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和我的婬荡麻麻-被出租车司机摸到流水小说

2021-10-11 14:19:28情感专区
柳若水嘴巴倒是没有动作,手却一直在抽纸巾,眼睛也忙个不停的哭泣。
“你给我闭嘴!”陆霆昭听着这话,也忍不住骂了郁默,他算是明白郁默刚才在他回家的时候为什么这
柳若水嘴巴倒是没有动作,手却一直在抽纸巾,眼睛也忙个不停的哭泣。
     “你给我闭嘴!”陆霆昭听着这话,也忍不住骂了郁默,他算是明白郁默刚才在他回家的时候为什么这个样子了,原来事自己做了错事,才会那个样子。
     郁默看着陆霆昭,这个男人真的是是非不分啊,为什么在他的心里,永远都只有自己的错呢?这次明明是柳若水的错啊,柳若水那个哭哭啼啼的样子就能证明受委屈的是她吗?郁默越想心里越生气,就走到二人身边。
     “柳若水,你下午敢对我说的话,为什么现在不敢再说一次?什么叫我被很多人欺负,说什么叫我不配做这个家的女主人,你怎么不说了呢?现在装什么装!”郁默指着柳若水激动质问。
     “姐姐,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要说我说了那样的话呢?”柳若水坐起身来,假装自己受了委屈的样子。
     “上次在游泳池的地方,明明就是你,你自己掉了进去,还要跟陆霆昭说是我把你推了进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算我再不配做这个家的女主人,我也是爷爷钦点的人,比你这个只会玩心眼的心机婊强很多!” 郁默生气极了,她大声的指责着柳若水,为什么明明受委屈的人是自己,还能被柳若水这样的颠倒黑白呢? “若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姐姐才会这样子说我……如果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姐姐尽管说我就是了……对不起……”柳若水说着,就开始咳嗽了起来,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够了!你给我滚出去!”陆霆昭听到柳若水的咳嗽声,心里也烦躁起来,心里那股无名火越烧越旺,想都没想直接就对着郁默吼了一句。
     郁默满眼泪水的看着陆霆昭,原来不管自己做什么,这个人都只会误解自己,都只会让自己滚,既然这样,那还在这里凑什么热闹呢! 郁默跑了出去,她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避风港,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好好的哭一场。
     陆霆昭想要追出去,但是柳若水的咳嗽声加剧了,咳得直不起腰来。
     “小水,小水,你没事吧。
    ”陆霆昭扶着柳若水。
    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跟刚才的那个暴躁的男人好像就是两个人。
     “霆昭哥哥,不要去责怪姐姐,都是我不好,才会让姐姐对我有那么多的误会,对不起……”柳若水说着就又要开始哭了。
     “没事的,小水,这样的事情不怪你,你别难过了。
    ”陆霆昭安慰着柳若水,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说重了,但是已经说出去了,还能怎么样呢。
     安慰了柳若水一会,陆霆昭吩咐仆人照顾好她,就自己走了出去,他要去找郁默,把事情说个清楚。
     郁默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连灯都没有开,就坐在一片黑暗中,她的心情,已经低落到了极致,但是根本没有眼泪,她一点都不想哭,只想静静的坐着。
     感觉昨天晚上已经把自己的眼泪流完了,现在已经没有眼泪了,她要坚强一点,以后还有很多的困难呢,不能因为一个心机婊就倒下。
    这样想着,郁默反而笑了出来,可是,为什么陆霆昭老是凶自己呢? 陆霆昭在家里上上下下的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郁默,这才意识到,郁默可能是在自己的房间,就又跑回了楼上。
     陆霆昭打开了郁默房间的门,但是一片漆黑,好像并没有人。
     听到有人呼吸的声音,陆霆昭打开了灯,果然看到郁默坐在床边,一个人呆呆的坐着,没有流眼泪,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呆呆的坐着。
     郁默知道来的人是陆霆昭,干脆连头都没有抬,她现在不想看到这个男人。
     “郁默,去和小水道歉。
    ” 他看到郁默这个样子,就开始相信,错的人只是郁默,根本不是柳若水,柳若水才是受委屈的那个人。
     “凭什么?”郁默倔强的怼回去,她还是看着自己眼前的地板,这个男人,真是是让她只有失望。
     “还要凭什么吗?你把小水欺负的都哭成那个样子了。
    ” 用他直男的观点来看,这次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柳若水的错,并且下午的时候,郁默不是还打电话给他告状吗,这样来看,错的人,只是郁默而已。
     “哭的人就是受欺负的那个人吗?”郁默抬头看着陆霆昭,不知道是这个男人蠢,还是他不愿意相信自己。
     陆霆昭看郁默还是倔强的坐着,心里的火就越来越大,他走到了郁默的身边,狠狠的拽起了郁默:“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 郁默恨恨的看着陆霆昭,她大吼了一声。
     “陆霆昭,你为什么就不问问我受了什么委屈呢?你知不知道那个女人对我说什么?她说我被很多男人欺负,明明知道我最不想让别人提起这件事情,为什么还要在我面前这样说?她还让我让出这个位子,凭什么啊?就凭他整天只会笼络人心,连家里的仆人都跟她站在一个阵营吗?” “去道歉。
    ”陆霆昭的语气不容置疑,他已经认定了郁默才是欺负人的那个人,所以根本不听郁默说的这些事情。
     “陆霆昭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坏的人是那个女人!你知道她有多坏吗?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凭什么让我去道歉,我什么都没有做错!” 郁默的情绪有些激动,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的死板呢?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吗?仅仅凭那个女人的哭,就能断定错的人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