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将巨龙全部含了进去*入了60岳的深处

2021-10-11 09:18:07情感专区
我竭尽全力的继续对着他笑,整个身体柔软的想要靠上去,但是齐慕却忽然推开了我,淡漠的转身走出去。
我稳了穏情绪,随手收拾好包,也跟着出去。
到了门口,王姐一看我和齐慕
我竭尽全力的继续对着他笑,整个身体柔软的想要靠上去,但是齐慕却忽然推开了我,淡漠的转身走出去。
     我稳了穏情绪,随手收拾好包,也跟着出去。
     到了门口,王姐一看我和齐慕一前一后的准备出魅色,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别有用意的对齐慕说:“哎哟,玩的开心哟,齐少,好好对我们小可。
    ” 齐慕根本没有理会她,直接冷冰冰的就出了门。
     我走过去的时候,王姐拉着我小声的问了句:“小可,这怎么回事,你不是只唱歌的吗?是不是齐慕逼你,如果你不愿意就别去,我帮你挡下来。
    ” 我感动的看了看王姐,这些年在社会上各种打拼赚钱,人情冷暖算是看了个遍了,除了白岸,也只有王姐是真的关心我,给我帮助的了。
     我吸吸鼻子,笑着对王姐说:“没事,不是他逼我的,王姐你放心,我自己心里有数,只是陪他喝喝酒聊聊天什么的,不会有事的。
    ” 王姐又不放心的看看门口,但也没有多加阻止我,只是叮嘱我有事要立刻打电话给她。
    我应着,便出了魅色。
     魅色门口,齐慕的蓝色保时捷已经停在那里了,我笑盈盈的走过去,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
     “我们去哪儿?”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妖娆一些。
     齐慕看都不看我一眼,只顾着开车,我只能无奈的看向窗外。
    渐渐的,我发现这条路我很熟悉,直到到了别墅门口,我的心脏更加是狂跳起来。
     这里竟然是以前和齐慕结婚的时候,他买给我的别墅!外观上看,还和当年一样,没有丝毫的改变。
     我下车,心虚的看看齐慕,他神态自若的走进去。
     悄悄稳定下心神,我也跟着进去,顺手关上门。
    没想到齐慕竟然回头来一句:“你倒是挺习惯这里啊。
    ” 我一怔,抬头惊慌的看向他,他怀疑了什么,还是我暴露了什么吗? 但齐慕已经转身坐在了沙发上,看来他只是随口说说,我放下心,换好鞋子,还故意装作第一次来的样子,问他:“齐少,洗手间在哪儿?” 齐慕的眼神朝着楼上看看,我便上了楼梯,在走廊尽头进了卫生间。
     站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里一脸惊慌不安的女人的脸,我长长的深吸一口气,整张脸迈进水里。
     冰凉的水,浸透了我的所有思绪,那种彻头彻尾的不安也才略微的开始消散。
    刚要起身,忽然身体一重,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抬起头看向镜子,齐慕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整个人压在我的背部,把我死死的摁在水池边上。
     我当然知道他要做什么,赶紧用力的直了直身子,可是齐慕的身体却纹丝不动。
    我无奈的说:“齐少,你这是干嘛,我们先洗洗吧?” 齐慕靠近我的耳朵,呼出一口热气,我闻道了酒精的气味,神智晃了晃。
     “不用洗了,这样更好。
    ”齐慕说。
     我们从来没有背后做过,这种姿势让我觉得很惊慌,于是我努力的陪着笑脸说:“我觉得我们去床上比较好。
    ” 而齐慕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你如果再不配合,就给我滚出去。
    ”齐慕冷冰冰的说。
     我顿住,似乎没有明白他的意思,抬头,镜子里,齐慕的目光,寒意四射:“你以为我花五万是请你来享受的吗?” 我停住了反抗,死死的咬住嘴唇,紧紧瞪大了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一心只想着等待痛苦的过去。
     齐慕的吻,即刻就暴风骤雨一般的袭来。
     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承受着略微疼痛的吻和吻之中夹杂的啃食。
     “痛吗?”齐慕的声音,就在耳边。
     我睁开眼睛,看见镜子里的女人,耳根红的发烫。
    而齐慕的眼睛,看着镜子里的我的眼睛,深沉复杂的光芒,像是一头野兽,席卷了我所有的思绪。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恨。
     “疼!”我受不了的低喊,眼泪还是没忍住落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喊声起了作用,齐慕的吻,竟然变得温柔了起来,我也慢慢开始投入进去。
     完事之后,齐慕利落的穿好衣服走出卫生间。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妓女,刚刚完成了一份工作。
     默默的穿好衣服走到客厅,齐慕就坐在沙发上,看见我出来,伸出手。
    我接过去,手上是一张金卡。
     齐慕甚至都没有正眼看我一眼,就随意的说道:“卡上是一百万,包你一个月。
    ” 我张张嘴,但又闭上嘴,尽量让自己笑得灿烂:“齐少不会算账啊,一次五万,这一个月怎么只有一百万呢?” 齐慕轻蔑的一笑:“难道你以为我一个月天天都跟你做?或者说,你觉得我齐慕,会只包了你一个女人?” 我顿住,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落。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他是齐家的二少爷,有钱又有颜,怎么可能就只我一个女人? 握紧金卡,卡坚硬的刺进手心里,生疼。
    但我仍是笑着说:“那就行,我就怕齐少天天占着我,累啊。
    ” 从齐慕的别墅回来,躺在自己的小床上,不由自主的弯曲身体抱住自己。
    身体上的每个细胞,好像还能感觉到齐慕的手,齐慕的吻,留下来的触