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40个乱真实案例故事*办公室里吃你的扇贝

2021-10-12 09:18:26情感专区
少说两句,消消火气,瞧那头卫夫人的脸都快皱巴绿了。

  “老太君,我那夫人不懂事,可谁家没几个妇人之见,您大人大量别计较。”卫筵开口了,他话里有话,在说万君梅的刻薄

少说两句,消消火气,瞧那头卫夫人的脸都快皱巴绿了。

  “老太君,我那夫人不懂事,可谁家没几个妇人之见,您大人大量别计较。”卫筵开口了,他话里有话,在说万君梅的刻薄也不过是女人的偏见罢了。

  “那可巧了,咱们武国侯府全是妇道人家,怕入不了长史大人的眼,”薛老太君是个对外软硬不吃的,“杳杳打小生活在乡间,性子闲散惯了,恐怕要辜负您的好意。”

  “这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管那小丫头想什么。

  “杳杳的父母不在,自然,要由她自个儿决定,”薛太君瞧一屋都是冲着温杳来的,卫家这股子蛮横“势在必得”的样子叫人不爽快,“虽说杳杳今年及笄,可这生辰还没过,我想多留她几年,不急着谈婚论嫁。”

  “不急不急,只是给老太君表个心意……”卫筵听出了抗拒和不满,连忙转了话题,朝着那头的卫筠阳示意。

  卫家公子举着酒杯,风度翩翩来到温杳身边。

  “七姑娘,我与你兄长同年就不必见外,你唤我一声哥哥,我先敬你一杯,便作前缘之解。”

  他可劲儿的拉关系。

  温杳耐不住心头冷笑,好厚一张脸皮,她的兄长都是为国捐躯的英雄,就凭卫筠阳这胭脂堆里打滚的男人,也配?

  “听说卫公子在十里花场的红颜知己多如过江之卿,我温家人可当不得‘妹妹’。”顾兰蘅抢在温杳跟前悻悻然,难得这温婉小妇人还会阴阳怪气地怼人。

  卫筠阳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哪个男人不风流倜傥,他“妹妹”多那是因为——他玉树临风一表人才!

  “都是玩笑话,当不得真。”

  “我也觉得是,”温杳笑盈盈,一身绿枝裙衬的她格外娇软白嫩,“卫公子洒脱不拘人尽皆知,大嫂不必介怀,他总不会磕碜无耻到打算吃一屋子女眷的软饭吧?”

  温杳一笑就甜,可话却刺耳至极。

  卫筠阳俊脸扭曲,酒杯捏的嘎吱作响。

  温菱和顾兰蘅忍不住笑出声,杳杳还非得顶着那张纯良无辜的小脸说那么刻薄的话。

  薛太君瞧见小儿女们那神色就知道惹了众怒,她轻咳缓场:“杳杳不胜酒力,这几日忙着核账外放的田契很是辛劳,还是早些回府休息吧。”

  她是在把温杳支开,省的这些人不死心。

  这饭局没什么好流连的,温杳福身先行告退。

  卫夫人朝着自家儿子使了个眼色,卫筠阳心领神会跟了出去。

  秋夜微寒,彭城依旧是热闹非凡的不夜天。

  温杳才踏上马车,突地手腕就叫人抓住,身体往里一带“噗通”跌了个满怀,软软地像摔在一团锦衫上,小姑娘下意识神经紧绷,手肘朝后狠狠一顶,却被身后人抢先按着动弹不得。

  修长的指尖已落在她唇畔。

  温杳心头一跳:“傅辞渊!”她压着声惊呼。

  这男人怎么闷声不响在她马车上?

  跟偷鸡摸狗似的!

  “喝酒了?”傅辞渊嗅到了酒气,无视温杳愠怒的口吻。

  自行其是的叫人牙痒痒!

  温杳啐了口懒得回答,还没挣脱钳制就听到黑暗中的耳边落下温热气息。

  “嘘——”他轻声,刚要驶出的马车被拦了下来。

  脚步杂乱,足有七八人。

  “温杳!”外头的呼喝声里充斥不满和恼羞,是卫筠阳带着几个家奴气势汹汹地,“我爹和我娘摆宴席请你们武国侯府那是好意,你可不要不识相!”

  前两日摔烂了他送的白碧珍宝,今日他母亲低声下气来求和,温家装什么高姿态,尤其是这温杳,养在乡间就是个粗鄙丫头还敢在他面前摆谱?!

  “本少爷和你说话,别不识抬举!”卫筠阳看着那马车一动不动,更是怒上心头,他在温杳身上吃得憋比这辈子吃的都多,“你二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能遭柯老夫人嫌弃?要不是傅辞渊现在彭城暂代高职,我爹早就是太守了!”

