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妇色妇荡 _你看,都这么多水了,你还说不要

2021-10-11 15:07:22情感专区
柳若水看到金鱼之后,脸上的笑意明显增多了,她倾下身子逗弄着里面的鱼,郁默见她半个身子都已经探进去了,便拉着她说道:“你这样太危险了,很容易掉下去。
” “
柳若水看到金鱼之后,脸上的笑意明显增多了,她倾下身子逗弄着里面的鱼,郁默见她半个身子都已经探进去了,便拉着她说道:“你这样太危险了,很容易掉下去。
    ” “没关系的,不会掉下去的。
    ”柳若水说道。
     “叮铃铃……”郁默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看是唐医生打来的,她请了两个星期的假,估计唐医生那边都快忙得脚不沾地了。
     郁默对柳若水说:“你小心点儿,我去接个电话。
    ” 郁默走到一旁接起电话,还没说完,只听到水池里“噗通”一声,传出柳若水尖锐的声音:“救,救命啊……” 郁默赶紧挂了电话,跑倒池塘边想要将在水里挣扎的柳若水拉起来,眼看就快要拉住柳若水的时候,柳若水却往池塘的深水区挣扎过去,离岸边越来越远。
     郁默着急,大喊道:“别过去,危险!” 柳若水穿着裙子,郁默想着可以拉住她的裙摆将她拉过来,没想到刚伸手,就看到陆霆昭游到深水区将柳若水救了起来,陆霆昭抱着柳若水从她身边擦过,他侧头看了她一眼,目光里满是憎恨。
     “我帮她换一下衣服吧。
    ”郁默看柳若水衣服湿透,整个棉裙都湿漉漉的贴在了身上,刚一伸手,只觉得肩上突然横生一股蛮力,她整个人便掉进了水里,还好她跌倒的地方不深,扑腾一下勉强站了起来。
     “我说过的,让你不要靠近她,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郁默知道他误会了,她站在水里解释道:“陆霆昭,我……” “够了,我没想到你竟然歹毒到这种地步,小水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
    ” 郁默看向倒在陆霆昭怀里,浑身苍白的像纸一样的柳若水:“你告诉她,说不是我。
    ” 陆霆昭冷冷的看着郁默:“你竟然还想耍手段,要小水包庇你,你差点害死她,你竟然还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不,不是,霆昭哥,不是……”柳若水语无伦次,昏厥过去。
     陆霆昭抱着昏厥的柳若水,快速将她抱回到了房间,郁默看着陆霆昭的背影,然后慢吞吞地从水里爬了起来。
     她换好衣服之后,原本想去帮帮忙的,可是一想到现在陆霆昭恐怕连杀了她的心都有,她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陆霆昭吩咐女佣将柳若水的衣服换好,然后又叫了家庭医生,看到柳若水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孔,他捏紧拳头,狠狠的砸向了墙壁,血,顺着手背蜿蜒而下。
     陆霆昭抬头来,深邃的眸子里闪过嗜血的光芒,他吩咐女佣:“把那个女人给我叫过来。
    ” 郁默被女佣从房间里叫了出来,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一个字,一个耳光“啪”地打在了她的脸上,嘴里瞬间充斥着一股血腥味。
     郁默被打懵了,捂着脸无神的看着陆霆昭。
     陆霆昭说:“郁默,如果小水有事,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毁约,哪怕是得罪爷爷!” 郁默捂着脸,倔强的看着他,一滴泪也无,一声痛也不叫,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就那么愣怔的看着他,良久,她缓缓开口,一字一句说道:“我说过,不是我!” 陆霆昭冷笑一声,伸手掐住她纤细的脖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如意算盘,你想利用小水的善良来掩盖你的罪行,我告诉你,不可能!” 掐在脖子上的手越收越紧,就在郁默快要窒息的时候,他突然松开手,狠狠的将她甩到地上,像是俯瞰一只蝼蚁一般,眼里充满了蔑视,他蹲下身子,狠狠的揪住郁默的头发说道:“你,最好不要触碰我的底线,不然,我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 郁默抿着唇看着他,眼里闪过一丝惧意,她今天才知道,这个男人是恶魔,是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
     如果可以选择,她一定不会鬼迷心窍签下那份契约,可是,可是她没得选,别人退一步是海阔天空,她退一步,却是人间炼狱。
     郁默逼着自己与他对视:“我说过,不是我。
    ” “不知悔改。
    ”陆霆昭站了起来,嫌恶的看了郁默一眼。
     郁默被这样的眼神深深刺痛,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她明明一直在帮柳若水,为什么到头来却把这一切都推到她的头上? 郁默从地上站起来,看着陆霆昭,眼神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我为什么要悔改,人不是我推下去的,你可以不听我解释,但休想逼我承认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
    ” 她就那么倔强的看着他,一遍又一遍重复自己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陆霆昭看着她,一时之间,心里竟然隐隐的生出了一些异样的情绪,他强压住那股情绪,准备下楼去给柳若水准备一些姜汤,对于柳若水的事情,他大部分都是亲力亲为。
     端着姜汤上来的时候,她看到郁默正站在主卧门口张望,一时之间,怒意从心底里涌了上来,他冲过去,狠狠的抓住郁默的胳膊,那碗端在手上滚烫的姜汤尽数洒在了郁默胳膊上,烫起了一个个硕大的水泡。
     郁默咬着牙,忍痛看着他。
     陆霆昭狠狠的说道:“我警告过你,不要靠近她!” “我只是想看看她醒了没有。
    ”郁默红着眼眶,任谁被这样误会都不好过。
    何况,是她没看好,才让柳若水掉了下去,她也有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