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校园全肉高H湿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校园)

2021-10-11 10:30:16情感专区
她拼了命的摇晃着小脑袋,情绪异常失控起来。
顾予笙小手捂着平坦的肚子,另外一只手一直抓住江夜寒的手,神情开始恍惚不定,低低痴笑:“这是我们的孩子,夜寒,你以前不是说
 她拼了命的摇晃着小脑袋,情绪异常失控起来。
     顾予笙小手捂着平坦的肚子,另外一只手一直抓住江夜寒的手,神情开始恍惚不定,低低痴笑:“这是我们的孩子,夜寒,你以前不是说你喜欢小孩么?现在我好不容易怀上了你是不是很开心?” 她和他刚结婚的那段时间,是多么的想要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可是却一直没有怀上。
     但是那时候两人相爱,孩子有没有对于江夜寒来说真的无所谓,可是对于顾予笙来说,却始终是个大的疙瘩。
     江夜寒是独子,顾予笙希望自己能够为江夜寒添个一儿半女。
     她甚至偷偷的去看医生,喝各种药,信各种偏方,有时候,药喝的都快吐了,顾予笙一想到如果自己能够怀孕,江夜寒会开心,就什么都忍了下来。
     顾予笙知道,江夜寒喜欢小孩,虽然总说没有孩子没关系,但是江夜寒看见电视里那些可爱的孩子都会不经意的嘴角勾起。
     顾予笙想起当时江夜寒噙在唇角的笑容,忍不住也跟着笑了,笑的像个傻子。
     江夜寒目光深沉的盯着顾予笙突然勾起的唇角,心莫名的跟着刺痛了一下。
     他眼神微闪,大手抓住顾予笙的手,用力将顾予笙的手拽开,再次恢复冷漠的模样命令身后的人:“把她带回病房。
    ” 身后的那几个护士听到命令立马上前去拉顾予笙,顾予笙反抗,“江夜寒,是你的孩子,我怀了你的孩子!” “拉进去!”江夜寒脸上浓浓的不耐烦。
     顾予笙没说一句话,入了江夜寒的耳里都是谎言,是欺骗,是垂死挣扎。
     最终,顾予笙一人哪里抵得过一群人,直接被强带了进去,江夜寒还命人将她的手脚都捆绑在床上,以防她乱跑。
     江夜寒处理了顾予笙的事情以后就迫不及待的去了苏默默的病房,看苏默默的恢复情况。
     病房内再次只剩下顾予笙一人,听着自己无病呻吟一般的心跳声。
     眼泪已经流干,伤心到了极点,已经不能用眼泪来宣泄。
     只能瞪着一双通红的大眼睛盯着白色的天花板,闻着空气中那让人窒息的味道。
     孩子没了! 顾予笙一直在心里默念着这句她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江夜寒,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最后顾予笙实在是承受不住内心的那股压抑大吼起来。
     可是只能对空气吼。
     而江夜寒,能够给她的只有冷漠,还不如空气,空气至少还能继续提供她呼吸。
     而就这时,门外苏默默的声音响起。
     像是故意放大嗓门说给顾予笙听的那般。
     “夜寒,现在我身体这么差,你还是放弃我吧,我觉得我这是在拖累你。
    ”苏默默的声音本来就属于甜美的,带着一些哭腔更加是让男人无力招架,江夜寒的心都被说得有些碎了。
     “永远不会,你放心好了,等你出院我就离婚娶你。
    ” 等你出院我就离婚娶你! 不! 顾予笙如遭雷击。
     她刚失去孩子,江夜寒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离婚! 江夜寒你还有没有心! 顾予笙拼了命的扭动着手腕脚腕想要挣脱。
     她脑海里一直想着将夜寒的那句话。
     等你出院我就和她离婚。
     离婚。
     她不要! 不要离婚! “苏默默你这个贱人!贱人!不要脸的贱人!还我孩子!”顾予笙嘶吼尖叫。
     就在她刚骂完,病房门被一脚踹开。
     江夜寒冷煞着一张脸出现在房门前,一双寒眸涌动着愤怒。
     紧随着,苏默默推动着轮椅走了进来,脸上还有未干的眼泪,格外的惹人心疼。
     “予笙,为什么你要害我,我知道,你爱夜寒,但是我答应过你我会离开的。
    ”苏默默说着眼泪啪嗒啪嗒又开始落了下来,简直就是一剂愤怒的催化剂。
     江夜寒心疼的将苏默默揽入怀中,对着顾予笙骂道:“顾予笙,我就知道,你在我面前一直都在装,装可怜,装柔弱,装善良,居然背地里威胁默默离开我,你真的让我恶心。
    ” “恶心?”顾予笙笑了,可是眼泪却忍不住噙满眼眶。
     “江夜寒,当初你娶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恶心,你对我甜言蜜语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恶心?现在说我恶心?你是变心了吧!”顾予笙吼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
     她没哭,眼泪没有掉下来。
     因为悲伤了极点,眼泪都落不下来。
     “当初,当初我就是被你这副伪善的面孔欺骗,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你这女人真的是不要脸红杏出墙!” 江夜寒的愤怒越来越盛,眸光里涌动的怒火要把顾予笙燃烧成灰烬。
     他大步撵上,大手扼住顾予笙的下巴,力气很大,顾予笙甚至觉得自己下巴骨头都要被江夜寒给捏碎。
     她却红着眼眶倔强的迎视着他愤怒的眸。
     顾予笙嘴唇动了动想要解释当年捉奸在床的事件,可是话语到了唇边又被她生生的咽了下去。
     她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江夜寒根本不信,他信的只有苏默默。
     这么多年她解释了不下几百遍,然而呢? “江夜寒,有本事你就掐死我,掐死我,苏默默也不能成为江太太!因为你和我结婚的时候曾经写下一份合约,江太太只有我一个!“ 那时候她和江夜寒很相爱,是人人羡艳的眷侣。
     而顾予笙因为从小没了父亲的缘故,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江夜寒为了表示自己对她的爱和真心,主动立下那个合约。
     现在顾予笙想想却觉得格外的讽刺。
     尤其是想到当时,江夜寒拿着合同从后背抱着她,温柔的说道:“予笙, 这样,你就不会不安,我希望我的女人活得像个孩子一样什么都不需要担心。
    ” 那时候的江夜寒,真的是温柔真挚。
     顾予笙嘴唇抖动的厉害,努力克制不让自己奔溃大哭起来。
     “夜寒,当初那份合约可是终身的,而且,没有毁约的权利!” 苏默默在一旁听到,眼尾不易察觉闪过一丝狠厉。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顾予笙和江夜寒之间还有一份合约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