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报恩各种老男人h:公车上把腿张开让人摸

2021-10-11 14:06:07情感专区
直接将顾予笙甩在冰冷的地面。
顾予笙面前就是监控录像,正播放着一个女人对苏默默行凶的一切,而那个女人居然是顾予笙的妈妈。
顾予笙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她到现在
直接将顾予笙甩在冰冷的地面。
     顾予笙面前就是监控录像,正播放着一个女人对苏默默行凶的一切,而那个女人居然是顾予笙的妈妈。
     顾予笙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她到现在还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她立马起身,整个身子都趴在了监控视频上面,盯着视屏里的女人,确实是妈妈。
     “顾予笙,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你派你妈害默默,证据就在你面前,你还跟我装?”江夜寒讽刺道。
     “不是,我没有,夜寒,我没有!” 顾予笙伸手试图去拉江夜寒的手,却被江夜寒无情的甩开。
     “没有?顾予笙,你这个谎话连篇的女人!” 江夜寒愤怒的脖子处青筋都凸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慌慌张张走了过来,“不好了,手术发生意外,苏小姐现在失血过多,可是血库已经没有0型血了……” “蠢货!”男人还没说完,暴戾的江夜寒就一脚踹了过去。
     男人被踹的脸色惨白,身子酿跄了一下吓得直哆嗦。
     江夜寒大手拽过一旁的顾予笙低吼命令:“抽她的血!” 抽她的血! 他毫不犹豫的说了这句抽她的血。
     顾予笙红着眸不可置信的盯着江夜寒。
     这个男人此刻脸色冷煞,眼眸里都是浓浓的担心焦灼着急,可是这些都不属于她。
     而是属于那个见苏默默的女人,她的好闺蜜。
     顾予笙来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江夜寒再一次强拽进了手术室。
     消毒水和血腥味让顾予笙反胃,更多的是恐慌。
     “不要,江夜寒你放开我!”顾予笙尖叫,双手抓住江夜寒的大手想要推开。
     “给我压住,立马抽血!”江夜寒直接将顾予笙甩在了病床上。
     那冰冷的病床铬的顾予笙瘦弱的身板生硬的疼,她刚想撑起身子,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就抓住顾予笙的手脚,让她动弹不得。
     可是顾予笙依然扭动着身子想要反抗,凭什么,凭什么她要给苏默默献血,她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给这个贱女人,给这个小三献血。
     “江夜寒,我肚子里可是还有你的孩子,现在这个孩子本来就不稳定,你这么做就不怕孩子……” “他死了最好!”顾予笙还没说完,江夜寒就直觉冷漠打断。
     他扫过一旁躺在手术床上脸色惨白的苏默默,眸色顿痛,继续命令:“给我快点抽血!” 他的声音又大又威严,在场的人都被江夜寒的怒吼声震得身子一颤立马开始强行抓住顾予笙的手。
     尖细锋利的针管刺入顾予笙的血管,鲜艳的红沿着血管流出。
     顾予笙眼眶都是水雾,却咬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在心里默念着,不痛,一点都不痛。
     可是她的心却刺痛的难以呼吸。
     随着血越抽越多,顾予笙的脑子开始有些昏昏沉沉,尤其是腹部开始刺痛起来…… 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滑落,腹部的刺痛感越来越剧烈。
     顾予笙仿佛看见了一个小人,粉嘟嘟的咯咯直笑,长着胖嘟嘟的小手喊妈妈。
     可是小人却慢慢变得透明朝着自己远去。
     “孩子!我的孩子!夜寒,肚子疼!”顾予笙哭喊着求饶。
     江夜寒眼底不易察觉的颤动了一下,不过一瞬间便转过视线背对着顾予笙只剩下冷漠。
     在江夜寒看来,这个孩子就是该死,顾予笙也是活该。
     他不该心软。
     他转身的那一刻,顾予笙一直强忍的眼泪终究是忍不住啪嗒掉落。
     泪水模糊了顾予笙的视线,她的视线却一直投向前方江夜寒冷漠的背影。
     她仿佛回到了和江夜寒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那时候在海边,蓝天白云,她就站在江夜寒身后,同样注视着江夜寒的背影。
     那时候的江夜寒虽然疏离,但是却不冷漠。
     那时候,至少在她脚不小心被贝壳划伤的时候,他会皱一皱眉头,走过来将她抱起来。
     可是,现在…… 眼泪越来越汹涌,肩膀湿了一大片 心顿时坠入万丈悬崖一般,心灰。
     最后直接疼得晕倒了过去。
     再次醒来。
     依然是浓浓的消毒水味,这不安的味道让顾予笙小小的身子哆嗦起来。
     她立马伸手抚上自己的肚子,“来人,有没有人,来人!” 顾予笙大声尖叫起来,苍白的小脸紧张不安。
     她的孩子是否还在,她要立刻马上知道。
     外面闻声赶过来几个护士,护士见顾予笙光着赤脚下床立马拉住顾予笙。
     “顾小姐,你刚动完手术,不宜下床走动。
    ” 手术? 顾予笙听到手术这两个字的时候,心跟着抽痛的厉害。
     “什么手术,我没有动手术,我怎么没有感觉到自己动了手术!”顾予笙发了疯似的尖叫起来。
     “ 你们要干嘛,放开我,我没有动手术,宝宝,妈妈带你回家!” 顾予笙用力将身边的人推开,就跑了出去。
     她瘦弱的身子套着宽大的病服,一头乌黑的长发被风吹的乱舞,光着小脚拼了命的跑着,身后的一群人立马追了上去。
     顾予笙跑着突然撞入一个僵硬的胸膛处,身子直接跌倒在地上。
     江夜寒冷漠的睨视着脚下的顾予笙,薄唇锋利紧抿。
     顾予笙倾身抱住江夜寒的腿,“夜寒,我们的孩子,孩子……” 顾予笙声音哽咽,苍白的嘴唇一直抖动着想要发声,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呜呜抽泣。
     这样的顾予笙让江夜寒的心不易察觉的颤抖了一下,那长睫在眼睑处投下一片暗影。
     江夜寒抽出一根香烟,有些心烦意乱的递送至唇边,甚至有些拿不稳那根烟,他深吸了一口气,将香烟叼在唇边,点燃猛地吸了几口将顾予笙踹开。
     “孩子死了!”他声音低沉的就像是那敲击的大鼓撞进顾予笙的心尖,沉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