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野外吮她的花蒂/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

2021-10-11 10:10:47情感专区
顾予笙每日都被关在小黑屋里,定时有人放她出去活动、洗漱、吃饭。
每天只有那么一两个小时才能看到太阳,如果不是还可以看到太阳,顾予笙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背部

 顾予笙每日都被关在小黑屋里,定时有人放她出去活动、洗漱、吃饭。
     每天只有那么一两个小时才能看到太阳,如果不是还可以看到太阳,顾予笙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背部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偶尔还会有微微的痛感,毕竟伤到了骨头,不会好得那么快。
     这几天,顾予笙没有看到一个认识的人,她一度以为自己已经被江夜寒抛弃了。
     这天中午,顾予笙照例被放出来吃饭,只不过她却看到了一个她最不想见到的人——苏默默。
     看到苏默默推着轮椅走到了自己面前,顾予笙封闭了几天的情绪隐隐爆发,眼里有着化不开的哀伤。
     “苏默默,你今天是来看我的笑话?”顾予笙冷笑。
     她刚想上前就被几个人限制住。
     “顾予笙,你这几天还过得好吧?你看,这就是你背叛夜寒的下场,要是你好好听话,乖乖的,说不定夜寒还会念及旧情,对你好一点。。
    ” 苏默默看着被钳制住的顾予笙,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听到苏默默笑的如此灿烂,顾予笙如何猜不到之前的一切都是苏默默一手策划的。
     “苏默默你这个贱人。
    ” 顾予笙狠狠的朝着苏默默站的地方吐了一口唾沫,不过被苏默默巧妙的躲开了。
     “顾予笙,好歹我们也是最好的姐妹,你怎么可以这样子说我。
    不过你要知道现在在夜寒眼里你才是贱人。
    我今天来呢,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
    ” 苏默默拍了拍衣服灰尘,漫不经心的同顾予笙说道。
     “苏默默,就你能给我带来什么消息,你不算计我就够好的。
    ” 看着苏默默的样子,顾予笙只感觉自己的心如同被猫抓了一般难受。
     “顾予笙,我和夜寒要结婚了,婚期就在后天,所以呢,我就在夜寒那里为你说了一些好话,让他放你出来。
    不过呢,为了避免你破坏我们的婚礼,我们只能在婚礼的前一天放你出去。
    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至于信不信都是你的事情。
    ” 说完,苏默默对着顾予笙摊了摊手,一脸的无辜。
     听完苏默默的话,顾予笙的脑袋里如同响起了一声惊雷,雷得她无法思考。
     为什么江夜寒要娶苏默默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什么? 顾予笙的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苏默默,她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如果不是被钳制住,她一定要杀了苏默默。
     “顾予笙你不要激动嘛,作为你的好姐妹,我还是希望可以得到你的祝福的。
    ” “苏默默,我祝愿你们早生鬼子,早日互相残杀。


    ” “是吗?那我就很抱歉了,你的祝福是永远不会实现的。
    ” 苏默默说完这些话就推着轮椅离开了这里。
     留下顾予笙呆滞的站在这里,她无助的抬起头看了看天空,耀眼的阳光刺得她眼睛生疼。
     看顾予笙她的人见顾予笙现在这里不动,粗鲁的扯着她的胳膊朝吃饭的地方走去。
     顾予笙看着盘子里满满的饭菜,实在是没有胃口。
    虽然她被关到了小黑屋里,但是这些人在伙食上还不是太苛刻。
     顾予笙丢下手里的筷子,在看管她的人的“护送”之下又回到了小黑屋里。
     到了婚礼的前一天,苏默默并没有把顾予笙给放出来,而是继续管着她。
    至于江夜寒,他已经忙得忘记了顾予笙的存在。
     婚礼的前几个小时,苏默默让人把顾予笙给带了出来,不过却不让她离开别墅。
     “苏默默,你又要做什么?你不是说了你们结婚前一天放我走,今天你们就结婚了,为什么还不放我走。
    ” 顾予笙知道,苏默默是故意的。
     故意想要看见她痛苦! 顾予笙怒视着苏默默,黝黑的眸子里涌动着浓浓的怒气。
     “顾予笙,今天是我和夜寒最重要的日子,你当然不能缺席,我希望你可以看着我们完婚。
    说实话,放你走我真的不放心,万一你又破坏我们的婚礼怎么办。
    ” “呵,难不成我跟着你一起去,就不能扰乱你们的婚礼吗?” 顾予笙脸上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
     “你在婚礼现场,我才能看到你,这样子我才能放心。
    ” “苏默默,你以为凭借你的小把戏,江夜寒可以喜欢你多久,一辈子吗?不可能的,早晚有一天你会露出你的狐狸尾巴的。
    ” “顾予笙,我不会让你活太长久的,我很快就会给你一个大惊喜的。
    ” “你的惊喜我不稀罕,至于我能活多久,这个不是你能决定的。
    ” 顾予笙的脸上露出冷冽的神色,她径直朝着轮椅上的苏默默走了过去,狠狠的掐住了苏默默的脖子。
     她要杀了这个臭婊子! 苏默默的脸瞬间被憋的通红,她的手臂在空气中挣扎着,但都无济于事。
     “顾予笙!” 房间的门忽然被撞开,江夜寒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率先就扯过顾予笙掐着苏默默的手臂,将她扯到一边。
     江夜寒的力度很大,顾予笙被狠狠的甩到地上。
     “默默,你没事吧,要不要紧,我叫医生来给你看看。
    ” 江夜寒满脸心疼的看着苏默默,她的脖子已经被掐红了。
     这是不止一次,江夜寒看见顾予笙伤害苏默默。
     江夜寒胸腔愤怒肆意燃烧。
     “夜寒,我没事的,你不要责怪予笙了,是我不对,我刚刚不应该对她说那些话的,以至于她情绪失控。
    ” 苏默默半依偎着江夜寒,将小脸埋在江夜寒的怀里 听到苏默默的话,江夜寒皱了皱眉,更加一脸厌恶的看向顾予笙。
     “顾予笙,你马上给我滚出别墅,不要试图再伤害默默,否则,我的手段你是知道。
    ” “夜寒,不要这样子,我还邀请了予笙参加我们的婚礼呢!” 苏默默扯了扯江夜寒的袖子,一脸的体贴大度。
     “好,我答应你,不过她参加完婚礼,就让她不再出现在你的眼前。
    ” 苏默默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在仆人的服侍下去化妆室化妆。
     至于顾予笙,则被江夜寒的人带到了教堂上,以免她再做出伤害苏默默的事情。
     苏默默的婚礼在A市最大的教堂举行,因为苏默默是基督徒。
     顾予笙看着眼前的大理石教堂,脸上露出了嘲弄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