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学长~给我嘛~我想(开荤粗肉腐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2 09:16:32情感专区
盘龙山上地带在十几年前,就被一个凶神恶煞持刀的男人,占地为王,十几年来,愈发壮大自己的实力,临县的官府手下能人不多,都不敢与他交恶。   听闻盘龙山首领眉上有一道疤,惯用刀,长

盘龙山上地带在十几年前,就被一个凶神恶煞持刀的男人,占地为王,十几年来,愈发壮大自己的实力,临县的官府手下能人不多,都不敢与他交恶。

 

  听闻盘龙山首领眉上有一道疤,惯用刀,长相高大,都与张大白口中所说的一致。

 

  冬馨的致命伤,乃是刀所致。

 

  冲着这点,姜雪卿早早就打算亲自去一探究竟,但放心不小沉睡多日不行的时野,一再耽搁行程。

 

  忽然,时野握住姜雪卿的手掌,掀起眸子望向她,“我跟你去。”

 

  他想起前世,他娘跟这一世一样,也是被刀所杀,发生的时间段不同,但受到的刀伤却是一样,那就是与边关那人脱不了干系!

 

  而姜雪卿在这时候前去临县,肯定是与他娘有关!

 

  姜雪卿就是这一世的变故。

 

  那群人凶神恶煞的,姜雪卿一个女子前去,他是如何都放不下心来。

 

  “我是有要事在身,你的身子还没完全恢复,受不了舟车劳顿,听话,等我回来,我不想看到病恹恹的你,赶紧给我好起来去书院上课,听到没?”

 

  姜雪卿态度坚定,不容反驳。

 

  “万事小心。”时野抓起姜雪卿的手,不自觉用力,怕她一去不回,可他现下连走路的劲都无,去了也只是拖累了姜雪卿。

 

  难道他发现什么了?

 

  姜雪卿暗中打量了一番少年郎的神情,见他也不像是知道了什么,微微放下心,冬馨的仇她会报,没必要让白纸一般的少年,手上染上血迹斑驳,“我心里有数,等我回来。”

 

  服用完一碗汤药,本就身体欠佳的时野,昏昏欲睡。

 

  等人睡着后,姜雪卿拿起汤药碗,轻手轻脚走出房门。

 

  姜雪卿前脚一走,时野睁开一双凌厉的模样,目光忽然一凝,“出来。”

 

  随着他话落,屋子里却愈发安静了。

 

  “出来,别让我说第二遍,桑兆均!。”

 

  时野低沉嗓音的喊了一个人的名字。

 

  这时,窗户边一阵风刮来,不知何时床边站着一个黑影人,正是那日迷路找上门,问冬馨讨一口水喝的人。

 

  “公子,你是如何知道我的?”

 

  桑兆均轻功了得,听从命令来到时野身边保护,故而有了上坝村那一幕。

 

  如今在桑兆均面前的人,可是活过一世位高权重的权臣,而非一个毛头小子,他躺在床上,凌厉的气质丝毫不减,一字一句道出此人的底细,“桑兆均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假名字。”

 

  “大殷国大名鼎鼎异姓王秘密培养的百名手下,排行第九,又唤天九。”

 

  说起异姓王,时野咬了咬后槽牙,要不是因为他打听他和娘亲娘的下落,他娘也不至于被他的好夫人害死!

 

  归根究底,时野上辈子得知真相,就把错归到时卫军的身上,亲手杀了他便宜夫人和搞事的儿子,就算在朝堂举步艰难,也未成动过找卫时军帮助的念头!

 

  明明他不想与异姓王有任何瓜葛,可当姜雪卿孤身一身去临县,只为了要帮他报仇,他就再也坐不住了。

 

  不等时野说完,天九双膝跪地,“公子,从接到任务起,这世间再无天九一号人物,只有桑兆均,我既然跟了公子,只会一心一意保护公子,不会生出二心。”

 

  “即是想留在我身边,那就与那边断的一干二净,从今日起我的事,无需再想你原本的主子汇报。”

 

  时野睥睨一眼,跪在地面上的桑兆均,开口道。

 

  前世,他身边最信得过的人,就是桑兆均,他曾无数次救他性命,这也是他唯一一次接受了时卫军的善举。

 

  良久,桑兆均重重的给时野磕了一个响头,“尊听公子吩咐。”

 

  “我要你去办一件事,跟在姜雪卿身后暗中保护她,别让她受到伤害。”

 

