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承受不住索取晕了过去)全章节阅读

2021-10-11 10:14:04情感专区
三个大汉反应慢了几拍,他们发现苏默默已经逃跑的时候,易于焱已经带着他的人冲了进来。
看到被悬挂在笼子上的顾予笙,以及她背上的大石头,易于焱只感觉自己的心头无比疼痛,温
三个大汉反应慢了几拍,他们发现苏默默已经逃跑的时候,易于焱已经带着他的人冲了进来。
     看到被悬挂在笼子上的顾予笙,以及她背上的大石头,易于焱只感觉自己的心头无比疼痛,温情的眸子瞬间一片猩红。
     他急忙跑到笼子里,将顾予笙解救了下来,抱在自己的怀里。
     目光瞥到已经被自己带来的人包围住的三个大汉,愤怒在胸腔翻滚。
     易于焱立马命人将三个彪形大汉绑起来,她已经因为愤怒失去了理智,他冲上去就对着这他们一阵拳打脚踢,打到自己完全脱力为止。
     “你们把他们给我带回去,严加看管,一定要问出幕后主使。
    对了,下面这个女人你们也给我带回去,请最好的医生来给她治疗,如果她出了什么差错,你们也都给我滚蛋。
    ” 说完,易于焱就抱起顾予笙出了这个旧工厂,顾予笙的伤势很重,需要治疗。
     不过易于焱并不敢把顾予笙抱到医院去,毕竟到处都是江夜寒的眼线,若是被他知道了,肯定又会为难顾予笙。
     易于焱把顾予笙抱回了别墅,并喊来自己的私人医生为她治疗。
     医生检查了顾予笙的情况之后,又开了一些药。
    随后就离开了。
     看着顾予笙身上脏乱还有气味的衣服,易于焱皱了皱眉,吩咐钟点工阿姨给顾予笙洗了个澡,并且换了一身衣服。
     安排好这一切,易于焱才放下心来,回到自己的房间。
     当他收到她短信的那一刻,天知道他有多么的紧张,他连洗漱都顾不上 ,就发动了自己的一切力量去寻找她。
     现在找到她了,自己也该好好歇歇了。
     —— 苏默默从旧工厂里逃出来之后,就回到了 江夜寒的别墅里。
    江夜寒昨天晚上在公司里批改文件,所以她才有这个胆子乱跑。
     苏默默又睡了一会儿之后才起床,她到客厅的时候发现江夜寒已经回来了。
     “夜寒,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叫醒我啊!” 苏默默推着轮椅缓缓的移动到江夜寒旁边,语气撒娇甜美,完全没了折磨顾予笙的那股阴狠。
     江夜寒温柔的看着苏默默,为她捋了捋额前的碎发。
     “我看你还在熟睡,就没有叫醒你,你饿不饿,我去给你煮些东西吃。
    ” “夜寒,我现在不饿。
    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苏默默略有迟疑,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不过,你要答应我,你知道了之后不要生气哦!” 苏默默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惹得江夜寒更加怜爱的看着她,“没关系,你说,我一定不会生气的。
    ” 苏默默拿出相机,将昨天晚上拍下的照片拿了出来,递给了江夜寒。
    因为她昨天晚上去做别的事情了,就没来得及把照片洗出来,不过有这个就足够了。
     江夜寒看到易于焱抱着顾予笙的亲密照片之后,瞳孔缩了缩,愤怒让他整张脸铁青的吓人。
    随后狠狠的将相机摔在了地上。
     “顾予笙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口口声声说孩子是我的,现在又去找别的男人,真是一个荡妇。
    ” 苏默默看着愤怒的江夜寒,不易察觉的勾了勾嘴角。
     “夜寒,你就不要生气了嘛,你刚才答应过我不生气的嘛。
    说不定予笙有什么苦衷呢,所以你要原谅她。
    ” “是我的不对,我不该在你面前发脾气的,不过我才不相信顾予笙能有什么苦衷,她就是一个婊子。
    刚和我离婚,就出去勾搭男人,还真是掩盖不住她水性杨花的本性。
     江夜寒说完,就让下人去备车,他要好好的惩罚一下这对狗男女。
     至于苏默默,他则是吩咐人好生照顾着。
     只不过苏默默跟在江夜寒身边那么久了,对于江夜寒的性格还是有些了解的,也就没有央求他带着自己去。
     备好车,江夜寒就直接驱车去了易于焱的别墅。
     苏默默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江夜寒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才动身出了房间。
    她趁着下人不注意,偷偷的溜出了别墅。
    打了一辆车跟在江夜寒后面。
