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我的小乌龟想进入扇贝视频)全目录阅读

2021-10-12 09:24:59情感专区
冻的嘴唇都发紫了,虽然是三伏天,但溶洞里常年不见阳光,地下水温度太低,正常人在里面呆一会就会受不了。

  沿着来路爬上岸,箫祁立马找了个干燥的地方点起火堆,看着煞白的小脸,冷

冻的嘴唇都发紫了,虽然是三伏天,但溶洞里常年不见阳光,地下水温度太低,正常人在里面呆一会就会受不了。

  沿着来路爬上岸,箫祁立马找了个干燥的地方点起火堆,看着煞白的小脸,冷峻的眉眼间亦是蹿上一抹对她的怜惜,伸出手将她凌乱粘在脸颊上的头上拨开:

  “乖乖在这等我。”

  话落就立刻起身,见他还要下水,苏向暖颤抖拽着他的裤腿不撒手。

  萧祁在她的肩上安抚的拍了拍,低沉的嗓音在空荡溶洞里响起:

  “不用担心,我刚才在石壁上有气流波动,我再去看看。”

  看着萧祁下水,苏向暖担心的不行,想看看在地图上有没有在详细一点的标识。

  刚点开地图,脑海中猝然显出亮光,差点闪瞎眼,等了一会能够适应后,苏向暖才看清楚,原来那发出亮光的东西,居然是一朵雪莲花。

  就在泉眼上游不远处,那里大概有半米宽的天锏,阳光从上面打下来,峭壁间,开着一大片雪莲花。

  如果不是她每晚都浏览商城把里面宝贝都浏览一遍,也不能一眼就认出来,这可是大宝贝。

  中药界至宝天山雪莲。

  天山雪莲本该生在白雪皑皑的山顶,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

  而且不是一株,是一大片。

  沿着悬崖峭壁缝隙生长,向着阳光。

  系统语气有点酸:“泉眼在这儿,有点宝物也正常。看品级一般,不过胜在数量繁多,也算难得。”

  天山雪莲,性温热,能活血化瘀,壮阳补血,延年益寿。

  虽然对于他们来说作用不大,但是可以卖钱啊!!!

  能卖好多好多钱!!!

  系统:“起码可以用来壮阳。”

  苏向暖想到反派托着她水里来回都不带喘气,想到他完美的腰肢,挺翘的鼻梁,听人家说了,鼻子挺翘的话那方面也会很厉害。

  她脸瞬间从苍白变成绯红,像被踩着尾巴的小鸡仔:“反派才不需要嘞!”

  系统呵呵一声:““不,是你需要。”

  这时,水里“哗啦”一声。

  男人从水里跃出来。

  刚上岸边,就见篝火下的小媳妇脸红的像苹果,看到他出来视线直勾勾地盯着他,随即又慌张地低下头。

  他眉头倏地拧紧,周身煞气弥漫,四下巡视一圈,没有其他可疑气息。

  箫祁放下心,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苏向暖把脸埋的更深了,她浑身汗毛都了竖起来,浑身又冷又热。

  箫祁蹲下来,感觉到她整个人在隐隐的发抖,他眼沉的眼底流露出几分担忧:“怎么在发抖,冷吗?”

  苏向暖尴尬摇头。

  他眸色深深的看着她,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脸:“再等一会儿就回家。”

  苏向暖想问里面的情况,还没来得及写字就见箫祁着急出去。

  很快,他就拖着一捆细竹竿和一捆藤蔓进来。

  他将有粗有细的两根竹竿套起来,掌风拍下去,啪地一声。

  细竹竿深入粗竹竿里面,一层层打通竹节。

  这样依法炮制了很多根竹竿。

  苏向暖明白了,他想把竹竿扎进石壁洞里,利用竹竿把水引出来。

  关键是石壁很厚啊,怎么可能伸得进去。

  箫祁很快又做了细管子,大概有三四米长,一头快速扎进石壁里,一头用东西封死。

  她恍然大悟。

  这是利用石壁口的直径,把削开的竹尖伸进去,固定好位置,刚好能接到滴下来的灵水。

  水滴顺势从细到粗的竹管流出来,直到流到最后一节密封竹竿。

  限于工具有限,部分灵水还是会汇聚到地下河里,不会对这里造成影响。

  他们只是截取了一小部分。

  这样一来,萧祁寄不需要每次冒险游到甬道底去取水了。

  而且管子贴着石壁不易被人或动物损坏。

  等萧祁搞好这些之后,她把石壁后背峭壁间生长的雪莲告诉箫祁。

  男人没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只点了点头:“下次想办法过来取。”

