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贵妇好久没做好紧(妺妺的脚h)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1 09:59:52情感专区
顾予笙深呼了一口气,将心头的疼痛强压了下去。
因为,她今天痛够了。
“江夜寒,我今天就是来问你一件事,我妈妈是不是你撞的?” 顾予笙往前,走到江夜寒的面前,
顾予笙深呼了一口气,将心头的疼痛强压了下去。
     因为,她今天痛够了。
     “江夜寒,我今天就是来问你一件事,我妈妈是不是你撞的?” 顾予笙往前,走到江夜寒的面前,直直的盯着他。
     她还是想要问问。
     就算是亲眼看见,却还是想要听江夜寒怎么说。
     她不曾发现,她对江夜寒的爱竟然卑微到了尘埃里。
     “我有那么闲吗?去撞你妈妈,顾予笙,你不要没事找事。
    ” “我在监控里看到就是你撞了我妈妈,你的劳斯莱斯我可能会认错,你的侧脸我一定也不会认错。
    ”顾予笙怒吼。
     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的脸落下,她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江夜寒。
     “笑话,就一个老太太,如果我想弄死她,不还是一句话的事情,还用的着我亲自动手。
    ” 江夜寒扯了扯嘴角,讥讽的看着顾予笙,在他看来,这就是顾予笙又弄出来的新花样,目的就是再回到他身边。
     他知道她失去亲人伤心难受,可是这不代表就能成为她博取同情的筹码。
     “予笙,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夜寒不是那样子的人啊。
    ” 苏默默适时的插了一句话,但是她刚说完就被顾予笙狠狠的瞪着,那狠戾的眼神吓得她不敢再说什么。
     “苏默默你给我闭嘴,江夜寒是什么人我比你更清楚,用不着你来指教我。
    ” 顾予笙冲着苏默默吼完,就转向了江夜寒。
    透过她的眸子,江夜寒看到了悲伤,也看到了绝望。
     “江夜寒,你不要狡辩了,我知道你想要我不好过,可是你怎么可以对我妈妈下手,她只是一个老人啊,她那么无辜。
    江夜寒,我恨你,我再也不要爱你了。
    你放心,我再不会来打扰你们的生活了。
    ” 顾予笙说完,就哭着跑出了江夜寒的别墅。
     她现在不能拿江夜寒怎么样,但是她相信总有一天坏人会绳之以法。
     江夜寒感觉顾予笙的眼泪和情绪不是装出来的,他正要吩咐让人去查查,苏默默却拉住了他。
     “夜寒,我的腿好疼啊,好像是车祸留下的后遗症。
    夜寒,你抱着我上去好不好?” 苏默默拉着江夜寒的手,一脸的痛苦之色。
     江夜寒的心不由得软了下来,将顾予笙的事情放到了一边,抱起苏默默就上楼了。
     顾予笙离开别墅后,就浑浑噩噩的走到街头。
     不知何时,天空下起了蒙蒙的细雨,顾予笙的衣服都被淋湿了。
     道路上有着形形色色的路人,他们都走得很快,生怕衣服被淋湿了。
     只有顾予笙,仰着小脸,任由雨水洒落而下。
     她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却哭了。
     泪水混合和雨水,她以为这样可以适时遮住自己的狼狈,殊不知,此刻的她反而越来越狼狈不堪。
     天色渐渐的变黑,顾予笙走了好久,她自己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现在的她一无所有,没有家,没有亲人。
     什么都没了! 偌大的世界,仿佛只剩下她自己,孤独而活。
     顾予笙不知不觉回到和母亲居住的出租屋。
     房间里的摆设依旧是熟悉的模样,空气中还惨留着母亲的气息。
     她抚过屋里的家具,眼里有着深深的眷恋。
     夜里,顾予笙就在沙发上睡了一夜,梦里,一切还是之前的模样。
    她和江夜寒甜蜜的待在一起,妈妈也还在。
     梦醒之后,顾予笙呆呆的看着房顶。
     她思考了好久,然后起来收拾了一些平常穿的衣物,就离开了出租屋。
    她决定换一个地方生活,一个没有伤害的地方。
     顾予笙到了车站随意的买了一张票,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如果在路途中看到合适的地方,就留下来,如果找不到,就一直找下去。
     大巴车很快的驶离了A市,顺着高速公路向远方失去。
     大巴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了一会儿就改走公路了。
     车子忽然一个急刹车,将沉睡中的顾予笙惊醒,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发现大巴车又继续行驶了,就继续睡。
     忽然顾予笙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倾,与此同时,身边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顾予笙死死的扣住前座,努力的确保身体的平衡。
     这个时候,顾予笙才发现大巴车在往下掉,隔着玻璃,她看到了剥离的山壁。
     顾予笙瞪大眸子,惊恐的看着这一幕。
     她这才明白车子是掉下悬崖了,不过她并没有害怕,脸上反而露出解脱的笑容。
     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再也不面对这悲伤的世界,只希望下一辈子可以遇见一个爱自己的人。
     再也不要遇见江夜寒。
     顾予笙坦然的闭上了眼睛。
     车子哐当一声,落在了悬崖底下,溅起一阵灰尘。
    车身则燃气了熊熊的大火…… —— 夜里,江夜寒和易于焱都接到消息,说是顾予笙做的大巴车出了车祸。
     那一刻,江夜寒怔住。
     他急忙钻出被窝,随意的拿了一件衣服穿上。
     江夜寒看了一眼床上还在睡觉的苏默默,就直接出了门。
     江夜寒刚关上门,苏默默就睁开了眼睛。
    她迅速的穿起衣服,跟在江夜寒后面。
     只不过江夜寒直接去车库开了车,苏默默自然是跟不上,苏默默看了看江夜寒消失的方向,眼睛里有着意味不明的情愫。
     江夜寒开得飞快,他恨不得能立刻到达那个悬崖。
     那个地方离A市不是很远,但是那个地方是公认的魔鬼地区之一。
    许多车都曾在那里出过事,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道路一直没有被封。
     半个小时,江夜寒就到了那一处悬崖,由于他来得匆忙,什么东西也没有带,也就只能一个人在这里寻找。
     江夜寒把车停在悬崖上面,从后备箱里拿出一盘绳子,借着手机的灯光,顺着崖壁小心翼翼的爬了下去。
     因为下过雨的缘故,崖壁上的松散的泥土不是太坚固,江夜寒一个不小心,就从上面滑了下去。
     好在他及时的拽住了绳子,才没有掉下去。
    他的手却蹭到了岩壁上,磨破了一层皮,留下许多的鲜血。
     他将手机叼着在嘴里,嘴巴因为长时间如此也变得酸疼,但他并没有松手。
     江夜寒好不容易到了下面,脚下却不小心踩到时候石头,他的膝盖一弯,重重的撞在石头上,瞬间就有鲜血溢出。
     他顾不得腿上的疼痛,踉踉跄跄的往前方走去。
     手机微弱的灯光几乎同夜色融为一体,但江夜寒并没有因此放弃。
     “顾予笙,你在哪里啊?快回答我。
    顾予笙~” 江夜寒的声音消散在夜里,回答他的是一串回音。
     悬崖下面很大,江夜寒找了好久才找到大巴车的残骸。
     江夜寒在残骸前蹲了下来,他捧起一捧黑色的灰烬,难以置信的看着手里的东西。
     他认得那是顾予笙那天穿的衣服。
     “顾予笙,你怎么可以死了?我不允许你死,你快给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