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宝贝乖把腿张开使劲夹我,硕大 肥臀 紧缩

2021-10-11 15:27:58情感专区
两个人分开,楚清歌这才发现她又重新陷入到什么都看不见的状态中去了。
楚清歌伸手摸了摸,终于摸到自己放在柜子上的手机。
楚清歌打开手电筒,突如其来的一束刺眼的白
两个人分开,楚清歌这才发现她又重新陷入到什么都看不见的状态中去了。
     楚清歌伸手摸了摸,终于摸到自己放在柜子上的手机。
     楚清歌打开手电筒,突如其来的一束刺眼的白光照亮了屋子。
     “楚清歌!” 光芒打在齐煌天的脸上,齐煌天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眼睛,并将头转过去。
     顺着声音,楚清歌看清了齐煌天的样子。
     此刻的齐煌天正露出精壮的上半身,头发带着水珠,湿漉漉的垂着。
     哇!身材也太棒了吧。
     楚清歌的脸突然红起来,她和齐煌天的那一次,黑灯瞎火再加上酒精和药的作用,她根本没有机会看得清齐煌天的样子。
     而现在,明亮的光束打在齐煌天的身上,真是一副男色可餐的景象。
     半晌,楚清歌才收回自己贪婪的眸子,将手机的光束挪到了其他的地方。
     刺眼的光线没有了,齐煌天这才皱眉盯着她。
     气氛有些尴尬,楚清歌能感受到齐煌天此刻正一脸不悦的看着自己,但她却不敢抬头。
     “既然你有手电筒,我就不用管你了。
    ” 齐煌天已经洗好了澡,屋子里有没有电,他倒并不是很在意。
     本来他就是洗完了澡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若不是听到楚清歌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也不会到客厅来。
     “等等,不要走。
    ”楚清歌见齐煌天要走,一把上前拉住齐煌天的一只手,声音带着一点点的哀求。
     楚清歌目光四下望了望,有点可怜兮兮的道:“那个……你能不能陪我在客厅里呆一会,我怕黑。
    ” 看楚清歌脸上的害怕十分真情,齐煌天虽然不知道楚清歌为什么这么怕黑,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楚清歌和齐煌天并肩安静的坐在了沙发上,客厅安静的能听到楚清歌将双腿放到沙发上,低头抱住她自己的声音。
     手机被放在茶几上,背后的光芒照亮了半个客厅,齐煌天转头,便看见楚清歌将整个头都埋在膝间的模样。
     楚清歌在母亲离开后,就变得很怕黑,如果是她一个人,她常常会把整个屋子的灯都打开,所以现在让她一个人呆在停电的房间里,即便有手机的光束,她也依然感到很害怕很没有安全感。
     好在停电只持续了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客厅的灯重新亮起的时候,齐煌天发现楚清歌居然微微叹了一口气,但是他再仔细看去,却发现楚清歌早就睡着了。
     齐煌天无奈,只能小心翼翼的将楚清歌抱回她的卧室里。
     借着睡意,楚清歌的手很自然的掠过齐煌天的胸前,环住了他的脖子。
     齐煌天因为楚清歌动作身形一滞,目光晦暗不明的看了她一眼,继续抱着她朝卧室走去。
     第二天楚清歌醒来的时候,发现她正睡在自己的房间里,回想起昨晚停电的事情,她才想起,迷迷糊糊间好像是齐煌天将自己抱进来的。
     想到这里,楚清歌心中不仅一暖,看看时间,楚清歌便起床洗漱之后,认真的给齐煌天做了一顿早餐。
     齐煌天看到这一桌早餐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低头优雅的吃着。
     看着这样平静无波的日子,楚清歌突然觉得自己当初形婚的决定也不错。
     现在两个人虽然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但是这样相敬如宾已经足够了,总比之前的日子好太多了。
     想到高泽,楚清歌这才惊觉,和齐煌天呆在一起的的这段日子,她几乎都要忘记高泽了,而且即便想起,也已经没有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了。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伤痛中走出来,楚清歌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对了,我想把我原来的房子租出去,你看怎么样?”楚清歌试探着询问齐煌天的建议。
     齐煌天一愣,握着叉子的手一顿,半天才抬起头道:“那是你的房子,你要是真想好了,你就租。
    ” “想好了。
    ”楚清歌勾勾唇,那就这么定了。
     齐煌天张张口本还想再说什么,但听到楚清歌的决定,他就没有再说什么。
     看着齐煌天低头安静吃饭的模样,楚清歌又觉得心情大好。
     虽然齐煌天也不是什么大好人,但是从不插手干涉自己的决定这一点,实在是让楚清歌太满意了。
     接下来的几天,楚清歌在工作之余,去联系了一家靠谱的中介公司,拟好了一份合同,之后便安心的等着租房的好消息。
     楚清歌自然不担心自己的房子会租出去,她的房子够大够宽敞,她要的价格跟周围比起来便宜很多,不仅如此,楚清歌甚至还将物业费和网络费都免了。
     但即便是这样,每个月的租金也够赶上幼儿园给她开的工资了。
    想到这里,楚清歌就很满足了,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遇上好租客就行了。
     租房的供求需求依然火热,一个周的时间都不到,楚清歌便已经找到了租户。
     租户是一家四口,一双父母看起来像是五六十岁的人,他们的儿子和儿媳妇也差不多二十八九岁的样子。
     那一对年轻人看起来似乎是在这个城市工作的白领,因此也没有压价,商量达成协议后,便很快和楚清歌签订了合同,欢欢喜喜的搬进来了。
     楚清歌和他们成了邻居,偶尔碰面的时候,他们也还会兴高采烈很亲切的跟楚清歌打招呼。
     然而这样的和谐却大概只持续了一个周,这天楚清歌刚刚下班回来,便被那一对老夫妻堵在了门口。
     楚清歌本想好好打招呼,但是没想到那一对老人却上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她。
     “姑娘啊,做人不能这样啊,你怎么能这么害我们呢?”老太太脸部因为生气几乎都扭曲在一起,指手画脚的模样,就差冲上来打楚清歌了。
     “什么意思?”楚清歌不解。
     “你还装傻!”老太太气愤的脸都红了! “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为了挣钱,居然能黑心做这样的事。
    ”老太太咬牙切齿的模样让楚清歌一头雾水,“要不是一个好心的老太太来告诉我们这里死过人,我们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