  时野知道桑兆均武力值很高,有他在暗中保护姜雪卿,他亦能安心些。

 

  “好的,属下这就去。”

 

  不过一瞬息,桑兆均来无形去无踪,离开了时野的房内。

 

  时野的脑袋又开始抽痛起来,像是灵魂深处带来的痛意,他拧紧眉头,硬生生的扛了过去。

 

  过了许久,疼意消失,脸上青白无一丝血色,额头布满冷汗,他抬起手擦了擦汗水,倒在床上,睁着一双眸子,似是再想些什么。

 

  另一边的姜雪卿赶在出门前,招来一众伙计们吩咐了一些东西后,才回到房间收拾几套换洗的衣物,准备明日一早出发临县。

 

  这会儿想起了今日还没打开签到,她用意识进入空间打开签到,顺便浇灌药田。

 

  【叮咚,恭喜宿主连续打开签到三十天,是否兑现大礼包一份。】

 

  “兑现。”

 

  【恭喜宿主!获得手榴弹十枚,】

 

  “好东西,正好过些时日或许能派上用场!”

 

  ----分割线——

 

  临县盘龙山地带。

 

  占山为王的首领,此时正坐在一张铺上虎皮的椅子上,一条腿踩在虎皮上,一手举酒,大口大口的喝肉。

 

  就在他前面的桌子上,放了两大箱黄金,一名手下从里头找出一封信,“老大,这里面还有一封信,您请过目。”

 

  “呈上来。”

 

  首领干完一碗烈酒,豪迈的擦了擦嘴角的酒渍,接过信封快速一阅,忽然爽朗大笑,“孤给她解决了这么大的隐患,也算她识相把答应好的黄金千两送来,兄弟们,把这些金条都拿去给底下的兄弟们分了。”

 

  “还是老大仗义,咱们兄弟跟着您吃香的喝辣的,过得好不惬意,什么时候再有这么好的任务,我老樊第一个冲到最前头。”

 

  老樊对着两箱黄金条子,眼冒星光,这么多的金子,够他去怡红院多找几个头牌,快活好几天了!

 

  “老大每次出手阔卓,挣了银两总是想着咱们底下的这群兄弟们,像你这么好的老大,我等愿意一辈子都跟着。”

 

  “对。”

 

  “对。”

 

  “一辈子跟着老大。”

 

  首领又是给自己灌了一大杯酒,冲着众兄弟们,露出大黄牙,“好话我听得耳朵都起老茧了,赶紧的,都拿去分了。”

“是是是。”

  老樊给老大倒满一大杯酒,喊来几个小弟,“老大都发话了,你们几个杵在这一动不动像跟木头似的,赶紧的过来,把黄金拿去给底下的兄弟们分了。”

  “是,二当家的。”

  两个小弟上来,一人抱着一小箱子金条走下去。

  “来,老二,陪我喝一杯。”首领举起酒碗。

  “好,我陪大哥喝一杯。”

  ......

  临县某家食肆,三六九等人都会聚集在此。

  “你们都听说了吗?咱们临县啊,马上就要有新的大人来就任,听说还是今年的揭榜的榜眼。”

  “早就听说了,连前任县太爷做事都畏手畏脚的,放任盘龙山那群山匪不剿,整日就知道躲在府内,压根不管咱们这些底层老百姓的死活!”

  “嘘,别说那么大声,小心被伪装在此的山匪给听到了,咱们就该倒霉了!”

  “我看不怕死,这群山匪如今是愈发猖獗,若不是家中上有老小有小,鄙人就亲自去灭掉这些山匪。”

  “来来来,来吃酒,可别说大话了,咱们还是低调些,明哲保身为上。”

  姜雪卿坐在角落,小口小口吃着饭菜,这时,两个贼眉鼠眼的男人走进食肆,来到掌柜的面前,丢了几块银子过去,“掌柜的,准备一壶好酒,炒几个拿手好菜,我今日可要喝尽兴了!”

