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往下面倒牛奶 学长学校阳台不可以

2021-10-11 09:46:18情感专区
江夜寒似乎无动于衷,双眉紧蹙的越来越紧。
他在一起拉开苏默默,拉过一旁的棉被给苏默默盖好,“好好休息。
” 江夜寒的眼底闪过一丝疼痛,脑海里忽地闪现出

 江夜寒似乎无动于衷,双眉紧蹙的越来越紧。
     他在一起拉开苏默默,拉过一旁的棉被给苏默默盖好,“好好休息。
    ” 江夜寒的眼底闪过一丝疼痛,脑海里忽地闪现出顾予笙那张娇俏的小脸。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想念那个女人。
     想念那个背叛自己的女人。
     苏默默的眼睛里的水汽越来越重,抱住江夜寒的腰,亲吻江夜寒的胸膛,带着丝丝渴求:“夜寒,你别这么对我,我身体可以的,不用担心我身体问题,我想要帮你生孩子。
    ” 想到孩子,苏默默眼神一亮。
     孩子…… 她勾了勾唇,或许她和江夜寒之间有了孩子,江夜寒就能忘了顾予笙那个贱人。
     然而孩子这个词却像是一枚钢针扎入了江夜寒的心脏。
     顾予笙也有孩子。
     但是被他狠心害死。
     因为那个孩子不是他的,是易于焱的! 江夜寒面色痛苦 ,冷漠的挣脱了苏默默的手,将她的手塞进了被子里。
     “默默,现在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你们女人都爱惜自己的皮肤,如果睡觉晚了对皮肤不好!” 苏默默忽然伸出手臂,勾住江夜寒的脖子,主动将自己的红唇送了上去。
     江夜寒感觉到唇上柔软的触感,轻轻的推开了苏默默。
     这时,江夜寒的手机却响了,他趁着接电话的机会,走了出去。
     苏默默看着江夜寒的背影,愤愤的锤着床上的被子。
     为什么江夜寒不碰自己,难道是自己的身材不够好,不够火辣吗?看来自己下次一定要来一剂猛药。
     “江总,我们发现了一些和顾予笙有关线索,有人说,他好像在市外的一个小村子里看到过顾予笙。
    我们现在正打算前往那个村子。
    ” “好,你们先去,我晚点就到。
    ” 江夜寒说完,就回了卧室,拿起一套衣服换上,就打算出门。
     不过他还没有忘记苏默默的存在。
     “默默,你好好休息吧,我有事情要去处理一趟,如果半夜你有什么事情就叫佣人上来。
    ” “好,夜寒你小心一点,我等着你回来。
    ” 苏默默的眼睛里瞬间就涌出了几滴泪水,很是恋恋不舍的样子。
     “不用了,我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你先睡吧。
    ” 苏默默乖巧的点了点头,就躺在了被窝里。
    见苏默默如此,江夜寒才放心的离开了房间。
     江夜寒前脚刚走,苏默默就从床上坐起来了,拔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你帮我查一下江夜寒最近的行踪,至于价格,好商量。
    ” 苏默默吩咐完就挂断了电话,并且把通话记录给删除了。


     她并不打算跟着江夜寒,那么晚了她一个女人出去也不安全,更何况她很快就能知道江夜寒去做什么了。
     时间还早,苏默默也不打算睡觉,就打开了微博,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新鲜事。
     苏默默看着看着就忽然大笑起来,她的声音很大,连楼下的佣人都听见了。
     今天的新闻是和顾予笙有关的,上面显示过顾予笙乘坐的大巴出事了,掉到悬崖下面,十四死一失踪,而顾予笙就是失踪的那个。
     居然没找到尸首,难道命大活下来了? 她并不打算就这样子放过顾予笙,顾予笙就是自己的一块心病,只有将她处理掉自己才能安心。
     此时,苏默默也接收到了一条消息,是那个陌生的号码发过来的。
     短信上面江夜寒的行踪一览无余,甚至下面还有一条建议:如果有需要,我们可以为您安装定位仪。
     苏默默很快就将短信的内容看完了,看完之后,她没有太大的反应。
     现在的江夜寒只顾着寻找顾予笙,所以才对自己的投怀送抱提不起兴趣。
     “你帮我调查一下顾予笙的下落,她现在失踪了。
    尽快。
    ” 苏默默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很快就打出了一行字。
     “好。
    ” 对方的回答简洁明了,苏默默看到之后才放下心,安心的去睡觉了。
     江夜寒开着他黑色的劳斯莱斯朝市外驶去,黑色的车身被夜色完全掩盖,只有微弱的灯光显示着他的存在。
     江夜寒将车开的很快,恨不得立刻都飞奔到那个小村子里去。
     很快的,江夜寒就到了那个村子里,他的一群手下已经在村口等着了。
     “江总,我们是现在就去,还是明天早上。
    这个村子里的都是些农村人,睡觉早。
    ” 手下有些为难的看着江夜寒,他们中有些人的父母就是农村人,看到这个小村落,就给他们一种家的感觉,他们也不敢贸然去打扰。
     “你们去给我敲门,然后问问他们有没有见过顾予笙,一家都不许落下。
    ”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赶紧去给我问。
    ” 江夜寒的语气很冷,再配上他本身的气质,众人就感觉自己仿佛坠入了冰窖。
     “等一下,你们那些钱给这些农民。
    ” “是。
    ” 虽然他们身上也没带那么多的钱,但是这些钱对于农村人来说足够多了。
     他们就挨家挨户的去敲门,向这些农村人描述顾予笙的长相,询问他们有没有见过顾予笙。
     无一例外的,他们都摇了摇头,表示不能见过。
     江夜寒斜倚在车头上,点起一根雪茄,烟头灼烧的红色在夜里显得格外的明亮。
     “顾予笙,你会在哪里呢?” 江夜寒看着漆黑的一片发起了呆,现在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对待顾予笙是什么感情。
     是爱,却又不是,她背叛了自己,已经不配得到自己的爱了,只不过自己看到她失踪了竟然会担心。
     江夜寒摇了摇头,将各种想法甩出了脑海。
     很快的,他们就将村子盘问了一遍,就来给江夜寒汇报。
     “江总,没有任何关于顾予笙的线索,村里的人都说没有见过她。
    ” “那你们是怎么得到消息的,你不是告诉我说,有人在这里看到了顾予笙吗?” 江夜寒走到那人面前,冷冽的气息逼的那人喘不过气来。
     “江总,我之前说的是好像。
     我们为了更快的找到顾予笙,我们发布了寻人启事,只要谁能找到顾予笙,我们就给他二十万。
    可能是因为金钱的缘故,有人想要坑骗这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