眼神都不施舍给自己一个。

  然,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如此友爱,相处得如此融洽。

  ····高兴明显多过失望。

  “娘,别担心”暗沉,稳健的安抚老婆子一声,他转像挖掘痕迹明显的雪堆,轻拍腰间:“找找”

  找找。

  跟了李江几年的兵将‘咻’一下,目光都聚集在自家老大腰间。

  还以为他在命令谁的几家等了又等都不见整齐,精神,气势都极其饱满的兵将动作。

  ???

  眼神相互转换,最终,因相信李江谁都没问出心中疑惑。

  “呀~老四~”

  好不容易将人安抚住回转的村长,因下意识的打量捕捉到了那游移的身影。

  顿时,他爆喝着扑向巍然屹立的李江。

  快,狠,准的将扑向自己的村长扶正,在村长的失神中,李江升温不少的解释:“村长叔,这是我的蛇”

  “呃!?”村长大脑宕机。

  他的蛇?

  这么毒的蛇他也敢养?!

  就着昏黄的火把,火堆的亮光,众人后知后觉的看向游弋在雪堆之上的那条黑红相间,颜色极其鲜艳怪异的长蛇身上。

  心头,同时升起一句话:颜色越鲜艳的越毒

  “杨老哥,老四有分寸的”暗戳戳的瞅了那长蛇几眼,李老头为自家儿子辩解。

  他不是村长他们,他自然知道这赤练哪里来的,有多‘安全’。

  所以,这会看着它,他担心的不是这蛇会不会咬人,而是老四怎么跟人解释它找人的精准度。

  “咝咝~咝咝~”

  蛇信吞吐间让人头皮发麻的长蛇完成任务般隐没在了李江腰间。

  ???

  !!!

  这什么情况?

  老李家几家同时想。

  完了。

  知道蛇这种东西不太靠眼睛,而是靠气味跟温度追逐猎物的兵将头皮发麻。

  老头媳妇没了。

  他们老大有多喜欢自家婆娘他们连说都不想说,自然,老大假公济私一下大家也都心照不宣。

  哪知,这人直接死了。

  “老大~”弱弱的,杨兆开口,想安慰一下。

  “解甲”压抑的,李江抬手。

  “老大~~”双目圆睁,杨兆那不甚清俊的脸庞透出惊恐:“老大,你要想开些,媳妇嘛,没了这个,还能娶下一个”

  !!!

  这丫的什么意思?

  老四···

  不敢多想,几家齐整整的瞪向李江。

  感受到那来自自家父母亲友的腾腾杀气,拧了杨兆这二百五脑袋的想法一闪而过。

  “爹,娘,你们别瞎想”

  苍白又无力的话语根本就不能让老李家两老放心。

  同样,也没能让眼神已经逐渐转为‘李江你这个人渣’的几家放松。

  无奈的,李江放下抬起的双手:“爹,娘,儿子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

  “老大”惊惧的,杨兆上前想要抓住李江“那幕情公主其实很不···”

  “闭嘴”李江爆喝,反手将杨兆遏制住。

  抬眼,对上自家老爹那‘你心虚个什么劲’的眼神,气若:“爹,娘,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他怎么想,都没想过杨兆这二百五,能当着他爹娘的面说这种话。

  更没想过他还能将幕情公主抬出来。

  很明显,李江不止没有估计到杨兆因对他了解,而产生的各种殉情画面,他更没猜到杨兆对他的了解深度。

  只见杨兆脖子一缩,然后弱弱的又吐出一句:“你不喜欢幕情公主也没关系,齐大学士家的千金文弱可····”

  “杨兆”咬牙切齿的,李江想一头撞死这小子的心都有了:“你是不是忘记我们此行的目的了”

  “呃~”怎么都感觉自家老大在用眼神凌迟自己,杨兆有些心神不宁。

  此次目的自然是没忘的,可不就是没忘才这么害怕。

  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话说来就长了。

  总之,就是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之后,他们被下了天牢的老大,得了这么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前来迎接,保护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