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人妻的大肉蚌,xr进水了声音有点吱吱响

2021-10-11 10:28:33情感专区
江夜寒瞳孔一缩,立马追了出去。
顾予笙嘴角都是涩意。
苏默默只要有一点心情低落,江夜寒都会紧张的要命。
就如当初对她那般。
可是,一切都因为 两年前变
 江夜寒瞳孔一缩,立马追了出去。
     顾予笙嘴角都是涩意。
     苏默默只要有一点心情低落,江夜寒都会紧张的要命。
     就如当初对她那般。
     可是,一切都因为 两年前变味了。
     变味了! 墙上的摆钟滴滴答答的走动,也许是真的累了,顾予笙慢慢睡着。
     再次醒来,却又是被那熟悉的踹门声惊醒。
     顾予笙本能的想要逃离,却意识到自己现在双手双腿正在被捆绑,根本无处可逃。
     江夜寒走向顾予笙,将她双手双脚的束缚解开,拽着顾予笙就往外拖,没有一丝怜惜的味道。
     “夜寒,你要带我去哪?” 顾予笙很不安,浓浓的不安让她情绪有些奔溃,甚至身体本能的在打抖。
     她抓住一旁的房门手把,抗拒跟着江夜寒。
     江夜寒却直接硬生生的将顾予笙抓住房门把的手拽开怒吼道:“默默晕倒了,都是你这个贱人!明明知道她身体不好还刺激她,现在我们就去离婚,我不能让默默一直等我!” “江夜寒,你还有没有心?默默,默默,你眼里只有苏默默那个贱……” “啪——!” 江夜寒一巴掌甩在顾予笙的脸上。
     火辣辣的痛意让顾予笙拧眉,可是更疼的是心。
     顾予笙死死的盯着江夜寒,捂着脸痴痴苦笑:“你打我,你为了那个苏默默打我!” 江夜寒的手僵在空中有那么一丝颤抖,却迅速被他压制下,放下手直接将顾予笙拉进名政局。
     无论顾予笙如何反抗,江夜寒都无动于衷,剩下的只有寒彻心扉的冷漠。
     她们还是离婚了! 被强迫按下合约的时候,顾予笙瘦弱的身子瘫坐在地上,像一个失去灵魂的木偶,眼神空洞。
     江夜寒拿着离婚证甩在顾予笙脸上然后绝情离开。
     名政局的工作人员见顾予笙哭的伤心,见江夜寒走了才敢过去将顾予笙扶起来。
     “为了那男人不值得,以后你会遇到真的爱你的男人。
    ” “可是他误会我,他误会我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我不甘心!” 顾予笙起身,盯着江夜寒离开的方向。
     她立刻擦干眼泪拦下一辆出租车追了上去。
     别墅门口。
     顾予笙刚下车就撞见江夜寒将苏默默从轮椅上抱下来走进别墅。
     她远远的就看见客厅里,江夜寒细心体贴的为苏默默准备一切,那眼神里的宠溺温柔真的让顾予笙有些嫉妒。
     顾予笙想要进去,却脚下像是被绑了千万斤石头一般怎么也抬不起腿。
     她的眼神落在江夜寒俊脸上,一分一毫都不想离开,依然充满了眷恋。
     顾予笙看了许久,一双红彤彤的眼睛更加殷红,她捏了捏掌心,咬着嘴唇犹豫了许久,转身离开。
     她知道,自己要是现在进去,难免不了的就是一顿羞辱。
     可是要是就这么放弃,顾予笙放弃不了。
     她真的爱着江夜寒,哪里能这么轻易放弃。
     顾予笙转身,身子微晃动,像是一阵风都能吹倒。
     “予笙。
    ” 就在顾予笙刚踏出一步,苏默默的声音却响起。
     顾予笙身子僵在原地,愤怒让她双肩抖动。
     “予笙,我和夜寒下个月举行婚礼。
    ”苏默默继续说道,嘴角微勾起一抹诡谲的弧度。
     “予笙,你和夜寒有合同又怎么样?他告诉我,那份合同是他拟的。
    他自然会为了我不惜一切毁了那合同,江太太还是我。
    ” “闭嘴,你给我闭嘴!”顾予笙双手拼了命的捂着耳朵。
     她不想听下去,不想听苏默默炫耀。
     “苏默默,当年是你陷害我和易于焱吧,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巧,正好夜寒赶了过来撞见。
    ”顾予笙伸手扯住苏默默的衣服,努力压制自己的怒火。
     苏默默轻笑,极为不屑的盯着顾予笙说道:“看来你也不傻,实话告诉你吧,我可是比你更早就爱上了夜寒,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江夜寒眼里只有你,你有什么好的,为什么我那些年在他身边默默付出他一点都看不到。
    ” 苏默默甜美的小脸变得越来越阴狠,她抓住顾予笙的手,指甲深深的陷进顾予笙的皮肉里,将顾予笙的手扯开。
     她直接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扬手“啪——”的一下甩在顾予笙的脸上,“顾予笙,我讨厌你,凭什么你身边一直都是幸运,而我却要过的这么不堪?老天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 顾予笙身子一个酿跄,捂着脸不可置信苏默默。
     视线定格在她的双腿处。
     “你的腿没事?” 苏默默嗤笑:“说你不傻么,有时候确实是够蠢得可怜的,我的腿一直都很好,如果不假装双腿残疾,怎么可能抓住夜寒的心呢?” 苏默默继续靠近顾予笙,再一次扬手而落。
     顾予笙瞳孔射出一股寒意,立马抬手抓住苏默默的手。
     她反手给了苏默默一巴掌,苏默默直接倒在地上。
     顾予笙抬手想要再给苏默默一巴掌。
     她真的恨不得打死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顾予笙!” 突然一声怒吼震得顾予笙身子一抖,江夜寒疾步走了过来。
     周身散发着压迫性的冷冽,直接抓住顾予笙僵在空中的手狠狠将她甩倒在地。
     “顾予笙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现在还有脸来江家?”江夜寒毫不留情的讽刺。
     顾予笙顾不得身体的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
     苏默默立马流泪被江夜寒搂在怀中,“夜寒,不是予笙的错,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 “顾予笙,默默一直都在维护你,可是你呢?你这人怎么就没有一点羞耻心,良心?” “不是的,夜寒,你听我解……”顾予笙伸手去拉江夜寒。
     “不需要解释,想你这种满口谎言的女人我看到就觉得恶心!”江夜寒无情甩开。
     他将苏默默拦腰抱起,并且命人将顾予笙赶出别墅。
     顾予笙作为曾经这个别墅的女主人却在现在被人驱逐出去。
     她悲戚的站在别墅外,看着别墅的佣人将别墅铁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就好像将她心也给关上一般。
     那颗爱着江夜寒的心慢慢被江夜寒推开封闭,以至于到最后万劫不复。
     天气骤变,原本的蓝天白玉顷刻被乌云密布,就好像感受到了顾予笙此刻的心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