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最新2021(她被架起腿然后前后夹击)全目录阅读

2021-10-11 09:35:50情感专区
易于焱将顾予笙带回去之后,就派人好生照料,很快,顾予笙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就苏醒过来。
“这是哪里?”顾予笙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她记自己坐在一

易于焱将顾予笙带回去之后,就派人好生照料,很快,顾予笙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就苏醒过来。
     “这是哪里?”顾予笙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她记自己坐在一个大巴车上,后来那个大巴车掉下了悬崖,而自己也昏了过去。
     “予笙,你终于醒了。
    ” 易于焱激动的走到床前,拉着顾予笙的手。
     顾予笙看到自己的手被握住,急忙将手从他手里抽出来。
     她和易于焱始终需要保持一点距离,即使是离婚。
     只因为她不爱他。
     顾予笙用手臂撑着床,艰难的坐了起来,扫了一下周围,待反应过来,情绪开始有些激动,“为什么我没死!我要是死了该多好?去陪我妈妈!” 为什么自己竟然没有死,还要继续在这里受苦。
     为什么! “予笙,你冷静点冷静一点!”易于焱抓住顾予笙的肩膀,然而她却浑身哆嗦的厉害。
     她指节分明的手指抓住头发,嘴唇不断的颤抖,猛地推开易于焱,赤着脚跑下床往外跑去。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死了。
     她双眼噙着眼泪,连视线都变得模糊,瘦弱的身子刚跑出别墅就被易于焱拉住了手。
     “予笙,你冷静一点,我从没有想过你会去寻死!”易于焱眼眶濡湿。
     在他眼里的顾予笙是那么的美好坚强。
     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弃了呢? “江夜寒不值得你这么付出,他不值得!” “易于焱你放开我!为什么你要救我,为什么?让我死好了,死了我就没有痛苦,死了我就能陪着我妈妈,我妈就我这么一个女儿,她一个人该有多么孤单啊!” “易于焱,你为什么要救我,我以为我终于可以摆脱这一切苦难了,没想到却被你救了。
    我想去死,怎么就这么难?” 泪水拼了命的想要忍住,但是似乎无能为力。
     顾予笙的心,像是被一只手扼住一样,窒息的厉害。
     “予笙,你不要这样子想,你还有大好的未来,为什么要放弃。
    既然苏默默夺走了你的一切,你就应该把属于你的一切夺回来,凭什么要便宜她!” 易于焱的这句话让顾予笙怔住。
     对啊!凭什么便宜她! 顾予笙笑了,哭着笑的,笑的格外的诡谲。
     她转头看向易于焱,笑的更加欢,但是易于焱知道,此刻的顾予笙笑的有多么开心,痛的就又多么彻底。
     “对,我凭什么便宜那个贱人!” 话语间透着狠厉。
     “我一定要让苏默默和江夜寒血债血偿!”顾予笙咬牙切齿低吼,一双眸子猩红的狰狞。
     易于焱眼底都是心疼,将顾予笙抱在怀中,低低呢喃:“好,让他们血债血偿。
    ” 他的大手扣住顾予笙的后脑,一下又一下轻轻抚摸,试图抚平顾予笙的伤口。
     他心里最美好的女人,怎么可以让别人就这么欺负了去。
     易于焱温情的眸子泛出凉意。
     “易于焱,我妈妈……我好想我妈妈……”顾予笙哽咽。
     她双肩抖动的厉害,伸手捂住嘴唇哭泣。
     许久,顾予笙应该是哭的有些累了,靠在易于焱肩膀上睡着。
     易于焱将顾予笙抱起,往房间走去。
     此时,江夜寒再一次接到了手下打来的电话,他看都没看就挂断了电话,已经找了这么多天都没有找到,恐怕他们打电话来说的也是虚假的情报。
     江夜寒将手机倒扣在桌子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打着桌子。
     手机又响了几次,江夜寒一直数着,到了第十次的时候才不紧不慢的拿起手机。
     正准备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焦急的声音:“总裁,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 “别那么多废话,有什么赶紧说。


