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强行处破女h文/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2021-10-11 15:54:43情感专区
他的左手旁是一壶清茶,冒着氤氲的水汽,右侧放着手机。
楚清歌走了过去,从猫眼里看了看,看到了李凤娇为首的一群人,其中还有一堆偶尔在小区里遇见过的邻居。
“出
他的左手旁是一壶清茶,冒着氤氲的水汽,右侧放着手机。
     楚清歌走了过去,从猫眼里看了看,看到了李凤娇为首的一群人,其中还有一堆偶尔在小区里遇见过的邻居。
     “出来,给我滚出来,你们这对丢人现眼的狗男女!”李凤娇又把门敲得“砰砰”作响,在一堆人的声援下,势头十足。
     “他们这是?”楚清歌惊了惊。
     她回到客厅坐下,坐在齐煌天的对面,望着他的眸子。
     灰褐色的眸子既像是笼着烟雾的湖面,又像是一泓看不清的泉水。
     直到外面的人又敲了五分钟的门,齐煌天才终于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喝了一口清茶,然后出去把门给打开了。
     “呼啦啦”的一下,所有人都涌了进来。
     楚清歌也按捺不住的站了起来,为首的李凤娇凶神恶煞的,还搀扶着身上都是皮带印子的高泽。
     “大家来看看,我就说了这不要脸的小娼妇在这野男人家。
    ” 李凤娇一副得意洋洋的姿态,嘴上是唾沫横飞,控诉着楚清歌是怎么虐待她儿子,怎么勾搭男人的。
     说完,还把医院的验伤报告往大家面前一放。
     “这家的女人怎不要脸,还和邻居勾搭在一起,不是说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嘛……” “漂亮的人就是喜欢勾三搭四。
    ” “听说这被打的还是一个教师呢!” 污言秽语纷纷传入楚清歌的耳朵里,她的心里简直气得不行。
     她准备冲过去找李凤娇理论,反正她身上的伤痕也没有完全消退呢,刚站起来就被齐煌天给拽住了。
     李凤娇的眯眯眼得意的眨了眨。
     看到他们被骂的懵了的样子,才装作委屈的样子,“现在就只求你放过我们家,净身出户,别的也都算了。
    ” 楚清歌被她做作的话语刺激的身上的寒毛都要竖了起来。
     她的杏眸里的愤怒已经压制不住了,她费力的掰开紧紧箍住自己手臂的那双手。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洪钟一般的怒斥。
     穿着黑色保镖服的人就出现了,几十人鱼贯而入,这次真的把这个客厅站得密密麻麻了,为首那个保镖也是刚才出声的人。
     他长得格外的强壮,胸口的肌肉特别的健硕,白色的衬衫纽扣险些都要崩了。
     “那个,我们就是来看看……”小区里的这群看热闹的群众哪里见过这阵势,纷纷说着就跑开了。
     一下子,房间里又空荡了一点下来。
     楚清歌盯着那个为首的保镖,他的目光一直在齐煌天的身上掠过,像是在接受他的指挥。
     齐煌天一个眼神,他就走了过去,粗壮的手臂把高泽给高高的举了起来,用震碎人耳膜的声音骂道:“你们在干什么?” “我……我我,我走错地方了,咳咳咳……”高泽的脸煞白煞白的,他被提着领子,口腔里的空气也渐渐变少。
     “你们这些流氓,欺负我儿子!”李凤娇骂了一声就扑过去。
     锋利的牙咬在为首的保镖的腿上。
     那个保镖吃痛,一脚把李凤娇给踹出去了,原本举着高泽的手一松,高泽掉了下来,摔得七荤八素的。
     “我需要安静!”齐煌天有些不耐烦的启唇。
     “是的,老板。
    ”为首的保镖跟提着小鸡崽儿似的,左手一个高泽,右手一个李凤娇就把人给丢出去了。
     保镖们也瞬间消失,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楚清歌小心翼翼的挨着齐煌天的边上坐着,她巴掌大的脸上有些警惕,樱唇动了动,“你刚才就在等他们啊?” 含着笑意的灰褐色眸子看着楚清歌。
     腹黑,真是一只腹黑的狐狸,楚清歌在心里叹息。
     齐煌天干净修长的指尖在茶几上点了点,他的剑眉没有那么的锋利,眉眼柔和下来一些,他轻声道:“我觉得你的准前夫很快就会采取行动了,我有个合作,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一下?” “算了。
    ”楚清歌毫不犹豫的拒绝。
     齐煌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强求。
     楚清歌匆忙逃窜到自己的次卧里面,把门给反锁了,既然知道了齐煌天是只腹黑的狐狸,她才不跟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合作。
     第二天,楚清歌的噩梦真的来了。
     她出门拿外卖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挂着金项链的男人在隔壁的房门口,带着另外一个干瘦的人在说着什么。
     楚清歌仔细的听了听。
     “……价格很优惠啊……陈先生,您考虑考虑……”戴着金项链的男人极力的推销着,脸上一直洋溢着笑。
     另一个干瘦的人看起来像是客户,他摇头道:“一次性全款,我可没那么多钱。
    ” 说着,干瘦的男人就走到电梯口准备下楼。
     戴着金项链的男人急忙去拉。
     楚清歌从他们之间的对话里已经听出了端倪,该死的高泽,竟然要卖房子! 她把外卖撇在一边,走过去拍了拍戴着金项链的男人。
     “这位美丽的女士,您是要买房子呢还是卖房子呢?”精明市侩的小眼睛上下打量着楚清歌,看她衣着朴素应该是卖房子的。
     “他们家这个房子卖多少钱?”楚清歌忍住了眼里的怒火,问那个戴着金项链的男人,他应该是个房产中介。
     “便宜价,一百万。
    ”戴着金项链的男人剔了剔牙,“人傻钱多没办法,不过房主要求要现金结算,估计这两天也能卖出去的,捡便宜的人多!” “好的,谢谢!”楚清歌问完就扭头发了疯似的拍打着门,“高泽,你给我出来,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
    ” 门被打开了一道缝,却依旧拴着铁链,楚清歌没法完全推开。
     高泽脸上带着狞笑。
     他看着楚清歌担忧的样子,得意的说道:“让你跟我离婚,和那个小白脸在一起,我就卖掉你最在意的房子。
    ” 楚清歌摇头道:“你疯了你,你不能贱卖我妈留下来的遗产,没有我签字,你就算是卖了也是不成立的。
    ” 高泽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我拿到钱就行了,至于要打官司,你去打。
    ” “高泽,你给我开门,你出来,我们好好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