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肉嘟嘟的肥唇(仙子肉H污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1 14:24:18情感专区
毕竟霆昭哥哥对自己的好是真实的,那个女人在霆昭哥哥的眼里才是一文不值的。
柳若水呆在房间里,她已经做好准备去对付郁默了,本来她以为陆霆昭就是自己的,但是回了国住进这
毕竟霆昭哥哥对自己的好是真实的,那个女人在霆昭哥哥的眼里才是一文不值的。
     柳若水呆在房间里,她已经做好准备去对付郁默了,本来她以为陆霆昭就是自己的,但是回了国住进这栋房子以后,她才发现,陆霆昭对自己已经没有之前那样的专注了。
     郁默刚准备下楼梯,就听到柳若水叫了自己一声。
     “姐姐,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柳若水伸着手说了一声。
     郁默回头看着柳若水,因为上次的事情,她已经心里有了戒备,不太想和柳若水有过多的接触了。
     “姐姐?”柳若水又喊了一声。
     “什么事情,你说就好。
    ”郁默说道。
     “姐姐,我有些想下楼去走走,但是有些没有力气,你能不能扶我一下?”柳若水说道。
     郁默想起上次就是柳若水让自己去扶她,结果跌进了水里,所以根本不愿意帮忙,只是说了一句:“我还有事出去,你让家里的仆人帮你吧。
    ” “对啊,我忘了,霆昭哥哥跟我说,家里的仆人,我随意调遣就好,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柳若水一副很歉意的样子说道。
     郁默听了这话,心里止不住的恶心,怎么这个女人非要跑到自己面前炫耀什么,一副病怏怏的样子真是讨厌。
     “姐姐,上次的事情,我要跟你道歉,对不起。
    ”柳若水看郁默想走,又说了一句。
     “什么事情?”郁默问到,这个女人还真是事多。
     “就是那天我们被绑架的时候啊,霆昭哥哥只顾着救我,没有照顾到你,结果导致你被别人侮辱了,我替霆昭哥哥跟你道歉,真是对不起呢。
    ”柳若水如此说着。
     其实她就是故意的,她看到郁默这么快就恢复精神了,心里不痛快。
     郁默听了这话,眼神一下子暗淡起来,连出门的心思都没有了,那种不愉快的感觉又回来了。
     柳若水看到郁默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说出的话达到了效果,所以更加变本加厉了,她走到郁默的身边。
     “姐姐,虽然霆昭哥哥最在乎的就是女孩子的清白,但是他不会生你的气的,你也不想这样的,对不对?” 郁默扭头看着柳若水,她刚才说什么?陆霆昭最在乎的就是一个女孩子的清白,那为什么要对自己说不介意?难道他就真的这么讨厌自己,想要自己离开吗? “姐姐,我说点不该说的话,你有没有去医院检查一下啊,会不会染上那种不干净的病?”柳若水笑着说道,她就是要用软刀子,一下一下的扎在郁默的心上,最后让她无地自容,主动让出陆家少奶奶的位子。
     “不劳你费心了。
    ”郁默说完转身准备回房间去了,原本稍微好转一点的心情就像被人按下删除键似的没了。
     “对了,姐姐,我听家里的仆人说,昨天你订了外卖吃?哎呀,霆昭哥哥也真是的,只交代了让他们好好服侍我,还真是粗心,怎么能让刚经历了那种事的姐姐吃外卖呢?”柳若水紧追不舍,好像要把所有恶毒的话都说出来。
     “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郁默听了这句话,才有些警觉,原来柳若水是故意过来嘲讽自己的。
     “姐姐啊,我能有什么意思呢?这里没有人关心你,我只是关心你一下啊。
    ” “什么叫经历了那种事?你说清楚。
    ”郁默恨恨的看着柳若水,这个女人的嘴脸,怎么看起来就那么可恶呢。
     “姐姐这是干什么?是霆昭哥哥跟我说你被好多人欺负了的,所以我才想关心你一下啊,你干嘛凶我。
    ”柳若水说着,就开始抽泣起来了。
     郁默愣在原地,怎么柳若水这个样子那么像一个白莲花呢?郁默有些忍不住,想要爆发体内的吐槽之力,狠狠的骂柳若水几句。
     “柳小姐,您怎么站在这里哭,少爷特意交代过我们让我们伺候好您的,这可怎么是好呢。
    ”一个仆人端着柳若水的药上楼,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就大声的说了起来。
     “我只是想关心一下姐姐,谁知道说错了话,被姐姐凶了。
    ”柳若水可怜兮兮的看着那个仆人。
     仆人看了郁默一眼,就赶紧低下了头,毕竟早上郁默才对着他们发过火。
     郁默看着柳若水,看来这个女人真的是个白莲花,或许之前落水的事情,她就是故意栽赃自己的,还在陆霆昭的面前乱说话,真是让人恶心的一个女人。
     仆人小心翼翼的扶着柳若水进了房间,郁默也没心情出去了,干脆跟了过去。
     “少奶奶,有什么事情您多担待,少爷走的时候特意交代过我们的,万一柳小姐有什么闪失,我们可没办法交代。
    ”仆人公事公办的对着郁默说道。
     “我知道了,你下去忙你的去吧。
    ”郁默对着仆人摆了摆手,就走进了柳若水的房间,有一些事情,她还是像问问清楚。
     柳若水伏在床上,虽然看起来很娇弱,但是郁默一点没有想要同情她的心思。
     “柳若水,你刚才为什么胡说?”郁默看着柳若水,这个女人的谎话,还真是信手拈来,估计就是依靠自己柔弱的外表俘获很多人。
     “姐姐,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胡说呢,你被人欺负这件事又不是假的。
    ”柳若水坐起身来,还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看来你今天是要揪着这件事来嘲讽我了?”郁默看着柳若水,这样一个女人,陆霆昭竟然还喜欢的不得了,真是脑子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