    ”隔着手机,江夜寒冰冷的气息都渗透到手下的心里,那人急忙哆哆嗦嗦的回答江夜寒的话。
     “我们查到易于焱从您的别墅里逃出来了,不过他逃出去之后并没有直接回他的别墅,而是出了市,我们感觉易于焱可能知道顾予笙的消息。
    ” 知晓易于焱逃出去了,江夜寒微微有些错愕,但是并没有多大的表情。
     “你们查清楚了吗?”江夜寒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听不出悲喜。
     “没有,这只是我们的推测。
    ”手下很是心虚,连续找了那么多天,他们也都疲惫了,现在他们只想祸水东引,然后好好歇歇。
     “去给我查,查清楚易于焱现在在哪里。
    ” 江夜寒挂断了电话,就靠在了沙发上,一脸的惫态。
     他掏出香烟,一根接着一根抽了起来,缭绕的白色烟雾遮住了他的俊颜,带着几分孤独哀伤。
     很快的就查到了顾予笙的位置。
     江夜寒知道了之后,也开着车带着苏默默赶去别墅。
     本来他是不想带着苏默默来的,但苏默默的一脸的委屈,说自己怠慢她,无奈只得带她一起来。
     别墅的大门紧闭着,整栋别墅因为江夜寒的到来变得格外的低沉压抑。
     所有人都低着头站在江夜寒身侧,大气不敢喘一下。
     “你们给我踹,把门踹开。
    ”冷冽的命令声让在场的人心尖一颤。
     得到命令之后,他们利索的就把门给踹开。
     门打开之后,所有人等着江夜寒先进去。
     江夜寒大步流星的朝里面走去,其余人疾步跟在他后面。
     到了客厅,江夜寒就看到了易于焱和顾予笙。
     那一刻,愤怒直冲胸腔,破腔而出一般。
     顾予笙躺在沙发上,脸色潮红,此刻正捂着自己的胸口粗粗的喘着气。
     易于焱则就站在沙发前面,扯着自己的衣服,上面的衬衣的扣子已经被解开了。
     而两人的面前摆放着吃了一半的饭菜。
     江夜寒脸色顷刻间变得乌云密布,很是阴沉,眼里的怒意如海浪一般翻涌着。
     同样的场景,和两年前同样的场景…… 再一次…… 这已经是第三次! 为什么不管他用什么手段,顾予笙都要和易于焱在一起? 江夜寒疾步而上,抡起拳头狠狠的砸在易于焱脸。
     易于焱毫无防备,瞬间就变成了熊猫脸,脸上的疼痛唤回了他的意识。
    他看清眼前的场面时 苦笑了一声。
     刚才他就感觉这饭菜不对劲。
     视线扫过江夜寒身旁的苏默默,苏默默嘴角勾起得逞的笑容,易于焱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默默的手段,居然这么高,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找到他,并且再一次下药陷害。
     “江夜寒,你愤怒了?我记得你以往都那么冷静,为什么你不思考一下为什么每次你来就恰好撞见这一幕,世界上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我们是被陷害的。
    ” “是不是要等你们到床上了,才是事实?”江夜寒语气嘲弄。
     “可是在床上了么?”易于焱冷声反问。
     江夜寒扬手就又是一拳砸下,接着一拳又一拳失去理智的砸向易于焱。
     “易于焱,你不用解释,了,这些都是我亲眼看到的,你再说什么都是假的。
    ” 江夜寒冰冷的双眸紧紧的盯着易于焱,如同在看自己的猎物。
     “对,我就是和予笙发生了关系,你能把我怎么样?你现在不是已经有了苏默默了,为什么还要管予笙的事情,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 易于焱的话进一步激怒了江夜寒,江夜寒的嘴角扯出一抹残忍的笑容,抡起拳头,再次砸向易于焱,这一次,他的力道比之前重了很多。
     看着易于焱的嘴角流出血来,他才满意的停下手中的动作。
     易于焱被江夜寒的人限制,只能低吼扭动身体反抗,而反抗得到的是更残忍的伤害。
     江夜寒冷冽着一张脸睨视着易于焱。
     视线转在了顾予笙那张殷红迷蒙的小脸,戾气越来越甚。
     他拿起桌子上的水抬手泼到顾予笙脸上,顾予笙的眼神瞬间清明了许多。
     “夜寒,你怎么在这里?” 顾予笙迷茫的看着江夜寒,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顾予笙你这个荡妇还好意思问我,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做了什么。
    ”冷漠的话语吐了出来,让顾予笙心脏一颤。
     “我以为你掉下悬崖了,派人找了你好多天,却没想到你竟然好好的,而且还和易于焱在一起。
    ” “我倒是忘记了,你们这对狗男女勾搭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看来淫荡的本性已经深入到你的骨头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