  那个时候,还有温杳高攀的份吗,不知好歹!

  卫筠阳借着几分酒意骂起人来格外上头。

  “我娘看中你,让你嫁到卫家,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嫁到卫家?

  傅辞渊眯了眯眼。

  就这种货色?

  卫筠阳瞧马车内的人充耳不闻,他一脚揣在家奴屁股上:“去,把那马车给本少爷掀了!”

  卫家的奴才七手八脚拥了上去,还没触到车辕,那瞬,锦帘一掀。

  “不识抬举?卫公子,说的是谁呢?”

  男人冷声沉眸,颀长身影覆着软羽长衫,矜贵清华,眉梢在云翳月影下酝着三分森然冷意,墨色流云锦衣衬出银丝滚边的襟袖,他不言不笑就给人巨大的威胁压迫感。

  卫筠阳吓了一跳,傅辞渊怎么在温杳的马车上?!

  “傅……傅大人……”他立马灭了气焰就跟蔫了似的,双腿发软直打哆嗦,噗通,跪在了地上。

  “傅大人?不是傅辞渊吗?”男人冷笑,“可要请卫筵一同来看看卫公子的威风?”

  这天底下敢连名带姓唤他的人,可不多。

  “不不不,是我胡言,我喝多了酒,胡言乱语啊!”卫筠阳恨不得把脑袋磕在地上咚咚作响,“温小姐、温小姐,您也大人大量,千万别往心里去!”

  傅辞渊指尖叩响了车壁:“来人,带卫公子去醒个酒。”

  话音刚落,卫筠阳就叫个身材健硕的褐衣护卫跟揪小鸡似的提起来,甩手扔进了鹤颐楼前的长河。

  可怜卫筠阳在水里扑腾的死去活来还不敢呼救。

  温杳多瞧了眼,傅辞渊已经大咧咧坐进了她的马车。

  “他是你未婚夫?”

  “曾经的。”温杳纠正。

  傅辞渊冷笑了声,撩开帘子朝着护卫使了个眼色,那头的洵武把刚从水里冒出脑袋来的卫筠阳又踩了进去。

温杳竟有些想笑。

  “傅大人不是不来赴宴吗?”她还记得卫筵的话。

  傅辞渊挑眉,的确对这种鸿门宴没有兴趣:“看来你这顿饭吃的也不如意。”

  卫家的嘴脸领教了,温杳想到饭局就嗤笑,光是听着也能气饱。

  小姑娘手中一沉,落下盒小桃酥。

  “给我的?”她怔愣。

  傅辞渊倾身斜倚,他面容俊秀,锦衣铺张,端的是副慵懒无比的倜傥样:“今日路过点心坊顺道带回来的。”

  桃酥香脆,入口即化,温杳头一回惊觉傅辞渊竟会有这般细腻的小心思。

  “前两日,本官派往荫山的差使来报,说是在邱郡见到了温府的人。”男人的声音不响,懒懒地就像在闲话家常。

  温杳耳朵一竖,嗓子里的桃酥就呛到了:“咳、咳咳!”

  傅辞渊见她急的面红耳赤,答案是肯定的。

  “怎么,想查齐毅那条线?”

  温杳拍着胸口松着气才勉强化解被一口桃酥噎死的尴尬,傅辞渊的话并没有强迫和逼问的味道,可这了然于心的陈述叫她不得不迟疑。

  她的确命徐伯派人去探查齐毅的消息。

  “温家的案子了结,傅大人又为何还要派人去荫山,”温杳眼睫低垂,搁下手里的桃酥,“因为您知道邹何不是结局。”

  邹何的死是为了结案,但结案不代表真相。

  他们查探的目的,不谋而合。

  “只可惜,你的人查不到任何线索。”傅辞渊指尖叩在桌案的声音清脆好听。

  “为何?”

  “齐毅是邱郡太守府的幕僚,他的资料原本在衙门有备案,但姜震髯污蔑温家东窗事发后,邱郡衙门起了一把大火。”

  烧的一干二净。

  温杳错愕,难怪那么久徐伯的人没有消息传回来,原来被捷足先登了。

  “是邱郡府的人烧的?”她还有疑问。

  “最好是,否则——”傅辞渊没有说下去。

  “便是要阻止可能追根究底的人做的。”

  齐毅知道的东西一定比他们想象的更多。

  这案子的背后触到了某些大人的根本权益,并且已经追踪到了荫山,温杳心头一烫也一凉,傅辞渊明面帮衬似也在暗中提醒着自己,再查下去可能面临的狂风骤雨,是否可以坦然处之的面对。

