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好看(民工把奶头吸得又大又长)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1 15:53:00情感专区
砰!”高泽一下子把门给关上了。
“高泽,你开门,你开门……”楚清歌喊破了喉咙,门内也没有人出来开门,她的唇角泛起一丝苦涩。
她有些迷惘

砰!”高泽一下子把门给关上了。
     “高泽,你开门,你开门……”楚清歌喊破了喉咙,门内也没有人出来开门,她的唇角泛起一丝苦涩。
     她有些迷惘的走回到了齐煌天的家门口,却发现刚才出来的急,不知不觉的把房门给带上了,她又只能重新的按门铃。
     门被打开,齐煌天站在门口。
     他刚洗了澡,头发还沾着湿漉的水珠,腰间围着一条浴巾。
     楚清歌别开自己的眼神,她情绪低落的走进客厅里。
     浴室里传来了齐煌天吹头发的“呜呜”声,楚清歌心烦意乱的捂着耳朵,想到这是母亲最后留给自己的东西。
     如果连这都失去了,将来死后哪有颜面去见她。
     在这重大压力下,楚清歌不知不觉就泪流满面了。
     吹风机的声音骤停,楚清歌来不及擦眼泪,一道颀长的身影已经站在她的一侧,一张洁白的纸巾递了过来。
     “谢谢。
    ”楚清歌带着浓重的鼻音,双手接过纸巾。
     “你可以选择跟我合作!”齐煌天坐在楚清歌一旁,姿态有些慵懒,他已经穿好了衣服,洁白的衬衫衣领微开,露出漂亮的锁骨。
     楚清歌眉头的结越来越深。
     她没有别的办法,她只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齐煌天的身上,杏眸盯着他道:“怎么合作,你说!” 齐煌天看着她,满意的勾唇。
     一切尽在他运筹帷幄之中,他缓缓说道:“嫁给我!” 楚清歌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拿在手上的纸巾都从手掌之中滑落了下来。
     “你开玩笑的吧……”许久,楚清歌喃喃的说道。
     “两小时,我可以帮你摆平面前的困扰。
    ”齐煌天双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两手交握在一起,眉梢微挑。
     他的话语像是有魔力一般,楚清歌的脸上露出些许向往。
     “这是合同,你可以看看。
    ”齐煌天变戏法似的从茶几下面拿出了一份合同,灰褐色的眸子里带着笃定的自信。
     楚清歌的眉头没有一刻松开过。
     她一页一页的翻看合同,结婚五年才能离婚,否则乙方需要赔偿甲方所有的损失。
     楚清歌懊恼的把合同摔在齐煌天的身上,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是早有预谋的,亏我还以为你是好人。
    ” 一丝嘲讽从齐煌天的眸子里掠过。
     他收敛了一切,低语道:“没办法家里逼迫相亲,形式婚姻罢了。
    ” 楚清歌的眉头渐渐的舒缓开了,齐煌天看品味谈吐都符合一个有教养家庭出来的富二代,想要形婚也不是说不过去。
     “我给你半天时间考虑,考虑好了喊我!”齐煌天目光幽幽的看了楚清歌一眼,捏着合同就回到主卧去了。
     楚清歌就坐在沙发上,听着外面的声音。
     每隔十分钟就有一个中介带人来看房,按照这样的频率,自己很有可能会失去母亲留下来的房子,楚清歌焦虑的搓着手…… 自从,母亲把自己从那个家里带走,她就没有任何的亲戚了。
     这个时候,楚清歌只好拨通了自己的闺蜜兼同事秦早早的电话。
     “喂,早早,我现在被一个难题困住了。
    ”楚清歌语气非常的沮丧,整个人都显得没有精神,可她需要别人告诉她答案。
     “好,你说。
    ”秦早早正在打游戏,她急忙退出了游戏之中。
     “我和高泽要结束了,他想要卖掉我妈留给我的房子,现在有个人要和我结婚,并许诺我帮我拿回房子,那我该不该答应他。
    ”楚清歌心都跳的漏了一拍,这场失败的婚姻让她感觉很秃废,现在又要进入下一段。
     秦早早思索了一会儿,最后很认真的问道:“帅吗?” “帅是帅的,可是……”楚清歌咬咬唇,可是帅不能当饭吃,高泽也不是人见人夸的,可他最后也像是煤烧过去变成了渣。
     “帅就行了!”秦早早一口拍案。
     楚清歌脑袋有些涨呼呼的。
     她揉了揉眉心,真的是后悔问秦早早这个未婚人士这个问题。
     突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又有人来看房了,沈晚晚的脑子里的弦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她对着秦早早说道:“好了,你去打游戏吧。
    ” “清歌,有兼职……”秦早早的话说了一半电话就被挂断了。
     楚清歌又趴在猫眼上仔细的看着。


     中介带着那个客户笑逐颜开的看完房子后走出来。
     “好好好,等我回去拿现金,我们就这么说定了!”那个大腹便便的客人拍拍戴着金项链的中介的肩膀。
     难道他要买下这套房子? 这一幕最终成了压垮楚清歌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决定了。
     楚清歌“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攥紧了双拳,双腿机械的朝着齐煌天的主卧走去。
     “咚咚咚”。
     每敲一下,都像是锤子落在楚清歌的心里。
     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她知道她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夺回母亲留下的房子。
     “想好了?” 齐煌天似乎一早就在等她,楚清歌还没来得及收手,齐煌天已经将门打开了。
     齐煌天媚眼如丝,嘴角还挂着邪魅的笑容。
     楚清歌觉得现在的他就像是个猎人,一早就张开网子等着他的猎物。
     猎人当然成功了,猎物上钩了。
     楚清歌咬咬牙,嘴唇紧紧的抿着,勾勒出诱人的弧度。
     “嗯,想好了,你确定我能夺回房子?” 楚清歌的疑问让齐煌天心里有些不舒服,这个女人还是不相信自己。
     “当然。
    ”齐煌天冷眼,将合同扔给楚清歌,“签了它,你想要的都给你。
    ” 楚清歌还没来的及拿好合同,去看齐煌天一眼,齐煌天已经“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拿着合同的手略微有些颤抖,楚清歌吸气,她今天签下这个合同,就彻底和高泽没有关系了,但以后就要和齐煌天纠缠在一起了。
     算了,以后的事情不想了,还是顾好眼前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