  二人装的像模像样,也掩盖不住其一身匪气。

  姜雪卿似是无意的看了一眼,不过一瞬息,又低垂着眸子继续吃饭。

  “好好好,多日不见二位爷来小的食肆,还以为您二位被隔壁新开的铺子给吸引去了。”

  掌柜的垫了垫银两放入口袋,好声好气的招呼二人。

  “前些日子出远门干了件大事。”其中一人,神秘兮兮的道。

  “怪不得过了怎么久才来,还以为二位爷吃腻了我家的吃食,您二人稍等片刻,我去厨房亲自打点,给您二人准备吃食。”

  掌柜的眼力见十足,打着呵呵道。

  二人落座,干了一杯酒,“瓦哥,我敬你一杯,。”

  “干。”

  二人一连同饮三杯酒,年纪尚青的男人,望向一脸络腮胡的瓦哥,“还是托了瓦哥的福,小弟没参与那件事,还能分到这个,美啊!。”

  小汪摸了摸口袋的金条,开口道。

  “都是自家兄弟,哥不罩着你,谁罩着你,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去凑数的,都不用我出手,咱们老大就....”

  瓦哥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刻意压低声量道。

  “我没去成,瓦哥跟我说说当时的情况,我这不是好奇嘛。”

  “就林山镇那穷乡僻壤的地方,若不是老大派出任务,老子才不想去。”

  ...

  【林山镇】

  姜雪卿听到这三个字,她瞳孔骤然凌厉,她来临县已有三日,多方暗中查询线索,倒是挖出不少东西,譬如盘龙山的山匪首领,眉心留疤。

  她已经确定冬姨的死,跟盘龙山脱不了干系!

  “二位,您的菜上齐了,慢用。”掌柜的亲自给那二人上菜。

  “怎么多了这道菜?”有络腮胡的男人,看了眼桌上多出的一道菜,掀起眸子看向食肆掌柜。

  随着他说话的嘴巴一张一合,也带动了两条杂粗眉,加上那怎么也藏不住凶神恶煞的面相,行人都不敢轻易靠前,

  这铺子掌柜还敢上前,亲自招呼起二人,也是个不怕死的。

  这类人食肆掌柜的每日都能见上一俩个,若是这点胆量也无,这家食肆早就关张大吉了。

  掌柜的心态丝毫没受半分影响,他刻意弯下腰身,满脸笑容解释道,“这是本店特意给二位爷送的开胃小菜,您二位可是咱食肆常客,日后可得多来帮衬啊,别像上回那样,足足十几天都没来帮衬了。”

  被送了招牌菜的二人,对视一眼,络腮胡瓦哥站起身,巴掌拍到食肆掌柜的肩膀上,力度没收,掌柜的忍住巨疼,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招呼。

  络腮胡瓦哥凑到掌柜的耳朵,放轻声量,“上头做成一单生意,我捞着一个大便宜,赏了几根金条子,一会怡红楼啊,我请客。”

  “呵呵,小的就不去打扰二人饭后的消遣了,这顿饭我请,日后还有靠二位爷罩着呢。”

  掌柜的忍住肩膀的疼意,瞧瞧的给络腮胡子瓦哥,塞了一个银袋子。

  他垫了垫重量,松开食肆掌柜的肩膀,给了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就坐下大口大口的粗鲁吃肉喝酒。

  “来,干一个。”

  “干一个,瓦哥我敬你。”

  掌柜一转身,眼神就变了,拖着僵硬的隔壁回到柜台算账目。

  这边的姜雪卿一一看在眼里,她抿了抿杯中清酒,放下酒杯,喊了一声,“小儿,再上一壶清酒。”

  “好咧,马上来。”

  “客官,您的酒来喽。”

  店小二热情的送上一壶清酒,搭在肩膀上的白布作样子,擦了擦手,“客官,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有。”姜雪卿倒了一杯酒,开口道。

  “好咧,要是客官有什么吩咐小的,只管喊上一声,小的立即过来。”

  “有劳。”

  姜雪卿喝了一口清酒。

  半个时辰过去了,络腮胡子那桌的二人吃饱喝足,油光满面,勾肩搭背的走出食肆,“走,哥带你去潇洒,头牌妹子随你挑。”

  “成,我就跟着哥您去见见世面。”

  “日后这种事可多着呢,我告诉你,那头牌的身段,滋滋,一会哥让你先尝。”

  外面隐隐约约的对话传入姜雪卿的耳内。

  这头的店小二,也在跟食肆掌柜的对话,店小二望着走远的二人,才敢出身骂了一句,“掌柜的您既然知道那二人,每次一来就是白吃白喝的,您又何必放下身段去招呼那两人?”

  “这种人的面相,凶神恶煞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店小二骂骂咧咧的,早就看那二人不顺眼了,有十几日没来,他还以为被人给砍了,瞧那络腮胡的嚣张样,估计外头的仇家可不少。

  “你懂什么,干好自己手头的事,我自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