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娇妻的肉欲放纵|被老乞丐巨大肮脏粗暴破苞

2021-10-11 14:38:13情感专区
身上的衣服也全部都湿透了。
郁默站到了镜子面前,衣服上的水流了下来,郁默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些痕迹还在,并没有减少,甚至因为自己的揉搓,痕迹好像更深了一些。
&ldquo
身上的衣服也全部都湿透了。
     郁默站到了镜子面前,衣服上的水流了下来,郁默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些痕迹还在,并没有减少,甚至因为自己的揉搓,痕迹好像更深了一些。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没有作用呢?”郁默看着镜子,她的眼泪滴滴答答的落在地板上。
     哭了一会,郁默的心理还是无法抑制的难过,为什么要经历这样的事情?上天为什么这样的不公平呢? 郁默哭了一会,就把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脱掉了,她想钻进浴池里面泡一泡,也许这些痕迹可以慢慢的没有呢,也许…… 郁默安慰着自己,她想自己一定会有办法把这些痕迹给清除掉的。
     看着浴缸里面的水慢慢增多,郁默躺了进去,她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慢慢的滑动着,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身上那些痕迹,在水的作用下,这些痕迹好像更加明显了。
     郁默躺在浴缸中,她的眼泪流尽了浴缸的水中,她没法不让自己流眼泪,遇上这样一个男人就够了,为什么还要遇到这样的事情,她这个样子,以后还能被谁爱呢? 想着想着,郁默就放声大哭了起来,她的悲伤再也藏不住了,她只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自己被人侮辱成这个样子,陆霆昭什么安慰的话都没有说,柳若水只是咳嗽了几下,陆霆昭就紧张成那个样子了。
    郁默的心里抑制不住的悲伤。
     郁默一想到自己以后的人生就要完了,哭的声音就更大了,她不想再忍了,只想把自己的悲伤都用眼泪表现出来。
     陆霆昭在自己的房间里,已经听到了郁默的哭声,刚开始还是很小的声音,但是到了后来,就有些声嘶力竭了,听起来非常的悲伤。
     陆霆昭有些不忍心,他走了出去,还是应该把事情的真相告诉郁默,不能让她白白的伤心。
     郁默躺在浴缸一直哭着,因为好几天都没有休息的缘故,她哭的累了,就直接睡着了。
     陆霆昭敲了敲郁默房间的门,但是并没有人给他开门,他站在门口听了一会,里面已经没有哭声了,他站在原地叹了口气,这个女人,难道非要所有的苦楚都要自己一个人承受吗?他其实也愿意帮她分担一点的。
     “糟糕,会不会是她有些想不开了?”陆霆昭刚准备抬脚离开的时候,脑海里一闪而过了一个念头。
     陆霆昭趴在门上又听了一会,里面确实是没有动静了,他感觉有些不妙,自己打开门走了进去。
     陆霆昭跑到卧室里看了一下,郁默不在自己的床上,也没有看到衣服,糟了,不会是在卫生间自杀了吧。
     陆霆昭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就看到郁默躺在浴缸里。
     赶紧走近了几步,陆霆昭的心放了下来,原来郁默只是睡着了而已。
     看着郁默沉在水里的身子,陆霆昭有些不太敢看,郁默的身上有很多抓痕,还有吻痕,上半身的皮肤,几乎都是青青紫紫的。
     陆霆昭退出了卫生间的门,但是又担心郁默出什么事情,就坐在卫生间的门口,守着郁默。
     郁默睡着了之后,身子慢慢的往水里沉着,不一会,郁默的整个头都要漫进水里去了。
     “咕嘟~”郁默呛了一口水,她醒了过来。
     陆霆昭也听到郁默从水里坐起来的声音,就轻轻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郁默只顾着从水里起身,根本没有注意到门的动静,她坐起身来,才察觉到浴缸里的水已经有些凉了。
     又加了一点热水,郁默继续躺在浴缸里面,她的思绪又飞回了昨天晚上。
     “要是能记得你长什么样就好了,也许还能找到你呢。
    ”郁默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不知道是刚才哭过的原因,还是在水里睡了一会的原因,郁默感觉自己的心里没有那么的难过了。
     又在水里泡了一会,郁默起身裹了一个浴巾,看着自己有些苍白的脸颊,郁默找出了一片面膜,不管怎末样,日子还是要过的,还是要漂漂亮亮的。
     坐在卫生间的马桶盖上,郁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脖子周围的那些吻痕还是很清晰,她有些恶心这些痕迹,但是也明白,根本没有办法短时间的让它们消失,想到自己刚才那种愚蠢的行为,郁默不禁笑出了声。
     找出了医药箱,郁默看到了一点治皮肤病的消炎药。
     对着镜子,郁默把这些药膏涂抹均匀,还按摩了一会。
     “哎…….”郁默还是忍不住的叹气,自己都这个样子了,也没有人来关心一下,还真的是一种悲哀。
     坐回了床上,郁默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很想哭,只要一张开嘴巴,感觉自己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郁默只能闭着嘴巴,让自己的眼泪流回去。
     难道以后的人生只能这样度过吗?郁默心里想着,自己难道因为这件事就要从此消沉下去吗? 郁默还是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那些眼泪还是挣脱了禁锢,从她的眼眶里流了出来。
     平躺在床上,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想着自己和陆老爷子,还有陆霆昭签订的协议,心里还是异常的拥堵,自己这个样子,怕是没有办法完成陆老爷自己交代的那些事情了。
     而且,她现在也没有心思在这里当什么陆家少奶奶了,她想离开这里,想去散散心,想忘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