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东西,你喷的到处都是一,我被室友们强了H

2021-10-11 14:36:36情感专区
陆霆昭想起刚才郁默那张沉在水里苍白的脸,准备敲门的手又放了下来,就让她哭吧,也许眼泪能够让她减少一些痛苦。
郁默听到门口有人走过的声音,就站起身来打开了门,正好看到要
陆霆昭想起刚才郁默那张沉在水里苍白的脸,准备敲门的手又放了下来,就让她哭吧,也许眼泪能够让她减少一些痛苦。
     郁默听到门口有人走过的声音,就站起身来打开了门,正好看到要转身离开的陆霆昭。
     陆霆昭听到开门的声音,也转过身来。
     “你还好吗?”陆霆昭看着郁默。
     郁默赶紧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这个人难道是来看自己的笑话的吗?明知道她心情不好,还要故意的这样过来问她。
     郁默看着陆霆昭,眼神里全是委屈和倔强。
     陆霆昭看到郁默这个样子,顿时又有些后悔自己过来找郁默了,她一定会觉得自己是为了来看她的笑话的。
     “我当然好了,不去照顾你的心上人,过来找我干什么!”郁默不耐烦地说道。
     “不是……我……”陆霆昭有些手足无措。
     “霆昭哥哥,我感觉又有些不舒服了。
    ”柳若水扶着门框说道,她只是听到走廊里的声音,才出来看看,谁知道一开门就看到陆霆昭站在郁默的门口。
     “郁默姐姐,你也不舒服吗?”柳若水看着郁默。
     郁默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用力的把门关上了,这对狗男女为什么还要过来恶心她? 陆霆昭看到郁默生气的把门关上,就转身走向了柳若水的房间门口。
     “你怎么出来了?”陆霆昭问到。
     “霆昭哥哥,我感觉身体还是不舒服。
    ”柳若水说着,就有些站不稳的样子,不自觉的有些往后退。
     “我扶你进去休息吧。
    ”陆霆昭扶着柳若水往房间里面走。
     柳若水整个身子都依偎在陆霆昭的身上,就好像自己是没有骨头的动物一样。
     郁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气呼呼的看着镜子:“看到了吧,郁默!你自己这个颓废的样子,所有人都要来嘲笑你!你要振作啊!”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吼了几声,郁默的心情才好了一点,她必须要振作起来,不能让这两个狗男女继续看自己的笑话。
     再说,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大清早亡了几百年了,为什么还要那么思想保守,就当是被狗咬了一下不就得了,有什么好伤心的! 给自己一番加油打气,郁默决定以后要好好的生活,不能给讨厌自己的人看笑话,尤其是那个看起来病怏怏的柳若水,还有那个拎不清的陆霆昭,就是为了这两个无耻的人,她也要振作起来,好好的生活下去! 因为柳若水的一句不舒服,陆霆昭就叫了家庭医生过来,除了郁默,家里的仆人都是围着柳若水转。
    整整一个晚上,大家都没有合眼。
     郁默沉沉的睡了一个晚上,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是感觉自己的身子很沉重,就像散架了一样,尤其是大腿的地方,酸痛的不像话。
     下楼找东西吃,郁默才发现,因为昨天晚上柳若水的病,所以家里的仆人都是轮番照顾的,连厨房都没有人。
     “喂,能不能给我做点东西吃。
    ”郁默拦住了一个拿着湿毛巾上楼的仆人。
     “少奶奶,少爷交代过,今天要好好照顾柳姑娘,所以您自己弄点东西吃吧。
    ”仆人说完,就急匆匆的上楼了。
     “哎,怎么……”郁默看着这个仆人的背影,心里有些恶心柳若水。
     郁默在厨房捣鼓了一会,她吃了一点东西,虽然没有什么胃口,但是想想昨天晚上还有今天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吃一点,这样才不能让这些人看自己的笑话。
     郁默吃完东西就回自己房间了,她跟柳若水又没那么熟,也不想去关心她,反正那么多人都围着她转,也不缺自己这一个了吧。
     回到房间之后,郁默就躺会了床上,自己也得好好想想,以后要怎么慢慢的让自己生活的更好一些,怎么把这件事从自己的记忆中抹除。
    想着想着,郁默再次进入了梦乡。
     整整一天郁默都睡得很沉,连中午饭都没有起床吃,她好几天没有好好的休息,所以整个人都很累。
     到了傍晚,郁默才醒了过来,她醒来的时候,太阳刚刚下山,余晖还在,整个房间里都是一片金黄色的光芒。
     郁默翻了个身,心里感到无比的孤独,自己始终是一个人,就算结了婚,也还是一个人不是嘛? 看着余晖的光芒,郁默静静的想着自己的心事,自从和陆霆昭在一起之后,已经很难有这样安静的时光了,虽然孤独了一些,但是郁默很喜欢这样的氛围,她想着这段事件以来发生的事情,虽然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前途,以后会怎样,但是她已经跳进这个泥潭了,就只能好好的挣扎,争取早点上岸,人生还是在继续啊,想想人的一辈子,郁默觉得自己经历的这些事情没有那么的让人难过了,还是好好的努力生活吧。
    郁默这样想着,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郁默下了楼,厨房里有人在做菜。
     “晚饭是什么?”郁默问了一句,就坐在餐桌旁边,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其实她也没有那么的饿。
     “少奶奶,柳小姐不舒服,所以我们在做一些柳小姐能吃的食物,晚餐还要等一会。
    ”几个仆人说道。
     “可是都这个点了啊?家里的其他人难道不吃饭吗?”郁默说道。
     “可是……”几个仆人欲言又止。
     “是我让他们先做若水能吃的东西的。
    ”陆霆昭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几个仆人看到陆霆昭出现,就继续去厨房忙活去了,留下郁默一个人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