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高H啃咬花蒂惩罚(3公与憩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1 14:52:20情感专区
床柜上面还放着药膏和纱布,被烫伤的地方已经被上过药了。
郁默以为是李欢给自己的开的房,便用酒店的座机打了一个电话给她:“欢儿,我在酒店,你给我送套干净的衣服过来

床柜上面还放着药膏和纱布,被烫伤的地方已经被上过药了。
     郁默以为是李欢给自己的开的房,便用酒店的座机打了一个电话给她:“欢儿,我在酒店,你给我送套干净的衣服过来。
    ” “好勒,地址给我。
    ”李欢在电话那头说。
     “地址?”郁默疑惑,“不是你给我开的房吗?” “我的天,你竟然喝断片了,昨天陆霆昭将你带走了,而且……” 李欢没往下说,郁默有种不好的预感:“别吞吞吐吐的,烦人!” “你昨天在夜店里刷了八百多万,而且还打了陆霆昭一耳光。
    ” “什么?”郁默一拍脑门,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你怎么不阻止我。
    ” “我要是能阻止你就好了。
    ” “行了,别说了,我先挂了,你也别过来了,我直接回家吧。
    ” 郁默到家的时候,陆霆昭已经去公司了,她松了一口气,还好不用立马面对陆霆昭,她现在头还疼着,可没有一点心情吵架,不过陆霆昭竟然会给她上药,这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郁默洗完澡,正在吹头发,房门外便传来一阵敲门声,她关掉吹风机就听到了柳若水的声音:“郁默,你回家了啊,能开一下门吗?” 听到柳若水楚楚可怜的声音,郁默心里觉得怪怪的,但还是将房门打开了,见她精神头还不错,想必陆霆昭昨天晚上肯定又“安慰”了她一宿。
     郁默勾起一抹浅笑说:“你身体恢复得不错,可喜可贺。
    ” 柳若水拉着郁默的手,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对不起郁默,我昨天真的跟霆昭哥解释过了,可是他不信,我……” 郁默挣脱柳若水的手,退后了一步,打断了她的话,她冷漠的说道:“没事,他爱信不信,与我无关。
    ” 柳若水抱歉的看着她,小声道歉:“对不起,我们,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郁默笑了一下,似乎很无奈:“不好意思了,我想咱们两个还是保持点距离吧,不然你回头有个头疼脑热他又要怪到我头上了,我多冤呐,我又不是卖保险的,不负责意外险。
    ” 说完,郁默便将门给关上了。
     门外的柳若水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晚上,郁默不想下楼吃饭,她将自己关在房里,吩咐女佣将饭菜端上来。
     “砰砰砰……”郁默以为是女佣来了,打开门,没想到端着饭菜的竟然是柳若水。
     “郁默,我看你没吃饭,就自作主张给你端了一点饭菜来。
    ”柳若水笑着说。
     郁默皱眉,看着对方好心好意的端了饭菜来,她也不好意思摆谱,便说了句:“谢谢,我……” 她刚一伸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托盘便滑了下去,饭菜全部洒在了地上,柳若水尖叫一声,似乎被吓坏了,一张脸惨白惨白:“郁默,对不起,你不要生气。
    ” 陆霆昭听到声响上楼来便看到柳若水正楚楚可怜的给郁默道着歉,他心里头涌上一团火气,走过去将柳若水护在怀里,冷着声音对郁默呵斥道: “你到底要怎样?” 郁默倔强的看着他们,心里头的委屈一圈圈放大,赌气的说道:“我不想怎样,只麻烦以后柳小姐别靠近我,免得被我伤害。
    ” “我都说了不要管这个女人,你偏不听,走,回房间去。
    ”陆霆昭冷冷的看了郁默一眼,带着柳若水回到了主卧。
     郁默关上门,一个人窝在这个小房间里,这个家,只有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属于她。
     半夜,郁默睡不着,决定一个人出去走走。


     夜里空气有一丝凉意,郁默将身上的针织衫裹紧了一点,在小花园里漫步。
     “喵……”一声猫叫吸引了郁默的注意力,她走上前去,看到一只小白猫窝在草堆里,左后腿上还有一点血迹,明显是受了伤,也不知道这小猫儿是怎么溜进来的。
     出于医生的本能,郁默将小白猫抱在怀里,准备为它救治受伤的后腿。
     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冰冷的男声:“这里不准养猫。
    ” 郁默回头,看到陆霆昭背靠着树,月光照在他的身上,看上去真像九尾妖狐一样妖孽感十足。
     她不满的反驳道:“养宠物怎么了,何况它腿还受了伤,我不能放任它不管。
    ” 陆霆昭嫌恶的看着郁默怀里的小白猫说:“小水对动物毛发过敏,你最好识相一点。
    ” 又是柳若水,她惹不起连躲也躲不过,郁默咬着唇,眸子蕴含着怒意,她反复做了三次深呼吸才慢吞吞开口说道:“知道了,我治好它的腿之后就会放它走。
    ” “你是兽医?”陆霆昭皱眉,他一直没有关注过郁默,只知道她是一名医生,但是不知道是医人的,还是医兽的。
     “不是,我是精神科医生,不过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人畜一般,”她突然妩媚一笑,“这个词还真是格外合适你。
    ” 陆霆昭看出来她是故意挑衅,他黑眸里酝酿着怒意,突然上前,狠狠的掐住了她的下巴,郁默怀中的猫儿受了惊,挣扎着跳出了郁默的怀中,消失在了浓浓夜色之中。
     “你在故意激怒我?”陆霆昭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
     郁默瞪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弯腰去找那受伤的小白猫,她弓着腰,学小猫的叫声,希望能把那小猫儿引出来。
     陆霆昭似乎对她的无视格外不满,他抓住她的手腕,强行将她桎梏在自己面前:“我允许你走了吗?” “允许?”郁默对这个词汇感到格外惊讶,“我竟然不知道,我做什么竟然还需要得到你的允许。
    ” 陆霆昭拧眉,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反常的行为,他压下心底里那一抹不安定的情绪,冷声说道:“从你签下契约那一天起就应该有觉悟。
    ” “是吗?”郁默不予反驳,平静的说道,“那请问我现在可以回房间休息了吗?” 吓跑了小猫儿,郁默心情很不好。
     “嗯,”陆霆昭松开手说,“下个月爷爷过寿,到时候记得准备一份寿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