  说完就背着她回去。

  出了溶洞,箫祁从怀里拿出一截小竹筒递给苏向暖抱着。

  竹筒可以打开,里面有薄薄一层灵水,阳光照耀进来,衬得竹管翠绿夺目,生机勃勃。

  苏向暖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甚是激动地在萧祁脸上亲了一口,乐滋滋地把抱着小竹筒,保证一滴都不洒出去。

  没注意到男人身子骤然一紧和愈发深沉寂静双眸。

  ****

  按苏向暖的想法,恨不能把这带回来的灵水一次性都给爷爷喝了,系统爸爸骂她蠢。

  欲速则不达。

  喝多了爷爷消耗不了,三天才能喝一滴。

  又怕长时间放在竹筒里不好,苏向暖在萧祁粥里滴了一滴,剩下的找了个精致的小陶瓷瓶倒进去收好。

  竹筒还有余下的也没浪费,兑水涮了几遍,拿来浇地。

  浇地的水是反派从溶洞里提下来的。

  每天天不亮就去溶洞提两桶下来,刚好够苏向暖浇平台上的那一块小菜地。

  也许真是灵水起的效果,原本焉掉的红薯苗当天就支棱起来了。

  没几天长出绿油油的一大片,辣椒苗都之前蹿高了一大截。

  特别违反正常规律。

  看着涨势越来越好的小菜地,自个儿都觉得种了一地即将成精的妖精。

  不到半月,小陶瓷里的泉水没了,苏向暖使劲儿拍拍,一滴都不舍得浪费,全部一股脑倒进爷爷的早饭里。

  当天上午,正在观察红薯苗的苏向暖,冷不丁听到系统冰冷声音传来。

  “叮!箫爷爷身体好转,孤单无依剧情永久改变,反派黑化值-600,气运值+6万。”

  苏向暖有些诧异:“怎么这么少!”

  爷爷活下来奖励的气运值竟然还不如箫老二?

  “死亡是永久,活着才会世事无常。”

  苏向暖静默了片刻,这就代表不盯着反派走到最后,这黑化值完不了。

  她这是被绑到贼船上了。

  巨坑。

  以后如果反派娶妻生子,她还得暗戳戳在边上盯着。

  人家花好月下美人在怀,她在一旁苦兮兮盯梢,这么一想,苏向暖顿时觉得人生都不美丽了。

  箫祁提着水桶来到平台上,她看反派的脸色都不对了,表情里搀了怒气,剜了他一眼后就气哼哼低下头揪菜苗苗。

  箫祁骤然眉头紧皱,两大步走过去:“怎么了?”

一朵在阳光下泛着翠绿白的雪莲递到眼前,苏向暖一惊,抬头看向男人,眼里抑制不住的惊喜,她拿着树枝在地上写:

  “哪儿来的?你去峭壁后面了?”

  想到这儿,见反派身上潮潮的,知道他又下水了,气得拧他胳膊一下:

  “那水那么急,万一把你冲走怎么办,你也不知道峭壁那什么情况你就敢去,你可真是要气死我!”

  男人摸了摸她的脸蛋,嘴角隐隐带笑,嗓音低道:

  “那石壁里灵泉水有灵气,我能感觉到,以后你也喝一点,对身体有好处,灵泉旁边一般都有好东西,我没去峭壁那,只用竹竿轻轻敲了敲,就敲下来一朵雪莲,你先收起来,后面会有很多。”

  是有很多,很大一片呢。

  苏向暖有些诧异地看了反派一下,这反派的直觉简直让人震惊,怪不得系统爸爸说反派的气运用之不竭。

  这个世界里,怕是除了男女主,只怕只有反派气运值最足,有点奇遇也正常。

  她是凭金手指,人家可是实打实的靠运气,靠脑子。

  苏向暖撇撇嘴,有些不高兴,这些显得自己怪菜的:

  “那你以后不准去了,安全第一。”写到最后又改口,“想起也行,你要带我一起,我给你守门。”

  “嗯。”

  苏向暖开心了,手里的雪莲绿的犹如翡翠,触手冰凉,特别喜人。

  这可是能卖个好价钱的大宝贝。

  她拉着反派的袖子就要回家。

  宜早不宜迟,迟了雪莲蔫了价格可就卖不到那么好了。

  从菜苗出现猛速生长开始,箫祁就没再让黑娃上过平台,还在平台周围圈了一圈带刺的篱笆,不让外人窥探。

  就连苏向暖来也必须是萧祁带着,要不然她也进不去。

  平日里粗活重活一律不让她干,菜地说是她种的,其实她也就每天在菜地里溜达,见着根杂草就薅一下。

  想要卖雪莲的愿望终究没达成,箫祁不让。

  非要给她煮了补身子。

  苏向暖气得直翻白眼,差点没厥过去。

  “咱们这里不适合长雪莲,被有心人知道肯定会上山搜刮,这个时候不太平,等再过些时日。”

