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制服下裸全着航空系列,边走边挺娇呻浪吟

2021-10-11 09:26:45情感专区
其实,在此之前,我从没有想过会再见到齐慕。
但是,当我在魅色的包厢门口,看见他坐在那一群男人女人们中间。
昏暗的灯光,若隐若现的女人的手臂和白皙的肌肤,都无法遮掩他

其实,在此之前,我从没有想过会再见到齐慕。
     但是,当我在魅色的包厢门口,看见他坐在那一群男人女人们中间。
    昏暗的灯光,若隐若现的女人的手臂和白皙的肌肤,都无法遮掩他俊美到几乎完美的容貌和那一脸的和从前十分不一样的云淡风轻的神态。
     我的心,还是忍不住一颤。
     下一秒,我的身体的自然反应就是转身逃也似的离开那间包厢门口,站在走廊里大口大口的喘气。
     那是一种过去的风雨穿透过来侵袭的痛苦,窒息一样的感受,逼迫地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将齐慕的脸从眼前抹去。
     齐慕简直就是个病毒,从以前开始我就得出结论。


    资深的电脑病毒,一旦沾染上了,万劫不复。
     拿出手机,手指还在微微的颤抖,我努力地拨打了一个号码,电话刚一接通,我就迫不及待的开口:“白岸,我刚刚看见齐慕了。
    ” 那边很沉默,但是我还是清晰地听到了倒吸一口冷空气的声音,我知道白岸一定和我一样震惊。
    隔了几秒的沉默,叶白岸的声音才传出来,他很冷静的问我:“你在哪?” 我摸着手机,虽然手机冰冷,但是白岸的声音却好像是带着温度的,他一直是很温柔的人。
    因为他的冷静,我觉得心里也稍稍定了一些,左右看看,然后说:“我在魅色。
    ” 那边,白岸告诉我,他正在开会,过一会儿来。
    让我不要害怕,尽量远离那个包厢,别让齐慕发现我。
     挂掉电话,我看着手机忍不住皱皱眉头,我知道白岸不可能立刻赶过来了,他这样说肯定就是在忙。
     白岸现在作为公司的高管,每天肯定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根本抽不开身。
    轻轻呼出一口气,我转身打算就这么离开,理智告诉我,距离齐慕越远越好,却是迎面撞见了王姐。
     王姐看见我,赶紧火急火燎的走过来催促:“可儿啊,你怎么还在这里啊?045包厢那边又开始打铃了,说是要找个唱歌的小姐。
    你还不赶紧过去啊。
    ” 我为难的站在那里,想说不过去,但是看见王姐那副急的样子,实在不好推辞。
     王姐是魅色的老板,是白岸的好友,一直都很照顾我。
    我和白岸回来之后,要给妈妈续命,还要给妹妹治病,又要养孩子,钱怎么都不够用。
    要不是王姐肯让我过来唱歌,给的钱又挺高,我们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我不想让王姐为难,只能硬着头皮被她拉着进了包厢。
    王姐看我进去之后,就直接走开了。
     我站在门口,低着头不敢看齐慕。
    一个体态臃肿的中年男人立刻过来,勾着我的肩膀过去,他满嘴都是酒气,说话的时候喷在我的脸上,我只觉得浑身冒起鸡皮疙瘩。
     “还不过来唱歌,我们玩的高兴了,小费有的是。
    ”男人衣服财大气粗的样子。
     我陪着笑,坐在中间的沙发上,一侧头发现旁边就是齐慕,整个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他会不会立刻抓着我的脖子把我掐死,还是把我送到警察局去,或者直接给我一巴掌呢?脑子里乱哄哄的想法,全都一股脑的冒了上来。
     我微微侧头,小心翼翼的对上齐慕的目光,而让我惊讶的是,齐慕只是淡淡的抬头随意的瞄了我一眼,然后就转过头,视线停留在旁边一个摆手弄姿,大腿都快贴到他胳膊上的女人身上去了。
     我可是差点害死了他,他再次见到我,表情竟然这样淡定? 我不知所措的愣了一会儿,直到之前招呼我的那个胖男人把话筒递过来,我才反应过来拿着话筒开始唱歌。
     一首接一首的,我唱着唱着,也就慢慢习惯了这种氛围,毕竟我在这里干了也有半年多了,这种场合见得多了。
     魅色里的女人们大致分三种,第一种是直接卖肉的,也就是你给钱就能带出去的女人。
     第二种则是光在魅色里面陪你喝酒,你可以摸她们,可以亲她们,如果她们愿意的话,你甚至可以做全了男女之间的所有事情,只不过她们一般不出魅色不跟你回家。
    当然这第二种,有时候也会变成第一种,前提是对方必须是个极为优秀,有魅力的男人。
     第三种就是像我这种,我们只负责唱歌,陪酒,但是绝不陪睡。
    理论上,我们也不接受男人们太过直接的身体接触。
    不过,事实上,在泥涝边生活着的人,怎么可能一身干干净净呢?所以,只要不是太过分,被男人勾勾肩膀之类的事情,我还是可以忍受的。
     酒过三巡,我的嗓子也差不多唱的有些哑了,抬头看看周围,醉的醉睡得睡,醉生梦死的一群人。
     齐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倒在沙发上,而他旁边的几个女人正迫不及待地开始撕他的衣服。
     我站起身准备离开,可是仍然忍不住又回头看看齐慕,忽然发现他的样子看上去很奇怪。
    我的记忆里,当初齐慕虽然不爱喝酒,但是酒量却不差。
    但是现在齐慕就这么躺在那里,借着昏暗的灯光虽然看不清他的脸色,但是那张英俊的脸上,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看上去非常不舒服的样子。
     那几个女人,一个个的,都如狼似虎的冲着齐慕去的,这会儿竟然还为了谁得到他掐起架来了。
     其实,女人打架也是很可怕的,不是扯头发就是掐人手臂和大腿的,大家又都醉醺醺的,下手就更没有底线了。
     不知道是对于当年的事情怀有愧疚还是出于一种古怪的对曾经是自己的男人的齐慕的占有欲,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鬼使神差的半拖着齐慕到了酒吧自带的过夜房间里。
     床上,齐慕躺在那里,借着亮敞起来的灯光,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和当年一样的俊美,完美的轮廓,深邃的眉眼,我能想象得出那双眼睛睁开的时候,如星子一样的神采。
    还有薄薄的嘴唇,让我不由自主的靠近过去,想要重新获取触碰到它的时候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