  见温杳沉思,傅辞渊将桃酥重新塞进她手中。

  “本官派人回京调了吏部备案的文书,三简侍郎秦大人曾在荫山任职十六年对两郡了若指掌又是张太守的同窗,据他所言,齐毅不光是幕僚还是张大人的外甥,祖籍南岭,老父病逝后便没有再回去,听说有个远房小妹在江兴。”

  齐毅既然能逃出邱郡必定不会回到南岭,至于会不会投靠远房——

  温杳却没有心思再琢磨这齐毅的动向,她捏着小桃酥,悄悄抬眼看向傅辞渊。

  男人倚着窗牖,珠帘随着马车的晃动摇摆,月色落在他俊美昳丽的侧颜,衬照眉目如山,端坐的姿态秀美如松。

  他似是察觉视线的回头。

  温杳连忙扭过脑袋将桃酥一个劲往嘴里塞:“傅大人如果不是为了朝廷追根究底,那便是私情,您与我大哥是旧识吗?”

  她大胆揣测的根据是因为那些傅辞渊送来的兵书,她翻阅之余发现最后的小字落款竟是温蕤庭的笔迹。

  傅辞渊将这些象征与温家有关的书籍送到她手上,是在,示好?

  “有过一面之缘,多年前他随武国侯进京,在校武场上见过。”傅辞渊知道她看出了端倪。

  温杳想了想,的确有那么回事,三哥还极度兴奋的写信告诉她,大哥第一次在京城大展身手打趴了不少皇亲国戚,最后惜败给了同样去京城做客的肃王之子。

  这么说来,傅辞渊对温家是带着偏袒而来?

  可他又与沈少卿是至交好友,沈皇后与当今圣主共同把持朝政,这些年雷厉风行的削兵夺权都有沈家的份——

  对傅辞渊,只能三分信,七分疑。

  车轱辘咯噔一停,到了武国侯府前。

  温杳跃下车,绿枝裙随风撩动似是湖水荡涤的涟漪。

  “你不打算请我入府一叙?”

  温杳脚步顿停,这人还真是不请自来熟络的很,她站在武国侯府的朱漆大门前,御笔金匾下,双手一托腰,像是抵着正大光明的靠山和理由。

  “傅大人,这儿可不是石屯村。”若是叫人瞧见孤男寡女三更半夜进府门,谁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灯花打在她稚气的白皙脸庞,温杳昂着脑袋,聘婷袅袅里带着些许小骄气。

  傅辞渊眸色微沉,一步就跨到了小姑娘跟前,温杳惊的往后退,脚跟就撞在了石柱上,“啪”,男人的手撑到了她头顶:“你应该庆幸,这儿不是石屯村。”

  否则,还不由着他为所欲为。

  踢踢踏踏,小巷子里传来马蹄声,是温家的人回来了,傅辞渊退开身,负手而立。

  “傅大人怎么在这儿?”乔柳眼尖。

  “今日巡防回城,偶遇卫公子拦了七姑娘的路,便送她回府。”傅辞渊显得落落大方,没提及其他。

  “卫筠阳?”万君梅一跺脚,“就知道那家伙不安好心!”难怪温杳走后也没见到他回酒楼,八成是想私底下与杳杳强求婚事。

  真不要脸!

  “傅大人有心了,杳杳你怎么不请人进府去,站在门口成何体统……”薛太君拄杖下了马车,脸上笑意满满。

  “祖母,天色已晚,傅大人公务繁忙,咱们还是不要耽搁他了。”温杳巴不得赶紧把这尊大神送走。

  傅辞渊岂会听不出来,他朝洵武使了个眼色。

  洵武连忙尽职地站出来:“七姑娘说的是,我家大人今儿个午后从驿站巡防回来还没歇过脚,这不,刚到鹤颐楼前就遇到了七姑娘。”

  “那、那傅大人还没用过晚膳吧!”万君梅“哎哟”了声,真是太辛劳了。

  “大人原本带了桃酥,送给七姑娘了。”洵武还真是一字不漏。

  温杳“吓”了声。

  “我……”

  “杳杳,瞧你,”乔柳上前来拽住温杳,压低声,“都吃了人家的东西怎么还把人往外头赶?”

  “三伯母,那明明是……”姓傅的自个儿送上门来的,现在怪她咯?

  “傅大人别急着走,都到府上了,就进来坐会吧,”万君梅将人往里头请,“杳杳今儿个做了桂花糕,您可一定要尝尝。”

  “却之不恭,”傅辞渊朝着满脸涨红的小姑娘挑眉,“劳烦七姑娘了。”

  温杳气的牙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