     出租车上面的苏默默嘴角扯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亲爱的顾予笙,好戏就要开场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江夜寒开着车很快就到了易于焱的别墅,到了别墅外面,江夜寒按了按门铃,并没有人给他开门。
     易于焱比较喜欢清净,所以别墅并没有什么佣人。
     见没有人给自己看开门,愤怒的江夜寒没有一点耐心对着大门狠的踹了几脚,就把门踹开了。
     里面的门并没有锁,江夜寒踹了一脚就打开了,别墅里安安静静的,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江夜寒对于易于焱别墅较为熟悉,曾经,他也在这里住过几日。
     曾经他们两个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却没有想到今天会为了一个女人成为仇人一般。
     江夜寒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银光,包含了太多的情绪。
     他凭着记忆,找到了易于焱的卧室,只不过易于焱房间的门紧闭着。
     江夜寒见打不开门,也不假思索,直接用脚,再次开始踹门。
     “哐当”一声,卧室的门被踹开,江夜寒也看清楚了房间里的情况。
     巨大的双人床上面盖着一双被子,江夜寒愤怒的掀开被子,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至于被子为什么会这样子放,肯定是有人要误导他。
     江夜寒愤怒的朝着卧室的门砸了一下,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留下,他却没有理会这些。
     江夜寒出了卧室,就开始搜查易于焱的客房,每一个房间的门都被他暴力的踹开。
     这次也毫不例外,他又踹开了一个房间,看到里面的景象之后,他脸上的青筋迅速的暴起,他的拳头也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而这巨大的声响,将躺在床上的两个人惊醒。
     当顾予笙发现易于焱竟然躺在自己的床上时,她一下子就尖叫出声。
     而易于焱则比较冷静,他摸着疼痛的后脑勺,努力的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
    记得自己等到顾予笙安定下来之后才回房间睡觉的,而且自己很肯定自己就睡在自己的卧室 他又联系到自己脑袋后的疼痛,这一切瞬间就明了起来,一定是昨天晚上有人给潜入了别墅里,设计了这一切。
     易于焱看了看门口的江夜寒,抿了抿嘴唇,倒也没有解释的打算。
     看着赤裸着上身的易于焱,江夜寒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只感觉自己头上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江夜寒一个箭步冲到了床前,愤怒的将顾予笙从被窝里拖了出来,二话不说就狠狠的给了她一个巴掌。。
     顾予笙害怕的闭上了眼睛,不敢面对愤怒的江夜寒。
     江夜寒此刻很是愤怒,他对着顾予笙的脸就狠狠的打了几巴掌。
     只不过后来,在江夜寒的巴掌即将落下来的时候,易于焱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腕。
     “江夜寒你够了,这是我家,请你滚出去。
    ” “呵,你也知道这是你家啊,难不成在你家你就可以乱来了。
     易于焱我告诉你,就算是我江夜寒丢弃的女人也轮不到你来玩,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敢动我的东西。
    ” 说完之后,江夜寒就对身后招了招手,立马就有一群穿着黑色制服的人走进了房间。
     江夜寒从来都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所以无论去哪里他都带着一群手下。
     “你们给我好好的招待他,怎么血腥怎么来,不过,可别把他弄死了。
    ” 一旁的顾予笙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不敢睁眼去看易于焱的惨状,她知道这次又是自己连累了他。
     “顾予笙,你不要害怕,来睁开眼睛看看这个模样的易于焱你还喜欢吗?” 几个黑衣人上前将易于焱制服住,然后有一个人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精致的手术刀,在易于焱的胸前划了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