  苏向暖点点头,卖点野兔蛇皮还是正常范围,偶尔挖到人参灵芝也是因为运气好。

  但雪莲明显是长在雪山之巅的地方,万一泄露出去,以现在这个乱世,大批活不下去的人进山淘宝,到时候他们这儿也会面临危险。

  翠绿的雪莲花,大半进了苏向暖的肚子,也没吃出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就是晚上睡觉热的很,整个人就像被关在小火炉里,直想踢被子脱衣服。

  总一股强劲的力道压着她不让她衣服,还把她捂得严严实实。

  隔日起来,大汗淋漓。

  小媳妇拽着湿漉漉的衣服生闷气,从醒来就没见到萧祁。

  胖婶回来了,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人不断,有些热闹。她这才后知后觉,今天是上梁的日子。

  胖婶和几个年轻人回来帮忙,闻民叔主持大局。

  天色大早的时候箫祁去镇上买了一整个猪头,两条猪后腿,一聊排骨,花了不少银子,苏向暖心疼的要命。

  可箫爷爷说了,这银子不能省,盖房祭祖宗,要图个好兆头,他们经历这么多,以后有了新家,要去除霉运。

  苏向暖点点头,想到要搬进新房子的喜悦冲淡了抠门的心疼,也跟着开心起来。

  他们在山脚高低上喜气洋洋办喜事,山坳下的村子里顾家正吹吹打打办丧事。

  而这边,正巧顾家送葬的队伍要去祠堂,故意抬着棺材从他们门前经过。

  这里的风俗,不能让棺材从人家门口经过,晦气。

  六七个青年人守在山坡上,和顾家人对峙。

  这时候,衙役薛丞正巧过来这里。

  顾家被抓走了大半,剩下些老弱妇孺,就算心里不满,也不得不咽下这口气,灰溜溜改别的道走。

  薛丞这次是来送信儿的,让苏向暖和箫祁随他去见主薄。

  既然人都来了,两人只好让闻民叔帮忙帮衬一下。

  箫祁赶着借来的驴车,车上苏向暖抱着从田里拿的红薯苗苗。

  苏向暖眉眼含笑,在地上写:“夫人可好?”

  有些日子没见,薛丞看起来有些疲惫,毕竟大案刚结束还没来得及休息,又往梧桐村赶。

  薛丞含笑摆手:“去了你们就知道了。”

  这几日镇上多了不少巡逻的士兵,逃荒的人也少不很多。

  按薛丞的说法,主簿找了个地方,专门用来安置流民,另外,每日镇上有施粥,现在只是暂时安定下来,但不是长久之计。

  如果继续这么旱下去,迟早要大乱。

  原剧情里,女主离开金灵县后没多久,边境大乱,饿殍千里,民不聊生。

  想到这,苏向暖害怕地心慌。

  等真战乱的时候,女主已经走了,剧情里对金灵县的情况没有过多记录。

  后来战事爆发,男主前去边境驻军,路过梧桐村旁边的山林时,还被躲在那的山匪袭击过一次。

  山匪被剿灭大半,剩下的躲进梧桐村,一躲四年。

  算算时间,这是不久之后就会发生的事。

  苏向暖心慌慌,见箫祁在前面赶车,高大背影,充满着力量,让她的心也跟着安定了下来。

  女主在镇上的事业线还要半年,等秋天粮食无产,冬天路边冻死人的时候,战事才爆发,她还有机会。

  只要反派在,她就不用怕。

  现下最重要的就是种地,多存粮。

  衙门门口,主簿亲自迎他们进去。

  主簿年纪五十不到,留了一撮小胡须,满脸风霜感,身上没有县令的英气,倒是多了一丝文气。

  “萧祁带内子参见主薄大人。”萧祁拱手行礼。

  “不必多礼,都是自己人。”主簿笑着地抬手,“你们就是箫氏夫妇?这次内子能怀有身孕,全靠你们给的良药,我要好好感谢你们才是。”

  “本该是亲自上门道谢,奈何现在镇上最近不太平,又不放心内子一个人在家,还请见谅见谅,见谅。”

  苏向暖脸用布巾围着,怕箫祁不会说场面话,着急地干瞪眼,没曾想人家应对自如,根本不用她操心。

  萧祁清冷开口:“前些日子村里的事,还得多谢主簿大人。”

  “这个你可得感谢县令大人。”主簿将人带到正堂,让他们入座后,薛丞拿来了文书。

  看着苏向暖诧异的神色,主薄笑着说道:

  “依我的意思,是想给你们银子作为谢礼,但县令夫人听闻你们村里的房子被烧了,心里难过,非要让我批地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