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巧克力棒穿进甜甜圈图片-航空肉辣文

2021-10-11 09:57:56情感专区
“你是不是以为这样子就可以摆脱我江夜寒,我告诉你不可能,只要我江夜寒还活着一天,你顾予笙就是我的,就只能在我的掌控之中。
我不允许你死,顾予笙 你给我出来。
&r

“你是不是以为这样子就可以摆脱我江夜寒,我告诉你不可能,只要我江夜寒还活着一天,你顾予笙就是我的,就只能在我的掌控之中。
    我不允许你死,顾予笙 你给我出来。
    ” 江夜寒狠狠的踹着地上的残骸,一块残骸被他踢了出去,落在一具尸体旁边。
     江夜寒的目光顺着残骸,也瞥见了那具尸体。
    他急忙朝那具尸体冲了过去。
     “顾予笙,我就知道你没有死,你快给我起来,你起来啊!” 江夜寒狠狠的将那具尸体拽了起来,却发现这具尸体不是顾予笙的。
     “不是她的,不是。
    顾予笙,你去哪里了,快点给我出来。
    ” 他踉踉跄跄的又朝其他尸体走去,试图找出顾予笙的尸体。
     一部分尸体因为距离大巴车比较近,都被火焰烧的面目全非的。
     “啊!——” 江夜寒将所有的尸体翻了个遍,却没有发现顾予笙的尸体。
     他不甘的大吼了一声,又继续寻找。
     手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他弄丢了,他就蹲在地上,不停的刨土,仿佛顾予笙就被埋在地下。
     “顾予笙,我来找你了,我来带你回家,你快出来啊?出来啊!顾予笙……” 江夜寒如同魔怔了一般,疯狂的寻找着,他的指尖已经磨破,殷红的鲜血混合着泥土黏在他的手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亮了,橘红色的光芒笼罩着大地,映照着地上的尸体,给人一种悲怆的感觉。
     江夜寒的意识随着阳光的照耀,逐渐恢复。
     他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在崖底找到手机,给他的手下打了个电话,吩咐他们赶紧来这里。
     他的手机上此刻已有许多个未接电话,苏默默的最多。
     他的手指在屏幕上一滑,将那些未接电话的记录给清除了。
     他打过电话之后,继续在崖底寻找。
     很快的,他的手下就到了这里。
     “你们在这里给我寻找顾予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哪怕是挖地三尺,你们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


    ” “是” 下方传来一阵训练有素的声音,随后他们就对崖底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
     江夜寒的管家给江夜寒打了个电话,江夜寒扫了一眼,就给挂掉了。
     “怎么样了?夜寒有没有接电话?” 别墅里,苏默默焦急的看着管家,她从江夜寒离开之后,就给他打了很多个电话,可是江夜寒一个都没有接。
     管家为难的摇了摇头,总裁不接自己电话,她也没办法。
     “你就给江夜寒发短信说,我生病了,让他赶紧回来。
    ” 苏默默长长的指甲嵌入了管家的胳膊里,管家皱了皱眉头,但是迫于压力他还是照做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有事情了我会吩咐你的。
    ” “是,太太。
    ” 管家一走,苏默默就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了楼上的房间,至于轮椅,当然是被她拿上去了。
     苏默默没有想到顾予笙死了,都牵扯着江夜寒的心。
     想起那辆大把,苏默默嘴角微勾,露出狡黠阴险的弧度。
     就算江夜寒还爱着顾予笙又怎么样,现在顾予笙死了,江夜寒就是她苏默默一个人的! 上午,江夜寒又接到了几个电话,是公司打来的,催着他去开会,没办法,他只能回去了。
     但是他还留了一部分人在这里寻找。
     江夜寒回公司处理了一些事情,才回了别墅。
     到了别墅里,江夜寒才放松下来,疲惫之感迅速的蔓延他的全身。
     “少爷,您回来了,想吃点什么,我去让人准备。
    ” 管家极有颜色的凑了上来,并且给江夜寒准备好了水。
     “随意吧,晚点吃饭了再去叫我。
    ” 江夜寒说完,就去了楼上。
    屋里的苏默默听到江夜寒的声音,恨不得立刻从轮椅上下来,飞奔到江夜寒怀里。
     “夜寒,你去哪里了?我一大早醒来你就不了,你怎么也不回我个消息。
    ” 苏默默略带责不满的声音自屋子里传来,她的话音刚落,她就推着轮椅走了出来。
     “晚上有急事,而你睡得那么熟,我不忍心叫醒你。
    我要去洗个澡,你先待在卧室里吧!” “夜寒……” 苏默默本想说些什么,但是江夜寒已经走进了洗澡间。
     她的脸色变了一变,推着轮椅往自己的房间去了。
     她去洗了把脸,就开始重现上妆。
    英雄难过美人关,她相信江夜寒一定抵制不了温柔乡的诱惑。
     江夜寒很快就洗好了澡,他很随意的穿了一件浴袍,乌黑发亮的头发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
    他胸前结实的胸肌完美的展现出来。
     苏默默迷恋的看着江夜寒身体,勾起愉悦的笑容,自己的男人还真的是很棒呢! “夜寒,你今天晚上应该不用出去了吧!” “不用。
    走吧,我带你下楼去,管家应该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
    ” 江夜寒抱起苏默默,往楼下走去。
    苏默默伸手勾住她的脖子,脸色微红。
     江夜寒温柔的将苏默默放在沙发上 此时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
     “廖叔,再拿瓶红酒。
    ” 苏默默以女主人的身份对着管家命令道。
     管家并没有动,他在等着江夜寒的吩咐。
     “去拿吧。
    ” 苏默默心中窃喜,既然江夜寒喝了酒,那么今晚她筹划的事情的成功率又高了几分。
     吃过饭,江夜寒又把苏默默抱回了卧室,一如往常一般,江夜寒坐在床边看文件。
     苏默默忽然伸出手臂抱住了江夜寒。
     “夜寒,你今晚好好陪陪我吧,你每天都那么忙,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 苏默默见江夜寒没有回答,以为他默认了,她的手缓缓的的朝着他胸膛划去。
    她的指腹在江夜寒的胸前摩擦着,勾画出一个个的小圈圈。
     江夜寒却抓住她的手,拧了拧眉说道:“你身体不好,好好休息!” 说完,他站了起来离开房间。
     苏默默怎么甘心,立马伸手拉住江夜寒的手,一双大眼睛噙着水雾:“夜寒,现在我们是夫妻,你都没有……” 苏默默脸上浮上一层淡淡的绯色:“我们的新婚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